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留守青年:村里全是我的娃 1-15
  • 发布时间:2018-01-06 03:18 | 作者:侯龙涛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本帖最后由 johntss 于 2018-1-1 09:21 AM 编辑

    第一章 粉色(1)

    雾气萦萦,水声泠泠,荷塘里飘着阵阵荷香。

    刘成放开缰绳,拿起竹篙,撑着竹排向荷塘深处而去。

    荷花已经开了,白色、红色、粉色、还有含苞待放的,只让刘成看的眼花缭乱。

    荷花村的村民以种植莲藕为生,在荷塘里也放养着鱼苗,收入多样,在镇里算是有名的村子。

    但荷花村最有名的却不是带来收入的莲藕,也不是塘里的鱼,而是荷花村的女人。

    荷花村的女人个个水灵,就像这粉嫩嫩的荷花,在绿叶与雾气中摇曳,总让男人有一种想推倒的冲动。

    能娶上荷花村的女人做老婆,是附近村子每一个男人的梦。

    刘成收好竹篙,伸着手欣欣的向一朵刚绽开的粉色荷花抓去。

    这荷花真大,足有西瓜一般,竟然还是我最喜欢的粉色。

    刘成手里捧着粉色的荷花,坐在竹排上,又开始了遐想……听李二柱讲,这荷花村里的女人,就像这荷花一样,那神秘的三角地带都是粉色的,水嫩嫩的。怪不得李二柱每次看岛国的电影时,只要是黑色的木耳他就摇头叹息。

    刘成把手里的粉色莲花放在鼻子上闻了闻,眯着眼陶醉起来。

    似乎,荷花村女人最神秘的粉色在他的脑海里浮现……这让他想到了于雪儿。

    这荷花村虽然漂亮女人很多,但在他眼里最漂亮的还是于雪儿。

    刘成已经十九岁,正是一个充满遐想的年龄,不知多少次,在黑夜里梦到于雪儿,一次一次的与其缠绵……刘成并不是荷花村里的人,他只是从小被寄养在小姨家,跟着小姨长大。

    正因此,他看到荷花村里的每一个女人,都想把她们推倒在荷塘里。

    闻着荷花的香气,沉迷了一会儿,刘成缓缓睁开眼,叹息一声,继续向荷塘深处撑起竹篙。

    水面上微微的波纹在荷花周围荡漾,激起一层层涟漪。

    “嗯……哼……嗯……哼……”

    刘成突然听到了一阵女人娇喘的声音,他顿时谨慎的收住竹篙,控制了前进的竹排。

    这大早晨,难道就有人在这荷塘里偷情?刘成第一个反应便是想到了这些。

    他悄悄的扒开荷叶,向前轻轻的拨动竹排。

    “嗯……哼……嗯……哼……”

    女子娇喘声越来越清晰,刘成心里一阵的热血沸腾。

    果然,他的猜测没错。

    在荷叶与莲花的交相映辉下,他看到有一个男人正趴在女人的身上不停的抽动。

    小船随着男人腹部的上下起伏不停的摇晃,一层层波纹向四周延伸。

    那娇喘的声音正是从女人的嘴里发出。

    刘成腹下生起灼热之感,他咽了一口唾沫,撑着竹篙再次向前一些。

    那女的把白皙的双腿搭在了男人的肩上,荷花上滚落的露珠滴在了她的胸上,来回的滚动。

    那白花花的肉团随着男人起伏的用力,不停的颤跳,间或着滚动的水珠,让刘成禁不住想咬上一口。

    好白,好大,要是能捏一捏,简直爽死了。

    刘成看的眼睛发直,腹下涨的的难受,他禁不住隔着裤子用手握了握硬邦邦的东西。

    伴随着小船更猛烈的摇晃,那女子的娇喘声越来越响,她竟然抬起了屁股,迎合起了男人的抽动。

    刘成瞪大眼睛,恨不得爬向小船,看看是不是如李二柱说的一样,荷花村女人私处的木耳都是迷人的粉色。

    虽然看不清女人神秘木耳的颜色,但能看清那男人的棒体在一簇黑色的草丛里穿插。

    刘成浑身难受,放在腹下的手不禁握的更紧了些。

    那种灼热几乎能折磨死人。

    就在刘成心里不停的翻腾时,却是那女人身子猛然的抖动,紧接着,下面喷出了一股股白色的泉水。

    看着女人脸上露出惬意的笑,白皙的双腿紧紧的夹住男人的腰,刘成的手开始了抽动。

    他真想冲向前,把那个男人推下小船,而自己与那个女人在小船上荡漾。

    若是自己能把那个女人的下面弄的也喷出一股股泉水,该多好啊。

    就在刘成饥渴难耐时,那男人微微一笑,拨开了女人那两条白花花的腿,埋下头,陶醉的向花瓣处吻了一口。

    看那陶醉的样子,就如刘成方才嗅着粉色的荷花一般惬意。

    “红霞,俺该走了,不然,我家芳子又要找我了,等俺这几天去城里买回鱼料,咱们再……还是在这里见,到时候,一定让你下面更舒坦。”

    听到男人说话,刘成急忙松开了握住下面硬邦邦东西的手,这男人正是他的姨夫,他可不想让姨夫发现自己偷窥他。

    不过,他也好奇姨夫怎么会与这个叫红霞的女人在这里偷情。

    小姨这么漂亮,难道还不能合他的意?

    不过,这个叫红霞的女人也的确不比小姨差,与小姨比起来,也算是各有千秋。

    三十如狼,四十如虎,这荷花村的女人也是一样啊。

    想到姨夫经常训斥自己懒,不帮家里干活,刘成就一肚子气,若是把他与红霞婶的事儿告诉小姨……哼哼,看他以后还训斥我。

    不过,我若是用这作为要挟,不再让他插足我与婷婷妹妹的事儿,应该更好。

    嗨,小姨啊,你也真是,怎么就不能生呢,领养了婷婷妹妹。

    领养也就领养吧,可你还领养这么一个水灵灵的妹妹,这不是诱惑我做坏事么。

    对了,明天是婷婷妹妹的生日,我得给她准备点礼物。

    刘成一边想着,一边向水塘外走。

    走上岸,这雾气并不像水塘里一般浓郁,刘成便加快了脚步,沿着小径,吹着口哨,打着自己的小算盘高兴的往家走。

    “成子,起这么早啊,又去帮你小姨去看塘了。”

    对面走过来一位四十岁年龄的女人,向刘成打招呼。

    “是桂花婶啊,我没事在塘边溜达了溜达。那个……那个你家的荷塘,我也转了一圈,都没有事,你放心好了。”

    刘成很聪明,知道这个叫桂花的女人与小姨家的水塘挨着,便故意说了句讨好的话。

    “是么,人人都说成子乖,也怪不得你小姨这么喜欢你,把你当儿子带,这么懂事的孩子,就是让人喜欢。”

    “这没有什么,桂花婶与我小姨家的水塘挨着这么近,我帮着看下,反正玩也是玩。以后,我会经常帮桂花婶看的。”

    “好,好,这孩子真是好,等婶子忙完这些天的活,俺给你做些好吃的犒劳犒劳。”

    桂花高兴的笑着。

    刘成忽闪着眼睛,在她鼓隆起的胸前,看了几眼,附和几句离开。

    说是给她看塘是假,想接近她家闺女于雪儿是真。

    于雪儿与婷婷是同龄,比刘成小一岁,还在读高中,两个人经常邀约一块去学校读书。

    于雪儿性格活泼,每次邀婷婷去学校,见到刘成都会眨眼吐舌头的调侃,说他不好好读书,高中就辍学,整天就寻思女人。

    不过,她说的也不错,他的确就是每天都在寻思女人的事儿。

    每次遭到于雪儿的调侃,刘成都会趁机耍下流氓伎俩,不是用手指戳戳她的小腹,就是捏捏她的屁股。

    每每如此,于雪儿也仅是瞪他两眼,笑着走开,却不真的生气。

    走出小径,突然有人叫刘成。

    “成子哥,你有没有看到我妈,她忘了带钥匙,我一会儿就要去同学家,得赶紧把钥匙给她。”

    “呃——”

    刘成呃了一声,本想告诉她,桂花婶去了塘里,但方才看到姨夫与红霞在小船上缠绵,忽然让他心里升起一股耸动的热流。

    “桂花婶没有从这里经过吧,我一直都在这里的,有人过去,我肯定能看到的。”

    刘成脑子一转,撒了个谎,向于雪儿走近。

    “这可怎么办,我还要去参加同学聚会,急死人了,我妈去了哪里。”

    于雪儿小脚一跺,姣好的脸蛋上也浮上了一层焦躁。

    于雪儿今天没有穿校服,而是穿了超短裙,白皙的大腿露在外面,让刘成看的心里直痒痒。

    而她胸前犹如含苞待放的荷花蕾,更是露出深深的沟壑,脖颈上挂着一串项链,正好垂在那迷人的沟壑旁,随着她起伏的喘息,一颤一颤,几乎爆破欲出。

    十八九岁的女孩若是打扮起来,真是能迷死人。

    刘成向于雪儿的胸前看了一眼,笑道:“雪儿妹妹,今天真漂亮。”

    于雪儿瞪了刘成一眼,她道:“你就知道漂亮,我可没有心思从这里给你闲扯,我得去找我妈了。”

    说毕,就向前走去。

    “喂,你妈没有在荷塘里,你去那里做什么。”

    刘成喊了一句。

    “我去找找看吧,说不准你没有注意到,她就从这里过去了。”

    “你别去了,要不,你把钥匙给我吧,我看到她,交给她。”

    刘成一把扯住于雪儿的手臂。

    “你慢一点,吓我一跳。”

    于雪儿被刘成这么一扯,险些摔倒,可能是她第一次穿高跟鞋的缘故,没有站稳。

    刘成扶起于雪儿正好看到她小短裙里面的内内,他咽了一口口水,压住了心里的耸动。

    “好吧,我把钥匙交给你,你等会见到我妈,给她就好了。”

    于雪儿叹了一口气,无奈的道。

    然而,于雪儿把钥匙递给刘成时,他却是两颗眼珠火热的盯着她的胸,愣怔住了。

    原来,方才的拉扯,让她的衣服偏了位置,这大半个肉团几乎迸破而出。

    于雪儿低头看了一眼,心里一惊,急忙拉了拉胸前的衣服,她道:“你……你看什么……不许看。”

    说话间,于雪儿脸上起了绯红。

    然而,刘成却是心里激烈的耸动,他一把抱住于雪儿,气吁喘喘的道:“雪儿妹妹,你……你长的真是太迷人了,就让俺日一次吧,俺……俺忍受不住了。”

    正文 第二章 粉色(2)

    刘成紧紧的抱住于雪儿,嘴巴凑到她的胸前不停的嗅着,那种沁人心脾的香味,让他骨头几乎酥麻,腹下的那根粗棒更是顶住了于雪儿的小腰。

    “成子哥……你,你怎么能……你快放开我,我要去同学家……你快放手,这里全是人……”

    于雪儿惶惶的惊叫。

    “雪儿妹妹,我……我受不了了,你就答应俺……让俺日一次……一次……”

    刘成的嘴巴已经开始在于雪儿的脖颈上吮啜。

    “呼——”

    一群飞鸟从头顶飞过,向远处散去。

    “成子哥,有人……有人,你快,快……不要这样。”

    于雪儿推开刘成。

    刘成也听到了飞鸟惊飞的声音,他向荷塘的小径望去。

    果然,依稀的能听到人走路的声音。

    刘成心里的灼热火焰瞬间消泯,腹下的那根粗棒也倾然变软。

    于雪儿整理了一下凌乱的衣角,便看到有人沿着水岸走了过来。

    正是方才从荷塘里与刘成的姨夫于大立偷情的红霞。

    “红霞婶,这么早就去塘里了啊。”

    刘成笑了笑,搭讪的道。

    “呃……你们……你们这是去塘里么……”

    红霞说话躲躲闪闪,明显是在藏掖什么。

    于雪儿不懂,但刘成却是心里明白。

    “是呢,我在找我妈,她忘了带钥匙。”

    于雪儿眉宇一蹙说道。

    “那……那你去吧,俺……俺回家……家里还有事。成子你也去塘里么?”

    红霞拂了拂耳鬓的发丝,讪讪一笑问道。

    “呵呵,红霞婶起的真够早的,这就回去了,你的发夹——真好看,我在小姨家荷塘里的小船上也捡到过一个和你头上一样的发夹。”

    刘成没有回答红霞,而是脑子一闪,说了一句很有含义的话。

    “这……你这孩子,竟会瞎说,是不是……看你红霞婶脾气好,瞎胡说逗俺,好了,我还有事……先回去了。”

    说毕,红霞就转身匆匆离开。

    刘成从背后瞪了一眼,心里暗骂:早晚,我会像姨夫一样,把你家翠翠给推到在小船上。

    半路上杀出一个红霞,打乱了刘成的心情。等他再向于雪儿靠近时,于雪儿已经警惕起来。

    “成……成子哥,我……我一直把你当成……当成最好的哥哥,就像……就像婷婷把你当成哥哥一样,你……你怎么能欺负我呢……”

    于雪儿一边向后躲,一边说道。

    “雪儿妹妹,你……你能不能给俺一次……俺是真的喜欢你。”

    刘成向四周瞅了瞅,见没有人,又开始了胡思乱想。

    “成子哥……我要去同学家聚会了,这……这以后再说好吧?明天……明天是婷婷的生日,我会去你小姨家的。”

    于雪儿说完,便把钥匙丢给刘成,跑着离开。

    她这是答应我了么?难道她是……她是想在婷婷生日那天……给……给俺日?

    刘成不敢相信,心里一阵颤跳。

    看着于雪儿远去的背影,回味着方才那淡淡的清香,刘成脱掉上衣,从地上打了两个空翻,兴奋不已。

    雪儿妹妹,我从小跟着二柱他爷爷练过武术,我的身体好着呢,你肯定会高兴死的。刘成一阵邪邪的遐想。

    刘成返回家正好遇到婷婷也去学校,婷婷今天也没有穿校服,而是穿了一身紧身牛仔裤,上面的短衫是白色的,隐隐的能看到里面黑色的内内。

    刘成咽了一口口水,心里暗忖:这小姑娘,里面穿的颜色也忒深了点吧。

    “成子哥,你到底是进去还是出去,你靠着门,我怎么出去。还有,你看人怎么总是喜欢看人家的胸部,你不能看着别人的脸吗?你这个毛病必须改一改了。”

    于婷婷无奈的叹息一声,瞪了刘成一眼。

    “呃……哥哥会改……一定改。不过,婷婷妹妹今天穿的有点……”

    刘成邪邪一笑,用手指指了指于婷婷的胸。

    “你看,你看,我这刚说了,你就忘了,你怎么老是注意女孩子的胸,小心我告诉妈妈,让妈妈给你做教育功课。”

    于婷婷小嘴一撅,绕开了刘成。

    “好吧,那你告诉小姨吧,我以后再也不去塘边的树林给你捉知了猴吃了。”

    刘成装作生气的样子。

    “好啦,一说你,你就生气。不说总可以了吧,我走了,你赶紧去吃饭吧,我妈正准备去找你呢。”

    于婷婷小跑着离开。

    这丫头,越大越不给俺近了,不是小时候我搂着她睡觉的那几年了。

    刘成一边叹息,一边回想着童年。

    刘成低着头向堂屋走去,就在他跨进门时,却是一头撞在了人身上。

    刘成顿感一团软绵绵的肉球挤了一下自己的脸,他急忙躲开。

    “成子,你这么急干嘛呀,撞死小姨了。”

    刘成的小姨薛小芳有些嗔怪的问道。

    刘成见小姨用手捂着胸,脸上浮起一层痛苦的样子,便知道不妙。

    肯定是挤到了小姨的奶。

    “小姨,我……我没有看到你出来,所以……你没事吧。”

    刘成走近小姨,看着小姨按着鼓隆起的胸,便问道。

    薛小芳看了一眼刘成,嗟叹一声:“你碰到小姨……这里了,这里最痛了。”

    刘成心里焦急,但又有些猥琐的坏主意,他伸出手摸了一下小姨的奶,皱着眉道:“是不是痛的很难受。”

    被刘成这么一摸,薛小芳身子一颤,像是触了电一般,不免嘴里娇喘了一声,脸上也浮起一层温黁的红润。

    但瞬间,薛小芳又反应过来,她拿开刘成的手,道:“这么大的孩子了,不能再像以前那样,整天粘着小姨,不然……不然……”

    薛小芳没有说出来,最后吁了一口气道:“算了,算了,反正你永远都是小姨的孩子。你扶小姨起来,我去盛饭。你姨夫也差不多该来了。”

    刘成应了一声,扶起小姨,但那只手却是再次不听话的伸向了小姨圆润的肉球,他抚摸着问道:“小姨,你这里还痛么?”

    这时,于大立正好跨进门,看到这一幕。

    “呃——你们——”

    于大立脸色一凝,顿时变了脸色。

    “我……我方才碰了一下,不小心……碰到了这里,你以为什么呀?整天就知道瞎想。”

    薛小芳拿开刘成的手,瞪了一眼丈夫。

    刘成也不傻,急忙解释:“小姨说胸口痛,我想帮她……帮她看看。”

    “好了,好了,弄的跟什么事儿似的,成子,你去厨房盛饭,我们吃完饭还要去塘里忙呢。”

    薛小芳挥了挥手,支开刘成,让他去了厨房。

    刘成应了一声,便识趣的去了厨房盛饭。

    看着刘成的背影,于大立皱着眉,叹了一口气,道:“芳子,不是我说你,成子……成子这么大的人了,你不能……不能再像小孩子那样惯他,那样容易误导他走歪路。”

    “行了,他虽然不是我们的亲儿子,但不管怎么说,也是你和我一手拉扯大的,在他的眼里,我们就是他的父母,孩子与父母关系近了难道有错么?也就你,没事儿就往那些坏处想,你说说你,整天满脑子都装的什么呀。”

    薛小芳瞪着丈夫,一阵埋怨。

    “去,去,去,我懒的给你讲这些,反正,你记住就是,不要再让他像个孩子似的粘着你,不然……这让别人看到多不好。”

    刘成虽然去了厨房,但他却是竖耳听着这边的话,于大立嗓门亮,刚好让他听见。

    哼,嘴里一套,背后一套的,看我把你与红霞婶偷情的糗事说给小姨,你还敢不敢这样嫌弃我,我不就是不喜欢干活,有点懒么,你至于每天都这样嚷嚷么。

    刘成盛完饭,便端着去了堂屋。

    他看了一眼姨夫,见姨夫正盯着自己,眼神中似乎有些反感。

    刘成心里一阵郁积,他伸出袖子假装抹了一下额头上的汗,颇有意味的道:“姨夫,咱们荷塘里的小船,今天被谁推到了水塘中央,害的我划着竹排去看塘,弄湿了鞋子。”

    “你……你今天去看塘了。”

    于大立突然问道。

    “是呀,我这不刚从塘里回来么。”

    刘成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然而,他的脑海里却是浮现起姨夫与红霞在小船上缠绵的一幕。“”你——你刚回来?“

    于大立再次大声的问道,表情很紧张。

    ”喂,孩子不是经常去看塘么,你这么大惊小怪的样子干么?孩子帮你去看塘,你也烦么?你说说你这个人,孩子不去塘里吧,你就说他懒,孩子去了吧,你又烦。你这是什么意思?“薛小芳嗔怒的道。

    ”他……我告诉他了,不让他今天去看塘的……对了,成子,你今天去看塘,有没有看到什么?“于大立显然是害怕刘成看到他与红霞在小船上缠绵的事。如果,他说给了薛小芳,那就麻烦大了。薛小芳可不是一个省油的灯,若是知道他在外面偷腥,还不得把天给捅个窟窿。

    正文 第三章 粉色(3)

    刘成看了一眼小姨,脑子一转,狡黠的道:”我正在想怎么把这件事告诉小姨呢。“于大立心里一颤:难道这小子真的看到我与红霞在小船上……若是这样,只怕他怀恨在心,把这些事全部兜出来,不行,我不能让他告诉芳子,否则,婷婷也会骂我的。

    想到这里,于大立急忙变成好脸色,他呵呵一笑道:”成子啊,我知道,你一直想从塘里分出一片区域,养鸭子,姨夫这几天想了想,的确是一个好方法……今儿姨夫高兴,我们爷俩好好的唠唠这事儿,芳子啊,你去买几瓶啤酒,我想与成子多聊会儿。对了,买几个猪蹄还有花生米,成子最爱吃这个。“芳子本想骂丈夫就知道喝,但看到成子也笑嘻嘻的望着丈夫,便点点头笑道:”好吧,既然成子不再读书,是该好好的规划一下赚钱的路子了。我去买酒,你们爷俩好好的聊一聊,若是能给咱们家带来经济收入,我薛小芳就天天给你们做好吃的,天天给你买酒喝。“等薛小芳走出大门,于大立突然脸色变的凝重,他道:”成子,你告诉姨夫,你今天早晨去塘里看到了什么?你要告诉你小姨什么事?“”看到……什么?就是塘里的水鸭子啊,我见到塘里有许多野鸭子,所以就来了灵感,若是咱们利用一下塘里空闲的地方养些鸭子,岂不是能带来更多的收入。我就是想告诉小姨这件事儿啊。“”仅此而已?“

    ”仅此而已。姨夫……你今天怎么怪怪的……就像做了坏事一样……“刘成挠着头,装作疑惑的样子说着。

    ”你……你小孩子知道什么……姨夫能做什么坏事……快……快吃饭,一会与我去塘里。“于大立感觉刘成似乎并不知晓他与红霞的事,便再次改变了严肃的表情。

    ”你方才的样子和红霞婶一样一样的,就像做了坏事一样,那种表情,让人看着就别扭。“刘成坏点子不少,说话总是蜻蜓点水一般。

    ”你……你看到红霞了?“

    于大立再次紧张起来。

    ”是呀,她不就是从咱家荷塘的水岸上走过的么,我就纳闷了,她家的荷塘明明与咱们家的方向相反,她怎么就从咱们家的荷塘边绕过来了呢。“”呃……这可能是她在找东西,路过咱们家荷塘。“于大立摸了摸脖子,闪烁其词的道。

    ”她找什么?我已经发觉她几次了。难道她是去咱们家塘里找人?该不会是找姨夫吧?“刘成狡黠的道。

    ”喂……喂,你怎么能乱说话,若是让你小姨听到,又……又起疑心了,你可不要乱说,成子,你这样会害死姨夫的。“于大立顿时紧张起来,不停的向大门口张望。

    ”姨夫,你的样子很紧张,我们还没有喝酒呢,你怎么就上头了,不会是病了吧。“刘成坏坏的问道。

    ”呃……姨夫……姨夫可能是没有休息好。对了,成子,你千万不要说红霞找姨夫啊,不然……不然你小姨会误会的……你还小,等你大了,你就明白,这话不可以乱说,容易出事儿。“”出事?出什么事儿?“

    于大立皱了皱眉,看了一眼刘成,叹息一声道:”反正,你记住姨夫的话就是,不要说就好了,不然,你小姨……你就见不到你小姨了……她总是疑神疑鬼的,若是想不开,跳了水,可就麻烦了。“”有这么严重么?好吧,我不乱说便是,我只和她说养鸭子的事儿可以吧。“”嗯,这个绝对没有问题。“

    于大立又笑了起来。

    ”若是姨夫能去邻镇给我买回几百只鸭苗,我就老老实实的养我的小鸭子,若是你不给我买,我就要去弄清楚红霞婶到底去咱们家塘里找谁,然后,抓住她的小尾巴,让她给我买。“于大立听到这里,心里猛然一惊。

    他暗暗的想:这个成子,肯定是知道了我与红霞的一些事儿,他今天如此,便是以此威胁,让我买鸭苗给他。不行,我得顺着他点,不能让他把这事儿兜给芳子。

    想到这里,于大立便点点头,拍了拍成子的肩道:”你放心,鸭苗的事儿,就交给姨夫了,邻镇的鸭苗成活率太差,姨夫去县城里给你弄五百只。“”呵呵,一言为定!“

    刘成急忙伸出手指,要与于大立拉钩。

    看着刘成孩子般的动作,于大立苦笑一声,摇头道:”你小子还不信姨夫么?我岂会骗你,好吧,咱们拉钩。“……这次抓住了姨夫的小辫子,刘成心里着实高兴不已。饭后,他放下碗便离开家,毫无压力的去了塘里溜达。

    转了一圈,他突然想起王桂花家的钥匙还在他手里。他自责的拍了拍脑门,急忙走向岸,返回村里。

    走到王桂花家,看到墙上竖着梯子,方知道自己果然误了事,王桂花定是顺着梯子翻过墙进了家里。想到这里,刘成便掏出钥匙急忙打开了大门上的锁。

    推开大门,刘成便急匆匆的奔到堂屋,见到堂屋门上的锁好好的锁着,整颗心方平静下来,幸好,王桂花没有砸锁,不然,又会因此被于雪儿奚落他办事不力了。

    他环视了一圈,见院子里没有人影,便皱了皱眉,喊了一声:”桂花婶在家么?“这一喊,的确有了效果,堂屋里有了响动,接着便是一个人影从窗口传出:”谁,你怎么进了我家里。“刘成向窗口望去,这一望,竟然惊呆住了。

    但见,王桂花正裸露着上半身出现在了窗口,那胸前白花花的肉团映入了他的眼睛。

    好白,好大。

    刘成心里一阵耸动,虽然桂花在荷花村长的也算是一个美人,但这已是四十岁的年龄,竟然还能有如此饱满却不下垂的奶子,刘成不免有些惊叹。

    怪不得于雪儿能被誉为荷花村第一美女,这都是因为老母子好啊。刘成瞪大眼睛,咽着口水,死死的盯着桂花那两团白花花的肉球,裆里的玩意儿也硬挺起来。

    正文 第四章 粉色(4)

    桂花正在换衣服,听到有人从院子里喊,心里一着急,竟然无意中把自己的身体暴露给了刘成。意识到自己的错误后,桂花赶紧离开窗子,抓起床上的衣服,麻利的穿了起来。同时有些疑惑的对院子外的刘成问道:”成子,你怎么进来我家了,你不是翻墙进的吧。“刘成的思想还沉浸在那雪白的肉球上,饱满坚挺的肉球一颤一颤的,只让刘成心里砰然的跳动。毕竟,他还是一个没有碰过女人的半大小子,看到这一幕,难免会心潮耸动。一时,刘成竟然看的傻了眼。

    屋里再次传来桂花的声音:”成子,平时看你挺老实的,你跳我家墙,就不怕我告诉你小姨,告诉村长,偷东西可是要……要犯法的。“”呃……我……桂花婶,你误会了,我是来给你送钥匙的。我岂会做偷盗之事。“刘成终于从幻想中缓过神,裆下的玩意儿也慢慢变软耷拉下去。

    ”送钥匙?“

    桂花穿好衣服从窗子里探出脑袋。

    ”我在塘边遇到了雪儿妹妹,他让我把钥匙带给你,所以……我看到墙上竖着梯子,料想你肯定是翻了墙,我生怕你再砸锁,那岂不是还要花钱买新的,所以,情急之下,我就赶紧打开了大门……我也不知道你……不知道你没有穿衣服……“刘成憨憨一笑道。

    ”你不早说,害的俺还爬窗子。快——快——快,把门给俺打开。“桂花吁了一口气,接着道,”你这孩子,做好事也不吱声,婶子险些把你当成贼,你别怪婶子啊。“刘成一边开门,一边呵呵的笑着:”怎么会呢,我怎会怪婶子呢。“门打开了,桂花拽了拽衣服,让刘成进了屋,从桌子上拿过一瓶啤酒递给他,笑着道:”成子,喝瓶啤酒解解渴吧。“刘成接过啤酒,双眼却是盯着桂花的身子看了起来。方才只是看到她坚挺的奶子,这换了紧身的裤子后,看她的臀竟然也这么滚圆,哪里像一个中年妇女。恰巧桂花又弯下腰去桌子底下的抽屉里找啤酒起子,那鼓隆的臀更是翘的老高。

    刘成看的喉咙发干,咽了一口口水,脑子里再次浮想起来,鸟国电影的画面瞬间从他的脑际萦纡。

    这臀翘的真是好,若是从后面推进去,肯定能爽死,刘成这样想着,裤裆里的玩意儿再次涨大,他心里砰然跳动,禁不住向前迈了一步,一只手似乎要去抓桂花的臀。

    这时,桂花却是突然笑了一声,直起了身子,她道:”呵呵,找到了,雪儿他爸总是乱丢啤酒起子,每次找这玩意儿都费劲。“一边说着,桂花便转过了身,当看到刘成竟然贴着自己的身子站着时,她竟然吓了一跳。不经意间,她又看到了刘成裆下鼓隆起的玩意儿,似乎想到了什么。

    ”成子……你……口渴了吧,坐下喝点啤酒吧。“遇到这种事,桂花心里也有了些砰然,尴尬的不知道如何去说。

    刘成并没有去坐下,青春的荷尔蒙正驱使着他思绪乱飞,他把啤酒往桌上一放,双手猛然搂住桂花,下面硬邦邦的东西也顺势顶了上去。他喘着粗气道:”婶子,我憋不住了。“桂花大惊,但感觉小腹位置被刘成裆里玩意儿死死顶住,也有了些心猿意马。三十如狼,四十如虎,桂花现在可是最旺盛的年龄。看这刘成秀气的稚嫩脸庞,她下意识的把手划下,一把握住了刘成下面挺立的玩意儿,眼神里也飘忽起慵懒的陶醉神态,她道:”成子,你是不是想要婶子。“被桂花握住裆里的玩意儿,刘成身子微微一颤,一股说不出的舒服之感袭上全身,他心跳更加的剧烈起来,禁不住猛然掀开桂花的短衫,一头贴在她白花花的两个肉团间,喘着粗气的道:”婶子,我想要,我憋的难受,你让我日一次吧。“他这么直接进戏,是李二柱传授的经验。李二柱告诉他,别看有些女人表面上很保守,但若是你真的要给她”玩“时,她并不见得就躲避,其实,她们也需要男人,只是不好意思讲出,若是男人大胆的攻破她的心理,后面的事儿就水到渠成。今日,他把这”经验“用到了桂花的身上,果然是起到了作用。

    桂花白花花的两个肉团被刘成用脸紧紧的贴着,早就有了些按耐不住,这几年老公愈发的”战斗力“下降,让她很难得到满足,这突然有了一个健硕身体的半大小子送上门,她心里岂会不荡起春潮……

    ????正文 第五章 粉色(5)

    不过,桂花也是心细之人,她看了看大敞四开的屋门,便对成子说道:”成子,门开着呢,再说还是大白天,等……等晚上婶子去塘里,俺让你尝个够。“然而,刘成毕竟是第一次这么搂住女人,心里的欲火早就燃烧成一团,不发泄出来,他岂能忍受住。便用力的再次一顶,把桂花顶到了桌旁。他一把拉下桂花的裤子,同时,扯开自己的腰带,挺着硬邦邦的东西就往桂花屁股上撞去。

    ”不行了,婶子,我实在憋不住了,我要日你!“位置对不对,他也不管,只撞的桂花屁股一疼,嘴里娇嗔的道:”错了,错了……“刘成只从岛国电影上见过这些,哪里想到实践起来竟然并不简单。当他准备看仔细了再往里顶时,却是小腹处一股灼热,紧接着便是一股股白色的东西从裆下的玩意里射出。

    刘成禁不住”啊……“

    了一声,一阵舒适的颤抖后,裆里的玩意也变软耷拉下来。

    看到此情形,刘成不免有了些自责,平时对着电脑屏幕看岛国的电影,撸的时间也比这长啊,今天竟然刚进入节奏就败了下来……就在刘成有些懊恼时,倒是桂花回过头,笑了笑道:”成子,你该不会真的是第一次碰女人吧。“刘成脸色有些尴尬,却不知如何回答,他道:”我……我今天……“”呵呵,好了,婶子明白,男人第一次都是这样的。没有想到,成子竟然还真是第一次。你别愣着,门还没有关呢,你弄了婶子一屁股,快帮婶子用纸擦一擦,一会儿来了人,被看到就不好了。等晚上,俺去了塘里,婶子再让你日!随便你怎么日俺都行!“刘成缩了缩眉,方才射出憋了很久的东西,的确减去了不少欲望,再看看裆下的玩意儿已经耷拉下来,便点点头,提起裤子,拿起桌上的纸,走近桂花。

    可能是憋的太久,这次射出东西比他平时撸出的要多不少,桂花屁股上沾满了几大片,有些竟然顺着那道神秘小沟滑了下去。

    擦拭了一下,看着桂花那茂密的丛林中央两片薄薄的花瓣透着湿润,刘成竟然裆里的玩意儿再次勃起。

    他调皮的用手指在桂花花瓣中间微微鼓起的粉色圆头上碰了碰,顿时桂花的身子一颤。

    ”成子,不要调皮,快帮俺擦一擦,一会儿你顺子叔就要回来了。“虽然没有真的见过女人的花瓣,但刘成却是在岛国电影上研究了个透彻,况且,他也是上过学的人,对这些还是知道的比较清楚,这圆头就像一朵花的花蕊,可是女人最敏感的地方。

    ”婶子,你的花蕊好鲜艳,可是花瓣怎么……怎么不是粉色的,荷花村里不是传着这么一句话么,说村里的女人,花瓣都是粉色的。“”你这孩子,从哪里听的这些?一点也不学好。“桂花一边提着裤子,一边瞪了刘成一眼,嘴里却是笑着。

    ”难道那些传言都是假的?“

    ”看你挺聪明的,怎么现在就笨的成了一个蛋。那传言不是假的,那是说的荷花村里的姑娘,而不是女人,俺是荷花村里的媳妇,是嫁到荷花村里的女人,当然不会传承他们的这个品种了。“”姑娘?原来如此。“

    刘成恍然大悟,接着笑了笑道,”呵呵,桂花婶说的这个‘品种’还真是有学问,如此说来,荷花村里的女人品质高,是因为‘老种子’好。“”应该是与荷花村的水土,或者风水有关吧。“桂花随口说了一句。

    ”风水?“

    刘成瞪大眼睛,狐疑的望着桂花,似乎不赞成这种说法。

    桂花并没有回答,而是走到门后拿了扫帚,准备把地上的纸扫走。

    却是刘成突然再次一把搂住了桂花,他裆里的东西已经又硬挺起来。

    ”成子,你顺子叔差不多就要回来了,被他看到,咱们可就惨了。等晚上……等晚上去了塘里……俺再让你日。“刘成并没有放开手,而是双手抓住了桂花的奶子,圆润饱满,一股股舒服之感从刘成的手里传上全身。

    这时,突然院子里响起了脚步声。

    ”坏了,快放手成子,你顺子叔回来了。“

    桂花急忙推开刘成在她奶子上揉捏的双手,捋了捋耳鬓的头发,整理了一下衣服。

    ”坏了,这地上擦过你射出的东西的纸还没有扫。“慌乱间,桂花赶紧拿着扫帚走过去,然而,还没有把纸扫进撮子,于顺就跨进了门。

    正文 第六章 粉色(6)

    ”桂花,快给我启开啤酒,渴死我了。“

    于顺一边说着,一边就去拧墙上的吊扇开关,他有些埋怨的道:”你不热么,怎么也不拧开吊扇?“”咦——成子?你……你怎么……“

    拧开吊扇后,于顺看到了刘成。显然他没有想到刘成会这个时候出现在他的家里。

    ”顺子叔,我是来送你家钥匙的。桂花婶出门忘带了钥匙,雪儿妹妹去塘里送钥匙,恰巧遇到了我,她好像是急着去一个什么聚会,所以……就把钥匙交给了我,让我交给桂花婶。“”是同学聚会,她早晨说过。我说怎么回事呢,快——快——快——成子,喝瓶啤酒解解渴,你说你,成子来了,你怎么不拧开吊扇啊。“于顺皱了皱眉,对正扫地的桂花埋怨的说了一句。同时,启开桌上的啤酒递给成子。

    ”我这不是刚开开门么,你没有看到墙上还竖着梯子,要是成子再晚一会儿送钥匙,我就要砸锁了。“桂花终于把地上的纸扫干净,吁了一口气,对于顺说道。

    ”哦——“

    于顺哦了一声,看了看撮子里的纸,却又皱了皱眉。别看于顺平时说话很快,像是一个大大咧咧的人,可心里却是慎密。他盯着撮子里一团团的纸,然后又看了看桂花。

    刘成毕竟年轻,脑瓜子活络,他装作尴尬的样子,拿起桌上的纸,扯了一段,放在了鼻子上,拧了一把。他道:”这天气这么热,我竟然还感冒流鼻涕,可能是昨天洗澡洗冷了。桂花婶,你给我,我去倒掉,真是不好意思,还要让你扫。“桂花会意,急忙说道:”成子不要见外,你都病了还给我家送钥匙,你来我家就是客人,这扫地的活,岂能让客人去做,你呆着就好,我去倒掉。“说毕,桂花便匆匆的走出了屋,她相信,只要把纸倒掉后,于顺总不能去垃圾堆里扒拉着去看吧。

    ”是呀,是呀,怎么能让你扫地倒垃圾呢,让你婶子去,成子你坐下。我估计啊,你可能就是洗澡洗凉了,你们年轻人呀,都是这样,总是以为自己身体好,不注意。“于顺扯着刘成的衣服,让他坐下,一副很热情的样子。

    刘成憨憨一笑,并没有去坐,而是扯了一点纸,然而说道:”顺子叔,我就不坐了,我得赶紧去买点药吃,头昏昏的。“”头昏呐?哎呦,那得赶紧去买药。你这孩子,估计是感冒的不轻。那不能耽误了,赶紧去买药。要不,要不我带你去吧,骑着摩托车,几分钟就到村医刘奇的诊所了。“”不用了,你这么忙,我自个儿去就行了,没多远,几步路就到。“刘成用纸拧了一下鼻子,装的很像。

    ”这,这,是啊,这塘里的活真是多,那好吧,你自个儿去。反正就是村东头村西头,也别太急了。“于顺一副很关切的样子。

    ”没事,顺子叔,我知道。“

    刘成已经跨出了门。

    这时,桂花已经倒垃圾回来,她看到刘成向外走,便问道:”成子,这就走啊。“”是啊,我还想让你多做几个菜,让成子在咱家吃饭呢。他说他要去买药,我骑摩托车带他吧,他还不让,说我忙。这孩子,真是太懂事了。“于顺是一个很会说话的人,表面上很热情。

    ”嗨,我自小就害怕感冒,我去了哈,桂花婶顺子叔。“刘成说话时,故意看着桂花,向她挤了挤眼。

    ”那你赶紧去吧,病可不能耽误。对了,你身上有钱么?我给你点钱,孩子。“于顺一边说着,一边把手伸进兜里,做掏钱的动作,其实他兜里并没有钱,只是做一个虚伪的架势。

    刘成岂会不明白于顺这种表面上看似很热情的人的心思。他摆摆手,推搡的道:”我有钱,顺子叔,你不用掏钱了。“推搡间,两人已经走出了大门。

    ”那好吧,你去吧,成子。“

    于顺走出门后,对刘成说道。……

    刘成走了十几米,于顺还站在大门口,不忘叫上一句:”成子,别太急了,尽量让村医刘奇给你配点好药。“于顺返回屋里,喝了几口啤酒,问桂花:”雪儿今天不回来了吧。“”和同学去聚会了,怎么回来?说话,也不用用脑子。“桂花瞪了他一眼。

    于顺盯着桂花的衣服看了一阵,嘿嘿一笑道:”你今天怎么就穿上了雪儿紧身的裤子。“”还不是因为没有钥匙,打不开柜子,我只好爬窗子进屋,穿上雪儿的了。要不是成子及时送来,我就要砸锁了。“”嘿嘿,你穿上这紧身的裤子,还真漂亮不少,更性感了。“于顺盯着桂花紧紧的屁股,竟然突兀的内心升腾起一股灼热的感觉。

    他挠了挠头,缓缓向桂花走近,一把抱住了桂花的腰。

    ”你吓我一跳,你干嘛呀。“

    桂花瞪了他一眼道。

    ”媳妇,你今天很漂亮……我想……“

    于顺嘿嘿一笑道。

    ”大白天的,这么热,你还有这心情,去,去,去,俺还要忙呢。被人家看到,你这样多糗,丢死人了。“桂花一把推开于顺。

    今天桂花的这身打扮,一下子年轻了几岁,特别是那紧紧的屁股,只让于顺看的心里痒痒,好久没有激起这般欲火了,他岂会放弃。

    ”谁这个时候串门啊,人都去了塘里忙了。“

    于顺并没有走开,反而拉扯起桂花的衣服,在她的胸前揉捏起来。

    原本桂花脑海里一直想着晚上要去塘里与成子缠绵,荡漾的春心在心间不停的萦纡,还没有散去,被于顺这么一揉捏,竟然也浑身酥麻起来。

    她有些不自禁的道:”你去关上门,别被人家看到了。“于顺憨憨一笑,捏了一下桂花的脸,匆匆的把屋门给关上。……桂花刚脱去裤子,于顺就迫不及待的解开腰带,架着自己的玄鸟向桂花的丛林长驱直入。

    然而桂花却是一把握住于顺的玄鸟,邪邪的笑道:”俺今天真的变漂亮了?“于顺早已经憋不住了,喘着粗气道:”我什么时候骗过你。“说毕,他脑子里忽然闪过了一个画面。那是一个俄罗斯的老毛子从后面顶向女人后面的画面。说起这个画面还是他年轻时,去外面打工与工友一起花五块钱去那种”帐篷影院“看到的。

    他竟然有了突发奇想,想学着老毛子与桂花搞一次。想到这里,他便拉住桂花的腿,往外一拉,然后猛然抱起她的腰,把桂花翻了过来。

    桂花被于顺弄的心里疑惑,当于顺挺着玄鸟从她腚上乱蹭时,她又一下子明白了。

    农村人思想保守,他并没有与桂花这样做过,当真的架起玄鸟往里冲时,却突然迷失了方向,找不到了那熟悉的入口。

    ”你快进去啊,你磨蹭什么呢?“

    桂花被于顺挑拨的心里痒痒,便有些嗔怪的道。

    ”你腿分开一些,我看不到……“

    于顺也是一阵干着急。

    桂花只有支起身子,把两条腿往两侧分了分。

    这下于顺终于从丛林中看清楚了那熟悉的小溪,小溪早已经湿透,于顺两只手抓住桂花的两跨,身子往前一耸。

    ”嗯……啊……“

    桂花嘴里发出娇喘的声音。

    ”进——去了。“

    于顺长吁了一口气,浑身一阵舒适。

    ”快……顺子……快……快点把俺……下面塞满……“

    ????正文 第七章 粉色(7)

    听到桂花叫,于顺更来了劲头,腰不停的向前耸。

    桂花的这条小溪,于顺灌溉了已经不知多少遍,今日这第一次从后面灌溉,竟然感觉特别的紧,像一个没有被开垦过的女人一样。怪不得那些老毛子都喜欢从后面进入,原来这有不一般的感受。

    同样陶醉的还有桂花,她趴在床上,微微的翘着臀,突然感觉于顺的玄鸟像是又长大了一般,每一次完全的没入进她的小溪里,总能搅动起一股潮湿。

    随着于顺不停的往前耸,桂花开始感觉下面有一股灼热的激流要迸发而出。”

    顺子,俺……俺不行了……俺要……俺要……抱紧我……“已往,都是于顺先缴枪,很少能满足桂花的欲望,这次新的尝试后,竟然让桂花干瘪了很久的心再次掀起潮涌。

    ”啊——“

    一阵舒服的颤动后,于顺也上缴了粮食,趴在桂花的后背上放松了发紧的肌肉。

    ”顺子,抱紧俺……“

    桂花陶醉的道。

    这次能让媳妇满意,于顺似乎又找到了男人的尊严,心里也高兴不已,他缓缓从桂花的背上下去,搂住了她。

    ”媳妇,俺今天怎么样,是不是很棒。“

    于顺笑着道。

    ”早些年,你如果这样,或许,咱们就能生出个男娃了。“桂花靠在了于顺的肩上道。

    ”男娃女娃还不是一样么,你看咱家雪儿多出息,在村里应该算上最漂亮的姑娘了吧。“每每提起女儿雪儿,于顺心里都是骄傲。虽然,一度想让桂花给他生个儿子,但自从桂花得了不孕症后,他就再也不抱以幻想,随着雪儿的渐渐长大,成为众人夸赞的美人胚子,他也慢慢的消泯了”儿子“的幻想。”嘻嘻,那倒是,不然别人也不会夸俺会生。“提到女儿,桂花也有些骄傲的神色。

    ”好了,起来吧,一会儿还得去塘里看看,要去喂鱼。“……刘成骗过于顺,绕了一个弯,沿着水塘去了李二柱的窝棚里。晚上就要与桂花密会,他想在李二柱那里学点心得。

    提起这个李二柱,荷花村里没有人不知道,放着自己的大房子不住,愣是在这水塘边搭一个窝棚,昼夜的在里面,当成了家。

    别人都说李二柱挂念自己的塘,才在这窝棚里当家的,也有人说李二柱的爹娘意外车祸而亡后,他精神受到了刺激,而从这窝棚里当家的。但这些是真的么?

    至少,刘成不会认为是真的。

    刘成与李二柱混的很熟,连招呼都不打,他就钻进了窝棚,一腚坐在了床沿上。

    ”你怎么没有去帮你小姨去喂鱼,又跑我这里瞎晃悠来了。“李二柱躺在床上,看也没看刘成一眼,就问道。

    ”小姨说不用我喂。“

    刘成开始掀褥子,像是在寻找东西。

    ”不用你喂?是你不想干活吧,你这个懒大虫。“李二柱吁了一口气,接着道,”你翻褥子干什么,那些东西都被我放回家了。“”你放回家干嘛?我想看呢。“

    刘成有些嗔怪的道。

    ”昨天有几个小孩子来这里玩,我怕被他们翻出,这种糗事,能被人知道么,所以,我就放回了家。你每次上我这里来,是不是就想那些东西?“”嘿嘿,还是二柱哥了解我。“

    ”得了吧,我告诉你啊,那些电影,看多了伤肾。没事的话,你还是琢磨琢磨如何把咱们村里闲置的几片林子利用起来,赚点钱娶个媳妇是正经。“”嘻嘻,二柱哥是不是想找媳妇了。“

    ”我是正常的男人,肯定是要找媳妇过日子的啊。“”嘿嘿,白天过日子,晚上日子过。“

    刘成邪邪的道。

    ”去,去,去,朽木不可雕也。“

    李二柱瞪了一眼刘成。

    ”好了,我不给你瞎扯了,既然二柱哥把那些电影都放回了家里,你就给我讲一讲吧。我想听评书。“”讲你个头的评书,快给我滚蛋,我要休息了。睡醒一觉,我还要喂鱼。“”等会儿,我帮你喂鱼。你就给我讲讲嘛,我想学点东西。“刘成笑着道。

    ”我可不敢用你这大懒虫,快给我滚蛋,明天再来。“李二柱伸出脚丫子就要踹刘成。

    ”那你给我两个菠萝味的套套,不然我不走。“”小孩子家,你要这东西干么?在床底下的盒子里,自己去拿。“刘成欣欣的钻到床底下,摸出一个铁匣子,拿着桌上的钥匙打了开。

    ”这么多啊,二柱哥?“

    ”你去妇联主任家去看,比这更多。“

    李二柱漫不经心的随口说了一句。

    ”咦,怎么还有带刺的?这玩意儿也有带刺的?“”你没见过的多了,还有电动的呢。“

    刘成见李二柱并没有盯着自己,便多拿了两个带刺的偷偷的放进了兜里。

    重新把铁匣子放回床底后,刘成才乐呵呵的走出窝棚,沿着荷塘向别处而去。

    想到李二柱方才说起的树林,刘成倒是有了些想法,他溜达了一阵便来到了这闲置的树林。

    这树林多是白杨与梧桐,大约有十几亩。现在正值仲夏,树上的知了聒噪的叫着。刘成从一棵梧桐树下走过,恰巧惊起一只知了飞离而去。却是这只知了飞离开时,撒了一泡尿下来,正好落在了刘成的脸上。

    ”混蛋,看老子晚上把你们全捉了吃了。“

    刘成望着飞去的知了,破口大骂一声。

    其实,这飞去的知了已经老了,并不能吃,刘成嘴里说的是脱变前的知了,它有一个学名,叫知了猴。这知了猴富含高蛋白,价格不菲,已经端上了大酒店的餐桌。每每仲夏,一些村里的孩子都会在晚上拿着手电筒钻进树林捉知了猴。运气好的孩子,一个晚上能捉一斤多。去村头的饭店兑换成钱,够一个礼拜的零花了。不过,刘成嘴巴馋,一般都捉来吃了,他才不去兑钱。喝点小酒,弄点花生米,再弄一盘油炸知了猴,卤两个猪蹄子,最惬意不过了。

    刘成一边在树林漫无目的走着,一边想着自己的心思。李二柱的话在他的脑海里不停的萦纡。既然不读书了,想法挣点钱娶个媳妇是正经。

    但刘成却又有自己的想法,挣钱是肯定的,但要挣大钱。娶媳妇也是肯定的,但要娶漂亮的媳妇。

    这倒让他想起了被誉为荷花村第一美人的于雪儿。

    想到晚上他就要与于雪儿的娘密会,心里却又隐隐的萌生起一种怪怪的压抑之感。

    不管怎样,晚上先尝尝鲜再说,刘成摸了摸裤兜里的套套,望着远处,邪邪的笑了起来。特别是那两个带刺的,只让他心里一阵向往。甚至桂花那陶醉沉迷的娇喘声也在他脑海里浮现……

    ????正文 第八章 粉色(8)

    抓住了姨夫的小辫子,刘成在小姨家明显地位有了变化,至少,姨夫不再因为他不去塘里帮着干活,而骂他。虽然不想去塘里干活,但刘成却没有堕落”赚钱“的心。

    傍晚吃过饭,天还没有黑透,刘成就拿起手电筒,拎起一个小桶准备出门。

    ”小姨,我去给婷婷捉知了猴了,晚上不用给我留门了,我去二柱的窝棚里住,明天一早去看塘,你们都不用早起看塘了。“刘成对着屋里喊了一声,就往外走。

    ”怎么?你今晚又不回来了啊?“

    薛小芳一边解开围裙,一边从屋里走出来问道。

    ”不回来了,我晚上捉知了猴会很晚,就在二柱哥那里将就着睡一晚上了。“刘成说这话时,已经走出了大门。

    其实,他这些都是谎话,去捉知了猴是虚,晚上与桂花密会才是真。

    想到白天在桂花家里的一幕,他心里无时无刻不在耸动。

    离约定的时间还早,刘成便先去了小树林,既然说出来捉知了猴,总得做个样子,糊弄糊弄。

    钻进小树林,刘成发现这里已经有不少人在转悠了,无论是嘴巴馋的还是嘴巴不馋的,每每到仲夏,荷花村里的人都习惯在傍晚出来捉知了猴。

    刘成打开手电筒,一边照射着树,一边心里暗忖:既然这么多人喜欢知了猴,并且村头饭店里这道菜的价格又如此高,怎么就没有人养殖呢?难道荷花村里的人都指望这塘里的鱼与莲藕?想到这里,凌天一突然有了改变传统养殖的想法。

    想挣钱,还得靠科技,还得与时俱进。

    在草丛间,一只知了猴正奋力的向树上爬,被刘成用手电筒照到,他缓缓走过去,准备拿起。却是一只手突然先于他拿到了知了猴。

    ”咦——红霞婶。你也来捉知了猴呀。“

    刘成见有人抢了他发现的知了猴,心里生气,但看到是一个长辈,便憨态可掬的笑着道。

    ”是成子啊,这个……这个算你照到的,还是我的啊。“红霞手里拿着刚捡起的知了猴,问刘成。

    ”嗨,不就是一个知了猴么,算婶子的,你拿去就是了。“刘成笑了笑道。

    ”好吧,就算婶子抢了你的吧,我也不客气了。唉,我外甥明天要来,他说想吃知了猴,让我给他逮一些。所以,吃过饭,我就来树林里了,这几天没有下雨了,知了猴还真不多,大半个小时了,我才捉了这几只。“”是呀,这几天没下雨了,知了猴也少。我这刚来,还没有逮到一个,要不就送你几个给你外甥了。我们不稀罕,可外面的人都不怎么吃过。“”婶子怎么能要你的,那不成。那样人家不骂我脸皮厚么。“刘成从心里轻哼一声,心想:你从我小姨家的小船上与我姨夫缠绵就不是脸皮厚了?

    两人寒暄了一阵,刘成便向另外一个方向而去,转身的一瞬,凌天一从红霞的身上扫视了一眼。

    那一对波涛汹涌的奶子只让人看的心里升起涟漪,怪不得姨夫如此痴迷,这小娘们还是有些拿得出手的资本的。

    若不是今晚与桂花约定了密会的”好事“他还真难保证自己不会靠近红霞,偷点野。

    正文 第九章 粉色(9)

    在树林了转了一圈,小桶里大约有了十几只知了猴,这时,天色也已经黑透。刘成便缓缓的向小树林外走。一边走一边吹着口哨,心里美滋滋的。

    黑透的夜里,荷塘里更暗,很少有人再去。

    迎着一阵阵凉爽的晚风,刘成沿着荷塘边缘的小径向深处而去。

    走到桂花家的荷塘边,刘成蹲在了一棵大树下,学了一声猫叫。

    然而对面并没有传来回应的”猫叫声“刘成心里一阵嘀咕:桂花难道还没有来。他挠挠头想抽根烟,却发现兜里没有,便吁了一口气再次蹲在了树下。

    稍微等了一会,刘成又学了一声猫叫。

    ”喵——“

    荷塘一阵晃动,终于有了人回应。

    但这猫叫的声音让刘成感觉怪怪的,他向前走了一步,小声的道:”是婶子么?“然而荷塘里一阵哗啦啦的声音,却没有人回答。

    刘成突然感觉不妙,当他看到一个高大的黑影向自己靠近时,转身便准备跑掉。

    ”往哪跑?给我站住!“

    一个男子的声音响起,同时用手电筒的强光照住了他。

    刘成吓的身子一颤,但瞬间又反应过来,这个男子的声音他很熟悉。

    ”是二柱哥,你这是……你又在捉青蛙啊。你吓死我了。“看到李二柱穿着鱼靴,手里拎着丝网,刘成便知道李二柱在做什么。

    ”做贼心虚了吧,这么晚了,你跑到塘里做什么?“李二柱拿着手电筒在刘成眼前晃了晃问道。

    ”我……我在捉知了猴。“

    刘成支支吾吾的道。

    ”捉知了猴?怎么捉到塘里来了?方才……方才你叫了一声什么……叫什么婶子……你在叫谁?“李二柱眉头一皱,问道。

    ”没……没有……我就是捉知了猴……然后顺便从这里经过,这不是……不是这边比较近么……“”不对,你小子肯定是在做坏事……我记得,你今天去找我要过什么菠萝味的套套……你该不会是……她是谁?你在和谁偷野?“李二柱突然邪邪的笑了起来。

    ”没……怎么可能……我……我还是小孩子……我什么都不懂。“刘成支支吾吾的道。

    ”你是小孩子?去你的,少给我装蒜!“

    刘成骂了一句,便把装着青蛙的丝篓子往地上一放,伸手向刘成的裤兜里摸。

    ”嘻嘻,这是什么?“

    李二柱摸出来几个套套,坏坏的笑道。

    ”这……这是……我不是看你很多,拿来玩玩的么。“刘成脸色尴尬的道。

    ”我告诉你,成子,你不要想那些男男女女的破事儿,还是好好的研究研究如何赚钱是正经。“李二柱伸着手指在刘成的脑门上戳了一下。

    ”我……你别戳我,我知道这事,我不是在想么,你放心我肯定会做点大事的。好了,你捉青蛙吧,我走了。“刘成说完,便转身向岸上而去。

    其实,他并不是想走,而是想引开李二柱。好不容易与桂花偷野一次,还没有见到人,他岂会轻易的离开。

    幸好,他把那两个带刺的套套放在了另外一边的口袋,没有让刘成翻去。上了岸后,他便把手电筒关掉,悄悄的蹲在了一棵树的后面,拿出那两个带刺的套套,偷偷的yy起来。

    正文 第十章 粉色(10)

    刘成蹲在大树下,等了一会,见一直没有动静,心里有了疑惑:难道我被桂花忽悠了?这个娘们该不会耍我吧?

    刘成郁郁的把两个带刺的套套拿在手里,想离开荷塘,却又不甘心。他环顾了一下四周,吁了一口气,缓缓起身悄悄的向荷塘下面而去……走下水塘边缘,他似乎听到了前面有动静。难道二柱哥还没有走?他还在捉青蛙?刘成狐疑不定,蹑手蹑脚的向前面而去。

    ”噼啪噼啪……“

    奇怪的声音传入刘成的耳朵里,他皱了皱眉,停下了脚步。这声音怎么如此熟悉,似乎从哪里过……对,那些岛国电影上,男女运动时,不就是这种”噼啪噼啪“的声音么。刘成心里一跳,咽了一口口水,暗想:该不会是有人在这里偷欢?

    难道是……难道是二柱哥……想到这里,刘成心里一颤,但又变的郁积起来。

    这时,偷欢的两个人正好有了说话声:”婶子,你把腚抬高点……我要从后面进……去了……让你好好的舒服舒服。“这声音,刘成太熟悉了,不是李二柱又是谁?这家伙竟然一直没有离开荷塘,并且与一个女人缠绵上了。

    他这是和谁在偷欢……刘成忍着裆下的一阵阵灼热,再次向前靠近了一些。

    ”二柱,你真棒……快点……再快点……好舒服……“一个女人的声音娇喘的传出。

    怎么是她!刘成不敢相信,一股怒火从心底猛然升起。

    这个女人正是今晚与刘成密会的桂花,听到桂花与李二柱偷野的声音,他突然错愕起来。

    ”二柱……你越来越厉害了……爽死了婶子了……好久没有这么舒服过了……好像,你的那个东西又长大了些,把我下面塞的满满的……“桂花呓语一般的说着。

    ”嘻嘻,桂花婶的下面最近恢复的好,所以才会紧……“李二柱一边做着运动一边说道。

    ”你真会说话……俺就是喜欢你这样会说话的人。“听到这里,刘成似乎明白了过来,这两个人偷野原来不是一天两天了,桂花这个骚狐狸竟然到处勾搭。想到这里,原本想与桂花鱼水之欢的刘成突然心里有了憋屈之感,一种被耍了的感觉从脑子里萦纡起来。

    ”二柱,用力……再用点力……对……就是这样,快……快点……我要……我快不行了……让我们的洪流一起碰撞吧……二柱,快冲进来……使劲的冲进来……“桂花销魂般的娇喘着对李二柱说,让刘成听的裆下的玩意儿都不停的颤跳。

    这可比岛国电影逼真的多,只是可惜夜色太深,不能看到画面。刘成禁不住用手握住了裆里的玩意儿。

    随着李二柱闷哼一声,”噼啪“之音也嘎然而止,刘成知道两人已经完事。

    ”婶子,我今天表现如何?还……还行吧……“李二柱气吁喘喘的道。

    ”你的东西肯定是长大了,塞的俺下面好满……爽的俺……爽的俺都控制不住了。好久没有像今天这样舒服过了,就好像第一次……第一次一样……“桂花搂着李二柱的脖子,用两个奶子在他的胸膛揉挤着。

    听到这些话,刘成心里冷哼一声,暗暗自吟:二柱能让你爽,我能让你更爽。他握着裆下鼓胀的宝贝,扒开荷叶,就要冲向前……

    ????正文 第十一章 粉色(11)

    刘成刚要抬脚冲向前,身后突然一阵冷风吹来,吹的他身子一哆嗦,他稍微的一愣,急忙回头望了一眼,并没有人影。

    螳螂扑蝉,若是黄雀在后,那就不好了,刘成这样想着。

    这时,李二柱正伸手抓着桂花的二个奶子,用舌尖舔吮了一下,邪邪的笑道:”婶子,下次我让你更爽,我在县城里新买了一个电动的东西放在了窝棚里……比我这个宝贝还粗还大,可刺激了……下次让你体验体验……你肯定会迷上它的。“”什么?这玩意儿还有电动的?这……这也忒……难道它比你的这玩意儿还粗还大?“桂花狐疑的道。

    ”嘻嘻,到时候你体验体验就知道了。那可是城里的东西,很多人都爱不释手,城里的女人其实也寂寞。“听到这里,刘成脑子一转,突然嘴角微微的挂上了一丝笑。他没有再向前,趁着机会去搞桂花,而是缓缓的离开水塘,走向岸边,向李二柱的窝棚走去。

    既然你抢了我的”好事“那我也得勒索勒索你,你不是刚买了一个……电动的那东西么,正好明天是婷婷的生日,我还没有给她准备礼物,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送给婷婷一个这样的礼物,她应该会喜欢吧!桂花,明天我还会找你的。

    刘成肚子里憋着一股劲,很快就走到了窝棚旁,他把装着知了猴的小桶放在地上,打开手电筒钻进窝棚在里面翻找起来。

    李二柱几个放东西的木匣子他都知道,翻腾了一阵,什么都没有找到,褥子下面,窝棚角的墩子下,几乎被他翻了个遍。

    难道二柱没有把电动的东西放在这里?而是放在了家里?可他与桂花说话时,明明是说放在了窝棚里呀。

    再次翻找了一阵,还是没有任何的蛛丝马迹,刘成叹息一声,躺在了床上,放弃了翻找。

    既然找不到,那我就胁迫你给我拿出来!刘成把胳膊担在头下,腿翘在床沿,吹起了口哨,样子很得意。

    是呢,毕竟他抓住了二柱与桂花的把柄。

    吹了一阵口哨后,刘成揣摩起今天晚上的事。想想白天去桂花家里送钥匙,看到她白花花的肉团,他的腹下又开始了灼热。

    今晚本来是有机会与桂花缠绵的,偏偏二柱出现,虽然在这之前他不知道桂花与二柱有偷野的轩事儿,但至少桂花今晚与他密会不会是假,估计是二柱今晚钻了空子,恰巧在荷塘遇到了桂花。

    但想到桂花如此放荡,与村里这么多男人有勾搭,他心里慢慢又有了厌恶。

    既然你很风骚,很放荡,喜欢多面开花,那我就……对你的女儿雪儿下手了!明天正好是婷婷的生日,于雪儿说要去为婷婷庆生,嘻嘻……希望你女儿的沃地,第一次的灌溉,是我刘成浇灌的。

    这样想着,刘成心里郁积的闷气竟然慢慢的消散。

    想着想着,他竟然缓缓的进入了梦乡……

    他梦到于雪儿雪白的胴体,曼妙的腰肢……那一抹神秘的丛林里生长着粉色的木耳……温暖的水流微微的流淌……他顶着自己的宝贝慢慢的向那两片粉色木耳的地带靠近……于雪儿对他笑……不停的用香唇吻他的脖子……猛然间,于雪儿仰起头,双腿紧紧的勾住他的腰,身子不停的颤抖……那迷人的陶醉声音在他的耳畔轻轻呢喃……这完美的碰撞,这销魂的结合,这肌肉的微微痉挛,是如此的让人惬意……

    ????正文 第十二章 粉色(12)

    等刘成感觉到有人在床边拍他时,已经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

    ”喂,你怎么又躺在我这里了。快起来,我累了,要睡觉。“李二柱有些嗔怪的道。

    刘成揉了揉惺忪的睡眼,看了一眼李二柱,恍然明白过来,刚想从床上爬起来,却感觉裆下湿漉漉的,黏糊糊的很不舒服。

    坏了,方才……方才竟然跑马了。刘成晃动了一下脑袋,想起方才做了一个梦,梦到了于雪儿……”你怎么跑我这里来了,不回家去睡。“

    李二柱一边脱着短衫,一边就要跳上床。

    刘成挪了挪位置,向床的另一头靠去,他道:”我在等你。“”等我?“

    李二柱眉毛一挑,愣在了那里,脱了一半的衬衫又重新穿了下去。

    ”是呢,二柱哥。你不是去捉青蛙了么?我等你给我炒蛙肉吃呢。“刘成邪邪的笑了一声。

    ”去,去,去,你没有一点正经,大晚上的怎么去炒蛙肉?明天再说,太晚了,该休息了。“李二柱说着又挤上了床。

    ”二柱哥,你该不会是没有捉到青蛙吧?我看你丝篓里面没有青蛙啊,是空的。“刘成眨巴着眼道。

    ”我……我捉了几只,回来的路上……送人了。“李二柱不耐烦的道。

    ”是么?你是送给别人的青蛙?还是送给别人的蝌蚪?“刘成一脸狡黠的笑着。

    听到”蝌蚪“二字,李二柱微微一皱眉头,似乎感觉到了这话里有深意,他捻着嘴角的小胡子,眯着眼道:”你今晚都看到了什么?“”看到的东西可多了,我看到了数以万计的小蝌蚪游啊游啊,突然游到了一条小溪,然后争先恐后的涌入进去,那个争斗的火热啊,真是看的我揪心呀。“”原来被你小子看到了。“

    李二柱拿起床头上的水杯喝了一口水,坐在了床沿上。

    ”到现在我才知道,你去塘里捉青蛙是假,去放养‘蝌蚪’才是真。这些年,你养肥了不少青蛙了吧?“刘成也坐在了床沿上。

    ”你小孩子,知道什么,别乱说。“

    ”可是,我就怕管不住这张嘴啊,二柱哥,你说我要是把你放养‘蝌蚪’的事告诉顺子叔,你猜他会怎么办?“刘成翘着二郎腿,笑呵呵的道。

    ”你敢,你要是敢把我与桂花的事儿告诉于顺,我就砸断你的腿。“李二柱突然站起身。

    ”呵呵,二柱哥,你别生气,你只要给我一样东西,我就不说。“刘成狡黠的笑了笑道。

    李二柱瞳孔睁大,他道:”什么东西?“

    ”嘿嘿,你不是有一个电动的……那个东西么……你把它给我,我就不把你与桂花婶的事说出去。“”什么电动的……什么东西?“

    ”你与桂花婶的话我都听到了,你就别装了,还是把那个电动的东西拿出来吧。“刘成邪邪的道。

    ”你要那东西做什么,小孩子还是好好的读书,要么就学点有用的,你不读书了,就学着去挣钱。“李二柱瞪了一眼刘成。

    ”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我懂很多东西,我知道有一种木耳叫做粉木耳,我也知道如何噼啪噼啪在小溪边放养蝌蚪,我也知道如何去推车,我也知道……反正你知道的我都知道。“”哎呦,你这上学没有学到多少正儿八经的东西,这些乱七八糟的破玩意儿倒是整的一套一套的了。“”怎么?你别给我扯那么远,你到底是把那个电动的东西给我还是不给我吧。“刘成盯着李二柱道。

    李二柱愣了愣,想了片刻,最后还是叹息一声,站在床上,向窝棚的顶部伸手摸去。

    ”好家伙,你放在了上面。“

    刘成见李二柱去了窝棚上面摸,心里乐开了花。

    正文 第十三章 粉色(13)

    ”成子,你想要的东西就在这里,不过我得事先告诉你,你嘴可要严实一些,不要乱说。“”嘻嘻,二柱哥,你放心,我决计不会乱说话的。“刘成笑嘻嘻的接过了东西。

    ”好粗好大——“

    打开包裹,看到电动的玩意儿,刘成禁不住叫出了声。

    ”行了,行了,收起来吧,以后这东西就是你的了。“李二柱看到刘成摆弄着那个电动的玩意儿,便摆摆手让他收起来。

    ”二柱哥,我还是第一次见这么大个的玩意儿,妈呀,大的和黑驴差不多,这还不让女人爽死。“”黑驴你大爷的头,赶紧的给我睡觉,东西都是你的了,不要再摆弄了。“听到二柱让他睡觉,他便点点头欣欣的收起电动的家伙。但他向二柱看去时,却是看到他又站在了床上,伸手在窝棚的顶部摸了起来。

    ”二柱哥,你又在摸什么东西?“

    刘成好奇的问道。

    ”没什么,睡你的觉吧。“

    李二柱在窝棚顶部摸了一阵,便转身坐在了床上,准备脱衣睡觉。

    ”不对,上面肯定还有其它好东西!我要看看!“刘成把电动的玩意儿往床上一放,站起身子就向窝棚顶部摸去。刘成比李二柱个子还要高些,很容易的就摸到了被李二柱藏好的东西。

    ”咦——这是什么?“

    刘成好奇的拿着一个软软的东西。

    李二柱一把夺了过去,他道:”这个东西你不能碰,快点睡觉,明天塘里还有活干呢。“看李二柱这个架势,刘成更是狐疑起来,他岂会罢休,硬是要看这神秘的东西,他道:”二柱哥,你若是想安安静静的过这一个晚上,你就让我看一眼,否则,你知道,我是不会罢休的,一定能缠死你。“”缠死我,我也不给你看!“

    李二柱抓起毛毯蒙住了刘成的头。

    ”你想憋死我啊!“

    刘成一边扯着毛毯一边露出脑袋嗔怪的道。

    ”小孩子家,最好不要搀和大人们的事儿。“

    ”谁小孩子啊?好吧,你不让我看是不?我现在就去告诉于顺,说你与他媳妇偷情。“刘成下了床,装着要穿鞋的样子。

    ”去吧,你去呀。“

    李二柱似乎不信刘成真的要去,便用双臂担着头,躺在了床上。

    刘成看到李二柱躺在了床上,心里一喜,猛然掀起褥子,把李二柱裹了起来,顺便把他放在枕头下的东西拿了出来。

    ”咦——这是什么东西?怎么像一个芭比娃娃?“刘成麻利的打开包裹,疑惑的看了起来。

    看到刘成打开包裹,李二柱脸色晦涩的望着他,叹息一声道:”这下你满意了吧,你都看到了。“”这……这是……难道这就是那种娃娃?充气的那种……“刘成一脸惊奇的望着李二柱。

    刘成拿着娃娃,用一种异色的眼神望着李二柱。他狐疑的问道:”二柱哥……你不会……你不会经常用这玩意儿吧。难道你与桂花婶偷野,她还不能满足你?“

    ????正文 第十四章 粉色(14)

    ”你小孩子,懂什么!快拿过来,这可是新款,还没有用过!“李二柱白了一眼刘成,就要向他手里去夺。

    听到是新款的东西,刘成不免心里一阵耸动。他笑了笑,摆脱开李二柱争夺的手,把娃娃藏在了身后道:”二柱哥,我终于明白了,你之前肯定是用过这东西,村头那片臭水沟里,有一个和这娃娃差不多的,是不是你丢的?肯定是你用坏了,丢在了那臭水沟里吧。“”什么和这个差不多的娃娃……什么臭水沟……我不知道,与我没有关系。“李二柱虽然嘴上不说,但他闪烁其词,却让刘成坚定了自己的猜想。

    ”嘻嘻,二柱哥,平时你看岛国电影的那些劲头呢?今天怎么就突然焉了下来,对我还不好意思说么?“”去,去,去,滚一边去,今天遇到你算是倒了八辈子霉了!“”嘻嘻,你这气娃娃到底如何?肯定很舒服吧,要不,借我用两天?“刘成邪邪的笑着,用手不停的在娃娃的奶子上揉捏起来。

    ”我怎么知道如何,刚买回来,还没有用过。你小孩子不要玩这东西,还给我,赶紧去睡觉。“”我不,我就要玩几天。“

    ”你——这东西能借么!只能一个人用!“

    ”一个人用?“

    刘成抬起脸,稍微一愣,接着道,”你不是说这个是新的么?那你送给我,你再去买一个。“”送给你?我不是送给你一个电动的那东西了么?这个——这个不能再送给你了。“”你不送我,我就天天烦你,天天来找你,天天去塘里捉`奸。“刘成邪恶的笑着,一副得意的样子。

    ”你——“

    李二柱嘴唇嚅动却是气的说不下去。稍微的一愣,他接道,”好,好,这两个东西我都送给你!都送给你总可以了吧。“”嘻嘻,这才是我的二柱哥嘛,还是二柱哥好。“刘成欣喜的坐在了床沿上。

    ”我这次捉青蛙可是赔大了。“

    ”呵呵,你这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赔了夫人又折兵?“

    ”这娃娃每天陪着你睡,不是你的夫人么。你放养的那数万只‘小蝌蚪’,不就是你的兵卒么?“刘成邪恶的笑着。

    ”滚犊子,赶紧睡觉,别瞎扯了!“

    李二柱一脚踹在了刘成的屁`股上。

    刘成呲牙咧嘴的揉着屁股,却是心里乐滋滋的上了床。

    ”我可告诉你,你最好少用这娃娃,伤了你的身子,可别怪我没有提醒你啊。“还有,我今天累了,明早估计起不来床,你早晨帮我喂喂鱼。”

    李二柱拉起毛毯便躺了下去。

    “二柱……用力……婶子不行了,快点……再快点……”

    刘成学着桂花娇喘的声音,坏坏的笑了两声,接着道,“你这么用力,能不累么。”

    “你是不是兴奋的睡不着啊,你信不信,你再扯淡,我就把你踹下床去!”

    李二柱微微抬起头,忿忿的对刘成道。

    刘成见李二柱要动真格的了,便憋着笑,躺了下去。

    这一晚,他又梦到了于雪儿,那是在一片小树林,刘成掀起她的裙子,脱下那紧紧的小内内,在树影交相映辉的斑斓月色下,做着沉醉的运动……第二天一早,刘成替李二柱喂完鱼,他还在床上呼呼的睡着。刘成摇摇头,叹息一声,把娃娃与电动的宝贝包裹起来,离开了窝棚。

    今日是婷婷的生日,于雪儿要来为她庆生,我一定要多揩油,一定要趁机把她推倒。既然你娘没有让我推倒,那就推倒你吧。

    刘成返回小姨家,先在门口窥看了一阵,断定小姨与姨夫去了塘里后,他才悄悄的走近了院子。

    小姨与姨夫已经去了塘里,刘成也胆子大了些,他走近于婷婷的房间,敲了敲门。

    这个时候,于婷婷还在睡觉,不到吃饭的时间,她是不会起来的。

    果然,刘成敲了几下门后,里面传来了懒散的声音:“还没有到上学时间,干嘛要敲门。”

    “婷婷,是我,我是你成子哥,你开开门,我有事。”

    刘成乐呵呵的对着屋里喊道。

    “成子哥,我还没有睡醒呢,你干嘛敲门啊,困死我了。”

    屋里又传出了于婷婷的声音。

    “我送你一样东西,今天不是你生日么,快开门呀。”

    “送我东西?”

    于婷婷突然高兴起来,困意早已烟消云散,他穿着睡衣就向门口方向跑,边走边欣欣的笑着道,“成子哥,你真好,还记着我的生日。”

    “看你说的,我是你哥,我能不记得你生日么。”

    门打开了,刘成笑呵呵望着于婷婷。

    于婷婷穿的是一件白色的丝质睡衣,属于半透明的那种,若隐若显能能看清她胸部有两个小土包在微微的顶起,那一圈淡淡的红润只让刘成看的心里痒痒。

    于婷婷看到刘成盯着自己的胸看的陶醉,便有些嗔怪的道:“成子哥,你怎么看女孩子总是看人家的胸部。你能不能改掉这个坏毛病。”

    “啊——我——嘿嘿,婷婷穿着这个睡衣真漂亮,就像古装剧里的仙女一般。”

    刘成咽了一口口水,讪讪一笑,岔开了话题。

    于婷婷瞪了一眼刘成,然后说道:“你进来吧。”

    刘成呵呵一笑,跟着于婷婷向屋里而去。一边走,一边再次望起了她的背影。

    这丝质料子的睡衣虽然穿上凉爽,但却太过单薄,刘成从后面望去,几乎能看到于婷婷的屁股。她竟然没有穿小内内。难道女孩子都是这样穿睡衣的么?刘成心里禁不住升起一阵灼热的激流,他强压住腹部的灼热,咽了几口口水。

    “你坐吧,成子哥。”

    于婷婷把拖鞋一甩,跳向了床。

    刘成一直在看着于婷婷的身体,她跃向床的一瞬,正好鼓起风掀开了她的睡衣,神秘地方的一簇黑黑的小草深深的映入了刘成的脑海里。

    刘成裆下的玩意儿已经开始了反应,他的脑子开始纷杂。

    虽然于婷婷坐在了床上,但这睡衣比较短,且是敞开的,刘成瞪大眼睛不停的寻找着缝隙向她的两腿间窥看。

    看到刘成这副摸样,于婷婷急忙拉过来毛毯,盖住身子,生气的道:“哥哥,你真坏,你怎么可以盯着妹妹的身体看。”

    正文 第十五章 粉色(15)

    听到于婷婷说自己坏,刘成只是呵呵一笑道:“哥哥若是坏,早就把你推倒了。还会给你送礼物?今天可是你的生日,哥哥是来给你送礼物的,你不感谢我,竟然还责怪我。”

    “嘻嘻,我知道哥哥对我好,就是你看女孩子的眼神太猥琐了,我……我有些反感。”

    于婷婷脸色尴尬的道。

    “你不想哥哥好的一面,竟挑我毛病。我真是白疼你了。”

    刘成装作生气的样子瞪了一眼于婷婷。

    “好,好,算我错了行了吧。你快把生日礼物给我啊,我看看是什么好东西,看你大早晨就神神秘秘的。”

    “嘻嘻,你绝对会喜欢的。”

    刘成龌龊一笑,把手里的电动玩意儿递给了于婷婷。

    送给于婷婷这种生日礼物,其实刘成并不是盲目。这还是源于十几天前的一个下雨的日子。

    当时,刘成与小姨和姨夫在塘里正忙,天空突然下了大雨,三个人只有一个雨披,刘成二话没说,把雨披丢给小姨与姨夫,顶着雨返回了家。

    当他返回家时,却是看到了洗澡间里有灯光。他以为是小姨忘记了关灯,便淌着水向洗澡间走去。

    然而洗澡间里却是有人在洗澡,刘成大惊,姨夫与小姨都去了塘里,表妹于婷婷去了学校,这会是谁在这里洗澡。

    他蹑手蹑脚的靠近洗澡间,从门口的缝隙里向里面望去。

    “嗯……呦……嗯……呦……”

    里面竟然是女人娇喘的声音,而这个声音他很熟悉,是于婷婷的声音。……后来,他才知道,因为学校里有一个会议,于婷婷提前放了学,在放学的路上恰巧遇到了暴雨,返回家后,她见家里没人,便钻进了洗澡间洗起了澡。

    被雨水淋了去洗澡,这很正常,但不正常的是于婷婷在洗澡间发出的娇喘声音。

    虽然于婷婷是背对着门口方向,但刘成从门缝里却能看清楚于婷婷分开着腿,不停的用手在下面揉搓……那时,他就知道,于婷婷已经长大了。

    “这是什么神秘的东西,成子哥?”

    于婷婷一边打开包裹,一边狐疑的问道。

    “你打开看看就知道了。”

    刘成邪邪的笑着。

    “这——”

    当这个电动的玩意儿呈现在于婷婷的面前时,她脸色顿时涨的通红,虽然没有见过男人的那东西,但她毕竟是上过学的人,对这东西还是一眼就能看出。

    “怎么样,喜欢么?”

    刘成笑吟吟的凑到于婷婷跟前。

    “你——你太让我失望了!赶紧把你的这破玩意儿拿走!”

    于婷婷有些愠色的瞪着刘成。

    “怎么了,你不喜欢?这可是……这可是新款。”

    刘成皱着眉头道。

    “成子哥,你竟然是是这样的人,你就送这恶心的东西给我?”

    于婷婷俏脸变的难看起来。

    “你不需要么?何必折磨自己,现在是什么社会了,还那么保守。”

    刘成叹息一声,摇头道。

    “我需要?是你需要吧!你给我把这东西拿走,拿的远远的!”

    于婷婷瞪大了眼睛,忿忿的对刘成道。

    刘成没有想到于婷婷看到这个电动的玩意儿会发这么大火,可他知道于婷婷是真的需要一个这东西。他拿起电动的玩意儿重新装好,郁郁不欢的就要向门外走。但他走到门口,突然又停住了脚。

    他回头说道:“你不需要,可下暴雨那天,你为什么要在洗澡间自己用手弄?”

    “你……那天你……你都看到了……”

    于婷婷突然心里一颤,声音也变的柔弱起来。

    刘成转过身,缓缓的又走了回来,他看了看于婷婷,吁了一口气道:“我们都已经长大,所以这些事……也就不必遮遮掩掩。”

    “成子哥,你……你不会笑话我吧……我那天在洗澡间……”

    于婷婷尴尬的道。

    “只要是个人,他就有人性!这有什么可笑话的。”

    “人,要有人性,没有人性,他就不是个人。哥哥,你说的真好。”

    于婷婷露出了浅浅的笑容。

    “那这个礼物,你是要还是不要?”

    刘成也笑了起来。

    “谢谢哥哥。”

    于婷婷笑了笑,从刘成手里接了过来,放在了枕头下。这次,她没有再害羞。

    “我们不是去做犯法的事儿,没有什么丢人不丢人。等我这次计划好,把村里的树林与西边的那个闲置的水塘承包下来,干大了以后,挣了钱给你买更好的东西。”

    “你要承包村里的树林与闲置的水塘?”

    于婷婷不敢相信的道。在她的心里刘成可是一个好吃懒惰的人。

    “是的,为了娶到漂亮的媳妇,我要挣钱,我要有出息!”

    刘成挥了挥手臂,有力的道。

    “我还真没有看出来你有这个心,成子哥,我一定会支持你的!”

    “在这个社会,没有权与财,什么都做不了,谁都瞧不起你,年轻的时候不奋斗,老了就后悔了。”

    “呵呵,你还真是一个有上进心的人。”

    于婷婷看着刘成的眼睛,再也不躲避,这时,她突然感觉面前的这个男人竟然如此的亲切。

    “我好好的策划两天后,我就去找村长,准备承包水塘与树林的事了。”

    刘成站起身,像是怀揣着梦想一般,望向了门口的远处。

    “成子哥,你手里拿的那个是什么东西?”

    于婷婷伸着头好奇的望着刘成手里的另外一个包裹。

    “这个啊……这个也是一个好东西。”

    刘成笑了笑道。

    “好东西?”

    于婷婷从刘成的手里把包裹拿过来,狐疑的打开看了起来。

    “咦——是一个芭比娃娃。”

    于婷婷兴奋不已,似乎对这个娃娃很感兴趣。她一边从包裹里把娃娃往外拿,一边问道:“哥哥,这个也是送给我的礼物么?”

    “你要它做什么?这个对你没有用。”

    刘成笑了笑,在于婷婷的屁股上拍了拍。

    “我喜欢芭比娃娃嘛。”

    于婷婷把娃娃放在床上,突然她皱了皱眉,接着道,“这个娃娃怎么没有穿衣服。你怎么不给娃娃穿上衣服。”

    “有些娃娃是不穿衣服的,穿上衣服它就不叫娃娃了。”

    “那叫什么?”

    “穿上衣服的娃娃叫媳妇,不穿衣服的娃娃叫伴侣。”

    “媳妇?伴侣?”

    于婷婷俏脸一滞,接着又道,“那穿了真空装,想一晌贪欢的叫什么?”

    说这话时,于婷婷特意的向刘成抛了一个媚眼。

    刘成心里一颤,他心里清楚于婷婷只不过是小姨领养的孤儿,与他没有任何的血缘关系。她抛着媚眼向自己提一晌贪欢,这是在暗示么?

    刘成裆里的玩意儿突然灼热的涨了起来,他猛然向前,一把搂住于婷婷,把她挤到了床边。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