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逛窑子的轶闻
  • 发布时间:2018-01-22 15:11 | 作者:侯龙涛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40年代的哈尔滨,窑子有日、俄、朝鲜和国人的。

    最贵的窑子是日本窑子:但是如果不是过夜,窑姐们做爱完就起来穿上和服

    跪在「踏踏米」上和你聊天,绝不会让你再搂抱亲昵。一般2 个小时,除非是你

    的功夫好,就是没完没了坚挺在上面不下来。

    日本窑子属於高档消费,客人相对要少,窑姐卫生也很好,而且每次接客後

    便重新梳妆,特别是头发很费时间。坛子里有个网友的头型发式大家可能有印象,

    看起来是很难收拾利落。

    最便宜的是朝鲜窑子:因为从事这个行业的几乎都是从朝鲜半岛逃荒来的,

    包括老板的经济基础很差,所以无论是房子还是内部修饰都非常差。但是因为价

    格低客流好,所以尽管朝鲜族女人很爱清洁,染病的还是最多的。

    这样的窑子一般都是最底层的光棍光顾,有点身份讲究一点的都怕「丢份」、

    「掉价」,不去!或者是去了也说:没去!

    俄罗斯窑子最不景气,价格虽然比日本窑子低,但是要和国人的高档窑子差

    不多。关键是:1.尺寸不配套:俄罗斯人人高马大,我们同胞差不多是「蹬梯子

    上去、打触溜滑(东北俗语:滑梯)下来」。而且阴道空旷,和在酱缸里「捣酱」

    的感觉差不多。

    2.没情趣:进到屋内,窑姐不洗不涮的,在床上「大」字型叉开,语言不通

    也就没什麽交流——您随便。碰上有其他爱好的,她在底下抽烟喝酒都不耽误,

    反正你在上面也盖不住她。

    3.不适应的太多:俄罗斯人一般都有腋臭,味道很难闻。更有钢丝床,「忽

    悠」的比你的抽插的更夸张,国人在硬板床或者是火炕上习惯了。

    4.遇到一个瘾头大的,你给她勾起火来,想走都没门。很恐怖的。

    就是一个好——个保个的「咂」(东北土话,指乳房)大!

    逛俄罗斯窑子多是去尝鲜的,很少有老主顾和回头客。

    国人窑子分高低两种。

    低档窑子属於大众消费,服务方式不同取费也不一样。

    1.打立桩:就是窑姐脱掉一个裤腿,坐在炕沿或床边,身子後倾用两手支撑,

    嫖客站在地上。

    ——才5 毛钱!便宜呀(但是想窑姐脱掉裤子不可能,你没给到价)。

    2.拉铺:就是全脱,上床办事。

    ——也不贵,一块钱!

    这两种都是一炮万事就结帐,时间不超过2 小时。

    3.过夜:2 块钱。

    高档窑子没有立桩和拉铺,白天也接,天黑走人。黑白班都是2 块钱,但是

    要到馆子(饭店)叫餐,而且还要给「大茶壶」小费,这都是不成文的规矩——

    给你去馆子买饭,零钱是不会主动给你返回来了。吃饭的档次和小费,嫖客随意,

    只要你自己面子上过得去。

    妓女基本都抽烟,所以烟理所当然也是嫖客的了。

    好多光棍(多数是闯关东没带家或者还没成亲)经常逛窑子,最初听了以为

    是讲述者吹牛,後来才知道:原来是和现在的女人们逛商店差不多,逛窑子只要

    别动真格的也是免费的。

    不过,逛窑子要守规矩:妓女是每人一间房,门永远是挂门帘的,不作生意

    不许关门。如果就是逛窑子而不是真「消费」时间也很短——十分八分的起上一

    会「腻」(摸摸索索的说点暧昧的话)找个借口就走。彼此心照不宣!不过为招

    揽生意,妓院和窑姐也不厌烦,而且欢迎光顾。但是一般逛窑子和逛商店一样,

    不是逛一个或一家就能尽兴的。一个晚上逛下来,2 、3 包的烟钱也不小的破费,

    逛个2 、3 晚上也够「打一次立桩」的了。

    一旦嫖客们决定要嫖,窑姐会喊夥计:「送壶(茶)水!」夥计把一个装着

    清水铜盆从门帘下送(塞)进屋,盆边搭着白毛巾。窑姐接过,先给嫖客清洗一

    番,再给自己洗。完事还是如此,重新换盆水而已。所以,妓院夥计叫「大茶壶」,

    也可能就缘与此。

    1 块、2 块是大洋还是满洲的货币,当时没问。大洋和满洲货币的汇率,也

    不知道。但是据说当时2 毛钱可以下馆子:一壶酒,一个炒肉片,一碗饭,2 毛

    钱。饭馆的高汤(就是老汤加盐胡椒面辣椒面、葱花香菜)都是免费的。

    炒肉片不够吃,吃到差不多时还可以再让跑堂的夥计拿回去厨房去回回锅—

    —重新炝锅,加上一些蔬菜炒出来,也是免费——保证吃好吃饱。

    逛窑子中性病的预防想想也是:那个年代老婆不敢管,也不该管。自己老公

    嫖娼去,老婆去找妓院麻烦、算帐,那婆娘得「彪」到什麽程度呀?!一定和现

    在人拉不出屎来怪茅厕一样可笑。

    因为在我开始听到这些奇闻佚事的时候,正好是《金陵春梦》一书在大陆重

    印发行,对其中印象最深的是蒋委员长嫖娼得了杨梅疮,闹的头发都脱了个的精

    光。我还真的问过一个年近70的退休补差在厂里作更夫的老师傅。

    实际即使在3 、40年代,嫖客们也都有防范意识。当然嫖客中也有什麽都不

    懂的雏,没等弄明白就染上病的就活该倒霉了。染病能治好的不多,那个年代绝

    根是不可能得,烂掉鼻子的也有,死人也不稀罕。

    老练的嫖客在嫖娼前,一般都会在逛窑子的时候已经确定目标。就是在起腻

    的搂搂抱抱过程中,至少要感觉到妓女的手是不是很热。实际热,现在说就是炎

    症。据说,凡是染病吃药的妓女体温更高,而且传染机率更高。

    即使确定体温正常,也要验货:1.看:身上,特别是下身阴道周边有没有异

    样的包包点点和溃烂。

    2.闻:下身有没有异味特别是臭味。俄罗斯妓女大概也有身上的异味太重,

    也是嫖客敬而远之的一个原因吧。

    那时人们对交叉感染的概念还不太清楚,以水为净嘛,也有的妓院开始在水

    中放盐了。基本都知道开始和结束要洗洗,而且都是妓女先给嫖客洗。

    所以,一般油条嫖客在低档妓院不愿意找生意好的妓女,所谓「一人脏、二

    人淋,三人梅」。就是说连续接3 个客人不洗或洗不乾净,一定会感染梅毒。想

    想过去有钱人包下一个妓女,大概不会仅仅是为了独霸吧?!有资料表明:现代

    医学认定:一个女人连续和7 个男人做爱不使用避孕套,至少会有80%以上的丧

    失生育能力的几率;感染性病的可能几乎是100 %。

    那个老师傅得诀窍是:

    办完事先撒尿,同时用尿清洗,用他的话讲:「自己的尿也比窑子娘们乾净。」

    临走前用剩茶再冲洗一下。

    回家把白酒倒进碟子,用火柴点着,沾着热酒把下身再搓一遍,据说还壮阳。

    老人讲的时候洋洋得意,还说:「蒋介石逛窑子能染病,纯粹是个雏!」

    不瞒诸位网友,可能就是因为听到这个故事,我一直都是习惯完事就撒尿。

    窑姐和嫖客有些事情,无论男女最初都是想当然的多:男人一定觉得白种人

    好玩,女人们从不愿意想像遇到个银样蜡枪头男人的尴尬。一些事情乍一听来还

    觉得匪夷所思,慢慢的也就感知到了其中的奥妙:

    例如:前面提到的俄罗斯妓院生意冷清,实际还有一个和普遍感觉不一样的

    问题:俄罗斯女人皮肤的粗糙。老人们讲:就是中国人,一般肤色黑的,手感好

    (皮肤细腻)。这里的黑,不是饱经风霜的黑里透着红。

    其实,从人种上讲,非洲女性肤质手感最好。

    再有象俄罗斯妓女的香水(掩饰狐臭用的很重)、化妆甚至服饰都是我们同

    胞不容易接受的。像日本妓院做爱完就穿衣,起来就相敬如宾了,连亲昵的机会

    都不给,更让嫖客觉得吃亏。

    习惯不同包括语言无法沟通,坛子里网友们经常议论的性前戏、性後戏也就

    无从谈起了。那时人们虽没有这种理论上的认识,但是打情骂俏的起腻,是必然

    贯穿整个嫖娼过程。

    窑姐所谓的床上功夫(俗语叫「活好」),实际都是对老主顾的一种犒赏,

    拉拢回头客。无非是主动变化一些花样(体位)、温存的恰到好处、更加主动刺

    激过夜的嫖客能尽可能多做爱(延缓射精时间、多来1 、2 次),使嫖客感觉够

    本(物有所值)而已。

    能够针对不同嫖客看人下菜碟,给予不同的应付,唬弄高兴开心就是窑姐的

    最大本钱。像打立桩、拉铺这样简捷的嫖娼方式,窑姐即使再有能耐和技巧,也

    是英雄无用武之地。

    1.口交(吹箫):绝对没有的营业项目。

    因为那时的人毕竟保守,包括嫖客观念实际也是很保守的。别看是别看没有

    防疫手段和科学防范措施,多数人无论窑姐和嫖客甚至都没有用肥皂洗脸的习惯,

    更谈不上刷牙,但对「脏」还是非常敏感的。

    一旦那个妓女有过口交的口碑,恐怕也就要没生意了——这与男人们潜意识

    中的抵触情节也有绝对的关系。即使我们当代人如果不是变态的同性恋,对同性

    的生殖器应该是厌恶的。

    2.肛交(肏狗):一般也不在经营范围之内。虽然和口交一样,有保守层面

    的制约,但不像口交那样让人生畏。所以妓女就有「水门(阴道)」、「旱门

    (肛门)」能作「全活」的说法,更有嫖客对「三扁不如一圆」的向往。

    曾经有个笑话是师父们埋汰(东北土话「夸张的调侃」)一位过世的老钳工,

    这老人家没有文化却偏爱关心国内国际大事,一知半解似是而非的又特别的喜欢

    议论,闹出好多笑话。尼克松「水门事件」发生在大陆报道的时候,老前辈很是

    感触的说:就是没经验呀,遇到生意好的娘们就走旱门呀,哪能弄出毛病来呢?!

    上面两项特别是口交,往往是窑姐对老相好或者出了大价钱嫖客的特殊礼遇。

    而往往出得起大价钱的人因为身份所限,嚼舌头传瞎话的少;老相好的毕竟有过

    情义,男人反目一般也都不会传播「吹箫」来报复窑姐,而给窑姐带来生意上的

    麻烦。

    3.夹胯(缩阴:阴道壁蠕动、痉挛):这功夫往往是因为生意忙或窑姐厌恶

    的嫖客而又不得不接,便取巧刺激嫖客尽快射精的,实际是窑姐耍滑头的手段。

    但一旦这样的口碑传播出去,窑姐生意也不会好——所谓「盗亦有道」。不讲诚

    信和职业道德的,无论什麽朝代什麽行业,都是砸牌子的。

    当然适度的运用,也会带来嫖客的欢心。特别多数的窑姐是生过多胎,也是

    过於松弛了,异样的感觉对嫖客当然也是一种享受。

    窑姐有多数是自由身,和妓院是一种合作的利益分成关系。但是嫖客对喜欢

    的即使是自由身的窑姐,包下一个阶段的多,娶回家的很少。原因是:1.窑姐多

    有老公和孩子拖累,那个年代见异思迁的能狠心抛弃家庭和孩子贪图自己享乐的

    女人毕竟不多。

    2.民间中有句谚语:小偷的爪子,卖B 的胯子。就是说:小偷的手(窑姐的

    B ),永远也不会不偷钱(人)。嫖客更是戒心重重。

    嫖客选择妓女,也是很有意思。除了生意太好的不要,怕染病。更有「骑胖

    马,肏瘦B 」的风气。身材苗条的,是首选。

    这除了是嫖客们对不同窑姐生理感觉的历史经验总结外,大概可能也有那时

    的老婆们都是使劲生孩子,加上繁重的家务需要操持料理,大都身材上下粗细相

    差不大的原因。

    妓院与窑姐的恐惧

    那时妓院是投资小见效快的经营项目,只要有房子基本的开张条件就具备了。

    和当代的洗浴和歌厅一样,麻烦也是很多的。不同的是妓院几乎没有投资,妓院

    的老板地位极其低微。这与现在很相似,正经人明知道涉黄获益丰厚,即使有能

    力也不涉足这个领域。

    过去的妓院多数规模很小,20几个妓女的就是大窑子了。老板多数是寡妇或

    者人老珠黄的窑姐,也有准寡妇的——老公有类似痨病没有生活来源,或者根本

    就不如一个好老娘们而顶不起门户的——这类人被成为「王八头」(龟头)。多

    数一旦能够有能力改行後,把铺子盘出去就搬的远远的。做过这行的,连乞丐都

    瞧不起——和现在那些财大气粗的涉黄大老板的社会地位根本没法比。

    妓院最怕的是:性病和警察。

    一旦窑姐把嫖客传染了而且被张扬出去,马上门庭冷落。

    伪满洲国的警察是最讨厌的,特别是鲜族警察:说起日本话比小鬼子还流利,

    对中国的风土民情又极为熟悉(他们甚至是几代前就迁徙流亡过来的,比那些刚

    刚逃荒过去的中国人更了解「满洲」),敲诈勒索无恶不作。对低档妓院的骚扰

    肆无忌惮,因为那里不会有惹不起的嫖客。只要没安排明白:一天可以去查几次

    「良民证」,栽赃陷害更不在话下。

    随便就可以怀疑谁是「反满抗日分子」带回警署审查。

    最缺德的是可以怀疑是「经济犯」,也叫「大米犯」:满洲国的居民不许吃

    大米,大米都作为军粮,吃了就是犯法。甄别也很简单:当时现场呕吐,看看肚

    子里有没有大米。

    光复後很快就立冬了,那时哈尔滨居民冬季捕鱼的很多,松花江面上很多冰

    窟窿。在江边只要有人指认:「他(原来)是伪满警察」,周围百姓就蜂拥而上,

    不由分说便给塞入冰窟露里。那时伪满洲国警察基本都逃亡了,留下的活下的不

    多。据说也有被误认、或被仇家故意陷害的冤死鬼,可见民愤。

    哪朝哪代都有地头蛇,但是那时只要逢年过节、红白喜事妓院老鸨子明白事

    (俗话叫「开事」),别「拉过(忘了登门酬拜)」,一般不会太找麻烦。毕竟

    窑子老板都是女人(几乎都是「五毛钱俩一块钱不卖」的装傻充愣、荤素不忌拉

    拉扯扯的、满嘴跑火车啥都敢咧的),「好男不和女斗」,这是江湖上最起码的

    道义。而且「好狗护三家、好汉护三村」的仗义,遇到捣乱的也会出面干预,还

    有老鸨子酬谢,何乐不为?

    地痞混混、叫花子不要招惹。前者没完没了的进来轮流起腻,肯定耽误生意

    ;几个花子结伴来嫖娼,没有「拒载」的道理,但是至少10天半月没有客人了。

    这些打点好了,就是客流的问题了。地头蛇和伪满警察一般不会在家门口

    (管内)嫖娼,和到馆子「吃白食」不一样,嫖娼毕竟不是光彩事。

    包括妓院夥计(大茶壶),绝对不许在自家妓院跑骚。妓院规模稍微大点的,

    还有上年纪的女佣。

    过去常说某某名妓是老鸨子慧眼从小发现买来调教的,实际这样事情极少,

    因为妓院没有世代经营的——没有那个老鸨子愿意子承父(母)业的。

    我曾经问过老者:为什麽妓院赚钱还不扩大规模?

    老者诧异的反问:你以为那是开杂货铺、办铁工厂呢?

    实际上「典身」(向妓院借钱,作妓女赚钱还本付息)妓女都很少,除非因

    为找不到窑姐,老鸨子没有办法。因为一旦有「典身」妓女,其他窑姐有「老鸨

    子偏袒被抢生意」的担忧。甚至「白肚皮」(没有生育过的是「白肚皮」,生育

    过的叫「花肚皮」)窑姐都是抢手货,多是处女作了「典身」窑姐被「开苞」了。

    还有一种「砸窑」是「挂队」:就是妓院(多是窑姐)得罪了嫖客,嫖客结

    队指名就嫖一个窑姐(超过3 个就麻烦),这样的嫖客多是「拉车」的(黄包车

    夫)和「扛大个」的(车站、码头、仓库的装卸工),最恐怖的是「花子」来

    「挂队」。

    妓女的艰难

    老话讲「戏子无情、婊子无义」,确实有道理。特别是妓女,除了和小偷、

    盗贼甚至花子一样养成游手好闲和好逸恶劳的恶习外,更有对世态炎凉和攀权附

    贵等感触的深刻。独特的认识而势力、诡秘,更加玩世不恭甚至厚颜无耻——这

    也是後来改造妓女困难重重的一个重要方面。

    但是,窑姐毕竟是「供职」在特殊的服务性行业,艰辛是肯定的了。即使是

    自由身的窑姐也是如履薄冰。

    除了前面谈到的染病、骚扰、砸窑以外,遇到一个「窝里横」的(即嫖客射

    精後不需要拔出来,几分钟後又能勃起继续),据说有可以反覆多次坚持几小时,

    而且这样的嫖客多数是「车轴汉子」(记得兰儿有个帖子说道过:脖子粗、屁股

    圆、大鼻子,实际还有是方、圆型脑袋、手大),年富力强真正的如狼似虎,摺

    腾一次够缓一阵的。

    听说过这样一件事:窑姐得罪了嫖客,嫖客在窑姐没有防备的情况下,再次

    嫖娼时给阴道里塞进头发茬(理发店的碎头发),这是很「绝户」的一招。那时

    的办法就是:老鸨子把妓女领到屠宰场,每次用三只猪的活取的里脊,分三次塞

    进阴道反覆扭搅,每次间隔7 天。即使能清理乾净、。至少要遭受20多天的煎熬。

    所谓「活取」:就是杀猪的屠夫,用铁签子从活猪的四个猪蹄在猪皮、肉之

    间分别捅至腹部,然後在四个猪蹄捅开处再分别往猪体内吹气,将气吹满,先在

    滚烫的大锅内将活猪上浸泡一会,再退毛。最後从猪背上下刀,取出里脊。这是

    猪还必须是活的。

    也有典身、卖身的妓女偷跑被抓回,据说最残酷的刑罚是把活猫塞进妓女没

    穿内裤的裤裆内,裤腰和两个大腿紮起来,然後把妓女大字型绑起,踢打获鞭打

    里面的活猫。据说下身被猫抓挠甚至撕咬後也是九死一生。

    典身、卖身处女开苞,一般都给嫖客香油,事先涂抹,实际主要是减轻处女

    的痛感。开苞的嫖客一般都很变态,不可能出了大价钱的再去惜香怜玉。所以老

    鸨子都告诉嫖客是:怕「锁瓢」:即插入後,阴道壁出现夹紧不张,YJ夹在里面

    拔不出来。

    但都说是老鸨子胡说八道胡弄人,不过也有说是真的。分开的办法是:改为

    女上位,老鸨子用扳子狠命抽打窑姐的屁股;不行就用手指蘸着香油,慢慢刺激

    窑姐肛门。

    也有说就是想江湖郎中拔牙那样,偷偷点个炮仗,窑姐受到惊吓就会分开等

    等。

    另外除了外表的自然条件,还有两种妓女倍受歧视:1.白虎:就是没有Y 毛,

    说是晦气。实际现在看,这样的窑姐只是雌性荷尔蒙分泌的更多一些,女性特徵

    更强一些;没有Y 毛的保护,接受刺激感觉更强烈一些而已。

    2.鞋底子B :平躺耻骨突起,从耻骨到肛门的角度很小(甚至接近直角)。

    如果不是「打立桩」,平躺的体位不是在腰下垫起的很高,交合起来很麻烦的。

    当然一些後体位的倒也可以。

    妓女几乎都丧失了生育能力。

    窑子拾零

    剩下一些零星的记忆,作为结尾吧。

    在坛子里看见一篇「脚淫」的帖子,想起一件事。

    在北京朋友请客,酒後非要去洗浴,因为有女宾众感觉不方便,所以最後推

    脱不掉提出乾脆洗脚吧。

    其实,以前倒也经常见到女宾让男性作足底的,但是都女宾在扭扭捏捏的推

    托後,而这次是女宾因为熟悉而直接点的男性,特别是这位很自然的女宾是高学

    历且是第一学历是中文的高级白领。

    在上世纪初尚有「女人肉不可露」的抵制女性短袖衣衫的中国,实际上一直

    把脚和阴道、RF一并作为性器的,女人的脚是绝对不可以示人的,只能是供丈夫

    把玩。裹脚布仅仅是为了包裹住脚,即使为了使裹小的脚不再出现其他变异,对

    有着勤俭持家优良传统和日子并不宽裕的中国人来说,也不会要奢侈的需要那样

    长。据说很大的成分就是为了不能很容易的解开,避免「贼偷方便」。所以至少

    在共和国建立前,把脚交给男人,和把身体交给男人基本是一个意义。

    我所以诧异的就是都说「文史不分家」,当代女性对传统的屏弃如此乾净利

    落。特意说明也是希望坛子里的妹妹们,善待自己的脚。

    妓院小脚的窑姐的小脚,嫖客一般不会去把玩、吸吮,应该是嫌弃「千人骑

    万人胯」的脏吧。但嫖客会让脚型适宜(指脚心弓型适度和比较白胖)的窑姐用

    俩只三寸金莲合并形成一个阴道的行状交合。

    窑子还有一句流行的话是「识肏不识抠」,现在在东北也有「识抠不识肏」

    的方言,是骂人不识好歹的意思。

    窑姐们有「四大怕」是:花子嫖,麻风肏,窝里横,老头掏。

    麻风病的传染在当时是最令人恐怖的。

    而老头掏,就是已经没有性能力的老年嫖客的摧残。老者自然不会给窑姐KJ,

    除了让窑姐KJ外,就是用手捏抓。而且既没有技巧可言,又有花钱要够本的意识,

    特别对不肯KJ的窑姐更是手下无情。

    胡说八道很多,只是把记忆中觉得可信的写出来让大家知道。而且这是曾有

    文学青年雄心的我,大概是为自己的低级下流寻找借口,自我安慰自己是「积累

    素材」,毕竟那时才16岁。

    真的能成为哪位网友的写作素材,我真的很欣慰。

    我知道的哈尔滨妓院实在不好意思,和日本窑子一样,因为老者们都对俄罗

    斯窑子谈的很少。大概是能逛过日本窑子的不多(当年混迹於日本窑子的除了镇

    Ya逃跑的、优待的幸存的也不太可能会成为後来的机械工人)。不逛俄罗斯的窑

    子主要是很鄙夷,谈到的也就不多。甚至在年纪大的人彼此开玩笑的时候,有句

    骂人话就是说:「都是让毛子娘们给干的。」这就像我们如今开玩笑的:「你让

    傻子给配了?!」一样,以此贬低对方智商,而且是指出了出现弱智的原因。

    所以只知道有俄罗斯妓院,在什麽位置和其他更具体的都不清楚。至於一些

    文字资料,「只缘身在此山中」,关注的更少。

    云飞扬说的道里区的买卖街,自我记事(70年末80年代初在附近工作了5 年)

    好像就没有很像样的俄式建筑(也是没留心),但是相距不远的其他街道,俄式

    包括欧式(犹太人建造的)建筑确实很多。

    但是就在和那条街交叉的柳树街,伪满的时候有一个七八所日式小白楼的建

    筑群,是关东军军官「慰安所」。00年被开发拆除,当时还有很大争议。

    实际这里距离哈尔滨早期所说的的「人间」(道里区,用现在的话说就是白

    领和中产阶级居住地)和「地狱」(道外区,贫民和逃荒迁移居住地)的分界—

    —滨满铁路(贯穿哈尔滨城区)很近,所以铁道两侧,好多逃难人在这里栖息,

    特别是朝鲜族人很多,所以也是朝鲜窑子的所在区域。

    座山雕所说的桃花巷,已经不存在,现在叫「承德广场」,是现在的道外区

    的中心区域。原来是国人中高档窑子集中的地区。低档窑子集中在快到江边的靖

    宇19道街,原来叫「圈里」。

    所谓「圈儿里」是木板夹锯末的二层建筑,围成一个直径大约在4 、500 米

    圆形的天井。所谓「板夹锯末」即:木方作龙骨,内外用木条钉好,中间放上锯

    末保温,在里外用白灰砂子合成灰浆,掺上「麻刀」(碎麻头)抹严,连楼梯都

    是木头的。这里也是上世纪末开始改造,现在踪影皆无了。在哈尔滨如果不是在

    那个区域生活过的人,大概打听「圈里」,30岁以下的人知道的不太多了。

    据说,日本窑子和俄国窑子主要在哈尔滨早期被称为「天堂」的南岗区(具

    体地点不清楚)。这里地势高没有松花江水患,早期的高档商业区、中东铁路等

    机构和贵族住在都集中在这里,当年满洲省委也秘密设在这个地区。现在也是哈

    尔滨的最繁华地区。

    真的很棒~~~~~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