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山村少妇
  • 发布时间:2018-01-05 17:04 | 作者:侯龙涛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一)

    我和老公省吃减用,终於在镇上开了一间属於自己的杂货店。店虽小,由於小镇地处三省交界,是南来北往的必经之地,生意做得倒也红火。但天有不测风云,老公在一次进货途中,被一醉酒司机驾车撞倒,住了三个月医院,总算捡回了一条命,可下肢却瘫痪了。虽说肇事司机被判了一年有期徒刑,保险公司也送来了两万元伤残金,但人已经废了。

    在照顾他的那些日子里,我把小店关了门,守在他身边。每天吃完饭後,我便帮他做两小时腿部按摩,希望有一天他能重新站起来,希望他能恢复男性的功能。

    我的性要求一直很强,婚後十几年,只要我们晚上在一起,我总是要求,弄得我老公疲於应付。说也奇怪,自从老公病後,我再也没有了性的念头。尽管每天我都用手、用嘴、用乳房,甚至下身用我的阴部去抚摸去接触老公那死蛇一般的阴茎,但肉体却没有性的冲动,我只想让老公重新站起来,哪怕恢复一点知觉也好。

    老公常流着泪对我说︰「我这辈子算完了,你才37岁,还是改嫁吧,不要管我了。」他越这麽劝我,我心里越难受,哪怕我一辈子不干那事,我也不会离开他。为了给他治病,我四处寻偏方,什麽羊蛋、狗鞭、猪睾丸,千方百计找来给他吃。就这样,日复一日,整整一年,连吃带治病,手头的钱渐渐用完了,我只得将杂货店重新开门,挣些钱维持生活。

    在门脸里,常有过往司机买烟买酒,这些跑长途的司机见多识广,野得很。虽说已近中年,但由於婚後生育早,身体恢复快,乳房还是非常丰满尖挺的,比起少女来更有一番韵味,所以有时找钱时,他们就把手往我的胸前一拧,笑嘻嘻的说︰「甭找了,让大哥亲一下,再给五元。」

    这样的情形见多了,我也习以为常。也许是太长的时间没有接触男人了,每次被他们揩完油,看着他们粗壮的身体,我的下身总是热得难受,常常一夜睡不好,起床後,内裤总是湿湿的。唉!我的命怎麽这麽苦啊?

    这天,天太热了,街上一个人也没有。店里热得像一个蒸笼,汗把我的裙子都贴在身上了。中午,也没什麽客人,我拿了把椅子坐在门口看两个光着膀子的半大小子在树阴下踢球。只见其中一人往前追球时被同伴一绊,正摔在一块石头上,胳膊顿时流出了血,同伴一看吓得撒腿跑了,剩下他一人站在那里捂着胳膊发呆。我赶快跑过去,把他拉回小店,帮他清洁伤口。

    「你看看你,这麽不小心,痛不痛?」

    「有点。」他低下头。

    「多大了?」

    「12。」比我的儿子还小两岁呢!

    看着他那孩子气的脸和还没有发育成熟的身体,我心里一阵心痛︰「别动,阿姨给你找红药水,抹上就好。」我爬上梯子,在上排货架上翻找药水和绷带。

    「你叫什麽名字?!」我边找边和他说话,怎麽没有回答?我低头一看,不由一愣,这小子正目不转睛地盯着我的裙下。由於天热,我只穿了一条非常小的三角裤,我的阴毛又非常多,都露在外面。这小子,我只觉得两腿间一热,差一点从梯子上摔下来。拿到药下来後,发现他的短裤中间鼓了起来。

    「你刚才看见了什麽?」我开始给他包紮。

    他的脸一下子红了︰「没什麽。」

    「你看,你的脸都红了,还说没看见,是不是看见了阿姨的短裤?」

    「是。」他的头低下了。

    「还看见了什麽?」我的小穴开始发痒,有些湿了。

    「还看见……」他的头更低了,但短裤却更鼓了。

    「还看见了阿姨的毛毛,对不对?」我的淫水流了下来。

    他扭头就要走,我一把拉住了他︰「跟阿姨说,阿姨漂亮吗?」

    「漂亮。」

    「老实说,那你想不想看看阿姨的身体?」

    「想。」他低声道。

    我站起来将小店的们关上,上了锁。「那好,阿姨就让你看看。」边说边脱下了连衣裙。

    由於天热出汗,我的乳房已从乳罩里滑出一半,三角裤也已湿了一片。那少年瞪大了眼睛,贪婪地看着我的身体。我解开乳罩,拿起他的手,轻轻放在我的乳房上,只觉他浑身一颤。

    「来吧孩子,轻轻的抚摸它。」

    乳房传来的感觉,使我想起了我的第一次性经验,感觉越来越强烈,我的小穴又流出了淫水。

    「来孩子,让阿姨看看你的。」说着我已把他的短裤脱了下来。只见约三寸长的鸡巴直挺挺的立着,周围稀稀拉拉长着几根毛,包皮都没有完全翻上去。我用手将他的包皮翻起来,上下套弄着,少年开始呻吟起来。突然一阵勃动,他的精液射了出来,弄得我满手,这大概是他的童子精吧!

    少年的脸更红了︰「对不起,阿姨。」

    「没关系,第一次都是这样的。」我把三角裤也脱了下来,手上的精液和小穴上的淫水混在一起,沾满了阴毛。「来,你把手伸到这里。」我引导着他的手插进我的小穴,同时我的手又开始套弄起他的小鸡巴。

    不多时,他的鸡巴又硬了。我再也忍不住了,我趴在梯子上撅起了屁股,露出我那湿淋淋的小穴︰「快!用你的鸡巴干阿姨。」我的阴道一阵抽搐。少年站在我的身後不知所措,我忙引导他进入我的沾满淫水的小穴,只觉微微一涨,他的鸡巴滑了进来。

    小家伙在我的身後起劲地抽动着,由於淫水太多,经常滑出去,我不得不一次一次塞回来。就这样在时断时续的过程中,我达到了高潮。而小家伙由於刚泄过精,小鸡巴一直挺着,最後我还是用手才帮他完成了一生中的第二次射精。

    哦,一年了,我的小穴第一次被充实、被滋润,尽管它是那麽细小,但我觉得比我的第一次还要刺激,还要满足。

    (二)

    我叫淑芬,高中毕业後一直在镇百货店工作,直到碰上了我老公。那年我老公从部队上复员,来到镇汽修厂。经人介绍我们俩结婚了。婚後很快有了一个儿子,以後我俩都辞了职,自己开了一家杂货店,日子刚开始好起来,老公就出了车祸。

    我独自一人既要照顾老公儿子,又要照顾店里生意,还要忍受性的煎熬,我简直支撑不下去了。直到有一天,一个小家伙无意中闯进了我的生活,唤醒了我身体内被压抑的性慾。从这以後,我找到了生活的意义。

    是啊,老公的身体虽不行了,但我可以自己想办法啊!於是我经常用手、用火腿肠,甚至在做饭时用茄子、黄瓜来自慰。一次,我突然有了一个想法。晚上等儿子睡下後,我来到老公床边,脱下全身的衣服,上床蹲在老公的脸前。他吃惊的看着我,很快明白了我的意思,他用手扒开我的阴毛,开始用舌头添我的小穴,「啊……」我的淫水又泛滥了。

    我像平时尿尿一样,蹲在老公的脸前,整个屁眼和臊穴都对着老公的嘴巴,「啊……快……使劲,快伸进去……哦……好舒服。」我呻吟着。

    老公用手扒开我的阴唇,使劲将舌头伸了进来,这是一年来老公的身体第一次进入我的身体。我的身体像被点燃了一样,只感觉阴道内一阵阵收缩,又痒又麻。

    突然,老公的舌头缩回去了,我不禁轻喊︰「快,快伸进来!」

    「你的阴毛太多了,扎得我脸痛。」老公以前从来不替我口交,我的阴毛又密又硬,黑蓬蓬的像一堆草布满整个阴部,弄得我夏天穿衣都十分小心。我灵机一动,光着身子跑到厨房,端来一盆热水,拿起老公的刮脸刀︰「平常都是我帮你刮胡子,今天我要你帮我刮『胡子』。」

    「我不会。」

    「试试就会了。再说,这也帮助你活动身体。来!」边说我边把肥皂涂在阴毛上,老公无奈地叹了口气,小心翼翼地用刀开始从我的下腹剃起来。随着一撮撮阴毛被剃下,我的阴户渐渐地露了出来。「沙沙沙」一声声像响在我心里,浑身痒痒的,像无数的小蚂蚁在咬我,一股股淫水渗出我的小骚穴。

    「好了。」老公用毛巾擦擦光滑的阴部,我低头一看,只见自己的阴部白蓬蓬的高高鼓起,像个馒头,中间一条缝,不断渗出淫水,像个成熟了的桃子裂开了一样。这还是生完儿子後第一次见到自己的阴部,我的脸有些发热。老公笑着说︰「你这是馒头,书上介绍过。」这是老公受伤後我第一次见到他笑。

    「你想不想尝尝我的馒头?」我撒娇道。

    「我,我不行了,我太累了。」老公自受伤後从没有过这麽多活动。

    我的小穴又酸又涨,太难受了,我坐在床头,猛抓起老公的手,使劲塞进我的小洞洞。老公就这麽看着我。「急死我了。」由於抓着他的手使不上劲,我的小穴深处又麻又痒,真想找个搔子伸进去挠一挠。我四处环顾,发现了老公的拐杖。那是他受伤後我化了五百多元给他买的,不 钢的杆一寸左右粗细,前面套了一个橡胶套,一次都没有用过。我一把抓过来,用拐杖头在我的骚穴上使劲摩擦。

    「你会弄伤自己的。」老公瞪圆了眼,伸手来抢。

    我什麽也听不见了,在我眼里,这支拐杖就是一个大鸡巴,它那橡胶头就像一个粗大的龟头刺激着我。我坐在床上,双手倒握着它︰「快,进去吧!」我的大鸡巴,「噗」的一声,它进去了约有三寸。

    「啊……啊……」太爽了,我来回抽动着,它就像一枝魔杖,带动了我的肉体、我的思想。我所有的感觉都集中在我的阴道里,我的整个人已变成了一个大阴道。

    我像疯了一样地来回抽动,只觉得一阵阵高潮波涛般从我的「馒头」里发出,散遍全身,直至把我淹没。

    我瘫软在床上,而那沾满淫水的拐杖仍插在我的阴道里。就这样不知过了多久,只觉两腿间一震,原来老公已将拐杖拔出。

    「哼,还说给我买的呢!原来你自己花五百多元买了一条大鸡巴。」老公做生气状。

    「你坏,你坏嘛……」我用手捶着老公。

    拐杖虽被抽走了,但我的阴道仍一阵阵抽搐,彷佛它还在一样,以後我自慰又有了一种新工具。

    当我把一切清洗完,帮老公擦身体的时候,发现老公的龟头上有一滴清亮的液体。

    (三)

    自从和老公玩上吃馒头的游戏後,我发现老公的精神好多了。一到晚上,他就叫着要吃馒头,弄得儿子直问我︰「爸不是刚吃完饭吗?怎麽又要吃?」

    我笑道︰「你爸爸发现多吃馒头能帮他恢复身体。」

    「那我也吃。」

    「吃吧!」我顺手拿起一个馒头给了儿子。难道儿子发现了我们吃馒头的秘密?这小子,小时候因偷看我洗澡,曾被我痛打过一顿。

    老公的脸上笑容多了,身体似乎也有了恢复,常隐隐感觉脚有了知觉,也能坐起来了。看来精神力量也是不可忽视的啊!

    老公的身体见好,我又把精力放在了杂货店上。

    这天早晨,我刚进完货,正在店内收拾,听到有敲门声,是谁这麽早就来买东西?我打开门,只见门外站着一个满脸胡子的男人。他身材很高,身上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味道。我看他很面熟,但由於逆光又看不很清,也许是常过往的司机吧!

    「你买什麽?」我问道。「我……我不买什麽。」这男人有些不自然。我看着他,总觉得在什麽地方见过。

    在我的目光下,他有些惊慌︰「我买包烟。」他交钱拿起烟就要走。「你回来!」他吓了一跳,回过头来。就是他,那个该死的撞伤我老公的司机!他留了满脸胡子,一时我竟认不出来了。

    我跑出柜台,一把抓住他︰「你……你这个混蛋,你害得我好惨啊!」我一边骂着,一边用拳头打他。他却一动也不动,直到我打累了扶着墙,他才摘下帽子,慢慢地说︰「是我,我才从监狱出来。」

    「你来干什麽,还嫌害我们不够吗?」我气喘嘘嘘道。

    他打开新买的烟,抽出一根,缓缓点着,深深地吸了一口︰「不是,我对不起你们。一年前我出车回家,发现老婆和村里的会计睡在一起,我拿起刀就要剁这对狗东西,他们大叫起来,结果被大家拦下,我一肚子火,喝多了酒,结果出了事。」

    我重新看着他︰「说下去。」

    「我被判了一年,赔了你家两万,老婆带着剩下的家产和我离婚了。我无家可归,所以出来了先看看你们,然後去结果那对狗男女。」他咬着牙。

    「然後呢?」

    「再说吧。」

    我有些害怕,一把抓住他的胳膊︰「你不怕被判死刑吗?」

    「一个男人这样活着有什麽意义。」

    不知不觉中,我有些同情起他来,原来他也是个受害者。我拿出一只烧鸡递给他︰「来,先吃点东西。」又递给他一听可乐。他大吃几口,又拉开可乐猛喝两口︰「哈哈!做梦吃的都没这麽香。」

    我看着他那粗旷的脸及散发着男人气息的身材,心里有些慌乱,正赶上他向我看来,我忙低下头。由於早晨上货,出了一身汗,衬衣紧贴在身上,我又没戴胸罩,只见胸前两个红点,顺着呼吸上下移动。

    他的呼吸有些急促,我站起来,向外推他道︰「你快走吧,我永远不想再见到你!」他一伸手,我一下靠在他怀里,一股男人气味包围了我,我的小穴竟微微发热,我想推开他,却浑身无力。他那有力的胳膊紧紧搂住我,我的心越跳越快,像要跳出嗓子,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那个男人用脚将门踢上,抽出一只手锁上,低头向我吻来。「天哪!这可是造成我不幸的罪魁祸首。」我心里这麽想着,可一股热流却顺着两腿流下,就像来月经时没戴卫生巾的感觉一样。

    我左右躲闪,却反而使奶头和他的身体摩擦加重,使我浑身更加燥热。我感觉到他那坚硬的阴茎直挺挺地顶在我的阴户上,我终於崩溃了,不再反抗。他那毛茸茸的胡子紮在我脸上、紮在我胸上,使我全身一阵阵颤抖︰「好人,快操我吧!我受不了啦!」

    他一把扯下我的裤子,连内裤也撕开了,一双大手伸向我那光滑的阴户上。

    「啊……啊……」他叫着扯开自己的裤子,就这麽和我面对面,将他的鸡巴插了进来。「啊……」由於角度不对,我痛叫起来。接着就有了一种新的感受,那是由於他的鸡巴又粗又大,斜插进来,直接刺激我的阴核。我全身像过了电一样,再也站不住了,一下子瘫坐在地上。

    他像疯了一样,一下将我推倒,我躺在地上,全身成了一个大字,他跪在我的两腿间,用手抓着自己的鸡巴,一下子送进了我的小穴。我全力配合着他,小穴一痒我就往前一送,一痒又一送。他的大鸡巴像一只灵验的解痒工具,使我全身舒畅。他用两只手抓住我的两个奶头,身体大力向我撞击着。

    「啊……啊……」随着他的叫声,我只觉一股热流冲击着我的花心,我的高潮也同时到来,只觉阴道一阵抽搐紧紧裹住了他的鸡巴,我们同时瘫在地上。

    过了很久,我推推他︰「哎,我问你,在监狱里你们怎麽办?」

    「有的家伙就挑那年轻新来的,半夜爬到他们身上操屁眼。」

    「真恶心。那你呢?」

    「我进去那天正好有个哥们出狱,他是撞死人,判了两年,临走时他塞给我一张纸片,我一看是一张锺×红的剧照,当时我还纳闷,他给我这个干什麽?过两天我就明白了。那晚我一手拿着照片,一手打手枪,幻想自己在操大明星。」

    「臭美!那张纸呢?」

    「出来前给了别人。」

    「那你刚才想谁呢?」

    「你猜。」

    就这样,我们光着身子坐在地上,听他讲监狱里的种种怪事,我一点也不恨他了。

    「以後找个工作,重新做人吧!」

    「我非宰了那小子不行。」

    「你看看,你撞伤了我老公,刚才又操了我,我老公应宰了你才对。」

    他不说话了,过了一会儿,他站起来穿上裤子︰「大姐,你真是个好人,我要到南边去,重新干,一定混出个人样来!」

    我也站了起来,搂住他︰「以後娶个好媳妇再来见大姐。」

    我们穿好衣服,他把剩下的可乐喝了︰「大姐,我永远忘不了你。」我打开门,门外的阳光开始升了起来。

    (四)

    一天傍晚,我正在店里忙,突然听到一个大嗓门︰「老板娘,给你带来点樱桃。」

    不用抬头,我就知道来的是山东运输公司的大老李和他的助手小张。他们常往南方跑,每次路过时,除了在这买些必需品,像电池、方便面等,还常带给我一些南北水果鲜菜。每次要给他钱时,他总是笑着说︰「行啦,老板娘,让俺抓一下你的奶子就行。」

    「放狗屁。」我一边说,也一边有意无意地向他挺挺胸。这些司机就是我们小店的财神,可不能得罪他们。

    「呦,是大老李呀!快进来,还有这位小兄弟,来,喝口水。」我打开两瓶汽水。

    小助手提着一袋樱桃︰「大姐这是师傅给你的。」

    「干吗这麽客气,你就把这儿当个家,来回累了歇个脚。」我顺手拿了一个樱桃︰「还真甜。」

    「不如老板娘的樱桃甜,哈哈哈哈……」

    「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我一面把他们通常要买的东西挑出来,一边问︰「南边天气热吧?」

    「可不是,南边发大水,路不好走,都耽误了三天了。」

    「那可快走吧,老婆都等急了,47块2。」

    「刚见面就赶我走?来,让哥亲一下。」我往他脸前凑了凑,canovel.com他的嘴在我脸上发出一个很响的「啵」︰「好妹妹,这是50元,甭找了。」

    我目送他们上了车。过了一会儿,小徒弟满头大汗跑了回来︰「大姐,还有手电吗?再来两个。」

    「咦,你们怎麽还没走?」

    「发动机坏了,师傅正在修。」

    我一看,天色已晚,估计不会有人上门了︰「走,我跟你去看。」

    只见老李光着膀子,浑身是机油,正趴在发动机上,我和小张一人一个手电帮他照着。

    「妈的,缸垫坏了。」

    「师傅,那怎麽办?」

    「修啊!」老张有些急了。

    我忙说︰「天这麽晚了,不如先把车推倒我家,你们哥俩洗个澡,踏踏实实喝二两、睡一觉,明天一早送修理厂。」

    老李点点头︰「只能这样了。」

    把车推回院里,打发走帮忙的邻居後,我和老公说了。「那就让他们睡西屋吧,你去收拾一下,再给他们烧点洗澡水。」老公道。我忙去收拾房间,烧水做饭,伺候他们洗完吃完,我快累趴下了。

    等他们都睡下,我烧了一大锅水,准备好好洗一洗。自老公受伤後,我托人在东屋安了一个大浴缸,为老公洗澡方便,自己从没用过。今天我也泡泡解解乏吧!

    放了一缸热水,我脱光衣服躺了进去,水像无数温柔的小手抚摸我的全身,真舒服!我闭上眼,沉浸在这美好的享受中。

    突然,「吧」一声惊动了我的神经,我从墙上的镜子看到,原来是小张正趴在窗前偷看。好小子,鸡巴毛还没长全,竟敢来偷看老娘洗澡!我心里一动︰何不趁机逗逗他?

    於是我起来坐在浴缸边,面对窗外,同时两腿叉开,登在浴缸另一边,我的阴户整个呈现出来。我开始用肥皂轻轻地擦遍全身,当擦到阴户时,我用中指一圈一圈地摩擦着大阴唇,慢慢地,我沉浸在这被窥的表演中。

    我的阴毛已长出一厘米,我拿起老公的剃刀,开始将它们重新剃去。一下一下,锋利的刀片在阴唇上滑过的感觉真好,难怪很多男人宁愿用刀片也不用电动剃刀。

    随着我的「馒头」越来越乾净,我听见窗外的喘息急促起来。我用水清洗了一下光滑整洁的大蜜桃,开始慢慢将剃刀刀柄插入阴道,轻轻抽动着。我斜眼看看窗外,那小子已经掏出鸡巴来回套弄起来。随着淫水的增多,刀柄已不过瘾,我拿起一个洗发水瓶子往小穴里塞。瓶子太大,只放进瓶盖,带螺纹的瓶盖在阴道口,刺激得我全身一紧一紧的,恨不得将整个瓶子塞进去。

    正在我慾火中烧的时候,一个黑影带着满身酒气冲了进来,「大老李!」我惊叫起来。「快,让俺帮你弄。」我一指窗外,他忙答︰「那小子,让俺一脚踢回屋了。」

    这时,我也顾不了那麽多了,一把抓住了他那大鸡巴。只见老李两眼喷火,龟头暴涨,他一把将我推进浴缸,随即扑了上来,水流了满地。

    他那粗壮有力的大鸡巴在水的滋润下,一下子刺入了我的小穴。啊!好爽!我就像那溺水的人一下抓住一个救生圈一样,全身有了依靠。他那粗大的龟头在我的阴道里滑动,带给我阵阵热浪︰「啊……我的大鸡巴哥哥……你操得我好爽啊……」

    老李一声不吭,只顾埋头苦干。也许是他酒喝多了,也许是水的滋润减轻了阴道对他的刺激,只见他满脸通红,却射不出来。他的大龟头像个活塞,在我的阴道里来回抽动,我像在天上的云中飘一样,一起一浮,一个接一个高潮,从我的头发到脚趾头一阵阵发麻。

    只听得「嘿」的一声,我从空中跌了下来,两腿间一空,一串水泡从小穴里冒了出来。只见老李抽出鸡巴,用自己的手一阵紧套,一道弧线滑过,直落在我的奶子上。我用手一摸,好热好滑呀!

    由於夜里太累了,我直到中午才起床,出门一看,院子里已空了。

    「他们人呢?」

    「他们去修理厂了。」老公说着拿出300元钱︰「这是他们给的房钱。」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