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驾驶生涯
  • 发布时间:2018-01-18 02:03 | 作者:侯龙涛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 淫荡模特儿》

    《我和网吧老板老李叔叔的一夜激情》

    李明的服装店的店面不是太大,有二十来平米再加上店后五、六平米的小仓库,也就这么大了。但座落在县里最旺的区域,生意做得火红一月赚一万几千的不是问题。对于夫妻店来说,这样的收入是挺不错的了。

    有一天,李明给我的呼机留言,说有几件服装次品要我帮他拿去省城的服装批发市场给退了,由于店里的客人多抽不出身来拿给我,所以叫我亲自去一躺他店里拿。我看了下时间离发车时间还有三个多小时,就打了辆摩的去他店里。

    一到店里,只见客人有如过江之鲫,人来人往,他们夫妻俩在店里跑来跑去不停地向客人兜生意,李明见了我也只是点了下头。我见他们在忙,只好站到一边去等他们忙完再说。

    等客人走了七七八八后,李明就对他老婆说:阿云,你到后面仓库把要退的衣服拿给阿全兄弟,客人我来招呼。

    阿云今天穿了套粉红色的套装裙,裙脚只到大腿的一半。她走来走去地招呼客人,两条白生生的腿在我眼前晃来晃去,看得我心痒痒的。只见没穿丝袜脚上穿着一对粉红色的高跟皮凉鞋,我还有一个重大发现就是她好像没有穿内裤,因为在紧包着她屁股上的裙子没见到有内裤的痕迹,难道她里面什么都有没穿?一有这样的想法,我下面本来安份的兄弟开始不老实起来了。

    听到老公这么说,阿云停下手上的活,用眼直勾勾的望着我说:喂,你跟着我进去帮手拿啊!说完她就转身去了店后的仓库。

    她跟自家人都是这样说话的,你别见怪。咱们是哥们儿嘛。啊!李明拍了一下我的肩膀,跟我打着哈哈的说。

    我笑了笑告诉他没关系,就跟着阿云去了仓库。仓库里面亮了支光管,阿云已经在里面弯着腰找要退的服装。里面的服装堆积如山,我走了进去顺手把门带上栓好门栓。

    美女,今天穿着裙子好性感哦!怎么穿了裙子就连内裤也不穿啊?这样不卫生的哦!我笑嘻嘻的问。

    谁说没穿的,我穿的是最新潮的丁字裤。你还是大城市里的人呢,连我们这些乡巴佬也不如。她只顾着找要退的服装,看也没看我一眼的答我。

    是最新潮的吗?我还没见过呢,让我摸摸看。我又不是女人专家,不了解嘛!我的手已经伸到她裙子里摸着她的大腿根了。

    真的吗?怎么前阵子又跟着我老公去外面了解女人啦!她转过脸瞅着我似笑非笑的说。

    那有的事,没你的同意我敢吗?我一边说慌,一边隔着那条小小的丁字裤摸着她的会阴。

    还说没有呢,我老公睡着了说梦话时我听得清清楚楚的,钱还是他帮你出的呢!有这事吧?看来李明那小子不太可靠,以后有什么行动都不能跟他一起去,免得我又要给人捉住痛脚了。

    给她说穿了,我只好红着脸跟她打着哈哈说:我是有正常需要的男人嘛。你又说介绍你表妹给我做女朋友,到现在还没行动,我只好到外面去解决了。

    我们现在正忙嘛,等过了这阵子再说。

    对,我们现在正忙着。我说。她不解的望了我一眼,就继续找要退的服装。

    看来她不明我的话中有话。她说的‘我们现在正忙’是说他们夫妻俩在忙;我说的‘我们现在正忙’是说她在忙着找服装,我忙着把我手上的中指插入她的阴道。她不明就算了。我继续用中指不停地在她阴道里搅动,阴道里的水开始多起来了。她这时闭上眼睛,任由我用中指搅动她的阴道,我知道她正在享受我给她带来的快感。

    喂,你不要那么大力拉我的内裤啊。这裤子好贵的呀,批发价也要五十多块一条啊!她突然张开眼睛对我放话。然后推开我插在她阴道里的手,把已经找到的服装放到一个大胶袋里递给我,我没有接。

    喂,美女,我现在好想啊,你给我搞搞嘛!我色急的对她说。

    我上辈子欠了你什么啦,把你那东西给我拿出来!她又向我发命令了,她这样的命令我是从来都是不敢不听的。

    我马上拉开裤链,把胀大了的阳具掏了出来。我还以为她会马上脱掉衣服让我在这里就地正法,谁知她一见我掏出阳具,就马上把胶袋放好,蹲下来一手抓住我的阳具张开口把阳具叼在嘴里。一阵无比舒服的感觉由龟头一直传到我的大脑,真想不到她会帮我含。

    怎么一股味的,你昨晚没洗澡啊?她边含着我的阳具,边用含糊的声音问我。

    有啊,我天天都洗澡的,我是个讲卫生的人。我答了她一句。

    你们男人就是这样,做啥事都马马虎虎的,洗澡也不洗干净点。下次再这样我再也不给你含了。听清楚没有?她又给我下达命令了。

    知道啦,美女。喂,技术不错嘛!在哪学的啊?我非常满意她的含功。

    我前两天在黄片里学来的,你是我的第一个实验品。她坏笑着回答我。

    你这人的心也太黑了吧,拿我来当实验品,一点道德也不讲。我抗议的说。喂,你怎么整根吞下去啊。哦……你……你可要小心点呀,别……别咬断了,不然的话大家以后的日子都不好过耶!哦……我的龟头插在她的喉咙里,她每呼吸一下喉咙就夹一下我的龟头,一种难以形容的快感在我脑子里游荡着,实在是太舒服啦。

    她带着一种征求意见的语气问我:舒不舒服啊?说这话时,她嘴巴已经放开了我的阳具,然后站起来背向着我,双手扶着墙腰微微的弯下来,屁股向上翘起,接着说:喂,快点搞啦,没时间了。小心点拉裙子,别弄皱了,等一下出去给人看见了就不好了。

    我听她这么说,就小心地把她的裙子拉起来,然后要把她那条小得不能再小的粉红色丁字裤脱下来。

    喂,别把内裤脱下来啦,把后面拉到一边去不就行了嘛。上次在车上我不是教过你的吗?怎的这么快就忘了。她转过头对我说。

    我本来是想把她的内裤脱下来,搞完之后就把裤子放到自己口袋里拿回家里作为留念的,见她这么说,也只好按她的意思去办了。

    当我的阳具还没有完全整根插进去,她的屁股马上就往后一顶,把我的阳具整根套进阴道里。我接着用双手把她的屁股向前一推,再把阳具往前一挺,整根的插入阴道。就这样我们不停地重复同样的动作,我插你一下,你顶我一下的。

    我们正搞得兴致勃勃的时候,突然从店面上传来了李明叫他老婆的声音。

    阿云,搞好了没有啊!来了很多客人啊!你快点在里面把事搞好了出来招呼客人啊!我一个人忙不过来啊!

    阿云用不耐烦的语气大声地对她老公说:我还没搞好,正忙着呢,你别来烦我!接着小声地对我说:我老公在催我了,你快点来嘛。喂,别射在里面呀,你那些东西等一下流出来会弄脏我内裤的。

    不行啊,美女。不在里面射不行啊,我一拔出来马上就射不出来了呀!我一面辛勤的工作,一面回答她。

    那……那你快出来了吗?她喘息着问。

    快……快出来了,来……来了。我喘着气答她。

    她一听见我要出来了,马上一手推开我,转身蹲下来一口把我的阳具整根含在嘴里。我的龟头被她含在喉咙里死死的夹住,刚才她帮我含的时候,我差点就忍不住要射,到现在我那里还能忍得住不射出来啊!结果我把这两天的存货都交给了阿云,放在她口里由她接管。她不敢把精液吐出来,怕她老公进来拿货时发现,所以就把精液都吞到肚子里了。

    怎的这么难吃呀!她一边皱了皱眉头对我说,一边拿了张纸巾出来,要我帮她擦擦嘴边的精液。我们整理了一下仪容,就出了仓库。临出去前我死磨着她,要她把内裤脱下来给我。

    阿云望着我说:你这个臭小子,刚才脱我内裤时我就猜到你又想使坏了。看,我没猜错了吧?我告诉你,不行!脱了给你,我穿什么啊?没有裤子盖住那里,不卫生的。你别再磨我了,不行就不行。听她说得那么坚决,我也不再磨她了。

    一个女人太过精明,往往吃亏的是跟她黏在一起的男人。不知各位有没有同感?李明见我们走出来了,就用怪责的语气对他老婆说:怎么拿几套衣服都要半个多小时啊?耽误我们自己的时间不要紧,你可别耽误了阿全兄弟的发车时间啊。如果让人家误点了,那多不好意思啊!

    里面那么多货,又不告诉我放在哪里,怎么快得起来啊!也不知道我在里面有多辛苦。以后你自己去拿,别来麻烦我!!阿云突然向她老公发起泼来。

    李明那小子本来就是个怕老婆的人,一见老婆对他发泼,马上打着哈哈笑咪咪的对她说:别生气嘛。对不起啦老婆。是我不对,我知道你在里面辛苦了,先坐下来再喝口水,休息一下。说完这话,李明用无奈的眼神望着我。

    也要让你知道才好,我在里面有多辛苦多难受。阿云坐在凳子上接住李明递过来的水杯,对着她老公说,眼睛却直勾勾的瞅着我。我知道她这话是冲着我说的,但李明不明白,还以为他老婆不再生气了,高兴得直跟老婆打哈哈。

    我看了看表,离发车的时间不远了,就跟他们夫妻俩道别,拿着那几套服装打了辆摩的去了县车站。到了县车站,我告诉我搭档我今天不怎么精神,要他开前半程,我休息一下,下半程我来开。老实说虽然那事只干了半小时,还是有点疲劳的,在疲劳之下开着个铁老虎,在马路上跑可不是好玩的,我可是个有职业道德的司机。

    过了几天,李明把我拉到一旁笑咪咪的对我说:哥们儿,给你介绍个妞怎样?

    一听他放这样的话,本来没什么精神的我,马上提起精神,瞪大眼睛急急的问:好啊!漂不漂亮的?身材怎样,在哪间发廊啊?

    喂,兄弟。你这样说话可不行哦。咱们是铁杆哥们儿,那些烂货做哥哥的能随便介绍给自家兄弟吗?人家可是良家妇女来的哦!喂,兄弟,你要那些烂货也可以,做哥哥的立马就带你去,介绍就不必了。这‘介绍’和‘带’的意思你可要听明白哦!李明半带生气半带开玩笑的对我说,我马上向我的李明大哥道歉。

    李明摇了摇手表示没关系,接着说:我老婆昨晚问我,你有没有女朋友,想把她的表妹晓美介绍给你做女朋友,叫我问你愿不愿意。我老婆还说,看你的人品还不错又老实,是个可以托付终身的人。怎样啊,愿意不?

    阿云这女人还真精明,把这事叫她老公开口跟我说,这样李明就不会怀疑我跟他老婆有一腿了。

    是不是你上次跟我说,看得你心痒痒的那个表妹啊?我问。

    对,对,对,就是她。兄弟啊,我老实告诉你,那妞的身材相貌可真是好得没法说。我老婆的长相还过得去吧?但她比我老婆还要出色很多。再加上她的家势,她家可是咱县里的首富哦!我们县里最大的服装店就是她家开的,她老爸在省城里也开了个服装店,是搞批发的。我估计她老爸最少也有五百万的身家,在县政府里有几位大人物还是他们家的常客呐!她是家里的独苗,将来她家的物业、金钱一定是她来承继的。我说老弟啊,这财色兼收的好事不常有啊!珍惜机会啊!

    李明不停地向我推销他老婆的表妹,看来一定是阿云答应他如果把这事说成了,就给他一定程度的开放政策,不然那小子绝对不会这样卖力。

    哥们儿,做弟弟的说句不好听的话您别介意。有这样的好事,你小子会看着这么一大块肥肉放在一边不吃吗?怎么你的良心突然好起来了,你没病吧?再说,这样的好事也轮不到我啊?我觉得他说得有点夸张,所以就带着不太信任的语气问他。

    哎哟!兄弟耶,这你就不知道了。我哪有什么良心啊,我早就想一口把她吞下去了。可是我老婆整天就像看牛一样的看着我,我一跟她表妹有点接触,我老婆就在旁边给我捣乱,搞得我就像狗咬龟,没处下手。李明一脸无奈的望着我说。接着又说:你是大城市里的人,再说你现在的工作一年赚十来万不是问题,绝对够格追晓美。喂,兄弟,你哥哥我是没这福气啦。自己吃不到的东西不如关照自家兄弟,肥水不流别人田嘛!你不上,外面很多人盯着呢,别浪费啊!喂,我说到口都干了,你还没答我愿不愿意呢?

    有这样的好事,我哪会不答应的。再说,吃不到看看也好嘛,所以我就答应了他。

    我们相约在县里唯一的小酒吧里见面。当我走进酒吧时,李明两夫妻和晓美已经坐在里面等我了。阿云给我们互相简单介绍各自的资料后,我认真的看了一下晓美。这妞长的真不错,大大的眼睛水灵灵的,薄薄的嘴唇说话来一张一合,令人有无尽的幻想。肤色白里透红,长得嫩嫩的,从脸相来看也只二十岁刚到而已。身材嘛,就是她不脱光给我看,我也看得出是有前有后那种,比阿云还高出一个头。就一句话,好得没法说。看来李明夫妻俩病没骗我,都是说话算话那种人,不是奸商。

    可是我听到阿云说出晓美的年纪的时候,我心里就纳闷起来。跟我同年同月不要紧,怎么就比我还大十天呢!要是让我的朋友知道了,一定笑我找了个姐姐做女朋友,那我多没面子啊!不过这样好的货色还是先含在嘴里的好,发现不对版时再吐出来还不迟嘛,所以我没有把我的介意表露出来。

    大家都是年轻人,场面不算尴尬,一两句开场白后就都聊了起来。聊了一阵子,阿云和晓美去了洗手间,李明马上问我的意见,我告诉他非常满意。

    阿云先回来,一坐下就笑着对我说:臭小子,你有福气啦。我表妹看上你了,你死定啦。哈哈!李明一听到他老婆这么说,就用羡慕的眼神看着我。听到阿云话,也算是一场惊喜了。就这样我和晓美开始交往了起来。

    经过两月的交往,我和晓美的感情越来越好,这样我和晓美的男女朋友关系也就算是定了下来。我一到县里她就过来找我,还把我要换洗的脏衣服拿回家去洗干净,再拿回来给我穿;家里有什么好东西吃都拿过来给我吃,让我这个没有多少家庭温暖的大老粗感到非常幸福。美中不足的是,我们认识两个月了,我还没找到机会把她给枪毙了,虽然阿云时不时的给我解决生理上的需要,但是对于一个色狼来说还是感到可惜。

    不过机会是有的。晓美跟她在省城里做服装生意的老爸说,她要去看管省城里的生意,顺便多陪陪在省城里的男朋友,要他回县里跟她妈一起看管县里的生意。她爸听女儿这么说就答应了,她父母都知道有我这样一个人做他们女儿的男朋友,只是大家没机会见面而已。就这样,晓美名正言顺的住在我家里。

    晓美刚到我家住第一天的中午,我们抱在一起躺在床上接吻,她闭着眼睛任由我的舌头在她口里搅动,身体不停地颠抖着。我的手不停的在她身上来回抚摸着,慢慢的我把她身上的衣服脱得一干二净。

    她那对丰满的乳房挺立在胸前,比阿云的还要大,乳晕和乳头都是粉红色,乳头小小的。可能是血缘的关系吧,她的肤色跟阿云一样的白,阴毛也比阿云多不了多少。我在她身上乱摸的手慢慢地伸向她的阴部,当我的手指就要插入阴道时,她本来搂着我头颈的双手,突然伸到下面来捉住我的手,不让我的手指插入她的阴道。

    她闭上眼睛,羞红着脸小声地对我说:别用手指来搞破。

    我哪有不明白她的话之理,两个多月来我连做梦都是想着这事,看来今天我有罐头开了。我马上脱光自己身上的衣服,跪在她两腿间,把已经硬得不得了的阳具插入阴道里。当我的阳具刚插进去一小半,龟头就告诉我,她那里面有东西挡住我不给我往里插。我知道这是她的处女膜,马上用力向前一挺,把整根阳具插到她阴道里。

    晓美啊的叫了一声,双手紧紧地捉住我的双臂,连手指甲也扎入我的肌肉。听到她叫声后我没敢动,我怕把她搞痛了,我以后的日子就不好过了。

    你不要那么大力嘛,我好痛呀!你别再动了,等我适应一下你才再来。她张开眼睛红着脸对我说。过了一会儿,她又小声的对我说:现在可以了,你要轻点哦,我怕痛。

    我的阳具被她那紧紧的、温暖的阴道包围着,她的子宫还一张一合地吸着我的龟头,我早就想抽插。我马上动起来了,但我不敢那么用力的抽插,只轻轻地一下一下的来。抽插了二、三十下后,她里面的水就多了起来,我马上加快了步伐,快速地在阴道里抽插着,晓美闭着眼睛,不停地呻吟着。

    在我抽插了还不到两百下,她突然用双手把我头颈紧紧的抱住,把舌头伸入我口里搅动和我接起吻来。她雪白的双腿交叉在一起紧缠着我的腰,把阴部向上死死地顶着我的阳具,身体快速地颠抖着。我知道她的高潮已经来了,接着用力地在抽插了十来下就把精液射在她阴道里。

    我们不停地喘息着,我一翻身躺到一边去休息。

    休息了一会儿,晓美把一只手伸过来搂住我的颈,小声的问我:你以后会不会不要我的?

    哪会啊!放着个这么漂亮的女朋友不要,你以为我是疯子啊!我闭着眼睛回答她。

    我就怕你突然疯了,不要我了。喂,你是不是跟我表姐有一腿啊?她眼睛盯着我问。

    哪有的事!哪个混蛋告诉你的?我瞪大眼睛说。

    她把另外一只手伸过来,在我肚子上拍了一下说:我表姐说的还真没错,你这人啥都好,就是爱睁眼说瞎话。告诉你吧,我们认识第二天表姐就告诉我,你跟她有一腿了。没说错吧?我看你还狡猾到什么时候!说完就把伸到我肚子上的手往下一摸,在我的阳具上用力一抓,然后不停的套弄着。

    不是吧?她还有什么没跟你说的,你一次说出来,好让我都承认了,免得你以后给我来个秋后算帐。我无可奈何的说。

    表姐还告诉我,你跟她在这里,在她家里,还有在她舖子的仓库里都有搞过那事。喂,你老实告诉我,你跟她总共干了多少回了?你们搞了多少回,你今天得赔还我多少回,不然你今天别想睡觉!她瞪着我说,手还是不停地套弄着我开始胀大的阳具。一个女人发起泼来,还真是不可理喻。

    你让我休息一下嘛,我累得连站都站不起来了。我哀求着说。

    她听到我的哀求,不由得笑了起来。接着又说:你又在说瞎话了。你自己看,现在不是已经站起来了吗?你来嘛,我好想找回刚才的感觉呀,刚才的感觉令我好舒服哦。你快嘛!说完她拉了我一下,这回轮到她来求我了。我就是喜欢女人这样的来求我,这样会增加我的性欲。

    你要来就在我上面来吧,我不想动了。我说。

    那你要教才行,我不会啊!说完这句话,她就整个人趴在我身子上。我抬起她的屁股,拿着已经胀大的阳具对准阴道口,让她慢慢的坐下来。

    我的阳具被她的阴道整根的吞了进去,她呻吟了一声说:好舒服哦!

    我不停地往上顶,她不停向下坐,我们来回重复同样的动作。她的呻吟声没有像刚才那样矜持的小声了,而是大声的叫出来,听得我心慌意乱的。

    一对丰满、雪白的乳房,在我眼前晃来晃去,看得我心痒痒的。我双手抓住她的乳房,玩弄着上面的乳头。这时的我已经没有感觉到刚才的疲劳了,只想把阳具在她阴道里多停留久一点。

    我们把同样的动作做了两、三百下后,她突然拼命地坐下来没有再动,小声的告诉我,她刚才舒服的感觉又来了。这时我也射了出来。我们再次休息了一会儿后,我告诉她,那种感觉叫高潮。她不明白什么叫高潮,要我解释给她听。等我解释完后,她又说想感觉多一次什么叫高潮。我马上告诉她第一次不能搞得太多,不然的话就对她的身体和下面不好。不这样说不行啊,继续搞下去的话,我的小命会不保的。她觉得我说的话说得合情合理,就没有要求下去了,搂着我,连衣服也不穿就睡着了。

    当天的晚上我们临睡前,在她强烈要求下我们又把那事办了一回,她才满足的抱着我睡觉。男人和女人都一样,一知道性爱的乐趣后就整天的想着那事。晓美也不例外,一见我在家里就缠着我跟她造爱。按她的话说,是先在家里把我给搞累了,免得我有精力在外面到处使坏。这招儿一定是阿云这臭女人教她的,不然她哪会这样聪明?真后悔当初把阿云给干了。

    我下班一回到家里,她就在衣柜里把我的内衣裤拿出来,再把我推进洗手间洗澡,一洗完燥就马上把我拖进房里造爱。有时实在等不极了,我刚进门脚都还没站稳,她就把我按在客厅的沙发上,给我来个就地正法。

    有一天阿云到省城来拿货,到了晚上对我说今晚要和表妹说悄悄话,要我自己到客房里睡。听她这么说,我也只好如此了。

    睡到半夜,我的兄弟又不听起话来了,连打飞机也打不下来。我想阿云已经睡着了,找晓美把这事先解决了。再说又不是没跟阿云搞过那事,让她听见也不怕,最多给她拿来当作笑柄。

    于是我就走进了主人房,里面黑黑的,我摸索着走到床边,把晓美抱起来,脱下她的内裤,把阳具整根的插入阴道里造起爱来。

    做着做着,我觉得晓美怎么一点呻吟声也没有?平常她的呻吟声再小也不会叫都不叫一声的,可能是怕被她表姐听到了吧。不管那么多了,先解决眼前问题再说!由于怕阿云知道,所以我只抽插了五、六十下就射了出来。

    我趴在晓美身上轻轻地喘息着,怎的这么快就出来啊?我还没好呢!我一听到这声音就知道坏了,因为这声音不是晓美的!是阿云在跟我说话,原来我刚才是在跟阿云造爱而不是晓美。

    晓美呢,去哪了?我惊慌的问。

    我在这呢,找我吗?突然床头的灯一亮,晓美一丝不挂的侧躺在床上,用似笑非笑的眼神看着我。接着啐了我一口说:你也太粗心了吧!连是不是自己的女朋友还没搞清楚,就扒下人家的裤子搞起来了。喂,你们搞好了没有啊?该轮到我了吧?我等了好久啦!

    我一翻身躺在她们俩中间,尴尬的回答她:我才刚出来呢,让我休息一下吧!

    不行!你刚才跟表姐搞了一回,没理由不和我来。你要赔还我一次,你来嘛!说这话时,晓美已经趴在我身上了。

    阿云听到晓美这么说,就笑着对她说:晓美,让表姐帮帮你。说完就坐了起来,趴在我两腿间,一口把我的阳具含在嘴里。她的舌头在我的龟头上舔动着,还时不时的把我的阴囊含在嘴里,令我本来软着的阳具快速地胀大起来。

    阿云的含功比上次在仓库帮我含时,又更上一层楼了,没几下就把我的兄弟搞得雄赳赳气昂昂的。她见我的阳具可以进入状态了,就对晓美说:晓美,可以了,已经硬啦!

    表姐,你帮我对准了哦,我要坐下来啦!在阿云的引导下,我的阳具整根的被晓美套入她的阴道里。晓美深深的吐了一口气,就开始动作起来,她的屁股一上一下的,用阴道来套弄我的阳具,她的呻吟声也就慢慢的大起来。

    阿云在我下面不停的使坏,用她的舌头来舔我的阴囊。阿云雪白的屁股向着我,我把手伸过去用手指插入她的阴道里搅动,以报复她在我下面的骚扰。晓美看见了我的动作,好像不太高兴,她边继续动作边对我说:老公,我要你双手抓住我的乳房来玩我的乳头。听她这么说,我只好按照她说的办了。

    晓美在我上面动作了一百多下后,她的高潮来了。由于我才刚在阿云里面泄过,所以我没有射出来,阳具还是硬硬的。晓美见我的阳具还在硬着,也没有离开我身体的意思,她趴在我身上喘息着,感受着高潮后的余韵。我的阳具还在她的阴道里,她的屁股慢慢的动作着用阴道来套弄我的阳具。

    阿云在旁边看得心里早就发毛了,她看见表妹已经来了高潮,就对晓美说:晓美,你来了一次高潮啦,我刚才那次还没来呢!你让个位置给表姐,让表姐快活一下。听表姐这么说,晓美皱了皱双眉不情愿地离开了我的身子,躺在一旁休息。

    阿云见表妹让开位置,也不跟我客气了,她马上爬到我身上,拿住我的阳具对准她的阴道坐了下来,把我的阳具整根套进阴道里,然后把屁股抬起再快速的往下坐。她快速地重复同样的动作,急速的喘息着,还是没把呻吟声叫出来。

    我也跟随她的节奏把阳具往上顶,她每向下坐一下我就往上顶一下。这时的我只想着快点从性爱中达到高潮,我双手用力蒂抓住阿云那对可爱的乳房,下身拼命的往上顶。当我顶了两百下左右,我们的高潮同时到达了,我把精液射在阿云的阴道里,她大喘着气趴在我身上。过了一会儿,她离开我的身子躺到一边去睡着了。

    我休息了大概半小时后,晓美过来搂着我,并告诉我她要再来一次。因为我刚才跟她表姐搞了两次,她要我赔还她一次。已经休息好了的我,她不说这话我也早就想跟她再渡云雨了。我马上就和晓美黏在一起疯狂的造爱,当她来高潮后不到一分钟,我也把仅存的一点精液射在她阴道里。我们搂抱在一起,满足的睡着了。

    当我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十二点多了,阿云已经煮好午饭了。我们三个人坐在一起吃饭,我突然好像想到了什么就问她们:喂,你们两人昨晚好像是设个圈套让我进去耶。是不是啊?她们一听到我这样问都大笑了起来,晓美还笑得把饭喷到我一脸都是。她们不用回答了,我知道我昨晚上当了。

    自此以后阿云每到省城来拿货,到了晚上都不客气的走进我们的房里,硬把我们小俩口的双人床变成三人床。

    =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