• 学妹和我的小秘密
  • 发布时间:2018-01-24 11:44 | 作者:侯龙涛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为一个研究生,总是要有一点打嘴炮的功力。

    或许是平常和老板talk时虎烂成性,让老板产生一种我很厉害的错觉。

    “子轩,下学期你当我课程助教”老板不苟颜色的说,

    旁边学长和同学都偷笑,因为这工作超级无敌他妈的吃力不讨好。

    “哈哈,老师,这样好吗?我才硕一,这样抢了学长的工作不好吧?”我打哈哈想赖掉,“我这里有新的国科会计划要给你学长做,所以他接下来会比较没空。”

    “干。”刚刚的笑声转瞬成为一片哀号,木已成舟,我只能祈祷船到桥头自然直了!

    这是老板在大学部一年级下学期开的课。

    课程助教的鸟事很多,老板是大忙人,总是有许多应酬or出差,所以解题、改考卷、算分数变成样样我都要自己来。

    每次上课老板都会勾习题给学弟妹做,而第一堂课通常都是由我上台解题。

    虽然年纪差了一截,但我和学弟妹之间是没什么代沟的,解完题or下课后我还是会和他们聊天喇赛一下。

    “你们的生杀大权都掌握在我手上啊,还不多讨好我。”

    就凭这句话,我快成为他们新世界的神啦!

    跟他们变熟后,我开始注意他们班之间的生态。

    每次上课,都有个很漂亮的学妹坐在第一排,从其他学弟妹口中得知她叫小咪。

    常常题目解到一半转过身,会和她的眼神对上,她又马上低头看着自己的笔记。

    “这么正的学妹,一定早就被学弟吃走了,干,真可惜。”我嘴里咕哝着。

    考上这里的研究所以后,就和前女友分手了,我自豪的肉棒已有半年没喝过肉汤。

    以前大学时常常联谊,想不到换学校进实验室以后,身边尽是些阿宅和尚,想认识新的女孩子也没啥机会,真的好想念以前患难与共的好伙伴。

    时间过很快,期中考也考完改完发考卷了,正是几家欢乐几家愁。

    一下课,这群毛头就一哄而散了。

    每次都是我最晚走。

    熟练的把笔记型电脑收起来、关投影机、关冷气、关电灯…

    这个时间已快天黑了,系馆里人应该都走的差不多了。

    匆忙走出教室门口,心里想赶快把东西放回去就找个地方eA4j快朵颐,没想到一出门,门口就站着那个熟悉的身影。

    ‘学长,可以耽误你一下吗。’是小咪。第一次听到她的声音,很平静的语气。

    “有什么事吗,学妹?”我心中有点不安。

    在学妹的提议下,我们又走进教室找两张椅子坐下谈起来。

    原来学妹想要转系,但是她想进的那个系需要蛮高的门槛。

    “所以,我能帮你什么忙呢?”

    学妹提出了帮她偷偷调高分数的要求,她考的不是很理想。

    “这…可能有点为难…”委婉的拒绝了学妹,她脸上却没有半点表情。我赶快岔开话题,“还有期末考啊,你努力一下,一定可以的啦!”

    就这样,谈话结束了。关了教室门,我们向系馆大门前进。

    昏暗的走廊,一路很安静,很诡异。

    突然,她抓住了我的手,‘学长没有女朋友吧?’

    我吓了一跳,“你…你说什么?”

    ‘我想和你做爱。’

    我傻了,“学妹,不要闹。”

    ‘我真的想和你做爱。’

    “那,在哪?”抱着怀疑的心态,我问了。

    学妹手指一指走廊尽头的残障用厕所。 ‘就那吧。’

    一言不发,两个人迅速的进入厕所锁起门。

    这间残障厕所很宽敞,一尘不染,看来很少人使用。

    我抱着她微热的身躯,下体已经膨胀起来。

    “为什么要这样?”

    ‘你会帮我调高分数的吧?’

    “那要看你的表现了。”

    唇,迫不及待的紧贴在一起。手,早就不客气的从低腰牛仔裤的屁沟里插进去乱摸。

    马桶的旁边有两个扶手可以握,十分的方便。

    把马桶盖盖上,我们两个就面对面跨坐在上面,而裤子早就丢到门边的地上。

    我把脸塞在她软绵绵的胸口,磨蹭,又磨蹭。

    然后,手猛然将衣服向上一拉,露出洁白的胸部。

    什幺小咪? 这咪超大!!

    拿出以前的功夫,伸到后面一弹,解开了胸罩。

    好像两座饱满的馒头山,点缀着两片樱花,美不盛收。

    “你的胸部好漂亮。”嘴巴老实的吸住其中一点粉红。

    “有E吧?”‘D而已。’说着说着,学妹手也没闲着,解开我衬衫的扣子,手伸到我内裤抓住我那根血脉喷张的小兄弟,上下搓动。

    原本的火烫,现在感到很凉很舒服,十分的受用。

    在一阵爱抚后,学妹的下面早湿了,“可以进去了吗?” ‘嗯…小力一点…’

    我看着她因为兴奋而胀红着的小脸,又吻了上去。

    ‘啊!’ 趁她一失神就插了进去。

    可能是因为太紧张了,也有可能是因为前戏学妹搓的太久,或是太久没受到这种刺激,一插进去,感到一阵湿热,稍微娜个位置,学妹又叫了一声,双手使力屁股向上一抬,我的小弟弟被一夹、一吸,忍不住就射进去了。

    ‘你射了?’ “嗯….不好意思…”

    我扶着学妹的屁股,“不算啦…”

    “这次是我太紧张了,可不可以再来一次?”

    我使出我的卢功想要多凹一次,学妹没好气的看着我,‘反正只要你给我高分就好了。’ 成交。

    急忙穿好衣裤,我们鬼鬼祟祟的走出厕所,为了表示我的歉意,我请学妹吃了晚餐。

    吃完饭之后保险起见,我还带她到药房买了避孕药。

    送她到学校宿舍的门口,我们约好下次换到我在外面租的套房。

    上研究所之后除了家教、老板发的薪水,家里还会给我生活费,这些钱加起来足够我在外面租一间不错的冷气套房了。

    学妹第一次来我家时吓了一跳。

    ‘哇,好大喔!’

    “还好啦,才三坪而已。”

    ‘我说的是床。’指着我的双人床。

    “哈哈” 我从背后抱住学妹, “要先洗个澡吗?”

    ‘嗯,好啊。’ ‘要不要一起洗?’

    “你洗吧,我刚刚洗过了。”

    我脱到剩一件四角裤,躺在床上等。良久,学妹洗好了,围着我借她的浴巾出来。

    浴巾轻轻的跌落到地上,眼前出现的是一片白瑕的玉体。

    在系馆的厕所时过于紧张,竟没有想好好的去观察,这没有一丝赘肉的美。

    我贪婪的将学妹压倒在床上,舔着她的肌肤,底下还隐约见得到血管,闻着熟悉的沐浴乳味道,我巴不得把每一滴晶莹的水珠都从肌肤上吸干。

    ‘好痒喔…不要嘛…’ 学妹不知不觉地开始求饶,我的进攻位置也从颈部、胸部、腰部慢慢的向神秘的三角地带进攻。

    学妹双腿紧闭,从旁边可以看出,她的黑森林有特别修剪过,整齐的覆盖着。

    微微使力,撑开她的双腿,露出来的是两片好可爱的、粉红色的小花瓣。

    ‘人家好害羞…’从一开始推着我的头,想拒绝我继续舔着她的敏感地带,到后面已经发不出声音,边颤抖着,边享受了。

    “差不多了。” ‘嗯….’ 我吻着学妹,轻轻的放了进去。

    又湿又滑的蜜肉,紧紧的包住了我的下体,让我再次确定,这种感觉是前任女友身上感觉不到的!

    随着一前一后的抽送,传来一阵又一阵吸力,不断的刺激小弟弟前端。

    学妹手抓着枕头,有别于在学校厕所时的矜持,她放声叫了出来。

    ‘啊…啊…好舒服…啊…’

    丽的碗形乳房跟着抽送的步骤,像个布丁一样震动着,我一手抓住一边,吸着那有如一元硬币般大小,粉红色的蓓蕾。

    尽管在洗澡时已经先打过一枪了,还是很难抵挡这视觉及肉体带来的无上快感。

    不知过了多久,我射了,满足的躺在她的胸口,嗅着两人身上的汗味。

    结果,本来说好一次的,那晚我们来了至少三次。

    我告诉她,来吧,期末考我罩你。

    我们在床上,抱着,聊着。

    她告诉我她以前的男朋友就读当地高中的第一学府,常常会教她功课,当然,也常常教她怎么做快乐的事。

    只是当时年纪小,没什么钱,每次都偷偷摸摸的在教室、厕所之类的地方做。

    ‘你上课解题的样子好像他喔。’

    ‘而且你比他帅一点。’我暗爽一下。

    从那天以后,学妹偶尔会想个理由来找我。

    有时候说宿舍好热想来吹冷气,有时候是要我教她作业,不过我们有默契,我们最后一定会一起做快乐的事。

    好喜欢从背后来时,一手扶着她前后摆动的腰或白净的翘臀,另一手伸到前面抓着她丰满的胸脯,腰上有两个像酒窝一样的小凹槽,十分的性感。

    床边放着我的全身镜,让我能看见她正面又享受又害羞的表情。

    这个姿势,插的又紧又深,常常射出去以后,两个人一起瘫软在床上,小弟弟还放在里面舍不得拔出来。

    “为什么你可以这么紧啊…喘…” ‘喘…可能…跳舞有练到吧…’

    这样的场景,一直持续到了学期末。

    成绩出来了,学妹很高分。也成功申请了转系。

    后来听说学妹跟她们国标社上的一个学长在一起了,

    学长很帅,总是不乏有女生倒追他,最后在学期末成发时跟学妹告白成功。

    之后我们在路上遇过几次,都是轻轻点个头,笑了一笑。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