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以目睹认清
  • 发布时间:2018-01-17 04:43 | 作者:侯龙涛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 提前一天的真相》

    《女友小诗》

    我死盯着电脑等待亲眼看着女友被人轮奸的盛况,大概过了五分钟,漆黑的萤幕上出现了画面,看来是王明已经接好了摄像设备。

    屋角的沙发上坐了两个衣衫不整的男人,我想可能是王明的下属吧!而屋子的正中央,从屋顶暴露出的钢筋上垂下一条绳子,一个女人一丝不挂,双手被反绑,用这条绳子吊在了外空中。由于光线昏暗,看不清楚长相,不过那身材分明就是我的女友小诗。

    「妈的!被人玩成这样,还是自愿来找操找虐的。」咦?女友的双腿间好像还有什么东西,长长的和地板一个颜色,看得不是很清楚。

    这时我的电话响起来,是王明打来的,而这时王明和小林也出现在画面上。

    只见王明拿着电话面向摄像头问我:「看得清楚吗?」

    「灯太暗了,不是很清楚。那婊子腿中间是什么玩意?」

    「哦,你等一下啊!」说着他走出了画面,「啪」的一声好像是按了什么开关,整个屋子一下子明亮了起来。

    我吓了一跳,整个人不禁向后一振,只见女友的阴道和屁眼都分别插着一根棕色的台球棍,棍子的大头插进她下身那迷人的肉洞里,小头顶在地上,头发、脸上和胸部上沾着白花花的精液。奇怪的是她眉头怪锁,被绑住的双手在身后还努力的向上抬,好像要抓住什么似的。

    沙发上那两个男人走过来和王明小林打了个招呼:「王哥来了,这婊子的小屄真的舒服,百用不厌呀!哈哈,对了,你看我们会玩吧!」说着把县在外空的女友拨得转过身来。

    「哈哈哈,你们这些小兔崽子还真会玩,不过这样的婊子就是要玩死才对。哈哈!」

    只见我女友的双手被绑在一起,这我刚才就看出来了,我没看出的是原来从棚顶垂下的绳子比我想像的长,女友正用被捆在一起的双手在背后拼命地抓住绳子,可以想像,如果她一松手,整个人会向下掉落个二十厘米,恐怕下身的那两根棍子就要再向她身体里前进二十厘米,到时恐怕就要插进子宫里了。

    看着女友被这样淫虐,我心里想的竟然是:如果她抓不住,屄里那根插进子宫,不知屁眼里那根会插到哪,直接插破肠子吗?唉,我真是变态。

    那两个人和王明小林打过招呼后就走了,房间里只剩下王明、小林和女友三个人。王明和小林走近女友,一人一个的摸她胸前的一对奶子。女友感到有人在摸她,睁开糊满精液的双眼对他俩说:「欢迎主人来玩母狗,主人先把母狗放下来再尽情地玩吧!母狗的手都快要断了,母狗真的支援不住了。」

    王明一个耳光打了过去:「贱货!老子要玩你还要你高兴吗?再他妈废话,老子要你好看!」说着抓住女友的双臂猛地向下一拉,「啊啊啊啊啊……啊……啊……」女友大声的叫着,下身喷出尿来,双眼直直的望着前方,身体僵直着:「插……插进子宫了!」

    这时小林在王明耳边说了几句话,王明笑笑的走到屋角的沙发上坐了下来。

    小林对女友说:「小骚货,我是你的新主人,快向主人问好。」

    「是,欢迎成为母狗新的主人,主人可以在任何时间、任何地点,带任何人一起用任何方式玩弄母狗。」女友大声的喊着我似曾相识的口号。

    对了,上次她被那两个行李员第一次干时也是说的这几句话,难道女友不是单纯的淫荡、欲求不满才找人干,而是被训练过。如果是的话,那究竟是什么人在什么时候弄的?怎么我会一无所知呢?算了,这些事以后再想,还是专业看直播吧!我心里自言自语着。

    小林对女友说:「想要下来是吗?」

    「求主人把母狗放下来吧!母狗真的受不了了啊!」

    「好,不过下来后要受一点惩罚哦!」

    「是,母狗恭请主人随意惩罚,母狗愿意被主人惩罚,母狗生下来就是给主人惩罚用的!」

    听着女友满口的淫声浪语,我的手又在肉棒上上下套动了起来,不禁想要看看小林到底会怎么玩弄我的女友。

    小林先拔出了插在女友下身的两根台球棍,妈的,不拔还不知道,这两根棍子竟足足插进女友身体里至少二十厘米,阴道那根甚至可能插进了三十厘米。小林把女友放下来,却没有解开她被绑在身后的双手,把她抱到了一张桌球台上。

    「骚货,你下面这贱屄可以被插进这么深,挺能装的嘛!咱们现在来玩一个游戏,一会我在台上放十五颗球,然后我就用刚才插过你骚屄的这根棍杆打球,你给我跪在下面吹箫,吸到我射出来为止。我打进几颗球,你就要用骚屄吞下几颗来处罚。」

    女友明显有些害怕,毕竟不要说十五颗,只要打进一半恐怕就能塞爆她的下体了。

    「怎么,不答应吗?那你继续回去吊着吧!」小林说着就要去拉女友,女友只好顺从:「母狗遵命,母狗给主人吹箫,让主人用台球塞爆母狗的烂屄!」

    于是女友被放在地上,小林摆好了球,然后喊了声:「开始。」开始打球。

    而女友也像听到发令枪的运动员一样张开嘴含住小林的肉棒,吞吐了起来。

    「啊,你这婊子还真会吹鸡巴,害老子都打不准了。」小林一边嘟嘟囔囔的一边打着球。「啪!」进了一个球,女友听见球进洞的声音,浑身一震,加快了头晃动的速度。「啪!啪!啪……」球一个一个的被打进了袋子,已经进去六个了,女友的表情都快哭了,双眼里含着泪水,和脸上已经干掉的精液混在一起形成一幅淫秽无比的画面。

    小林似乎也快出来了,一只手抓着女友的头发挺动下身,把女友的小嘴当成阴道一样抽插着;一只手拿着球杆,把剩下的球一个个的拨进了袋里。最后,所有的球包括母球都被她拨了进去,而小林也在女友的吮吸下射在了女友的嘴里。

    「都给我咽下去!」小林看着女友把他射的精液全吞进了肚子里,然后一把抓起女友扔到了桌球台上:「全都进去了,你现在就表演小屄吞球吧!」

    女友的眼泪「哗」就下来了,身体瑟瑟发抖:「主人,你刚才作弊了呀!」

    「妈的,我只说用球杆打球,有说按桌球的规矩了吗?少他妈废话,你不塞我来替你塞。」

    「我塞,我塞,请主人解开母狗的手,母狗自己来。」女友哀求着小林。小林解开女友的绳子,这时王明也忍不住走了过来,近距离看着这一切。

    小林把所有的球从袋中拿出堆在了女友面前:「一共十六个,白球也他妈给我塞进去,听到了没有?」真想到不平常和善的小林内心竟有如此疯狂的一面,要不要阻止他,这样下去可能真的会把女友玩死的。

    我正在犹豫时,女友拿起球开始往阴道里塞,一,二,三,四,只塞进四个就已经满了,第五颗只塞进一小半就塞不进去了。「主人,这样我会被玩坏的,母狗的贱屄坏了就没法侍候主人了,求主人开恩吧!」女友突然在桌球台上跪了起来,向小林磕下头去,屁股正对着摄像头,我正好可以清晰的看见女友的小屄被桌球撑得开开的,第四颗球因为改变姿势,还露出了一小半。

    这时王明发话了:「小林,别把她玩坏了,大家还没玩够呢!等玩腻了再彻底地玩坏她的身体也不迟,今天先玩点别的吧!」说着拿出一个锥子对女友说:「不塞也可以,不过这些球必须全用在你的身上,我来给你做个新造型,你要敢不从,我也不用塞球了,直接把你的臭骚屄撕开,听到了没有?」女友吓得不敢反抗,只好顺从的点头,泪水一直流个不停。

    我心想,贱货,这回知道厉害了吧!在外面和人搞很爽是吗?遇见这种变态狂,看你怎么敢场!

    王明对小林说:「我去拿点东西,你先给把这婊子的手再绑起来,然后嘛,我要八个球就够了,你把剩下的全塞进她下面去,屄里塞不下可以塞屁股嘛!」

    说完就走出了画面。

    小林对女友说:「自己动手,前面五个,后面三个,不然就撕烂你的屄!快点!」女友只好听话的拿起第五颗球,对准自己的阴道口一点点塞了进去,「啊啊……啊……」她边塞边痛苦的叫着,我听着有点心疼,不过更多的是快感和兴奋。

    好不容易把第五颗球塞进了阴道里,小林似乎等不及了,把女友推倒,让她趴在桌球台上,双手向后扭,用绳子绑在了一起,然后拿起一颗球往女友的屁眼里塞去,「啊……」女友大声的惨叫着,球还是塞不进去,毕竟女友还只是一个22岁的少女,小屄能塞得进桌球已经是奇蹟了,屁眼怎么塞得进去呢?更何况现在屄里的球还在女友身体里压迫着女友的直肠。

    「我也给你润滑一下。」说着,小林挺着肉棒插进了女友的屁眼,「啊……主人插进来了,母狗好爽,请主人在母狗的屁眼里发泄吧!」女友似乎真的受过什么训练,明明刚才还很痛苦,但只要身体上的任何一个洞被挺进鸡巴,马上就会大声的叫春,鼓励男人们干她。

    小林似乎被女友的淫荡刺激了身体的感官,只抽插了二、三十下就射进了女友的屁眼里。他拔出阴茎,拿起一颗球向女友的屁眼塞了进去:「哈哈,有老子的精液润滑,果然滑了不少。」他真的把三颗球塞进了女友的屁眼,还怕球掉出来,让女友脸朝上躺在桌球台上,把女友的下半身抬高,女友的肚子明显都鼓起来了。

    这时王明回来了,拿着一个电钻:「哈,你真笨,怕掉出来就把她的腿也绑起来不就行了,举着不累呀?」

    「对呀,我怎么没想到。」小林说着拿起地上的绳子,把女友的双腿并拢,在大腿和膝盖处绑了两道,系得紧紧的。女友因为双腿并拢,阴道和屁眼里的球被挤得更里面了,可她不敢反抗,只默默忍受着。

    这时王明在剩下的八颗球上都钻了洞,用绳子系成一串,然后拿走锥子走向女友:「不许叫出声来。」拿走女友的乳房,在挺立的乳头上穿了一个洞,女友痛得浑身颤抖,可是紧紧的咬着嘴唇,怕叫出声来的话会受到更大的折磨。

    两个乳头都被穿了洞后,王明用一根细细的钢丝先穿过女友左乳的洞,然后将那串台球挂在了线上,再把线穿过女友右乳的洞,最后把钢丝系在一起:「张开嘴叼着,要是叼不住的话就用奶子来拉台球吧!」女友赶紧张嘴咬住钢丝,我想如果女友没咬住的话,可能乳头都被台球拉断了。

    王明和小林把女友装饰好后就一左一右的抽打起女友的两个乳房,随着胸部的晃动,八颗台球一晃一晃的连动着女友娇嫩的乳头,给女友带来巨大的痛苦。

    两个家伙解开女友的手,让女友给他们乳交,当他们两个都射出来时,女友已经痛得虚脱了。

    这时王明似乎发现了什么,走到窗边打开窗帘,窗外竟站着一个目瞪口呆的乞丐,「怎么样,看够了吗?想不想一起玩这母狗呀?」看着说不出话的乞丐,王明续说:「这婊子不能离开这间屋子,你也不能进来,想玩她的话,就去找些踮脚的东西吧!快。」

    乞丐听罢,马上跑去街角,推起一辆平板车走过来。这时小林也解开女友身上所有的绑缚,替女友拿出了下身的球,但乳头的洞还是用钢丝穿过系在一起,只是拿掉了中间的台球串,用了很短的钢丝,两个乳房都被拉得合在一起了。

    乞丐把车推到窗前,站在车上脱下了裤子,露出一根又黑又臭的大肉棒。王明把女友拉过来,先让女友把上半身探出窗外给乞丐吹鸡巴,吹硬后又让女友把下半身伸出窗外给乞丐享用她的小屄。竟然可以这么玩,强烈的刺激让我的肉棒前所未有的硬,我加快了打飞机的速度,彷佛干着女友的是我自己。

    我在画面上看见乞丐好像说了一句什么,不过他在窗外,机器收不到声音。

    只见王明把女友抱回桌球台上,「贱货,竟然让你的新主人玩得不爽。」王明边拉着穿过女友乳头的钢丝边说。

    「啊……痛……不是我不夹紧,可是母狗的小屄刚才被塞了五颗台球。」

    「还敢狡辩,老子帮你紧紧小屄。」王明说着解下腰带:「把腿打开!」女友经历了今晚这么多凌辱,哪里还敢反抗,马上分开双腿,露出了阴部。王明用腰带皮制的那头抽打起女友的阴部:「不许叫,我不想听你的贱声。」女友紧咬双唇,忍受着私处的巨大痛苦,双腿本能的合起,却又马上分开等着王明继续抽打。

    王明打了四、五十下,只打得淫水飞溅,女友闭上眼睛,全身剧烈地抖动了起来,下体潺潺的流出了一股淡黄的液体,「他妈的,又尿了。」王明说。女友阴部已经被打得红肿了起来,刚才被台球塞过后本来有点合不起来,好像一个粉给的肉洞,现在却肿成了一个粉红的肉缝。

    王明又把女友的下半身伸出窗外给乞丐干,我看着女友被一个乞丐狂干,还要为一个乞丐感到干得不爽就要被狂虐阴部,在极度的兴奋下射了出来。乞丐似乎也干完了,他拔出阴茎,拍了拍女友的屁股走了,女友被王明拉进了屋里,放好了窗帘。

    我清理好射过的阴茎,看了看表,才刚刚1 点,我记得我和女友说我明天直接去上班,今晚不回家,看来女友可能今晚也不打算回家了,不知他们还要怎么玩弄我的女友?

    不过看来王明和小林也都累了,他们没有再操女友,只是把她绑在一张有扶手的椅子上,双手绕过靠背绑在一起,双腿分开各架在扶手上被绑住,女友下身的两个洞都暴露在他们两人,不,是我们三人面前。

    他们把三根电动按摩棒分别插进女友身上的三个洞里后打开了开关:「贱婊子,夹紧了,要是掉出一个就搞死你!」

    「是……啊……」女友的回答已经声若游丝,看来她真得被玩得不行了,不过这都是她自找的。

    过了一会陆续进来几个人,看穿着都是王明的下属,见到女友也毫不惊奇,看来都是今晚最早玩弄女友的那群。他们从冰箱里拿出啤酒和小菜喝起酒来,女友则继续在那边被插着按摩棒呻吟。

    过了一会,酒菜见底了,他们也休息好了,就拔出女友屄里的按摩棒,一个一个的又在女友的阴道里射了一轮。轮到最后那小子,这家伙的鸡巴又短又细,却怪女友的屄不紧,干完后发脾气拿起一个喝光的酒瓶插进女友的屄里。

    王明像受了启发,解开女友全身的绳子,让她用酒瓶插自己表演给他们看:「骚屄,这瓶子可以装500 ㏄啤酒,你给我插到你的淫水把它装满为止。」女友只好拖着疲惫的身子插起自己来。

    插着插着,女友似乎又兴奋了起来:「啊……啊……干母狗……母狗自己干自己给主人们看……嗯……用力干……天天干……啊……啊……啊……啊……」

    女友在自己的呻吟中达到了高潮,可是瓶子里的淫水只有一个底,女友只有继续用酒瓶抽插自己。

    慢慢地,瓶子里的淫水越来越多了起来,可还没到三分之一,不过男人们又缓过劲来了,把女友拉到桌球台上,两个一组、三人一组的在女友的洞里又射了一泡精。男人们似乎玩腻了,把酒瓶插进女友的阴道,又在屁股里插了一支按摩棒就各自散去了。王林告诉女友说:「今天到此为止,滚吧!」

    过了一会,王明和小林回到了我所在的房间,我问他们是不是玩完了,他们说今天玩不动了,还约我下次一起玩弄我女友。

    我心想:我去玩,那不是自己找死吗?先不说女友会有什么反应,你们也会知道我是一个绿乌龟,活王八。小林还是我的同事,那时我的同事都知道这件事,恐怕工作也不好办了。不过看着女友被众人玩得死去活来,也真想加入进去一起凌虐她,只好以后再想办法了。

    只见画面里女友拔出身体里的东西,在屋角拿起自己的衣服,穿上后拖着疲惫的步子回家了。我也关上了电脑洗了个澡睡了。

    躺在床上我因为刚才的刺激久久不能入睡,一个疑问涌入脑子:女友究竟有多少个「主人」呢?她又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样?是我和她交往后发生的事吗?

    还是,这才是真正的她?

    =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