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和女友在医院
  • 发布时间:2018-01-17 04:43 | 作者:侯龙涛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 麻雀怎样变凤凰》

    《围绕我周围的奇怪家伙们》

    裘裘足足看了傅中恒留给她的那张字条有半天之久,到现在她拿着那张字条,还是很紧张,心头有如小鹿乱撞。

    她到底在发什么痴!干嘛一天到晚拿着他写的字条看,看了之后还脸红,真是蠢到了极点。

    裘裘把字条揉一揉,空投丢到垃圾桶,不一会儿,又光着脚丫子,直奔下床,把那个纸团捡回来,小心翼翼地将它展开,平铺在桌面上,心跳得好快好快……

    她觉得自己好像不是要去看诊,而是要去约会。

    她到底在干什么?

    为什么这么多年了,还在喜欢那个心里有着别的女人的男人!只要他稍稍释放一点善意,她就不由自主的心跳加快,为他心动不已。

    气死了!她拿起电话,准备打给他。

    她要告诉他,她不去他的诊所了,她的牙齿要去给别的名医看,她……

    「喂?」电话接通了,听到他的声音,她的心都揪得紧紧的。

    她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竟然这么没用,一听到他的声音,就紧张得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裘裘?」傅中恒试着去猜测。

    他的神准让裘裘忘了紧张,脑子终于恢复正常,「你怎么知道是我?」

    「我这支专线电话只给亲人,而亲人的电话号码我全背熟了。」只有这支电话号码的是陌生的,所以一猜就中。「你决定什么时候来看诊了吗?」

    「我……唔……我现在就去。」

    「现在?」她确定吗?她昨天才来呢!而且她不是说了,她最近都很忙吗?怎么今天却有空了?

    「现在不行吗?」一听到他的质疑,裘裘就像只刺猬一样,把背上的毛都竖起来,剑拔弩张地,像是随时要跟敌人决斗一样。

    但他不是她的敌人,所以她可以收起她的敌意,OK?

    「可以,你来吧!」他会等她。

    裘裘匆匆忙忙的赶到诊所,刚好诊所要休息了。

    「小姐,对不起,我想挂号。」她急忙的拿出健保IC卡跟一张百元钞放在柜台上。

    护士小姐抬头看了她一眼。

    她记得她,这个小姐昨天第一次来诊所,而且还有个财大气粗,脾气大得不得了的男朋友。

    她对这对情侣没什么好印象,所以她把裘裘的健保Ic卡跟钱退回去,「对不起,我们休息了。」

    「不能通融一下吗?我从很远的地方特地赶来的。」裘裘试着跟护士小姐解释,但这位护士小姐好像很讨厌她的样子,因为她的脸色不太好看。

    傅中恒呢?他去哪了?

    裘裘伸长脖子想要往问诊间探去,但那个护士小姐却站起来挡住她的视线。

    护士小姐再重申一次,「我们休息了,如果你要看诊,下次请早。」

    早?早个屁啦!曾几何时,她要见傅中恒还得经过这些闲杂人等的同意了?

    裘裘气呼呼的收下健保IC卡跟纸钞,然后眼观四方、耳听八方,趁那个护士小姐不注意时,溜到问诊间。

    护士小姐看到了,连忙大叫,「小姐,你不能随便乱闯。」

    她企图阻止裘裘,但裘裘才懒得理她。

    她今天非得见到傅中恒不可。

    她不管什么礼节,门没敲,就直接往里头冲,却见到傅中恒正脱下医师袍在换衣服。

    「呃!对不起。」她红着脸,连忙退出去。

    护士小姐正好赶来,气急败坏的要赶她出去。

    这女人看起来还满有气质的,没想到会做出这么没礼貌的事。她以为她是谁啊?她想什么时间来看诊,他们牙科诊所就得随时候驾吗?

    「小姐,麻烦你出去。」

    护士小姐看起来一副很不好惹的样子,裘裘差点被她的态度给气死,幸好傅中恒这个时候已换好家居服走出来,要不然她铁定爬到她的头上去撒泼。

    傅中恒看了两个女人一眼,似乎在询问发生了什么事。

    护士小姐抢着跟傅中恒告状,「她趁我不注意的时候偷溜进来,我明明告诉她,我们已经休诊了,她还不听。」护士小姐一副她没做错事的表情。

    裘裘根本不在意她要怎么告她的状,随便她啦!她一副无所谓的模样,看得护士小姐气得牙痒痒的。

    护士小姐原以为傅医师会把这个可恶的女人赶出去,没想到傅医生却只点了个头,说他知道,而且还要她先回去。

    先回去!这怎么行!

    护士小姐一副气急败坏的模样,「我电脑关了。」他们明明休诊了啊!

    「哇!真好命,才几点而已,就已经收拾好准备要回家了。」裘裘落井下石地看看时间。

    现在才九点零五分耶!

    裘裘那个态度,让护士小姐气得脸红脖子粗。

    手脚快又不是她的错,更何况诊所九点就休息,她准时关机,关得理直气壮,这个三八女人干嘛管她。

    总之,她就是不喜欢她,不爱傅医生帮这个女人看诊。

    「傅医师……」她转脸看向自己的BOSS。

    傅医生应该也不会理这个讨人厌的女人吧!一副盛气凌人的样子,她以为她有钱就了不起啊!拜托,傅医生才不吃这一套。

    「我知道了。」傅中恒点头。他不想介入两个女人的战争,虽然他一点也不懂,她们俩明明不认识,怎么就是看对方不顺眼?

    「你先回去吧!诊所我来关。」傅中恒这么告诉她。

    但护士小姐却不懂老板的意思。

    老板叫她先回去,还说诊所他来关!意思是老板想帮这个女人看诊吗?

    「那我还得重开电脑,还得跟健保局连线,还得……」

    「不用了。」他跟裘裘还没斤斤计较到那种程度,帮她免费看诊,他不会变穷,也不会少一块肉。

    「听到没有?不用了,你什么事都不用做,我看诊不会增加你的麻烦,所以你可以回去了。」裘裘挥手,要护士小姐快走。

    这个护士小姐真讨厌,她不喜欢她。

    护士小姐则是看看老板,又看看这个讨人厌的女人。她愈想愈不甘心,不懂一向公私分明的老板为什么要偏袒这个讨人厌的女人?为什么要帮这个女人看诊?

    老板真的那么爱钱吗?

    她好气好气老板,觉得老板一遇到这个女人,就变得不像是她以前所认识的傅医生了。

    傅医生他……他该不会是喜欢上这个讨人厌的女人吧?

    这个女人有男朋友了,傅医生不知道吗?昨天这个女人的男朋友还陪她来看诊,态度跩得二五八万似的,傅医师忘了吗?

    护士小姐着急的看着老板。

    裘裘却叫她快回去,「你还杵在这里干嘛?」

    护士小姐忍不住瞪了裘裘一眼。

    狐狸精!她不懂,傅医生怎么会喜欢上这种女人,太不值得了,如果要她选,她会选文仪的老师。

    人家邱老师一看就是良家妇女的模样,不像这个女人,盛气凌人的,一副唯我独尊的表情,让人看了就有气。

    「再见!」不想再看到裘裘的脸,护士小姐拿着包包立刻离开。

    裘裘等到那个讨人厌的护士小姐走了之后,才兜到问诊间,她看见傅中恒在准备看牙的工具。

    护士小姐不在,他凡事都得自己来。

    他要裘裘坐上诊疗椅,要她嘴巴张开,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

    而裘裘也很听话,他叫她做什么她就做什么,好像她来,真的就只是为了让他看牙齿而已。

    但她明明不是。

    她来,是为了看他,她有好多好多问题想问他。

    「你……为什么变成牙医?你的工作呢?」

    「家里的事业给中博继承。我想了想,觉得自己还是不适合从商,于是便重操旧业,替人看诊。」当然更大的原因是,他不娶老婆、不生孩子,让他父母亲气死了,说要把所有的家产全都给中博。

    他们以为这样就可以威胁他,孰不知他们从他手中夺走的那一切名利,他根本不在意。

    他在意的是他的女儿、他的家庭,为了女儿,他宁可少赚一点钱,也要陪女儿长大。

    「你以前是学医的?」

    「你不知道?」

    「我对你没那么了解好吗?」当年她根本是被他弟给拐去他家当他老婆的,什么事都不懂,什么事都没搞清楚,就一厢情愿地爱上他了。想想,自己也真是够蠢的。

    不过,依他的个性,他的确不适合从商,当医生……的确比较像是他会做的事,但是,真要说的话,她觉得他比较适合当中医师。

    「嘴巴张开。」傅中恒拿起整牙工具,看得裘裘头皮发麻。

    她一手将它挥开,「我不是来看牙齿的。我是来问你,女儿叫什么名宇?」

    「傅文仪。」

    「那……你平常都弄什么给她吃,为什么把她养得像只小肥猪?」

    「她胖胖得很可爱。」在傅中恒的心目中,女儿是个天使,再怎么胖,也是个胖公主。

    「可爱个大头,女孩子要是胖就毁了,你说,今天换成是你,你会喜欢一个肥肥胖胖的女人吗?」

    「我以为我们今天是要谈论你的牙齿。来,把嘴巴张开。」要看牙齿了,她可不可以乖一点,别再讲话了?

    「啊——」裘裘乖乖的把嘴巴张开,顺便问他,「你喜欢那个女老师吗?」她终于问到她最想问的事了。

    「整牙的时候不要讲话,你的口水喷到我了。」

    「那就先别弄牙齿,我们把正事谈好再说。」她对他的事好奇得要死。

    「这五年来,你一直单身吗?你妈不催你结婚吗?你为什么要离家?」裘裘一个问题接着一个问题,像连环炮似的直弹出来。

    「先把牙齿弄好,我们再谈正事。」

    「为什么?」为什么非得听他的话不可?为什么得先把牙齿弄好了才能谈?「现在不能谈吗?」

    「不能。」

    「为什么?」

    「因为把牙齿整好了,我才能吻你。」她嘴巴一张一阖的,撩得他心痒痒的。

    他到现在才知道,原来他一直很想念这个小女人,很爱、很爱她。

    啊?吻……吻她?

    裘裘被始料未及的答案给吓得愣在原地。

    他……为什么说他要吻她?

    她偷偷地看他,只见他的脸波澜不兴的,她看不出个所以然来,最后她只好乖乖的被他推回诊疗椅上,乖乖的张开嘴巴,让他治疗她的牙齿。

    等他治疗好了,她一定要好好的问他,为什么他想吻她。

    所以裘裘一直乖乖的等待,然后治疗好了,他叫她漱漱口,最后他吻了她……

    他真的吻了她!

    裘裘捂着嘴,不敢相信,「为什么吻我?」

    「因为想念……」分开了五年,没有一个女人有办法进到他的心中,他这才晓得她在他心中的重要性。

    「骗人!我明明就住在你家附近,你要是真的想我,为什么从不来我家找我?」

    「我去了,但你一直避不见面。」

    「我避不见面,你就不来了,这算哪门子的想念!你一点都不积极。」害她这几年来气死了,最后索性交个男朋友想气死他。

    「裘裘。」

    「干嘛?」

    「把嘴巴闭上。」

    「为什么?」

    「因为吻过你之后,我食髓知味,吻上了瘾。」他想再吻她千遍百遍。他现在才知道,自己原来远比想像的还要来得想念她。

    「不……不能这样啦!」他嘴巴一过来,裘裘就吓得伸出手阻止他,「我已经有男朋友了耶!你见过他的呀!我不能对不起他。」

    「你不爱他。」

    「你少自大了,我不爱他,难道爱你吗?」

    「你不爱我吗?」

    「不爱。」在这个时候怎么能承认她一直很爱很爱他。

    「再说一次。」

    「不爱,不爱……」要她说几次都没问题……唔!他干嘛啦!硬是把嘴凑过来吻住她。他以吻色诱她,这样一点都不公平。

    「你别这样……」他竟然趁她被吻得晕头转向之际,就在诊疗台上,拉下她的底裤,摸进她的两腿间。

    「不可以……」他们不能这样下去……

    裘裘虚软无力,但是仍坚持要护住最后的防线并拢着双膝,不过,她的抵抗一点用处都没有。

    他强悍地扳开她的两腿,双眼注视着她的美丽,「你喜欢的,看,你这里都湿了。」

    他的手指在她的沟渠中来回扫弄,弄得她的花瓣像是在冷风中颤抖的小花一样。

    「你的反应好可爱,像个小处女似的。」她该不会自从五年前跟他做过之后,她的身体就再也没有别人品尝过了?

    「你的男朋友不曾这样碰过你?」他修长的手指轻刮着她柔软的小穴。

    「他……不像你……不像你这么色,他才不会……才不会跟你一样,啊……」他的手指竟然刺到里头去。

    裘裘穴口一紧,将他修长的手指紧紧的圈住。

    他怎么这样!

    裘裘的眼泪飙了出来,她的身体正承受着剧烈的狂喜。

    他的手……动得好快、好快,她快受不了了。

    「我不喜欢你在跟我做爱的时候,谈到别的男人。」所以她得接受他的惩罚。他将她的双腿左右拉开,分置于椅子的两侧,让她的花穴大大方方的曝露在他的视线之下。

    「别这样……明明是你先提起他的……」他怎么可以怪她!

    她的手想伸到阴花处遮住,但他却将她纤细的手腕锁在头顶上方,他低下头,亲吻她沾了花蜜的花瓣。

    她将他舔吻她那里的画面看得一清二楚,她看到自己的私处正因他色情的动作而剧烈地张阖着,她的潮水因受此刺激,一波又一波的不断涌出。

    他用舌头将它掬起,将它咽下,然后猛然的将嘴覆在她敏感的花核上,用力的吸吮,舌头顶到圆硬的中心,用牙齿啃咬着她逐渐充血的地方。

    「你好小、好紧……」他一边吻她的圆核,一边用手指挺进她的深处。她小得连他的两根手指的宽度都进不去,所以不需要她说明,他也知道他是她这辈子第一也是唯一的男人。

    她干嘛这么傻?都说要忘掉他了,却依旧为他守身如玉!

    「老实告诉我,你是不是还爱着我?」

    「你别不要脸了,我才……才没爱你。」

    「真的?」

    「真的。」她死鸭子嘴硬,死不承认。

    傅中恒加快手指的律动,让她的身体攀上了高峰。「不……别这样……别这样……」

    「再给你一次机会说实话,你爱不爱我?」

    「不爱。」

    「不爱?」他手指扣弄得更加厉害,让她激情的潮水泛滥得更加严重,随着他手指的一进一出,那四溅的水声情色地回荡在这个小小的问诊间。

    他弄得她几乎要魂飞魄散,她……她快不行了……好……好吧!她承认,她承认了行不行?

    「爱……我爱……我好爱你……所以请你别再这么弄了……」她快要憋不住,快要喷出来了。

    「啊……」裘裘夹住双腿,却敌不住那奔驰而来,直冲脑门的快感,大量的潮水像泛滥的海水一样直泄而下。

    她不行了……

    她喷出热情的体液,快乐的感觉在她脑中炸开来,像是闪亮的烟火直上云霄,她的脑中顿时一片空白。

    =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