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帮助人妻怀孕
  • 发布时间:2018-01-17 19:46 | 作者:侯龙涛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最近,我经历了有生以来最怪异的一个夜晚。

    我是一个典型的已婚男人,有数个子女。

    我说典型,是指和自己的妻子在性生活方面很少。

    如果一个月能有几次,我就觉得很幸运了!那是一个周五的晚上,同事们决

    定下班后出去喝几杯,我那天晚上又没有什么其他事情,就告诉妻子可能会晚点

    回家。

    我们偶然发现了一家好的酒吧,就在里面聊天、喝酒到深夜。

    那晚,我和一个女孩,杨,聊了起来。

    她是一个团队管理员,平时工作中很友善而且有求必应。

    她穿了一件漂亮的粗斜纹棉布裙子和宽松的白色上衣。

    杨很好看,但是穿的并不性感。

    我问杨周末是否有什么打算。

    杨说她的丈夫已经出发去参加一个高尔夫周末聚会,所以她并没有什么计画

    她喝了很多酒,而且感觉很好。

    我问她是否应该喝那么多,因为我记得她曾经告诉我她一直在服用有助于怀

    孕的药物。

    杨和她的丈夫这些年来一直想要得到一个孩子。

    杨突然变得很沮丧,她说她已经尝试了各种药物,也谘询了很多医生。

    我问杨那她的丈夫是怎么想的。

    她说:「谁知道”,她的丈夫从来不和她谈论这个问题。

    她想她的丈夫一定是因为精子计数低而觉得窘迫。

    我安慰了她几句,并希望她能够保持轻松,不要有太多的思想包袱。

    杨感谢了我的关心,看起来心情也好了起来。

    然后我走开和另一个同事聊天。

    不久后,酒吧开始了特色酒时间,并推荐今日特色酒,是一种烈性酒,并有

    较弱的迷幻作用。

    我不想喝太多这种酒,但是同事中有人订了大量这种特色酒并开始拼酒,所

    以我退在一边继续喝我的啤酒,并且和另一位女同事杏聊天。

    杏很漂亮但她只想要讨论办公室里的琐碎事情。

    在酒吧快要关门的时候,我去和每个人道别准备离开。

    当我和杨道别时,很明显她那时已经喝了太多酒。

    因为我回家时顺路经过她家,所以我让她搭车一起回家。

    她结结巴巴地问她的车怎么办?我告诉杨明天等她觉得清醒的时候,打电话

    给我,我带她去取回她的车。

    她同意了,然后我们一起上了我的车离开。

    在去她家的路上,她的意识再次模煳,看起来就要昏迷过去。

    到她家后,我帮杨下了车,扶着她来到前门,她已经几乎不能站立了。

    杨费了好一番功夫才将钥匙从她的手提包中取出来。

    我用她的钥匙打开了房门,帮助杨进入房间,她用含煳不清的语言感谢我。

    我问她在我离开之前,有什么可以效劳的?杨点了点头,要我扶她到她的床

    上去休息。

    当我扶着杨,帮她进入卧室的时候,我从宽松上衣敞开的领口瞥见了她的美

    胸。

    我吃惊于杨的胸部尺寸,所以我想要更好的欣赏她的胸部,我敢说一定有D

    cup。

    我的阴茎迅速勃起当一些罪恶的想法充斥着我的大脑。

    但是我竭力抑制,并帮助她到她的床上。

    她的卧室就在客厅的尽头,里面有一张超大尺寸的床。

    杨一下子仰面躺倒在床上,没有说任何话。

    我向她道别,突然意识到她在整个晚上都会像现在这样昏死。

    当我尽力把她移到大床中间时,杨的裙子向上翻起,我看到了裙子下面的精

    致的粉红色的性感小内裤。

    就在我打算离开的刹那,一丝好奇突然进入我的脑中,我非常想知道杨是否

    会刮她的阴毛。

    我移动到床的末端,仔细观察着杨的性感小内裤,它的覆盖面积不大。

    我小心翼翼地将内裤播到一边,令我欣喜的是,我看到了杨的刮的很干净的

    白虎穴。

    我裤子上的帐篷持续扩大。

    当我在把杨的内裤播到一边去的时候,我发觉杨的阴道有点湿润。

    在此时此刻,我有一个有着漂亮的、湿润的白虎穴的昏死过去的少妇。

    为什么她会湿润?她的脑中到底再想些什么?我把手指伸进了杨的阴道,想

    确认杨的阴道到底有多么湿润。

    杨稍稍蠕动了一下,所以我立刻把手指抽回。

    我确认了杨,确定她仍然昏迷不醒。

    我继续躬耕于杨的白虎穴,用手指玩弄她的阴道和阴唇。

    我可以感觉到杨越来越湿润。

    我的手指在杨的阴道中体验到她的温暖和湿润。

    现在我的阴茎已经硬过了我的想像,在我的裤子里感觉很难受。

    我又增加了一个手指,把两根手指扣挖杨的白虎穴。

    从杨的口中发出一声诱人的呻吟,但她并没有移动。

    现在我的所作所为已经远远超出我原来的想像,但接着我做了一个今天仍然

    怀疑是否正确的决定。

    我站起身,迅速脱下长裤和贴身的短内裤,我的阴茎已经达到最佳状态,并

    且寻求一些适当的运动。

    我把杨移到床尾,分开她的双腿,以便我的进入。

    我可以清楚地看到她小穴周围的潮湿。

    我把杨的性感小内裤播到一边,用龟头前端不断地研磨杨的赤裸的阴唇。

    我用力向前一顶,就将整根巨棒插入到杨那温润的开口。

    当插入到最深处的时候,我停顿了一会儿,啊,那种感觉真的很棒!离上次

    和妻子做爱已经有很长时间,所以为了更好地享受完美性爱,我保持慢速抽插杨

    的白虎穴。

    我感觉杨的阴道用它的每一丝肌肉,如按摩般包裹着我的肉棒。

    杨的香唇在间再次发出诱人的呻吟。

    我加快了抽插的频率,并加大了每次冲刺的力度。

    我向下看去,发现自己的巨棒由于杨的淫液而发出柔和的光泽。

    我简直不敢相信我正在如此激烈地Fuck杨,因为我是个已婚的男人,这

    让我有种负罪感。

    当我即将达到高潮时,我内心压力骤增。

    我该怎么办?或许是我内心的魔鬼驱使,我将肉棒深深插入杨的阴道,完成

    了内射。

    我在杨温暖的阴道深处排出了大量的精液,在完成射精后,我拔出了肉棒,

    站着俯视着杨的美丽的而且刚刚被我蹂躏过的白虎穴。

    我是知道杨一直想要怀孕,并且服用有助于怀孕的药物,但是我刚刚做了什

    么?我冲进她家的浴室,快速地冲了下凉。

    我拿了一条毛巾,用热水弄湿,接着用这条热毛巾将杨擦干净,以保证不留

    下任何可视证据告诉杨到底发生了什么。

    我把杨的衣服回复原样,并将杨移动到床头,找了条毯子给她盖上。

    我盯着杨看了一会儿,看到她仍然在沉睡,在她的脸上伴随着满足的微笑。

    在确定一切都看似正常后,我离开杨回家。

    在开车回家的路上,我的脑中一直在回想刚才发生了什么。

    当我觉得有负罪感时,一丝满意的笑容出现在我的脸上,因为我又立刻回想

    起和杨性爱是多么的令人舒爽。

    我一回到家,倒头就睡,第二天起床,如平常般,洗漱,然后扎进厨房吃早

    饭。

    当我喝咖啡、阅读报纸的时候,我听到妻子提到了关于杨的什么。

    我放下报纸,让她重复刚才的话语。

    她说一位杨小姐打电话找我。

    我佯装大笑,告诉妻子,杨是公司里的一个同事,请求能乘我的车去拿回她

    自己的车。

    在电话里,我和杨约定几个小时以后一起去取回她的车。

    当我来到杨的家的时候,她穿着一条长运动裤和一件T-shirt走了出

    来。

    我向她问好,并询问她感觉如何。

    她笑了笑,说她已经很久不沾酒了。

    她问我是怎么回事?我“如实”告诉她,她昨晚喝得酩酊大醉,我送她回了

    家,她自己上了床休息,然后她就昏迷了,我为她盖了条毛毯,然后就开车回家

    了,当时已经深夜了。

    她感谢了我,但她的脸上浮现出一丝奇怪的表情。

    我问她有什么不舒服,因为我有一点担心。

    杨告诉我她觉得昨晚很怪异,她的印象很朦胧。

    我对她说,可能是酒精和药物产生了什么不良反应。

    她沉思了一会,认同了我的说法。

    杨后悔昨晚在酒吧喝了那么多酒,接着她庆幸她丈夫出外参加高尔夫周末聚

    会所以她能在整个下午在躺椅上休息。

    我问杨,如果她的丈夫知道她喝醉酒,会不会大发雷霆?杨摇了摇头,说如

    果她不告诉她丈夫,他永远不会知道。

    我笑了笑,半开玩笑的说,如果她丈夫自己发觉呢?她看了我一会儿,然后

    说,“没有人会告诉他,不是吗?」

    我笑着说一定会替她保密,她不用担心。

    我俩一前一后走向她的车,对她说:「下周一公司见」。

    当她走向她的车时,我盯着她的美臀。

    在那美臀的前方就是我昨晚耕耘的白虎穴。

    在她开车走后,我也开车回家,路上在想,昨晚的耕种是否会在10个月结

    出果实,也许只有时间可以解答一切……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