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变调的性爱按摩
  • 发布时间:2018-01-22 12:59 | 作者:侯龙涛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前些时候镜明参加了青年会主办的健保训练班,其中一项是帮助放松肌肉的「指压按摩」训练。除了图解讲授外,还有六小时的实习,采用所谓的「学生/导师」制,两人一组,彼此重复实地练习,教练从旁纠正,这样每个学员都得到了相当切实的临床经验。

    快要期终考了,他的姐姐若兰在埋怨说,她这几天开夜车用功,坐得太久,背部肌肉好紧张。若兰比镜明大两岁,去年高中毕业,便考上了本市的国立xx大学,已是大学生了。

    镜明说他新学会了「指压按摩」,可以帮助放松肌肉,恢复疲劳,问姐姐要不要试一试?若兰说好,镜明便建议姐姐除去外衣,仆卧床上,他便可以替她按摩背部。

    若兰脱去上衣,上半身只剩奶罩。但镜明觉得奶罩在背後的钩扣会阻障按摩动作,就建议姐姐解去奶罩背後的钩钮,这样才可以在她背上无碍的按摩。若兰依了弟弟,仆卧在床上,头向床尾,反手解开了背後的奶罩扣钮,镜明站在床尾头,开始用他新学到的「指压法」,俯下身来为姐姐仔细按摩背部。若兰的乳球大而结实,奶罩束带解开後,镜明可自侧旁看到姐姐大半个雪白丰满的乳球,不禁怦然心动。

    镜明用心的给姐按摩了好一会儿,若兰觉得十分写意享受。弟弟给她按摩时,她一直说:「好舒服!」

    十来分钟後,若兰说行了,可以停了。镜明停止了按摩,若兰也随着翻身起来,坐在床沿。

    不知是故意的,还是一时忘记了,若兰竟未载回奶罩,便坐了起来。

    「呀!姐姐的奶子是如此的丰满,尖挺,白嫩!姐姐竟让我看到了她的少女三点禁地中的两点!」镜明内心喜不自胜,目不转睛的瞪着姐姐胸前一对傲然梃立的乳峰。

    「姐,你的奶奶真美啊!」镜明脱口说出。

    姐姐两颊飞红,向镜明嫣然一笑:「你喜欢它们吗?」

    「喜欢极了!....真想亲它一下哩!」

    「嗯....想亲它...嗯...就让你亲一下吧!」姐姐妩媚的说,像是有意给弟弟一点特殊的酬劳。。

    镜明立刻趋前,跪在姐姐腿间,他的嘴刚好正对她的粉红乳头。若兰微笑的看着弟弟,以为弟弟只会「亲」她的奶「一下」。她可没想到,镜明不是「亲一下」,而是迅速的含住她的左乳奶尖,开始轻轻的吸吮,而他的左手也快捷的握住她的右乳,轻轻的揉捏起来。

    「噢...弟...不要这样...说好只「亲一下」的....」姐姐虽这样说着,语调中并没有生气的意味,也没有挣紮或试图将弟弟推开去。

    镜明自然不会放过这样的大好机会。他品嚐了姐姐的左乳,立即转移阵地,品嚐姐姐的右乳,尽情的吸吮,同时用手握住姐姐的另一只乳球,恣意揉捏玩弄。镜明轮番的吸吮姐姐的两只白嫩鼓蓬的奶球,来回了好几遍,足足有三分钟之久。

    「哎呀!你真是个小坏蛋,人家只说让你「亲一下」,你就得寸进尺的,亲了这麽多....好了....够了吧?....」若兰呼吸急促,用手轻推弟弟的头。

    在弟弟的吮吻下,不知怎的,她只感到混身异样的苏软,而且腿间的花瓣也开始湿润。

    姐姐柔软白嫩、又富弹性的乳球滋味真好,镜明真舍不得放掉,但他又怕触怒了姐姐,只好依依不舍的放开了姐姐美丽的奶子。

    「看你,把人家的奶奶弄得这麽湿沾沾的...」姐姐佯怒的说。

    哇!真的,姐姐的两只粉红的乳尖和乳晕上,尽是他的口水渍!镜明赶紧飞奔浴室,拿来一条乾净面巾,给姐姐擦拭。

    「弟,刚才的事,不许跟任何人说啊!」若兰满脸飞红的说。

    「当然,这是我和姐的最高机密,永远不会跟任何人提起,我发誓....」

    「不用发誓...你记得就好了...小坏蛋!」姐有些羞涩的,白了弟弟一眼说。

    从姐姐的语气听来,镜明觉得姐姐似乎是有些喜欢和他作这样的亲蜜接触。

    「姐,以後还有机会...可以再让我这样亲你吗?」

    「不知道...也许....」姐面泛桃红,低声的说。

    ****   ****   ****   ****    ****

    那已是两星期前的事了。这两星期来,镜明忙着期终大考,都没有机会跟姐姐若兰接近。

    大考已过,暑假开始了。

    傍晚镜明踢完足球回家,已是八点半。他经过姐姐的卧房,姐的房门半掩,他看到姐姐的上身只戴着奶罩,下身穿了一条淡红的小三角裤,仆卧在床上。白嫩的肌肤,结实修长的玉腿都裸露在外,这可饱了弟弟的眼福。

    「姐,你不是和王美华约好了去看晚场电影的吗?」

    王美华是若兰的高中同班好友,挺漂亮的,去年和若兰一同考上同一所大学,但不在同一系。

    「嗯,好久没有打网球,今天上午去打了一会儿网球,现在背上腿上都还觉得有些酸痛。我已和她打了电话,改了期,今天不去看了。」若兰说。

    「要不要我替你按摩一下?」镜明殷勤的问。

    「唔,好,不过你一身臭汗,你得先去淋浴,洗乾净了再来替我按摩....」姐姐说。

    「好,我这就去!马上就回来!」

    镜明兴奋的快步走入浴室,打开水龙头淋浴。不知今天有没有和上次同样的幸运?或是还会更好些?

    浴後镜明只穿了条宽大的内裤,赤着上身,带了两条洁白的毛巾,来到姐姐的卧室。姐姐已脱去了奶罩,仍是头朝床尾,侧头仆卧,秀发披肩,34D的奶罩杯丢在一旁。

    镜明站在床尾,俯身为姐姐背部按摩,一边按摩一边说:「姐,你真美,我猜一定有很多男生在追你!」

    「嗯,是有几个,但我对他们并没有太大的兴趣....」

    「那李美华呢?她可有男朋友?」

    「美华好像也没有什麽特别要好的男朋友....嗯....好舒服!...你真会按摩,真的可以去申请职业按摩师执照了...嗯,也许以後我应该交一个会按摩的男朋友....弟,再下面一些....」

    镜明将按摩的范围扩大到姐姐背脊的下部,接近她的三角裤腰上缘。姐姐的臀部浑圆後突,j十分令人性感,三角裤很狭小,大半个白嫩的屁股全都裸露在外。

    「姐,腿上是不是也需要按摩一下?那样会减轻你腿上的紧张疲粔劳!」镜明徵询姐姐的意见。

    「当然要嘛!....如果你不觉得太累的话。」

    「替姐姐按摩是我的荣幸嘛!一点也不累的!....我还真希望我可「申请」做你的「男朋友」,有机会便可常常为你按摩服务,搏取美人的青睐啊!....姐,你得调过头,我才能够得着,按摩你的玉腿!」

    若兰翻身转向,头朝床头躺下。她起身转向的片刻,有意无意的让弟弟看到她胸前的玉乳,镜明的目光也一直凝聚在姐姐胸前的一对傲然梃立的白嫩乳球上。

    镜明仍站在床尾,将姐的大腿稍为分开,天,姐姐的雪股间、紧包在三角裤裆中的阴户的美妙轮廓,清晰的呈现在他的眼前!

    他将手移到姐姐白嫩的屁股和大腿上,用指压法顺序按摩,顺着大腿外侧,逐渐下移....小腿...足踝...脚指头...再回到姐姐的白嫩大腿的内侧,自上往下,再来一遍。他虽在不停的按摩,但他的目光始终停注在姐姐的腿叉间、那包藏在薄薄的小内裤下的肥隆肉户上。

    「唉,好舒服!....啊....就是那儿...有点酸...轻一点....噢,你这按摩师真棒...」

    「而且还是免费的,到府服务,随叫随到!」镜明接着说,一面用双手轮番捧握着姐姐白嫩大腿接近股沟处,着意揉压抚摸,也趁机享受抚摸少女大腿嫩肉的滋味。

    「姐...三角裤有些碍事,除下来就比较容易按摩...脱掉好吗?」镜明硬着头皮试探的问,不知道姐姐会不会反对,或是勃然震怒,终止按摩。

    意外的,姐姐竟没有反对或生气。

    「哼....要脱掉吗?....不太好意思啊!」姐姐说。

    「这里没有外人嘛,不会有什麽不好意思的!」镜明一面说,一面立即动手,殷勤的为姐姐腿下三角裤。

    若兰微抬臀部,配合弟弟为她除去内裤的动作。

    自微分的腿叉间,姐姐的桃源秘境已可一览无余!像一只肥美雪白的大肉蚌,上面覆盖着少许乌亮的性毛,两片涨卜卜的大阴唇,当中夹着一条粉红的裂缝。镜明心想:「黄色小说上说的「双峰夹小溪,户外草萋萋....」,现在我看到的,不正是姐姐的最神秒的、让世间所有男人迷恋向往的宝贝?!」

    镜明用手在姐姐的屁股上和腿叉间恣意抚摸、揉压,但刻意小心的避免碰触到姐姐的阴部,以免她认为他藉端非礼揩油,而终止这难逢的美妙性感的场面。

    姐姐似是很受用,不时发出舒适的叹息。

    镜明又再度回到若兰的腰部,自腰至脚趾头,从上而下的再重新按摩了一遍。

    当镜明再度来回姐姐的雪股内侧时,望着丰隆的肉户,他想到上次他赞美她的乳球,姐姐便让他亲吻了她的双乳。是「福至心灵」吧,镜明不假思考的说:「姐,你的阴户真美啊!我的未来的姐夫可真幸福呀!他将是这世界上最幸福的男人!...他可尽情亲吻姐姐这....美丽无双的宝贝!」

    说完镜明有点後悔和紧张,不知道姐会怎样反应。她会羞恼生气吗?

    没想到,姐姐轻哼了一声,竟翻转身来!她全裸的仰卧着,玉腿微分,微笑默含情的望着弟弟:「姐的...阴户...真那麽美...你真的那麽喜欢吗?....那姐就让你今晚做这世界上最幸福的男人,让你亲吻我的...你的...美丽无双的宝贝!」

    「感谢上帝!我真的太幸运了!姐竟愿让我亲吻她的美丽阴户!」镜明心中狂喜。

    「谢谢姐姐!谢谢好姐姐!姐,我真爱死你了!」说着,镜明将姐姐的屁股移至床缘,自己则跪在床边的地毯上,将姐姐的美腿分搁左右肩头,双手抱住姐姐浑圆白嫩的屁股,将嘴凑近姐姐的阴户,吮吻她小腹下坟起的阴阜和覆盖在阜上的疏短的柔丝,和阜下光滑无毛、丰肥白嫩的肉户。

    姐姐发出了轻微的呻吟,自动的将大腿高举,左右分张。

    这时镜明突然闻到一股好似兰花香味的幽香,细察才发觉出自姐姐阴户肉瓣的缝隙中。镜明用手指分开姐姐的大阴唇肉瓣,用舌尖在缝中上下舐弄。肉缝中充满了透明的沾液,有淡淡的柠檬酸味,却透着似兰非兰的芳香。镜明顺着肉缝向下舐拭...肉缝的末端是一处向内微陷的肉穴,芳香的蜜汁自穴中潺潺泌出。镜明用手指挣开穴口的软肉,只见小穴进口内约一寸处,有一层粉红的肉膜,肉膜当中有一个花生米大小的小孔。镜明猜想那应该就是姐姐的处女膜。

    「姐姐已是快廿岁的大学女生了,依然还保持了处女童贞,真是难得!」镜明心中暗叫:「我未来的姐夫呀,你可真是幸运儿!」

    镜明将舌尖伸入穴中,舐弄小穴四周粉红沾润的肉壁。

    姐姐发出了如怨如诉的呻吟。

    镜明再回到肉缝中舐拭。姐姐的大阴唇下方,在小穴入口附近,尚有一对小肉瓣,镜明想那该是生理卫生书上说的小阴唇了。小肉瓣上方的会合处,宛如鸡冠,冠肉当中突出半颗小珍珠似的肉蒂,晶莹油亮,镜明猜想那就是姐姐的阴核了。他用舌尖在肉蒂上拂拭,姐姐便立即大声的呻吟起来,而且耸起屁股,将阴户紧贴在弟弟的嘴上。

    镜明知道这是姐姐阴部的敏感点,便加紧用舌尖自不同的角度来回舐拭...时而用嘴唇含住整个鸡冠软肉吸吮,时而用舌尖来回挑逗,时而用姆指按住肉蒂轻轻的摩弄...。

    若兰的呻吟声越来越大,镜明心想:「姐姐这麽大声,幸好爸妈和小妹一早就到南部外婆家去了,要两星期後才回家。若是他们此刻在家,那我可就惨了,爸若看到我这样舐弄姐姐的阴户,不把我打死,或是赶出家门才怪!」

    镜明这时肯定姐姐是很喜欢他这样舐弄她的阴户,他的手也就更加活跃起来。他不停的抚摸姐姐下身每一寸曲线,并且伸手到姐姐胸前,揉捏她的鼓涨柔嫩的尖挺奶球。

    突然,姐姐「噢...噢....」的叫起来,大腿僵硬的挺直,用手将弟弟的头紧压在她的阴户上,同时拚命的耸起阴户.....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姐姐大叫。

    阴户中涌出一大股乳白黏稠的液体,微张的大阴唇翕翕的颤动,小肉穴洞口的肉壁竟像鱼嘴般不停的一张一合.....镜明贪赃的吞吸着姐姐玉户中流出的芳香甘泉,一滴不剩的将所有的沾液舐得一乾二净。

    「这就是性书上所说的「女性性高潮」吗?」镜明觉得无比的兴奋,姐姐竟被自己舐吮抚摸得上了高潮!再看姐姐时,她已是全身瘫软,双目紧闭,似已睡着。

    镜明站起身来,将姐姐移至床当中仰卧,用毛巾将姐姐阴户外的湿渍揩拭乾净,再将另一条毛巾垫在姐姐的臀部下。然後他就开始仔细观赏、抚摸姐姐的裸体....。

    他温柔的吮吻姐姐的樱唇、耳腄、乳房、肚脐、阴阜、阴唇,肉缝、大腿、小腿....他吻遍了姐姐全身每一寸美妙的曲线。

    好几分钟後,若兰才幽幽的醒转。她看着弟弟,羞惭的笑了一笑,突然睁大美目,盯着弟弟的裤裆。

    镜明低头一看,才发觉自己的裤裆不知甚麽时候起,已像帐蓬似的,高高撑起。

    「弟,把裤脱下来,让姐看看。」姐姐腻声说。

    镜明有些腼腆的脱去内裤。他的鸡巴不知何时已成擎天一柱,向上作近七十度的翘起,棒身青筋毕露,龟头昂涨得像只大号乒乓球,酱红发亮,阳具根部生着一大丛浓密黑亮的性毛,下面吊着一只鼓涨结实、小皮球似的皱皮囊。

    「弟,你凑近来,让我摸摸它。」

    当然嘛,镜明心想,他已品嚐过姐姐的女性最神秘的三点,全身的曲线,他的阳具自然是可以让姐姐摸的。

    「好大啊!记得你小时候鸡鸡小小的,现在怎麽会变得这麽粗,这麽长,这麽硬!好雄壮啊!好可爱啊!」

    姐用双手上下握住镜明勃起的阳茎,但仍握不满,整只龟头还露在外面。她摸弄弟弟鼓涨的皱皮球囊,又用手指轻轻敲拍雄赳赳的涨硬龟头。

    「呀!你这独眼龙,凶巴巴的,好怕人呀!」姐用指尖摸弄龟头前端的怒张马眼,打趣的说。

    「姐,独眼龙好想亲亲你的那美丽无双的宝贝哩!」镜明再度试探的说,不知自己会不会有这样的好运。

    姐分开玉腿,说:「弟,到姐身上来!」

    镜明有些明白姐姐的意思,但还不能太确定自己会不会有更大的幸运!

    镜明腾身上床,扒到姐姐的裸体上,用手肘和膝盖支撑着自己的体重。

    若兰握着镜明的阳具,用龟头上下磨擦自己的肉缝....镜明才发觉姐姐的花瓣中又已充满了蜜汁。

    在肉缝中磨研了一会後,若兰将镜明的火热龟头,移到肉缝下方,轻按在小肉穴的入口处。一阵奇妙的美感自龟头传入脑海,镜明心中一阵狂跳...。

    「这样亲,独眼龙该满意了吧?!」姐吃吃的笑说。

    镜明微挺臀部,大半个龟头便陷入了滑腻柔嫩的小穴入口。

    「噢!痛!...痛...你太大了...好痛...就在外面亲,不要进去!」姐焦急的说。

    但壮男弟弟此时已慾火如焚,淫心勃勃,箭在弦外,不得不发!

    镜明趁势再用力一顶,龟头便突破了姐姐小穴内的肉膜!且喜美姐的花径中充满了温润的沾液,铁硬鸡巴的前端三寸便顺利的插入了姐姐初经人道的小肉穴!

    「咬哟!痛死我了!...快拔出来!....」若兰急促的叫,只觉得阴道几乎已被撕裂,她急迫的试图用手将镜明推开。

    「姐,...我要采你的花心....」镜明双手分别抓牢姐姐的手腕,压在床上,使她不能用手来阻挡,同时耸动大腰,用力将已胀得铁硬的鸡巴,继续向姐姐的花心推进。原本紧合在一起的阴道肉壁,被强硬的肉杵一分分的推开....

    若兰扭动臀部,试图逃脱弟弟的独眼龙的侵入,但被强有力的弟弟紧压着,无从抗拒。

    镜明微抬臀部,稍稍拔出他那青筋毕露的坚梃肉茎约半寸,便又再更用力的向内耸顶...。又粗又硬的独眼龙,一分一分的陷入了美姐的紧之又紧的小肉穴....。

    两分钟後,七寸多长的独眼龙,终於全根插陷在姐姐的处女肉户里。镜明停止顶撞,让鸡巴深埋在肉穴里,享受阳具被姐姐的神秘宝贝紧紧裹住的滋味。

    「弟,痛死我了!阴户要胀破了!...快把...独眼龙拔出来...下次再让它亲...好不好?」若兰抽泣着说,美目中泛着泪水。

    「姐,忍耐一点,稍等就不会痛了!」镜明缓缓的将阳具全条拔出,粗壮的茎身上染满了姐姐的处女落红,鲜血丝和乳白沾浆的混合液汁自肉穴口泌出,沿着姐姐白嫩的股沟,流滴到垫在臀下的白毛巾上。

    镜明将肉茎再次用力的缓缓全根插入,然後抽出三寸左右,再缓缓的插至尽根。姐姐的处女阴道又狭又紧,整条阳具被裹得密不通风,镜明从不曾经历过这样的感觉,直感到美妙得无以形容。

    他重复的做着这活塞动作,一遍又一遍的缓插轻抽。

    「死鬼,坏蛋,还不放开我的手....」姐姐含怒的娇嗔。

    「啊!对不起!」镜明立即放开了姐姐的手腕。

    「姐,现在还痛吗?」镜明温柔的问。

    「还有一点痛....胀得好难受.....快拔出来....」虽然口中说要弟弟拔出来,但并没有再作反抗,一任弟弟在她的处女花径中轻抽慢送。

    「姐,等下你就会感到舒畅的!」镜明继续抽送,姐姐的阴道已更润滑,镜明加快了抽送的速度,也加大了进出的幅度。每次他把阳具拔出五寸半左右,只留龟头在肉穴内,便又再迅速的全根插入。

    转瞬镜明已抽送了五百多次,他的额上有些见汗。若兰开始发出抽泣似呻吟,阴道也越来越滑腻。

    她伸出藕臂抱住弟弟背脊,耸起阴户,配合镜明的抽插。

    「姐,还痛吗?舒服些没有?」镜明温柔含笑的问。

    「嗯!刚才好痛,现在已不痛了...但里面仍是酸酸胀胀的...好难受...又好舒服...」

    「姐,喜欢我这样采你的花心吗?」

    「...喜欢...」姐娇羞的说。

    镜明将阳具尽量深深的插入,感到龟头触到一团软肉,他便用龟头顶住它,臀部开始磨旋。

    「噢...酸...酸...酸死我了...」

    镜明开始用五浅一深的方式抽插姐姐的肉穴,浅时只用肉棒的前端的三、四寸,飞快的进出冲刺;深时就全根捅入,然後将龟头紧紧的顶住姐姐的花心软肉,一阵着力的旋磨....。

    又是一阵十五分钟的激情的冲刺、研磨....!

    「噢,就是那里....用力....再重一点....噢...好酸...」姐的呼吸越来越急促,不停的耸扭臀部,以便弟弟的龟头可以更切实的磨研她的花心,同时自动的频频和弟弟亲吻,她的嘴唇又软又热。

    突然,若兰高耸玉臀,紧闭美目,情急的将她的丁香小舌尽根伸入弟弟的口中,手指紧扣弟弟的背部。镜明觉得一股温润的液汁自姐姐的花心涌出,喷洒在他的龟头上,她的阴道开始痉挛,肉壁一张一合的吸吮他的阳具。

    强烈的快惑自龟头传来,只觉得龟头一阵奇痒,镜明知道即将射精,便将鸡巴尽量的深深插入姐姐的阴道。说时迟,那时快,火热的精液已自毒龙的独眼中狂喷而出....。

    姐弟俩都感到从未有过的、消魂蚀骨的、不可言喻的快感。

    良久,镜明抱住姐姐,一翻身,成了女上男下,姐姐仆卧在弟弟身上。镜明胯下的独眼龙没有完全软化,但已滑出了姐姐的充满了精液和淫津的嫩肉穴。

    「姐,舒服吗?」

    「舒服极了...真太棒了,你呢?」姐含情默默的问。

    「我好似到了天堂!姐,你会原谅我刚才的粗暴吗?....你太美了,我实在忍不住...强奸了你的处女花心,真对不起!....」

    「唏!不!...是姐有心要你和我做爱...只是没想到刚进入时会那麽的痛...」姐姐用手指压住弟弟的嘴唇,禁止他继续发言:「唔...和你做爱是那麽的美妙,即使是被你强奸,姐也是心甘情愿的!很高兴我的处女初夜给了我最心爱的弟弟!我的风流按摩师!」若兰又再用软热的樱唇,和弟弟蜜吻。

    「姐,我爱死你了,和姐姐做爱,采姐姐的处女花心,是我无上幸运!以後我每天都要替姐姐按摩,做姐的风流按摩师!」镜明情不自禁的紧紧的搂住若兰软滑的娇躯,情致致的说。

    姐弟俩像似一对新婚爱侣,裸体贴身相搂,甜蜜的拥吻。已十分憩畅的「新娘」,须臾便已沉沉睡着。「新郎」虽极想梅开二度,但又不忍唐突怀抱中的美姐,而且知道来日方长,也就收拾了心猿,瞬息也进入了梦乡。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