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屁股的少妇
  • 发布时间:2017-11-17 16:39 | 作者:侯龙涛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转眼间毕业已经快十年了,当时的女生却一直没有忘记,当年的同学如今都已经是三十左右的少妇了,我准备利用同学聚会,把这些已经成为别人妻子的女人再干一遍,所以我组织了这次聚会。

    同学聚会来的人都很齐,有一起抽菸喝酒的好兄弟,更有曾经让我迷恋的女生,她们的身子让我久久难忘。

    这时,一个窈窕少妇闯进了我的视线。她身高大约167左右,身材妖娆,穿着一件普通的紧身短袖,她的乳房不是很大,但是十分坚挺,这个女人的腰很细,走路的时候柔美的腰部一扭一扭的,显得很有丰韵。

    最令我神往的是她肥硕的大屁股,她穿的是一条白色的职业裙,窄小的裙子包不住她肥大丰腴的屁股,那美丽的大肥屁股向上翘着,裙子紧紧将臀部包住,在後面显出了两道性感的内裤痕。

    裙摆下面是两条洁白的小腿,小腿有些粗,小腿肚子上的肌肉很明显,走路的时候,两条腿上白嫩的肌肉紧绷着,我甚至能够想像,当我趴在她身上,把肌八插进她浪屄里的时候她白嫩的小腿会使劲夹住我的身体。

    我看到这个女人肥大丰硕的屁股,就知道,她就是我要干的女人:紫宁。

    我赶忙追上她,叫了一声她的名字,紫宁回过头,看到我很惊讶,也很不自然。因为当初上学时阴差阳错看到了她手淫的样子,还威逼利诱让她厥着大屁股把她干了,当然我把这一切归罪於年少轻狂,不懂事。

    紫宁已经将近三十岁了,除了大屁股的性感之外,少妇的丰韵让她看上去更有女人味。紫宁说:「很多年没看到你了。」

    我说:「是啊,这麽多年我还想着你呢。」

    「你想我什麽?」

    「你的身体,当初和你的那一次是我最美妙的一次,这些年我和很多女人做爱过,还有很多高个子的妇女,可是她们的屁股没有一个像你这麽完美。刚才看到你,你的屁股更肥了。」

    「你怎麽还想呢,我已经结婚了。」

    「当然了,这麽性感的女孩怎麽可能快30了还没结婚呢?」

    「大家都知道你组织这次聚会的目的是什麽。」

    「我就是想和大家聚一聚,这麽多年了都。」

    我俩说着,就坐在了吧台的凳子上。紫宁像很多有气质的少妇一样,笔直的坐在椅子上,两条美丽雪白的小腿叠在一起,细嫩的腰肢和她丰美的大屁股构成了少妇优美的曲线。我看着眼前这个尤物,恨不得马上把肌八插到她的浪屄里,可是我还是忍住了。

    和紫宁聊了有十几分钟,得知她在两年前结婚了,丈夫是她的同事,是一个搞技术的。这个幸福的男人对自己尤物般的妻子并不满意,因为紫宁的有点微微斜视,其实这样的女人眼神看起来会更妩媚,但她丈夫不这麽认为,而且他并不喜欢紫宁浑圆肥美的大屁股。

    在和紫宁结婚之前,那个男的和一个小巧的女孩子谈过恋爱,他有点恋童癖喜欢像小女孩那样的女性。显然,紫宁细腰肥臀的身体并不是她丈夫所喜欢的。紫宁说她丈夫总是说她,比如说她眼睛斜,说她的屁股太大,自己尽管看上去很有气质,其实内心已经很不自信了。

    紫宁说自己从来没有觉得自己的身体有多好,毕竟也有很多男人不喜欢大屁股的女人。紫宁上学的时候是练短跑的,所以她的屁股非常肥大,而且两条美腿修长而结实。上班之後不再锻炼了,以前紧绷的小腿开始松弛,所以她的小腿变得很粗很肥。我记得上学的时候紫宁的腿比起别人只粗那麽一点点,可是现在两条腿粗得很惊人。小腿交叠,从她美丽紧绷的裙装中伸出来。

    紫宁说:「我丈夫还很讨厌我这双腿。其实我也烦恼很多年了,工作之後,整天在那里坐着,腿一不锻炼,小腿上就开始长肉,现在我的小腿肥壮肥壮的,上面的肉这麽多,显得小腿非常粗,我和丈夫上街的时候,她就盯着大街上那些细腿的美女看,还不时的挖苦我,我虽然很生气,但也没办法。」

    我看着紫宁丰满的大屁股,纤细的腰肢和两条雪白粗壮的小腿,想像着这个柔美的尤物能全裸的跪在床上,厥起她丰腴的大白屁股,让我的大肌八再一次插到她的阴道里,多他妈爽。

    我和她聊着天,得到了一个重要的消息,她的丈夫一年前又遇到了那个女孩子,两个人开始乱搞,有一次还被紫宁抓了个正着,当她看到自己丈夫的肌八正插在那个女孩身体里的时候,她都要崩溃了,从此之外,她对丈夫的肌八有了心里障碍,丈夫也变得不行了。我想,这就是我干她的最好理由。

    多年没见面的同学聚在一起,聊着以前的趣事,那些美好的回忆成为我们彼此亲密无间的纽带,大家都很尽兴,也都留了电话,说是以後常联系。

    转眼间,聚会已经过去好几天了,紫宁还是没有给我打电话。上次临走的时候,我说,像你这样的女人,现在也正是慾望强烈的时候,如果需要我,就给我打电话。紫宁也说,在结婚之前也谈过几次恋爱,虽然那次是被我强奸,当时她恨死我了,但她不否认,我的肌八是她所有男人中最大的,但是现在她已经结婚了,希望我不要再惦记她了。

    又等了几天,我决定给她打个电话,那天已经晚上11点多了,电话响了几声之後,我听到了紫宁的声音:「啊,啊,谁,是谁啊,啊。」她的声音怎麽这麽的淫荡,难道正在做爱吗?」

    「紫宁,是你吗?我是曹少弼。」

    「哦,啊,嗯,曹少弼,啊,我,我一会给你打电话,啊。啊。」

    绝对没错,我日思夜想的紫宁此时正被另一个男人糟蹋着,她的柔嫩湿润的浪屄正接受着另一个大肌八的插入。可能是紫宁被干的舒服了,她竟然忘了挂电话。我从电话里听到了下面的对话。

    「啊,啊,好,好,舒服,老公,你的肌八,真好。」

    「刚才是谁啊?」

    「啊,是我一同学。」

    「是男的吧。」

    「啊,啊,是,又,又怎麽了?」

    「看你刚接电话小骚屄一紧一紧的,你这淫叫的声音全让人家听到了,被干怎麽还接电话?这要是让你们办公室的男人听到了,还不都想用肌八捅你。」

    「啊,啊,老公,你说什麽呢?啊,我不会让别人干的。」

    「你现在的性慾正是最旺盛的时候,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没事躲在厕所里手淫吗?」

    「老公,我手淫你也看到了?」

    「每天早上,我看到你从厕所出来脸都红扑扑的,我进去一看,你脱下来的内裤都被淫水弄湿了。还有擦满淫水的卫生纸,我现在也不行了,你就整天用这个假肌八自己捅。」

    「老公,使劲啊,用大肌八使劲捅我,这根大肌八比真的还好呢。」

    「再好也没有真的好。」

    我怎麽也想不到,此时在紫宁家里,她那个无能的老公,竟然握着根假鸡巴捅自己的老婆。

    「老公,我也想你的肌八了。你能用真肌八捅我吗?」

    「我真的不行了。」

    「老公,使劲啊,我快到了,老公,快干我。」

    只听紫宁嘶吼一样的一声淫叫,然後从喉咙里发出了颤抖的声音,我知道她浑身正在因为高潮的到来而颤抖着。

    高潮之後,紫宁只剩下喘气的声音,她丈夫的声音倒没怎麽变,说:「我把这东西洗洗去,今晚我不回来了。」

    「你,你,去干吗?」

    「我加班。」

    「你,你是不是找那个小妖精去?」

    「瞎说什麽呢?我真的加班。」

    「你这个臭男人,在家用假肌八捅我,出去用真鸡巴干那个小骚货去。你滚吧,我哪天就偷男人去。你的肌八捅别的女人,我就让别的男人捅我。」

    「你随便吧,找个男人更好,替我给你配个种,正好给我生个儿子。」

    「你这个臭男人,给我滚。」接着传来了紫宁伤心的哭声。

    我把电话挂了,我想,我真的要好好的计划一下,紫宁肥美的大屁股,粗壮雪白的小腿还有她那湿润的浪屄,就要被我占有了。

    过了两天,我又给紫宁打了个电话,说有个消息要告诉她。

    我和她约在她家附近的一家咖啡馆见面,大约等了10分钟,紫宁来了,今天她穿的是一件背心式的短款上衣,她修长的胳膊白皙的粉颈,当然还有她那坚挺的乳房,都被我看在眼里。

    紫宁显然经过了打扮,领口露出了她乳房挤出的乳沟,紫宁已经三十岁了,乳房经常被玩弄,不可避免的有些下垂,而且东方人的乳房都会像两边张开,像她这样有这麽性感的大乳沟,一定是通过内衣挤出来的。

    紫宁略施粉黛,却也挡不住她诱人曼妙的身材和气质。染成棕色的中长发干练的盘在脑後,用一个爪型的发卡随意的紮着,却透出了少妇特有的丰韵,紫宁的脸很小,精致的五官和当初没有什麽区别,但是眼中却因为长期没有男人大肌八的浇灌而显得有些淫荡。

    她眼角微微向两边斜视,可能别的男人看起来是一个瑕疵,但是对我来说,这更像是另一种美。

    紫宁下身穿了一条紧身的七分裤,雪白色的,可是里面却穿着一条蕾丝的性感内裤,她的阴阜部位鼓鼓的突出,和两条大腿之间构成一个迷人的倒三角形,在白色的衬托下,她阴阜部位显出一片黑色,不知道这是她的内裤,还是她浓密的阴毛。

    紫宁的屁股很大,髋部也很宽,加上她柔美的纤腰,走起路来一扭一扭的,她走过之处,很多男人都忍不住回过头来盯着她肥嫩的屁股看。紫宁两条腿很修长,大腿很结实,小腿有些粗壮,小腿上光滑雪白,但是却像中年妇女一样布满了肌肉。

    在别人看来,紫宁的小腿很不好看,又粗又结实,而且小腿上的坠肉很多,看上去像一个大萝卜一样,但是在我看来,紫宁的两条粗壮浑圆的小腿,更激起了我的大肌八要将她奸污的动力。

    紫宁走到我的身边,对我说:「来得还挺早啊!」说着就要坐下,我拦住了她,对她说:「你屁股上是不是沾了什麽东西?让我看看。」紫宁诧异了一下,但还是顺从得转过身来。她那浑圆上翘得大屁股终於让我看到了。这麽多年了,我还是第一次这麽近距离得看到。

    我不得不承认,我虽然干过这麽多中年妇女,有的还是高大丰满型得,但是没有一个女人的屁股像紫宁的大屁股这麽的完美。

    她紧绷的白色七分裤正好紧紧的包裹住了紫宁丰腴无比的大屁股。两瓣肥厚的臀肉从她雪白的裤子中挤出浑圆美丽的臀型,白色的裤线顺着她深深的屁股沟一直延伸到她大屁股的底部。

    紫宁的大屁股就是最完美妇女屁股的典范,非常浑圆而且宽大,很多东方的女性,虽然屁股很宽,但是屁股却是扁平的,像我以前干过的那些身材高大丰满的中年妇女也有很多屁股并不完美。可是紫宁美丽的大屁股却高高的向上翘起,从侧面看,她的腰肢稍稍收起,然後到了臀部是向外突出,美丽的屁股呈现出一个浑圆性感的曲线。而从後面看紫宁的肉臀更加的性感。

    她只是一个转身的小动作,但是美丽的大屁股上丰腴的臀肉就颤了又颤,我可以感受到紫宁大屁股是多麽的柔嫩细软。更让我差点喷出鼻血的是紫宁紧绷住自己大屁股的那条黑色蕾丝的内裤,内裤很小,但不是丁字裤,呈倒三角型的内裤痕勒在她肥嫩屁股的两侧,将她完美的臀线更完美的表现出来。

    在白色裤子的映衬下,紫宁黑色的内裤显得更加明显,从内裤的痕迹上可以轻而易举的想像出紫宁的屁股有多麽的丰腴宽大上翘肥美。

    而从映衬出那性感的蕾丝花边上更能想像出,这个将美丽屁股展现出的少妇是多麽的淫荡和妩媚。

    紫宁看到我紧盯她的大屁股看,自己也有些不好意思了,连忙对我说:「看什麽呢?这麽看还看不够。」

    「你知道吗?刚才你走过来的时候,很多男人都转过头来盯着你的屁股看,我还以为上面沾了什麽东西呢,谁知到什麽都没有,就这个大肥屁股就够男人们看个够了。」

    「你怎麽这麽讨厌呢,我的屁股这麽大,本来就够烦人的了,还取笑我。」说着她坐了下来,在她转身的一刹那,我轻轻的拍了一下紫宁的大屁股,丰腴的臀肉在手掌落下之後马上颤动起来,只是稍稍的接触,我就能感觉到,紫宁的大屁股真的是又肥又嫩。

    紫宁没在意,看来这个大屁股的少妇已经习惯男人们在她屁股上拍两下了。坐在椅子上,对我说:「你找我干吗。」

    我也开门见山:「那天我给你打电话,你没挂,你和丈夫做爱的声音让我听到了。」她显得有些惊讶,随後又面颊一阵发红,毕竟把自己无比淫荡的一面展现给可以说是陌生的男人是一件很尴尬的事情。

    「你,你。」她也不知道说什麽好,毕竟是自己不小心。

    「我只能说,你丈夫是一个没用男人,而且是很不知道欣赏女性的男人。」

    「他有他的爱好,只能说我们的结合不是正确的。」

    「看你现在依旧美丽性感,我感到很高兴,可是从你的眼中可以看出,你的淫慾很饥渴,你的丈夫根本满足不了你。」紫宁低下了头,虽然我在以前和她有过性交,但是被一个男人说自己丈夫是个性无能,毕竟不是什麽光彩的事。

    「这是我们家自己的私事,和你没关系。」我没说话,仍给她一沓照片,这是我跟踪他丈夫的一些记录,照片中一些男人在干一个女人,这个女人跪在床上面,瘦弱的屁股厥起,一个男人在她身後,用肌八顶入她的阴道里使劲抽插着,另一个男人跪在那个女人的面前,女人张开嘴让肌八在嘴里捅。

    而紫宁的丈夫则坐在一边看两个人在干这个女人,他手里握着自己短小的肌八,使劲的撸着,但是肌八还是软嗒嗒的。

    到了最後几张,紫宁的丈夫爬到了那个瘦弱的女人身上,把自己的肌八捅进了女人不断外冒其他男人精液的阴道里,可以看出,刚插进去不久,他丈夫就射了。後来几张是紫宁丈夫气急败坏的样子,还有那个伤心的被强奸的瘦弱女人痛哭的样子。

    紫宁看到照片,脸上一阵变色,从害羞到愤怒,到不可思议。紫宁把照片扔到桌子上,坚挺的胸部不停的起伏着,「这不可能,这不可能。」

    「是不是看到自己丈夫不忠,很生气啊?」

    「我,我看到他的样子的确很生气,但是重要的不是这些,他,他竟然能干出这样的事情。不可能,不可能。」

    「还有什麽不可能?」

    紫宁痛苦的摇着头,「那,那个女人,是,是我丈夫的妹妹。」,说着紫宁趴在桌子上哭了起来。美丽的娇躯不停的颤抖着。

    这是我没有想到的,紫宁的丈夫为了让自己的肌八能够重新硬起来,竟然找人去干她娇弱的妹妹,自己看着妹妹被强奸而手淫,然後自己去干自己的妹妹。後来他的妹妹在自己的眼皮地下被两个人强奸了,浑身都是两个男人射出来的精液,可是轮到自己的时候,肌八竟然还是软软的,怪不得紫宁丈夫最後一副气急败坏的样子。

    我心里一阵狂喜。只要约她的丈夫出来坐一坐,紫宁的身子就是我的了,我要当着她丈夫的面,让紫宁厥起她肥大的大屁股,把自己的大肌八插进紫宁肥嫩柔软的浪屄中。

    紫宁还在哭着,她不相信自己丈夫不仅无能,而且还是一个禽兽不如的人。我自然的拿起她的手机,把丈夫的手机号输入到自己的手机里,我站起身来,抱起了紫宁颤抖的娇躯。

    紫宁的身体非常柔软,柔嫩的後背还有纤细的腰肢,最让我眩晕的是她那肥大浑圆的大屁股。我已经十多年没有摸这个最完美的大屁股了,现在近距离来看着,完美的曲线和女人特有的肉感,散发出少妇迷人的气息。我捏了一下紫宁浑圆柔软的大屁股,走了。

    第二天,我给紫宁丈夫打了一个电话,他有些莫名其妙,但是还约好时间在一个咖啡馆见面。紫宁的丈夫是一个瘦弱的知识分子形的男子,像个豆芽菜,架着一副眼镜。他是紫宁的大学同学。

    我之前还一直矛盾着,虽然紫宁的大屁股实在太诱人,我忍不住想扒下她的裤子,把肌八顺着紫宁的大屁股插到她的浪屄里面去,但是她毕竟是我的同学,破坏人家的家庭不是什麽好事。

    但是我看到紫宁的丈夫之後,下决心一定要把肌八插入到这个男人的老婆的阴道中,他不会让紫宁感到做女人的幸福的。他是个南方人,家境贫寒,藉着紫宁父亲的势力某了个一官半职,相信就算我天天去他家干他的老婆,他也会好好照顾紫宁的。

    我很讨厌他,所以开门见山。「我想借你的老婆玩几天。」

    他显然有点蒙,「什麽?你说什麽?」

    「我知道你不行,我想把肌八插你老婆的浪屄里。」

    他听清楚之後,自然急了:「你是谁?你想干什麽?找我教训一下你吧。」

    我一把把这个瘦弱的男人按在椅子上,先用语言刺激他:「你是一个没用的男人,要不然怎麽会用人造肌八捅自己的妻子?」

    「你,你到底是什麽人?」

    「这个你不用管,我只不过恰巧注意到了你,也注意到你的老婆,她的确是一个性感的少妇,她的身子太迷人了,当我看到她浑圆的大屁股的时候,就忍不住想把肌八插到你老婆的阴道里,可惜你却不能享受到自己老婆的身体,我帮助你干她吧,不然这麽美丽的身子真的浪费了。」他被气坏了,努力的挣扎想站起来,可惜却被我控制了。

    「你,你,想干什麽?」

    「我想干你老婆,我想让你老婆厥着大屁股,我捏着她肥厚的臀肉把肌八插到你老婆的阴道里。」他刚想挣扎,我甩出了那一沓照片,他看了之後,马上呆在那里,呆呆的看着我。

    「你到底想干什麽?」

    「我就是看上你老婆了,想用肌八插她。」

    「不行,她是我老婆。」

    「她又不是你喜欢的类型,你喜欢的是这个女人。」

    「不不,那只是我们几个找的妓女。」

    「你真是一个畜生,不仅找人强奸了你的妹妹,还说你妹妹是个妓女,如果你愿意,我马上可以让你妹妹成妓女,只不过她太瘦了,几个老外干下来,估计就不行了。」

    他又是一激灵,「你是怎麽知道的?」

    「这你不用管,现在有两条路给你选择,一条路是你说服你老婆让我把肌八干她,第二条就是你不服从,但是我会把照片寄到公安局、媒体和你的家里,想想看,公安会饶你吗?你妹夫会怎麽办你呢?当你被逮捕之後,你的老婆还是我肌八泻欲的工作。」

    「你,你是说,我怎麽办,你都是要干我老婆?」

    「没错,但是第一条显然对你更有利。」

    他犹豫了一下,很艰难的说:「好,我选第一条。」

    「好,那三天之後,我在屋子外面等你。」

    「可是,可是我老婆是很传统的人,她和我之前从来没有接触过男人,怎麽可能说服她被一个陌生男人干呢?」

    「你可以说想要一个孩子,自己不行,找个男人来给你老婆配种。其实我也可以担任这个工作。」他地下了头,说:「好吧!」

    「对了,你让我干你老婆,你也要看着,我要让她知道,自己的丈夫是怎麽看自己老婆被别的男人玩的。」

    「你,你!」

    「不过,你也有好处,我知道你为什麽喜欢瘦的女人,我会带你最喜欢的女人去的,当我把肌八插进你老婆的阴道里的时候,你可以在边上玩弄你最喜欢的女人。」我指了指照片上被精液射了一身的他的妹妹。

    紫宁的丈夫自从在中学的时候看到自己妹妹洗澡之後就喜欢上了他的妹妹,而且喜欢了瘦瘦形的女孩子,他的妹妹是一个小屁股,他就喜欢小屁股,所以,紫宁浑圆丰腴的大屁股对於他来说简直是一个缺陷。

    後来他结婚了,妹妹也结婚了,但是妹妹洗澡时瘦瘦的身体一直是他性幻想的对象,越得到越得不到,最终成了一个阳痿。

    过了这麽多年之後,他终於忍不住心中的郁闷,找了两个人强奸了自己的妹妹,最後自己也奸污了自己的妹妹,把精液射到自己妹妹的嘴里。但是,他软软的肌八从来没有插到过自己妹妹的浪屄里。

    对付他妹妹更简单,说明他哥哥的遭遇,说他哥哥需要治疗,包括我肏他老婆的屄,他乾妹妹都是为了治疗,妹妹不同意我就仍出了照片,轻易就同意了。

    到了第三天,我的肌八马上就要肏进紫宁的浪屄了,我在紫宁家的外面,看着他丈夫劝她。她丈夫对她说:「紫宁,你知道我不行了,只有这样我才能重新成为男人啊。」

    「你去不去干别的女人我不管,但是你怎麽忍心自己的老婆让别人干呢?」

    「我也不想,但是这也是迫不得已啊,我已经和那人说好了,你也不用不好意思,那个男人是你的同学。」说道这,紫宁楞了一下,她已经意识到,我的肌八马上就要再次捅进她湿润的浪屄当中了。

    这时候,我看到一个瘦小的女人走过来,是紫宁丈夫的妹妹,她很瘦,屁股小得几乎没有,我是对这种女人不会感兴趣的,当然也想不出来为什麽会有男人喜欢这种女人。

    她显得很紧张,因为她不仅从来没有在外人面前被人干,同样也没有被自己的哥哥干过。她也是希望哥哥的病能好才来的,根本不知道这都是我为了干紫宁而设下的圈套。

    看着屋子里紫宁的丈夫把她说动了,紫宁去洗澡,很快她就出来了,一条丝织的睡裙套在身上,让她浑圆美丽的身体若隐若现的展现眼前。我和他妹妹也敲开了他家的门。

    是紫宁丈夫开的门,看到我,又看到自己的妹妹,心里有说不出的感觉,我走进屋子,看到美丽的紫宁,大肌八马上硬了起来,我说,大家都知道彼此的目的,也不必拘束了吗,我指了指他妹妹,你去准备一下吧。说着,他妹妹走到外屋,脱了衣服去洗澡了。

    我也不想当着她丈夫的面奸淫紫宁,但是她家只有一间房,没办法,只有委屈她丈夫了。

    我走近紫宁,一把搂住了她柔嫩浑圆的身子,紫宁虽然很久没有被男人玩弄了,但是当着丈夫的面,还是有些矜持,她使劲的推开我,说:「曹少弼,你,你别这样!」

    「别害怕,你丈夫已经答应了。」我看了她丈夫一眼,她丈夫呆呆的坐在沙发上,眼睛里充满了悔恨,看着别的男人去侵犯自己的老婆。

    紫宁半推半就着,我一下子搂住了她,把紫宁紧紧搂进怀里,紫宁的身子马上就软了。她已经太久没有尝到男人的滋味了,像她这样性慾旺盛的少妇,得到男人很容易就丧失了自己。

    紫宁被我抱在怀里,马上就贴在我的身上了,她的呼吸急促起来,坚挺的胸脯紧紧贴着我的身体,我能感受到紫宁柔软坚挺的乳房是多麽的美妙。她细美的腰身已经开始慢慢的扭动,带着她浑圆肥嫩的大屁股也性感的扭动起来。

    我虽然知道这个饥渴的少妇的性慾会很强,但是没想到紫宁这麽容易就已经投降,看来她的丈夫已经很久没有满足她了。

    我两只手绕到紫宁身子後面,隔着她薄薄的纱裙,紧紧的抓住了她两瓣肥美的臀肉。紫宁马上就像筛糠一样浑身颤抖起来,她一面无谓的轻轻挣扎着,一面更加使劲的搂进我,她的脸紧贴着我的脸,头向上抬起,两只美丽的凤眼微微闭着,让紫宁的面孔充满的淫荡的意味。

    我看着紫宁的丈夫呆呆的坐在沙发上,看着自己的妻子浑圆的大屁股被男人抓着,心里的确不是滋味。

    我使劲抓着紫宁丰满肥嫩的臀肉,虽然隔着一层薄纱,但是我仍然能感受到紫宁大屁股非同寻常的肉感,紫宁的屁股就像一个柔嫩的皮球一样,非常圆润,她的大屁股非常的肥,而且髋部很宽,肥美的大屁股向上翘起,和柔美的腰肢形成美丽的曲线。

    紫宁紧紧搂着我的脖子,任由我的双手在她肥嫩的大屁股上为所欲为,她轻声说着:「不要,不要,我丈夫还在边上……」可是性慾高涨的紫宁已经控制不住自己的慾望,肥大的屁股不停的扭动着,我揉搓着她雪白的大屁股,然後把薄薄的沙裙撩起,把手钻进她赤裸的身体上,使劲揉捏着她肥大的屁股。

    我十多年以来终於再次摸到了紫宁肥嫩雪白的大屁股了。和当年不同,现在的紫宁更有了成熟女人的韵味,在雌性荷尔蒙的刺激下,她原本肥厚的屁股蛋更加的肥嫩丰腴,雪白的屁股向上翘起,就像是欧美女人肥大的屁股一样。

    可能由於多年没有男人的滋润,紫宁雪白的大屁股更像是蜜桃一样,显得格外的肥嫩肥大。我使劲揉着紫宁的大屁股,雪白的臀肉被我的手揉得变了型,紫宁在我把手伸到她裙子里的一霎那,浑身轻微的颤抖起来,两条修长而粗壮的腿轻轻叉开,我知道,她已经受不了了,从她紧皱的阴道里开始分泌出诱人淫水。

    我的手在她屁股上肉捏着,紫宁的身子也越来越软的贴在我的身上,刚开始还无力的反抗着,到後来只剩下轻微的娇喘吁吁。

    紫宁的丈夫就在我俩的身边,看到自己妻子被别人玩弄,自己妻子雪白肥大的屁股被别的男人使劲玩弄着,他心里非常难受,但是自己有把柄在别人手里,也只能接受这个对於男人来说最大侮辱,看着自己老婆被别人玩弄。

    紫宁的大屁股的确是最肥美的尤物。我肏过这麽多行色不同的女人,其中最多的是高个子大屁股的中年妇女,但是谁都没有紫宁的屁股肥厚、丰腴、细嫩。

    紫宁的屁股不仅肥厚而且宽大。两瓣肥厚的屁股蛋子像肥美的水蜜桃一样,圆润无比。谁要是娶了这麽个完美大屁股的女人做老婆,一定会天天让紫宁厥着趴在床上,露着肥大的大屁股从後面干她,可是,她的丈夫竟然白白浪费紫宁这麽个大屁股的尤物,不过没关系,我会让紫宁满足的。

    我把紫宁薄薄的沙裙整个向上撩起,她肥美的下身便完全露了出来,同时,紫宁肥大的白屁股也被她的丈夫看在眼里。我轻轻的抚摸紫宁仍旧细嫩的腰肢,然後慢慢向下,又抚摸到她肥大丰腴的大屁股,感受紫宁完美的腰臀曲线。

    紫宁毕竟也是30岁的少妇了,腰肢上稍稍有些坠肉,但是在她肥大的屁股前端,还是能摸到紫宁宽大的胯骨,像紫宁这麽个大屁股的女人,如果不是她丈夫无能,怎麽会只生一个女孩呢。

    我用双手抚摸着紫宁肥大的屁股。此时紫宁像个淫妇一样紧紧的贴着我的身体,她用坚挺的乳房隔着薄纱轻轻的蹭着我的胸膛,两只手紧紧的搂着我,紫宁也不挣扎了,她微闭双眼享受着另一个男人对她的爱抚。

    紫宁虽然拥有完美肥嫩的大屁股,但是丈夫却不是喜欢大屁股的人。所以自从结婚之後,紫宁完美丰腴的屁股就几乎没有再被抚摸过,这次有我使劲玩弄紫宁的大屁股,让一阵阵快感从她的屁股一直散遍全身。紫宁也开始享受这个本来并不情愿的蹂躏。

    我使劲的抓起紫宁两瓣肥大的屁股肉,然後像两边扒开,这时,我听到紫宁开始轻声的呻吟:「啊,啊,曹少弼,你使劲、抓我的、抓我的屁股,干吗?」

    我说:「紫宁,你这个大屁股的骚娘们,我要给你个惊喜。」说着,我紧紧抓住她两瓣肥厚异常的大屁股,然後使劲扒开,把她深深的屁眼露出来,然後把我的食指使劲插到紫宁深深的屁眼里。

    这时,紫宁再也受不了了,她开始浑身筛糠一样的不停颤抖,使劲抓着我的衣服,肥大的屁股使劲向後顶着,轻声的呻吟着:「曹少弼,曹少弼,你要,你要干吗?求求你,求求你,不要糟蹋我,不要,我的丈夫还在。」她虽然这麽说着,但是细嫩修长的纤手已经不老实了,下意识的伸到我的裆部胡乱抓了起来,我知道,紫宁要找到我的大肌八给她解渴了。

    我的手指刚刚插入紫宁深深的屁眼,她肥厚的臀肉就把我的手指完全包在她屁股里面了。我的手指轻轻触动着紫宁的菊花蕾,她的屁眼就条件反射一样的紧皱起来,随之而来的是她肥大圆润的大屁股也使劲向後厥着。

    我紧紧搂着已经起性的紫宁,一只手扶着她赤裸的下身,玩弄着她雪白肥大的屁股,另一只手插到她深深的屁眼里。我用手指轻轻的玩弄着,然後顺着她的屁眼慢慢像紫宁性感的腿间游动,紫宁也感觉到我的手指越来越接近她的阴部,两条雪白的大腿开始不停颤抖,带着呻吟的呼吸也越发的急促起来。

    我的手指在她腿间抠着,慢慢的,手指已经摸到她细软卷曲的阴毛了,我使劲往前一顶,手指就触到了紫宁肥厚的大阴唇上。紫宁身体开始柔软的扭动,然後啊的一声浪叫起来,随之,她向上抬起身子,然後使劲叉开两条结实的大腿,把粗壮的小腿张开,踩在床上,让整个阴部完全暴露出来。

    我用手指轻轻触摸着紫宁肥厚的大阴唇。她的阴唇很肥,也很紧,上面稀疏长着一些细软的阴毛。再往前摸,手指上已经沾满了紫宁的淫水了。

    紫宁的两片小阴唇从她肥厚的大阴唇中间钻出来,上面沾满了自己的淫水,虽然我不知道紫宁小阴唇长得什麽样,但是凭触觉,她的小阴唇也同样很肥厚,我轻轻的揪起紫宁柔嫩的小阴唇,竟然能揪起很长,可见她的小阴唇真的是非常大,一会,这两片湿润肥厚细嫩的阴唇就该紧紧的包裹住我粗大的肌八,让我的肌八在她细嫩的阴道里为所欲为了。

    我轻轻玩弄着紫宁已经湿润的阴部。紫宁已经淫荡无比。她轻轻抬起头,凤眼微闭,珠唇轻启,一脸淫相。她紧紧贴在我的身上,柔嫩的腰肢合着她肥大的大屁股轻轻扭动着,一只手伸到自己的胸前,揉着自己坚挺无比的乳房,另一只手伸到我的跨间,搜索着我粗大的肌八。

    这时她的阴唇已经紧紧包住了我的手指,我用之间轻轻触了一下她的阴蒂。紫宁马上像发疯一样叫了起来,大声的喘息着,手不停的揉着自己的乳房,我也感觉到从她的阴道里似乎喷出了更多的淫水。紫宁大声叫着:「曹少弼,我,我是一个淫荡的女人,不要,不要折磨我了,把你的肌八掏出来,插我,插我把,我厥起大屁股,让你,让你干。」

    紫宁说着,使劲扭动着自己肥嫩的大屁股,转眼间,我的手指竟然被她弄进自己的阴道里。虽然紫宁结婚多年,但是丈夫的无能让她的阴道依然非常紧,我的手指被她细嫩的阴道紧紧包裹住,阴道口两片肥嫩的小阴唇则紧紧贴在我的手上,湿乎乎的阴唇把我的手上也沾满了她的淫水。

    紫宁感觉到自己空虚的阴道里插进了一个硬物,她也不管丈夫就在边上,使劲的扭动自己肥大的屁股,让我的手指在她紧皱而湿润的阴道里不停的进出。

    这时,紫宁发出最淫荡女人才有的浪叫:「啊,啊,曹少弼,我的大肌八,快,快把我按在床上,掏出,掏出你的肌八,使劲的干我,使劲干我啊,我太淫荡了,我的浪屄,已经很久没有东西插进来了,啊,啊,使劲,使劲啊。」

    紫宁扭动着自己的屁股,一边把手伸到我的裤裆里,她熟练解开裤子拉锁,把我的肌八从裤裆里掏出来。紫宁看到我长达30厘米的大肌八的时候,顿时幸福的有种眩晕的感觉。

    她轻声叫着,扭动着自己的大肥屁股:「曹少弼,快,使劲扣我,抠我。我给你舔肌八。」说着,她一边上下扭动着自己的大肥屁股,一边用双手握住我粗壮的大肌八,张开了她美丽的小嘴。

    紫宁的丈夫就在我们身边。刚开始当我把紫宁裙子撩起,露出她雪白的大屁股的时候,她丈夫就已经有点受不了了。慢慢的,我把手指伸到了他老婆的阴道里,看着老婆阴道里源源不断的流出淫水,紫宁丈夫更是充满的屈辱。

    这时,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妻子厥着雪白的大屁股,叉开粗壮肥嫩的双腿,就跪在一个男人的跨间,握着那个男人的大肌八,就要插进自己的嘴里。她丈夫再也受不了了,站起来,说:「紫宁,不要,我是你丈夫,你从来没给我舔肌八,你不能,不能啊。」他还没说完,紫宁根本没有理睬自己的丈夫。已经张开小嘴把我粗大的肌八吞进自己的口中,然後娴熟的吮了起来。

    紫宁的丈夫看到自己妻子肥大的屁股中间插着一个男人的手,手指入侵着自己老婆的阴道里,而自己老婆正在淫荡的给这个男人口交,他马上就崩溃了,他後悔自己不该答应曹少弼,让曹少弼糟蹋自己的老婆。他无力的坐在地上,呆呆的看着自己的妻子被曹少弼蹂躏。

    紫宁虽然很久没有被大肌八干过了,但是她口交功夫还真是不错。我看着她精致的脸庞就在我的身下,美丽的小嘴巴插着我的肌八,美丽的凤眼微微闭着,享受着我大肌八给她带来的快感,她眼角的胎记让她显得更加的淫荡,大屁股的紫宁天生就是一个淫妇,只不过嫁给这麽没用的丈夫,让她看上去很淑女而已。

    紫宁扶着我的大肌八,然後头前後不停的套弄着,口水顺着我的肌八流了出来,她美丽的嘴唇包裹着我的阴茎,一会,她又把我的肌八吐出来,紧紧握住肌八的根部,然後轻轻拍打自己的脸庞,一脸淫荡的表情让我忍不住现在就把她按在床上,用大肌八使劲干她的浪屄。

    紫宁一会又把我的肌八拉到嘴角,伸出她柔软的舌头,轻轻的舔着我的龟头和马眼,一阵阵快感从我的龟头传出,差点把一股精液射到紫宁淫荡的脸上。

    紫宁把我的手拽到自己的胸前,让我摸她的乳房。这时,我轻轻一拽,把她的睡裙给脱了下来。此时的紫宁已经一丝不挂了,她就像淫荡的妓女一样用嘴舔我的大肌八,她浑身洁白,雪白的肌肤和她完美圆润的大屁股吸引着我的目光。紫宁的腰肢很细,但是屁股却异常的肥大,让我时刻有冲上去抱着她的大屁股干她的冲动。

    我低下头,看着眼前这个淫荡的女人,想到,几天前她还矜持的对我不理不睬,这时却已经屈服在我粗大的肌八下。

    她无助看着我,嘴里插着我的大肌八。雪白的胸前挺立着两只美丽的乳房。说她的乳房不大也是和我曾经干过的中年高个子大屁股妇女以及像於海燕那样壮硕的女人相比的。紫宁的乳房也有差不多馒头大小,我连忙抓住了紫宁美丽的乳房,然後用手使劲揉搓着她呈粉褐色的乳头。

    紫宁的乳头被我蹂躏的已经完全挺立,她使劲嘓着我的大肌八,紫宁自己则下意识熟练的把手伸到自己的两腿之间,给自己手淫着。

    紫宁跪在我的身前,肥大的屁股向後厥着,两条雪白结实的腿使劲叉开着。她的大腿很白,小腿上更是非常光滑,小腿上能看到明显的肌肉,而且因为前些年的锻炼,紫宁的小腿变得非常粗壮,这和我当初干她的时候又不一样了。

    紫宁叉开的小腿非常粗壮,虽然她人长得只有162,不能算是高大女人,但是粗壮的小腿却只比壮硕大屁股的於海燕稍稍细一点点,紫宁的大腿和小腿几乎一样粗,粗壮浑圆的小腿上布满了肌肉,这也是练体育女人的通病吧。我喜欢粗腿大屁股的於海燕,我更喜欢粗腿大屁股的紫宁。

    我想好了,这次干完紫宁,就去找於海燕,再把我的肌八插到她肥嫩的浪屄里,让於海燕粗壮的小腿紧紧夹着我。

    紫宁淫荡的为我口交着,我的肌八已经硬的不行了。我只想把肌八马上插到紫宁美丽的阴道里,扶着她柔嫩雪白的大肥屁股使劲干她。我突然想起了一个办法。我对紫宁说:「紫宁,来,看你丈夫现在已经不行了,过去给你丈夫口交一下好吗?」

    紫宁说:「我丈夫已经不行,我给他舔过,根本硬不起来。」

    「你再试试,我保证他能好。」

    紫宁把我的肌八从嘴里吐出来,说,真的吗?那我就试试。

    说着,紫宁走了过去,我看着紫宁站起来的背影,同样非常诱人。紫宁162的身高,身体不胖也不瘦,皮肤雪白,细窄的肩膀和她柔嫩的後背看上去非常的柔美。

    紫宁的腰肢很细,大约只有2尺左右,虽然腰肢上有一点点坠肉,但是不影响整体的美观。

    让人叹为观止的是紫宁肥大的大白屁股。紫宁的皮肤本来非常洁白,但是她的屁股看上去显得更加的白嫩。美丽的髋部在腰肢的下方向两边散开,形成完美的女人曲线。肥大的屁股让整个臀部看上去圆润异常,肥大的屁股蛋子走起路来一颤一颤的。肥美的臀肉形成了完美的半球型,让人赶上去都想干她。

    在下面是紫宁美丽的大腿。大腿笔直洁白。从腿间可以隐约看到她突起的小阴唇。再往下就是紫宁粗壮的两条小腿了,光滑洁白,但是布满肌肉,粗壮滚圆的小腿交叠在一起,可能很多男人都不喜欢这麽粗壮的小腿,但是我非常喜欢紫宁这双粗壮肥嫩光滑的小腿。

    紫宁走到她丈夫的面前,把她丈夫掺到沙发上,然後退下丈夫的裤子,掏出丈夫软嗒嗒的肌八。

    和我相比,她丈夫的肌八实在太小了,只有5厘米左右。紫宁自己看着都提不起兴趣,但是为了让她丈夫重振雄风,只能把肌八含在嘴里轻轻的舔着。

    其实紫宁也想了,丈夫在阳痿之前,也就10厘米左右,虽然硬度可以,但是也属於小肌八,怎麽顶得上我将近20厘米的大肌八呢。不过,毕竟是自己的丈夫,给他口交也是正常的。

    紫宁的丈夫坐在沙发上,紫宁跪在丈夫的跨间,给丈夫口交着,紫宁肥大的屁股正对着我,因为她是向後厥着大屁股,所以,紫宁本来就已经非常肥大的屁股显得更加宽大肥美。

    我看着正在享受口交的紫宁丈夫,然後握着我的大肌八走到紫宁的身後。紫宁也似乎理解我的做法。她连忙抬起肥大美丽的屁股,然後叉开大腿,还伸出一只手给我扒开了她湿乎乎肥嫩的小阴唇。我清楚的看到紫宁分红湿润的阴道在一跳一跳的。

    我跪在紫宁的身後,把粗大的肌八搭在紫宁肥嫩丰腴的大屁股上。

    她丈夫看到自己老婆厥着大屁股在给自己口交,厥起的大屁股後面却跪着另一个男人,这个男人掏出大肌八放在自己妻子赤裸的大屁股上,做为一个男人,他不能容忍自己的妻子在自己眼前被别的男人奸污,但是自己此时却没有了丝毫反抗的力量。虽然看着自己妻子厥着的大屁股後面跪着掏出大肌八的男人,但是他却无能为力。

    紫宁丈夫看到自己妻子厥着的大屁股马上就要被男人插入,急忙喊着:「曹少弼,我求求你,刚才我老婆都给你舔肌八了,求求你,不要把肌八插到我老婆那里,求求你,她是我的老婆啊,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我妻子被你奸污啊,求求你。」

    我看着厥起肥大屁股的紫宁,看着她往外流着淫水的浪屄,这样的女人怎麽可以浪费呢?於是掏出大肌八开始在她的屁股上和两腿之间蹭着。

    紫宁此时也配合着发出淫荡的叫声,同时,肥大浑圆的大屁股不停的来回扭动着。我坚硬无比的大肌八当着紫宁丈夫的面在紫宁肥大的屁股上蹭着,紫宁双手握着她丈夫短小软弱的肌八,双眼微闭着,她张开沾满口水的小嘴轻声的呻吟着:「啊,啊,不要,我的丈夫还在呢,不要。啊,啊,你的肌八好烫。啊!」

    我用手托起紫宁肥大丰腴的大白屁股,紫宁站起来,上身向前趴着,继续顺从的吸吮着丈夫短小的肌八。她丈夫已经傻在那里,面对赤裸的妻子和妻子大屁股後面举着肌八马上要奸污自己妻子的这个男人,他不知道该怎麽办才好。

    我不管这些了。一只手握着我的肌八,另一只手扶住紫宁雪白的大屁股,然後把肌八顶住了紫宁已经湿润的大阴唇中间。只听紫宁轻声啊了一下,我的龟头顺利的挤进了紫宁紧皱而湿润的阴道里。她肥厚的两片小阴唇马上包裹住了我的肌八。

    可能是因为兴奋,紫宁的阴道不停的紧缩着,我的肌八就被她柔嫩的阴道一点点吸了进去。紫宁的丈夫看着我的肌八插进了自己妻子的阴道里,他痛苦的闭上了眼睛。他说:「紫宁,你,你这是在干吗?那个男人把那个东西捅到你的阴道里了。紫宁,你愿意吗?」紫宁已经很久没有被肌八插了。此时正享受着阴道充涨的美好感觉。

    紫宁身子柔软的垂着,两条粗壮雪白的大腿微微叉开,肥嫩的大屁股因为我肌八的抽动而颤抖着。

    我托起紫宁肥嫩的大屁股,把她重新挪回床边。紫宁双手支撑着床边,厥起肥大的屁股站在地上,我站在紫宁的身後,用自己粗壮的大肌八一下下的捅着这个少妇柔嫩湿润的阴道。

    紫宁淫荡的本能被我粗大的肌八彻底放纵出来,她低着头,厥着大屁股,两条粗壮的大腿不停的弯曲又挺直,让我的肌八顺着她肥大的屁股一下下结实的砸进自己空荡已久的阴道里。我扶着紫宁雪白的大屁股。使劲顶着自己肌八。

    紫宁毕竟已经30岁了,阴道在插入之後,很快就变得非常湿润,我的肌八在她的阴道里顺畅的运动着。我的肌八一下下的砸进去,肚皮拍着紫宁丰腴异常的大屁股,两瓣肥厚的屁股蛋子不停的颤抖着。

    我看着紫宁肥大的臀肉之间,插着我粗大的肌八,肌八插入的时候,连同她屁股上的嫩肉都被挤了进去,而抽出时,紫宁粉嫩的阴道都被肌八带了出来。同时,随着我的抽动,紫宁泛滥的淫水顺着我的肌八流出,又顺着她结实的大腿流到了粗壮的小腿上。

    「啊,啊,曹少弼,好舒服,你的肌八,好大,插得我,好,好舒服!」紫宁此时已经变成了淫荡无比的少妇,在自己丈夫的面前,竟然赤裸着厥着大屁股让另一个男人用粗壮的肌八蹂躏着自己的身子。

    紫宁一边享受着被干的快感,一边不停的扭动着自己肥大的屁股,并且伸出一只手用力的揉着自己坚挺的乳房。嘴里不停的大叫:「曹少弼,使劲,使劲干我,我的阴道里好痒,这些年我都没有这麽痛快的被干了,求求你,使劲干我,啊,使劲。」

    我双手紧紧抓住紫宁厥起像水蜜桃一样丰腴的大屁股,把我的肌八使劲的插入她柔嫩的阴道里。我的肌八一下下的捅着她,紫宁渐渐的身子软了下来,脸贴在床上,肥大的屁股厥起来更高了,让我的肌八在她身体里进出。

    紫宁被我干的只剩下轻微的呼吸,她已经受不了阴道里巨大的快感,渐渐的紫宁伸出手使劲拍打着自己肥大的屁股,大屁股蛋子被她打的乱颤,她的身体开始不停的颤抖,紫宁高声的叫着:「曹少弼,使劲干,使劲干我,我快到了,求求你,用你的大肌八,干我,使劲。」

    紫宁被干的已经哭出来,肥大的屁股不停的扭动着,我的肌八一下下插到她的阴道深处,龟头一下下顶着她柔嫩的子宫口。每撞一下,紫宁都会发出高声的浪叫,她的阴道开始一阵阵的收缩,把我的肌八裹的紧紧的。我把肌八全部抽出来,然後又用力的挺进去。紫宁啊的一声大叫,美丽的身体僵直在那里,她抬起头,嘴大大张开着,她的阴道完全紧缩着,让我的肌八直挺挺插在她的阴道里。

    这时,紫宁身体又开始颤抖起来,美丽的大白屁股和全身都剧烈的颤动着,阴道里有一股暖流喷出,我用力的把肌八拔出,然後又全力的插进她紧皱无比的阴道里。

    紫宁这时啊的一声叫了出来,肥大的屁股因为使劲的紧缩而变得更加结实,两条叉开的大白腿直直的绷紧,粗壮的小腿上的肌肉完全暴露出来。紫宁从嘴里挤出三个字:「我到了!」然後夹着我的大肌八无力的趴在床上。

    我抽出自己依然坚硬的大肌八,肌八上沾满了紫宁的淫水,我看到紫宁美丽的大屁股中间,粉褐色的阴唇像两边分开,粉红色的阴道里涌出一股透明的粘稠的液体,美丽的阴道不停的跳动着,她肥嫩的小阴唇顶部,红润的阴蒂完全暴露出来,不停的跳动着。饥渴很久的紫宁终於被我干的到了高潮。

    紫宁无力的躺在床上,肥大的屁股和柔美的身体随着急促的呼吸而不停的起伏着,我看着紫宁刚刚被我干过的雪白的身体,柔美的後背,纤细的腰肢,还有肥大无比浑圆丰腴的大屁股,以及大大叉开的两条粗壮结实的小腿,让她休息一下,然後再干她一炮。

    就在紫宁还在享受高潮的快感的时候,她丈夫的妹妹洗完澡从卫生间出来,看着自己的哥哥痛苦的坐在沙发上,我挺立着湿乎乎的大肌八站在地上,而自己的嫂子却浑身赤裸的躺在床上,她大声叫着:「哥哥,我嫂子怎麽了?」

    「呜呜,你嫂子被别人玩了。」她妹妹虽然知道我要干一个女人而她要和哥哥性交,但是没有想到自己的嫂子却在哥哥的眼皮底下被别人奸污了,她也呆呆的站在那里,不知道该怎麽办。

    我说,「别傻站着了,都是为了你哥,你哥不行了,我给你嫂子配种,我还没射呢,你嫂子就被我干的不行了。你今天就是要治好你哥哥的病,别再让别人玩他的老婆了。快张开你的阴道,让你哥哥干你吧,只有这样才能治好你哥哥的病。」

    紫宁的丈夫看到自己老婆被人玩,不知不觉竟然肌八硬了起来,又看到刚刚洗完澡的妹妹,肌八更是硬的不行。他对妹妹说:「妹妹,你愿意吗?」

    「哥,我愿意!」说着,两个人搂在了一起,她丈夫这麽多年一直梦寐插入瘦弱的妹妹身体里,这时更是把妹妹压在身子底下,妹妹叉开了大腿,哥哥的肌八顺利的插了进去。

    紫宁的丈夫如愿以偿的和自己的妹妹性交着,妹妹也逐渐的发出了阵阵淫荡的声音。赤裸的紫宁渐渐从高潮中苏醒过来,睁开眼睛,看到自己的丈夫正在玩弄他的妹妹,回头又看着挺着大肌八的我,她简直不相信眼前的一切。

    她坐在床上,哭了起来:「这是怎麽了?我丈夫和别的女人干着,我却让别人奸污了。」我也上了床,搂住了紫宁肥大的屁股,对她说:「你看,你的丈夫喜欢的是瘦小的女人,你的大屁股让他提不起兴趣,你看,我的肌八还硬着呢,咱们再来一次吧。」

    紫宁哭着挣扎着:「不,不要,我怎能当着自己丈夫的面让别人干?不要,不行。」,她又看着正在一旁性交的丈夫说:「老公,你干什麽呢?你为什麽不干我?为什麽让他来干我?」

    她丈夫一边插着身下瘦弱的妹妹,一边看着床上赤裸的妻子和大肌八的我,说:「紫宁,我也想通了,你的屁股太肥了,我提不起兴趣,咱俩这麽多年都没有孩子,我和你在一起就不行,这麽着吧,曹少弼的肌八那麽大,一定会让你痛快的,而且他也喜欢你这麽肥大的屁股,就让他替我干你吧,帮我配个种,让你也怀上个孩子。」

    紫宁没想到自己的丈夫会说出这样的话,其实她也非常愿意被我这样的大肌八插,这麽多年,丈夫软弱的肌八实在让她受尽了苦头,结婚之後一直就没有到过高潮,刚才被大肌八插得舒服感觉仍然还有。但是自己的丈夫就在身边,她实在接受不了在丈夫面前被别的男人插,丈夫找人给自己配种,虽然愿意,但是也接受不了。

    紫宁依然挣扎着,但是已经不那麽坚决了。

    我一把搂住紫宁赤裸柔嫩的身子,抓起她坚挺饱满的乳房,轻轻的舔着挺立的乳头,紫宁的身子有一次瘫软了下来,她不自觉的搂着我的头,轻声说:「曹少弼,不要,我丈夫在边上,不要。」

    我一只手抓住她的乳房,此时紫宁的乳房不仅更加的坚挺,而且变得非常丰满。我抓着她的大乳房,轻轻的舔着乳头,她也开始配合的把乳房往上送。

    我又一边抓着她的乳房,慢慢的亲着她的身体,亲过了她平坦的小腹之後,我的舌头已经舔到紫宁丰腴的阴阜上,紫宁此时已经不行了,她不停的轻轻把自己的跨部往上顶,我知道,紫宁的阴道里已经开始骚痒了,她期待我大肌八的插入。

    我并不着急,继续顺着紫宁的阴阜往下舔。她的阴阜很厚,上面的阴毛也很密,呈倒三角型。在鼓鼓的阴阜下方,隐约有一条细窄的肉缝,我把舌尖顶到肉缝里,紫宁感受到自己阴阜的肉缝被湿乎乎的舌头触碰,轻声的呻吟了一声,然後将她柔嫩的腰肢更大幅度的向上顶。我伸出舌头,顺着紫宁的肉缝,舔到了她的阴蒂上。

    这下紫宁最敏感的部位被我一舔,浑身马上颤抖起来。她开始伸手抓住我的头,轻声的叫着:「曹少弼,曹少弼,我好痒,求求你,干我吧,我里面好痒,我想要你的大肌八。」

    我知道紫宁现在已经不行了,但为了一会能让她更加淫荡,我仍然用舌头挑逗着她的阴部。此时我已经把头钻到了紫宁的大腿中间。紫宁两条雪白的大腿使劲叉开着,浑圆壮硕的小腿和大腿并在一起,紫宁的小腿本来就非常粗,此时小腿和大腿挤在一起,让小腿看上去更加的粗壮。

    小腿上丰富的肌肉被挤到腿两侧,形成扁圆形的肉片,她的小腿非常光滑,也非常洁白,一般来说,紫宁的小腿实在是太粗太肥了,两条萝卜一样的雪白小腿看上去又粗壮又浑圆,一般人不会喜欢这样粗腿的女人,但是我看到紫宁这两条粗肥的小腿,反而更想把肌八插到她的浪屄里。

    粗壮而布满肌肉的小腿就在我的身体两侧,我紧紧抓住紫宁丰满浑圆而粗壮的小腿,抚摸着上面丰富的嫩肉,把舌头接触到紫宁的阴唇上。

    紫宁虽然已经三十岁,已经结婚有8年了,但是她的丈夫是个性无能,所以她的阴唇还是保持着粉褐色,肥厚的两片大阴唇上从中间裂开,上面长满了乌黑的阴毛,在大阴唇中间,是突起的两片肥大的小阴唇,因为刚刚被我插过,现在又让我舔着,紫宁的小阴唇上已经沾满了自己湿乎乎的淫水。

    肥大的小阴唇中间,就是她已经张开的阴道口了,她的阴道里的嫩肉不断的跳动着,不断的紧缩着,一股股粘稠的淫水顺着紫宁紧皱的阴道流出来,又顺着阴道口流到她的屁股眼里。

    我用双手轻轻的扒开她肥大的小阴唇,然後伸出舌尖,轻轻触碰着紫宁的阴道口。紫宁已经被我折磨得浑身骚痒,柔软的娇躯不停的扭动着,一阵阵来自阴道里的骚痒已经让她变得无比淫荡。

    我的舌头一接触到她的阴道口,紫宁马上就有了强烈的反应,她紧紧的抓着我的头发,把大屁股使劲的往上抬着,紫宁顾不得自己的丈夫就在身边,也顾不得作为一个少妇的矜持,她大声叫着:「曹少弼,不要这麽我了,快,给我舔,给我舔我的浪屄,快,舔我的浪屄。」

    我伸直舌头,像干她一样,把舌头伸到她湿润的阴道中,然後不停搅动着。这时我松开扒开的阴唇。两片肥大柔嫩的阴唇马上紧闭,贴在我的舌头上。

    紫宁使劲按着我的头,大声的浪叫着,「曹少弼,你,你好棒,我从来没有被这麽玩弄过,我的丈夫嫌我的那里骚,从来不给我口交,曹少弼,快,我的里面太痒了,你的舌头太榜了,像大肌八一样,使劲舔我,快。」

    在紫宁的帮助下,我的头被夹在紫宁的大腿中间,我的脸对着她最隐私的部位,用我的舌头舔着她已经湿润的阴道。她的小阴唇非常柔嫩,把我舌头包裹得非常舒服。紫宁赤裸的躺在床上,她坚挺的乳房随着激烈的呼吸而起伏着,她两条雪白的大腿一会叉开,一会又紧闭,两条粗肥的小腿用力的登着床单。在她的大腿中间,夹着一个男人的头,那个男人正在舔着她已经骚痒无比的阴道。

    紫宁享受着我的蹂躏,两条大腿腾在空中,两条粗肥的小腿紧紧的夹着我的身体,她的粗壮的小腿不停的用力,然後肥大的屁股也一下下的向上顶,让我的舌头能更深的插入她柔嫩的阴道。

    我使劲舔着她的阴道,而紫宁的浪叫声也越来越大,差不多过了5分钟,蔡羽浑身又开始颤抖,阴道开始阵阵的收缩,两瓣肥厚的小阴唇也紧紧贴着我的舌头,我知道她又要到高潮了,就在这个时候,我从她的大腿间爬出,坐在床上。

    紫宁已经被我勾引的性慾高涨,阴道里阵阵的紧缩让她浑身充满了高潮即将到来的快感,就在这时,阴道里突然没了东西,她看到我坐了起来,也马上发疯的坐了起来,大叫着,「曹少弼,你要干吗?我阴道里好痒,求求你,干我吧,求求你。」

    我站了起来,粗大的肌八直挺挺的立在她的面前,紫宁看到我的大肌八,马上扑了上去,双手紧紧握住,然後不顾一切的把我的肌八插入到自己的嘴里,然後熟练的给我吸吮肌八。这时她蹲在床上,就像平时撒尿一样,两条雪白粗壮的大腿分开着,粗肥光滑的小腿被大腿挤的更加粗壮,小腿肚上的肌肉紧绷着,显示出只有体育型少妇才会有的结实粗肥的小腿。

    紫宁蹲在床上,两条粗壮的小腿叉开着,她一面尽力的给我吸吮肌八,一面把手伸到自己的阴部,熟练的揉着自己勃起的阴蒂,同时又把手指插入到自己的阴道里,一面给我口交,一面手淫着。

    紫宁的手指在自己茂密的阴毛中探索着,滑开紫宁阴毛下软软的大阴唇,触到了她阴部软嫩的肉,紫宁粗壮的双腿微微的抖了一下,分开的双腿又向外匹了匹,一条丰满修长的右腿张开着。

    红润的嘴唇含着我粗壮的阴茎缓缓的上下套弄,一次次的向嘴里深入,当紫宁红唇吻到我阴茎根部的阴毛时,我圆大的龟头已经顶到了紫宁的喉咙,触到紫宁喉头痒痒的感觉,紫宁的胃微微哕了一下,碰了几次就好多了。

    紫宁把嘴唇合成一个O型,手把阴茎上的包皮尽力向下拉着,嘴唇吮吸着硬硬的光滑的阴茎在自己的嘴里出入着,时而用舌头飞快的舔索着滚圆的龟头,我舒服的嘴里不断的丝着凉气,手指滑到张敏的阴道口,那里已经是湿滑一片了,滑滑的粘液把那里浸湿了一片,我把中指伸到紫宁的阴道里出入几下就发出了水渍渍的声音。

    紫宁的丈夫虽然玩到了自己最喜欢的女人,但是毕竟他已经不行了,此时不过5分钟,他已经把自己的精液射到了妹妹的阴道里。他压在妹妹的身上,看着自己老婆浑身赤裸的蹲在床上,叉开两条粗壮肥嫩无比的粗腿,给另一个男人在吸吮着肌八。他实在不能接受在自己的眼皮底下自己的妻子被这样的玩弄,他痛苦的闭上了眼睛。

    紫宁把我的肌八全部吞进嘴里,然後用舌头来回刮着我的龟头,让我非常舒服,她使劲的给我口交着,我看着下身这个老同学,几天前还矜持的在饭馆里和我聊天,而此时,紫宁头发已经散开,美丽的眼睛微微闭着,眼睛边上的胎记向我证明着,给我舔肌八的就是我所遇到的屁股最大、最肥的女人。

    我双手按住她的头,然後把大肌八使劲往前顶着,肌八深深插进了紫宁的小嘴里,口水随着我肌八的进出,顺着紫宁的小嘴流了出来,我就像肏她的屄一样肏着紫宁的小嘴,她的嘴很小,而此时更是被我粗壮的大肌八塞的满满的。

    我看着身下这个淫荡的少妇,是给她大肌八的时候了,我对她说:「紫宁,你知道我最喜欢你哪里吗?」她的小嘴被我的肌八占领着,只好扭动一下自己肥大浑圆的大屁股。我又说:「你想不想让我的肌八插到你的阴道里?」紫宁慌忙的点点头,她实在太想了。

    我说:「那你就趴到床上,厥起你肥大的大屁股,让我把肌八插进去把。」紫宁马上吐出了我的肌八,转身跪在床上,她像水蜜桃一样浑圆肥大的屁股正对着我,肥嫩的屁股下面是她粉褐色张开的阴道,她两条结实的大腿叉开着,两条粗壮又肥嫩的小腿跪在床上。

    我看着紫宁性感无比的背影,修长的身体,柔嫩的後背,纤细的腰肢,最诱人的是她肥大无比的大屁股,我一把抓住她的大屁股,手里握住粗涨的大肌八,顶在了紫宁湿润的阴道口上。

    紫宁回头看着自己的大屁股,看着在自己大屁股的底部,正顶着一根粗壮无比的大肌八,她对我说:「曹少弼,你的肌八真大,快,快捅进来吧。」说着,她把手伸到自己的屁股後面,抓住了我的大肌八,然後用力塞进自己的阴道里。

    就在肌八插入紫宁阴道里的一刹那,我感觉到肌八被无比柔嫩温暖的嫩肉包围住了,她的阴道非常湿润,此时淫水已经流满了她的阴部和大腿上,我毫不费力的就把肌八捅了进去。

    我知道紫宁此时已经被我弄得性慾高涨,她淫荡的一面完全暴露在我面前,紫宁厥着她肥大无比的大屁股,还没等我把肌八往里插,就使劲的把她肥大的屁股往後使劲的一顶,我长达将近20厘米的大肌八一下子全部插到了紫宁湿润的阴道里,因为用力太猛,她紧贴在我肌八上两片肥厚的小阴唇也一块被带到了自己的阴道里。

    紫宁从来没有尝过这麽粗大的肌八,阴唇被带入的快感传遍了全身,她大声的啊啊的浪叫着,说:「曹少弼,快,使劲,用你的大肌八干我吧,干死我这个背叛丈夫的淫妇,我竟然当着丈夫的面,厥着大屁股让你干,你把大肌八插进了我的阴道里,啊,啊,好舒服,快,用大肌八干我,求求你,我的大肌八。」

    紫宁浑身颤抖着,阴道不停的紧缩着,紧紧包裹着我的肌八,而此时她又使劲的扭动自己最肥最大的大屁股,让肌八在她自己的浪屄里进进出出。

    紫宁主动的运动自己的大肥屁股用肌八干着自己,我反而不用运动了,我使劲的揉着她肥大的屁股。紫宁的大屁股非常雪白,屁股上的肉也非常的细嫩。宽大的屁股上嫩肉乱颤着,浑圆的臀肉像桃子一样,紫宁的腰很细,使劲的扭动带动着肥大的屁股,显得淫荡无比。

    我看着她的屁股下面,我粗大的肌八正紧紧的插在她肥大屁股下紧皱的阴道里,她两片粉褐色的像肉片一样的阴唇紧紧的贴着我的肌八上。我的肌八在她的阴道里不停的抽动着,紫宁的淫水不停的被我的肌八从阴道里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