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调教清纯老婆的真实经验
  • 发布时间:2018-01-05 17:03 | 作者:侯龙涛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2017-11-08 by

    我从内裤的边缘将手指伸进她的内裤中,轻轻摩擦她的阴蒂,又湿又滑,她低声「嗯……嗯……」的哼着,後来好像警觉到什麽,将身体偏了一点才不会让床上的人看进她的裙内。我将她的大腿稍微掰开些,好让手指活动范围广些。

    那对男女此时又说了:「真的没关系,想做就到床上做,很多人都这样。」老婆此时轻轻压住我的手说:「好了啦!我帮你就好了。」我说:「没关系啦,穿得像粽子一样,人家什麽也看不到啦!」她才不再阻止。

    我轻声说:「用嘴巴好不好?」

    「不要啦!人家会看见啦!」

    「看见又怎样?我们早把人家看光光了。用嘴比较舒服,真的很难过啦!」

    老婆只好勉为其难地转身跪在我两腿间,轻轻含住我的阴茎上下套弄起来,果然舒服百倍。看着自己的阴茎在老婆小小的嘴巴内进进出出,尤其是在别人面前帮我口交 ,有种莫名的兴奋。

    我的手再回到她的裙内轻轻摸着她的臀部,可惜这个姿势手不够长,很难摸到她的阴道口。我用手轻轻将她的上身往前拉了一下,她顺从地调个姿势,将上身前倾,跪在地上,屁股自然地翘了起来,好让我能顺利摸到她的私处。

    我一只手继续轻轻挑弄摩擦着她的阴蒂,另一只手却不怀好意地顺着抚摸屁股的动作稍微加大,渐渐将她的迷你裙摆愈撩愈高,她的屁股至少已有二分之一露在他们眼前,由於她背对着他们专心帮我口交 ,一时倒也没察觉有何不妥。

    我看到那男的早已停下抽插动作,也没注意他们到底做完没,只见他向我们这边专注地望过来。从他的目光方向,我知道他已被我老婆蕾丝丁字裤下近乎全裸的白皙臀部深深吸引住了,我有自信天下大概没几个男的看到我老婆对他们翘起臀部能不心动的。

    老婆闭着眼,一边帮我口交 ,一边缓缓顺着我对她私处的摩擦节奏摇摆着屁股;我顺着抚摸的方向,轻轻将她勒在两片屁股间的丁字裤後方绳索向左拉开一些,好让我的三只手指能将整个私处上下滑动得更快一些。

    此时老婆的下体已毫无隐藏地暴露在他们眼前了,我看到那男的在我老婆身後偷偷跟我比了一个「赞!」的大拇指手势,并指指床上希望我们过去做,我指指老婆的後脑杓,摆出一副无可奈何的表情。

    可能是阴部被摸得太兴奋,老婆停下口来半眯着眼睛,两眼迷蒙、两唇微张的对着我「哦……哦……」轻轻娇喘着,看着她犹沾着我所分泌淫液的双唇,嘴巴周围因沾到口水而微微发亮,我欲火中烧,真想立刻撕烂她的衣服,丢到床上大干一场。

    我悄悄将她的裙摆恢复原状,摸着她的脸轻声问:「到床上做好吗?」她无意识地摇摇头,我说:「你这样腿会麻掉,那到床上躺着摸好吗?」顺势扶着她走到床边,看她一跛一跛,我猜两腿早已麻了。她躺在床上看到旁边一丝不挂的两人,脸又羞红起来。

    那女的从皮包里拿出一条深色的布条,跟我老婆说:「不要害羞啦!如果觉得紧张就把眼睛幪起来让你老公摸,黑黑的可以有很多想像空间喔!你平常幻想的、不敢说的,都可以在这时候去想像,很兴奋喔!我们去洗澡,你们想做也可以,我们不会偷看的啦,做完再叫我们出来就好!」一边说,一边帮我老婆两眼缠上布条,直转了二圈後,在脑後打个死结。(我暗想,他们真是经验丰富!)

    老婆傻傻的幪着眼躺在床上没说话只喘气,没几秒浴室传出冲水声,我问老婆:「现在做好吗?」老婆说:「摸摸就好啦!最多脱内衣就好,不能脱我衣服唷!」

    我无奈地把自己已半脱的裤子全部脱掉,然後把她的无肩胸罩脱了丢到椅子上,顺手再把她的丁字裤也脱了,她挣扎了一下,我说:「衣服、裙子都没脱,外观跟原来一模一样啦!」接着赶紧将手伸进衣裙中恣意抚摸,特别是加强阴蒂及阴道口的重点部位,再将手指也插进阴道中来回抽送。

    老婆的下体已湿得不象话了,没多久又传来阵阵呻吟声,我说:「不要忍,你想叫就叫出来吧!水声很大,他们听不到。」

    我摸了一会儿,又将她的衣服翻上去吸吻她的乳头,可能是她仍听到水声,这次没再反对了。随着呻吟声愈来愈大,我将阴茎从裙子底下插入她的小穴中,来回抽送着,跟她说:「放心吧!他们出来我会叫你。」

    隔了几分钟,我看到那女的从浴室内探头探脑的望出来,男的紧贴着半透明玻璃想必也在偷看,聪明的是他们没有关水,莲蓬头仍旧哗啦啦的喷着。

    我偷偷对他们招招手,他们捏手捏脚地出来站在床边观看,我突然觉得兴奋异常,更加快了抽插的速度,老婆也随着节奏「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的叫个不停。

    隔了几分钟,我停止抽插并爬下床,要老婆翻过身来跪在床边上,轻抚着她的屁股,此时她的屁股正对着我以及身旁那对男女,整个阴户湿成一片,阴道张得开开的,她问:「怎麽还不插进来?」我说:「太兴奋,休息一下,不然会想射了。」

    我摸了一阵,指指那个男的,又指指老婆的屁股,他兴奋地轻轻站在床边,当我的手离开後,他赶紧换手继续抚摸,浴室内水声仍继续哗啦啦的流着……

    他摸了我老婆屁股不到几秒钟,乾脆得寸进尺地将一根手指轻轻插入她那又热又紧的阴穴中抽插,老婆又开始呻吟起来;她的女友则用手握住我的阴茎轻轻套弄,我也顺手半搂着她抚摸她的小穴,但眼睛却没离开我老婆及那男的。

    说实话,他女友虽然不错,但我还是比较喜欢看他搞我老婆的样子,尤其是看着老婆一边呻吟一边扭动屁股,但搞她的人却不是我,更能让我产生奇妙的兴奋感觉。

    那男的用手指忽快忽慢抽插了近五分钟,老婆直喊着:「好了啦……不要手指……人家要用那个插嘛……快点嘛……好难过……很空虚的感觉……快嘛……快点嘛……」

    我赶紧向他示意,他的手指拔出後,我两手赶紧扶着她的屁股顺着她高涨的情绪说着:「小荡妇!你要这个是吗?插死你……插死你……」一边从後插入,狂抽猛送起来。

    「是不是要这个?你说,是不是?」

    「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对……对……喔喔……喔……好舒服好舒服……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对对……喔喔喔……」她雪白丰满的双乳前後剧烈晃荡着。

    「幻想一下,我在後面插你……现在有一个男的正一起摸着你的乳房……吸着你的乳头……用力吸用力吸……」

    「喔……喔……」

    「插死你……插死你……告诉我舒不舒服?」

    「……舒服……舒服……喔……」

    「深不深?深不深?」

    「好深……喔喔喔……好深……好舒服……好舒服……喔喔……」

    「大声一点!我听不清楚。」

    「好……舒……服……喔……喔……喔……我要泄了……要泄了……飞上去了……喔喔喔喔喔……」

    「叫大声一点,像在家里一样,大声叫出来!」

    「喔喔……喔……真的泄了……呜……呜……喔喔……真的泄了啦……」

    「想像现在是另一个你喜欢类型的男人正在後面插你,你却要一边用嘴帮我口交 ……前後两个嘴都被插满了……爽不爽?爽不爽……」

    「喔……不要说了……不要说了……喔喔喔喔喔……」

    我将两只手指从背後绕过去放在她口中乱搅:「快点想!有没有在想?爽不爽?两个人一前一後在插你……兴不兴奋?说啊!兴不兴奋?」

    「兴奋……兴奋……喔喔喔……有……喔喔喔……有想……喔……」

    「想不想?说呀!」

    「想……喔喔喔……」

    「想不想被两个人一起插?」

    「想……」

    「想不想嘛?」

    「喔……喔……想……想……」

    「用力插死你!刚才那个人正在用力插你……爽不爽?」

    「爽……喔……好兴奋……不要讲了……喔喔喔喔……我要飞了……喔……泄了啦……」

    「告诉我你好想让两个人插。说呀!想不想?」

    「……我想让你们插……」

    「很想吗?」

    「……很想……」

    「舒不舒服?」

    「好舒服……好舒服……喔……喔喔喔……」

    一直抽插了大约十分钟,我看到那女的也正跪在地上帮那男的用嘴加速套弄着,我再也忍不住加快速度,狂喊着:「喔……好舒服……好紧好湿……我好喜欢插你……我最喜欢插你……我要射了……要射了……」

    老婆歇斯底里的喊着:「射进来……射进来……喔喔喔喔喔喔喔……真的不行了……喔喔……」我深深插入她的阴穴最深处,用尽力气射了出来,全部射进她的子宫里……

    她顺势瘫软在床上呼不过气来,我轻抚着她的背,慢慢等她高潮消退,从脖子到屁股来回抚摸着。他们两人也正拿着卫生纸擦着男方的龟头,想必他也射进女友嘴里了!他们识相地轻轻退回浴室。

    我抚摸了老婆一阵子,拿被单帮她擦擦背上的汗,轻声问她:「要不要叫他们出来?不要让人家等太久。」她赶紧坐起身来,拉好衣裙,用手到脑後去拆布条:「等一下……好紧唷……」我一看打了两个死结,赶紧到後面去帮忙,拆了半天才打开。

    她看我下床,慌张的说:「等一下嘛……我先穿内衣……」看她穿好了内衣裤,我才进浴室去叫了他们一声。他们擦乾後走出来,故意说:「你们来这里光摸摸实在不懂享受,下次可以试试一起做的感觉嘛,真的很兴奋……」

    老婆坐在床边羞红着脸:「下次再说吧。」

    我们一起走出旅馆大门分道扬镳,虽没亲眼看见他插入我老婆湿滑的穴内,但我知道又前进了一大步,再花点时间一定会成功的,帮我加油吧!

    (三)

    真抱歉让大家久等,我知道大家期望这篇实况报导很久了,不过我真的也没闲着;自从上次找了那对情侣後,天天期望着跟他们真枪实弹一起作一次,可是老婆就是扭扭捏捏,也不知在执着什麽,虽从未疾言厉色反对,但又始终未再提与他们一起上宾馆之类的事,空等了一阵子,我决定拐个弯想个好法子……

    我与上次那对在银行服务的情侣联络後,请他开委托行的女友每天抽空打手机与我老婆聊聊天,天南地北,什麽都聊,二人渐渐熟稔後,开始请她有空时多找我老婆一起出去逛逛街,最重要的是帮忙开导她的观念,我们两个男的都不出面,也不干涉。

    说来她也真厉害,老婆似乎已跟她成了无话不谈的好友,每次回来我也不多问她聊些什麽,但事实上我每天都会与那位元小姐通电话,听她报告经过与进展。

    近几个月她们除了逛街、聊天、喝下午茶外,也一起选购性感内衣、逛情趣商店,偶而她会拿些煽情的报导或图片给我老婆观赏,当然少不了3P甚至多P的照片,过程中经常交换意见,或出言挑逗老婆。由每天的战报,我觉得老婆对3P的观念已愈来愈感到习惯,听那小姐说,只要气氛好、时机对,她保证我老婆对3P不但不会反对,甚至已开始略有期待。

    如此过了多个月,前阵子我们觉得时机应已成熟,於是由她邀请老婆找个时间,两对情侣一起休假去中南部玩几天,纯为放松紧绷的工作情绪。当然,她也没笨到还没成行就先跟老婆去提多P的事情。

    老婆回来後告诉我想跟他们一起出去休假後,我当晚先假装没马上答应,吊吊她胃口,假装说要第二天回办公室看看行事历才知道匀不匀得出时间;直到第二天下班後才告诉她:「没问题,可以一起去玩了。」她高兴得蹦蹦跳跳,直说好久没去休假散心了。

    前阵子休了几天假,终於展开了我们五天四夜的极乐之旅。

    第一天。

    我们决定到垦丁好好玩几天,落实了出发日期後我先去订旅馆,下班後告诉老婆一因人多客满、二为省钱,第一天只好先订了一间两张大床的房间,等到隔日晚上即有空房,到时再分开住。

    到了垦丁,第一天整个白天大家一起吃喝玩乐,不知不觉间也大幅拉近了彼此的距离,沙滩上两个女孩都穿上上星期她们一起逛街挑的两截式泳装,上身是件类似小可爱的短泳衣,露出胸部以下的一段腰身和小肚肚,下身是件样式极为简单、省布的三角开高叉泳裤,因为很显身材,两人穿来都很性感好看。可惜老婆临阵害羞,下半身坚持不敢只穿三角式的泳裤,於是又在泳裤外加了一件白色的紧身短热裤。

    大家在沙滩上跑来跑去,後来她女友提议玩骑马打仗、近身肉搏,大家打打闹闹,常赢的难免嘲笑常输的,玩着闹着又不时互换女友背,看看到底谁厉害。

    其实说穿了,这些游戏都是我与她女友出发前早就计画好的把戏,据她女友说,这些亲密的游戏,可使老婆在放松心情没戒心的情况下,借着打闹、推挤、拥抱、背负、揉捏及碰撞等亲密接触,让她在不知不觉中习惯不同男人的碰触拥抱,与被别人背负时身体私密部位与对方裸背直接的摩擦。

    玩了一天,到晚上回到房间打打扑克牌,喝喝啤酒,两对情侣分别洗好澡各自回自己床上睡觉。我正在被窝里拥抱轻抚老婆时,隔床居然毫不遮掩地传来阵阵女子的呻吟声,愈来愈大声,抬头一看,他们两人竟已在旁边床上演起活春宫了!

    老婆跟我偷偷望去,虽然关着大灯,但在外地旅馆为公共安全起见,睡前已预留了一盏厕所的日光灯没关,所以还是看得蛮清楚。老婆跟我专心地看着他们做爱 ,几分钟下来,搞得老婆已面红耳赤。

    我按捺不住,翻身也跟老婆盖着棉被搞了起来,隔了一阵,「砰」的一震,吓了我俩一跳,那男的居然直接插着女友将她抱起,一把拎到我们床上,在我们身旁继续大干起来。老婆拉拉被子坐了起来,停止跟我的炮战,专心成了目瞪口呆的观众,看着他以老汉推车的姿势在我们床上疯狂干着他女友。

    听着他女友在我们身边一声急过一声的呻吟,她忽然拉过老婆的手放在自己胸部说着:「喔!好棒……好深……你帮我摸摸乳房好吗?」老婆傻傻地轻抚着她的乳房,我抓住机会翻到他女友的另一侧,狂舔着他女友的另一个乳头,双手也没闲着在她全身游移,她更加疯狂了,下体不断向上挺起迎合着男友的抽插。

    隔了几分钟,男的似乎有点累了,将阴茎拔了出来,他女友仍喊着:「不要拔出来!还要!我还要!」

    他男友抹抹汗嚷着:「你想了人家这麽久,今天就让你如愿好了。」伸手轻推我一把,说道:「她哈了你超久的,换你来接手吧!」

    我这时还客气什麽,戴上套子,将她翻了个身,扶着她翘起的屁股,对准阴道口从後面用力插了进去,一股股温热的淫水配合着我的抽送从她小穴里不断涌出,她一边往後挺耸迎凑着我的节奏,一边高声淫叫:「喔……喔……好粗!好粗!喔……好舒服……喔喔喔……好舒服……」

    老婆看傻了眼,她男友就几乎大腿贴大腿的坐到我老婆旁边休息,老婆稍微侧了一下身,大概是被我的举动搞傻了,睁眼看着我与另外的女人大干,倒也没逃开。

    如此插了近八、九分钟,床单都被他女友扯皱了,我看到那男的不知何时已将一只手放在老婆盘坐起的大腿内轻抚着,边说:「舒服吗?不要紧张,偶尔要放松一下。」接着又将手顺着我老婆的後背到股沟来回不断轻抚着。

    我再用力抽插了十几下,跟那男的说:「休息够了没,要不要再接手呀?」那男的在我拔出後,一溜烟滑入他女友跪趴的身体下面,以「69式」继续吸舔着她的阴部,她也顺势将男友的阴茎含入口中吸吮起来。

    我将套子丢了,拉着老婆躺在他们身旁说:「我们也来!」於是与那男的肩并着肩同以「69式」一起舔着自己的另一半。老婆似乎也感到兴奋起来,呻吟声愈来愈大,有时因太过兴奋还会抬起头忘了帮我口交 。我集中全力用力吸着老婆的阴蒂,偶尔紧紧吸吮着将阴蒂往外轻拉,这是对她的必杀技,每次都可听到她大声的呻吟与叫喊,屡试不爽。

    那男的将右手伸过来,用一根手指插入老婆的阴道来回抽动,我则继续吸着阴蒂;隔了一阵,随着阴道大量淫水的润滑,他又改为两指同时插入阴道增加粗度,老婆肥美嫩白的屁股随着她愈来愈大声的呻吟声,不断左右来回摇摆。

    也不知是太过兴奋,还是以为插进去的是我的手指,老婆竟从头至尾都没有反对或逃避的意思,有时抬头呻吟,有时闭目专心感觉,有时又低头吞吐我的阴茎。

    又隔了三、五分钟,老婆说:「不行了!不行了!喔……腿软了……好想插进来……好想插进来……喔喔……」

    我继续躺着,轻轻向前推了推老婆的屁股说:「你自己来。」老婆迫不及待地跪趴着往前爬,再背对着我半蹲着扶住我硬烫的阴茎坐了进去,我马上感觉到老婆阴道内的湿滑与滚烫。

    看她像只饥渴的狮子般半蹲着,用柔软的阴道上下快速套弄着我的阴茎,我喜欢这个姿势,因为可以很轻松而清楚地看着老婆雪白的圆臀以及阴茎在她阴道口进进出出的动作,以及被阴茎涨满的阴道内被不停拉出、插入的嫩肉。

    此时,他女友也很善解人意地成全我们,静静躺在床上观赏,我们三人从背後静静欣赏着老婆肥美的阴道口紧咬着我的阴茎,时而整支拉出,在快脱离阴道口瞬间,又迅速整支没入她体内的连续动作。

    那男的大概受不了了,急着跨蹲到我腹部,从老婆身後用两手由後方环绕住我老婆的前胸,两手时而轻揉、时而粗暴地挤压、揉捏着老婆胸前的两陀白肉,偶尔用手指轻揉、轻捏着她的乳头。

    我躺着在她身後喘着说:「兴奋吗?这不是我的手喔……」

    老婆「喔……」了好长一声,不但没闪躲,反而像疯了般更快速地套弄着我的阴茎。

    他起身绕到老婆面前,站在床上将坚挺的阴茎在老婆眼前晃动,我背对着她看不到她的表情,只听到那男的温柔地说:「用手帮我弄一下好吗?」

    老婆一边上下干着我,一边顺从地伸出右手缓缓帮他套弄起来,喘气呻吟声却一直没停过。我爬了起来,将老婆的双腿拉到床边,用两手肘挂着她的双腿左右分开,换个姿势继续用力干着她,她的叫声已逐渐沙哑,那男的则坐在旁边轻含舔吮着我老婆的乳头,两手肆意地在她身上摸弄。

    老婆此时已兴奋到没有了理智,除了对我喊着「不要停」、「喔喔」、「用力一点、用力一点」,双手也快速地套弄着那男的阴茎。

    隔了几分钟,看到那男的涨红脸喊着:「要射了!要射了!」接着一抹白虹飞跨天际,急喷而出,全落在我老婆的胸部。老婆激动地叫着、喘着,满屋子除了淫荡的叫喊声、喘气声外,还有我的下体激烈撞击她阴部的「啪啪」声。

    插着插着,我感到渐渐不支,龟头酸痒难耐,感到自己龟头在她的阴道深处涨大再涨大,就在老婆的狂喊中,我狠狠「啊」了一声,插入阴道最深处将精液一泄如注,全部射入老婆子宫口。

    老婆全身虚脱的躺在床上,我过去紧紧抱着她、轻抚她,告诉她:「今天你真是太棒了,我从来没那麽兴奋过。」

    四个淫乱之人躺在一张床上喘着气,我问老婆感觉如何?老婆也不答话,只是一直掩着脸娇笑,再多问她几遍就掩脸笑着说:「丢脸死了啦!」

    我与他女友对望一眼,他女友自信而又狡诘地微笑点点头,看样子老婆这几个月受她耳濡目染,应该是渐渐开窍了。

    大家洗完澡後闲聊几句,实在太累了,就各自拥着另一半沉沉睡去。我虽然觉得对那男的有点抱歉,而且对於没看到他插入老婆穴内直感可惜,可是今天的进展我已经很满意了,对於他女友这几个月「洗脑」的功力也不由得暗暗佩服。我那时想:今天只是出游的第一天,接下几天一定会有更精采的进展发生。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