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美女明星性爱全纪录
  • 发布时间:2017-11-17 13:51 | 作者:侯龙涛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美女明星性爱全纪录

    当天晚上,我到附近的一间桑拿浴室去猎艳。一进门,就有个漂亮的女职员亲切地带我到楼上的“桑那室”。所谓“桑那室”,只是一间数十尺的房间,里面有一张单人床,一个椭圆型浴池,设备虽然很简单,但我也并没有什麽不足的感觉。两个漂亮的“桑那妹”跟着入房,她们随即脱去制服,露出胸围及三角裤,原来,这正是“桑那”浴室的规矩。她们自我介绍,一个叫杨丞琳,另一个是蔡依琳。细看两人的身材,觉得都长得不错,蔡依琳身段苗条,而且皮肤白嫩。但我较爲喜欢杨丞琳,由于她圆圆的脸蛋很甜美,而且丰满有肉,头发又长,禁不住就手多摸她两下,想不到杨丞琳来者不拒,反而自动自觉的脱掉胸围,任我摸捏她的肉乳。蔡依琳也不甘示弱,同样脱个清光,两人好似斗气似的,而且蔡依琳更是老实不客气,她玉手纤纤,亲自替我脱掉外衣.西裤,脱得只剩下三角裤,进而用白嫩的手儿向我的宝宝进攻。杨丞琳见此情形,不理三七二十一,竟然自动的把酥胸送到在下的嘴边,笑着对我说道:“吃呀,吃奶奶吧!”被她们调戏之下,我玩到兴致勃勃,底下个宝宝也开始“变形”了。此刻,杨丞琳已经脱得赤条条,双眼半合躺在床上,似乎在等待着我的进攻。她的三角地带浓草密集,中央的肉溪饱含晶亮的淫水,这种媚态,充满了强有力的吸引。虽然蔡依琳也眼巴巴地在身边凝视着,我也顾不上客气客气,一于挥鞭进马,一声:“我来啦!”就直捣黄龙。本以爲她会受不住这突加其来的进攻而惊叫起来。那里知道杨丞琳却挺起屁股迎接。就这样,我不费吹灰之力就把粗硬的大阳具尽根插入杨丞琳的肉体里。另一边的“桑那妹”蔡依琳则十分抵死,当我挥鞭在杨丞琳的小肉洞出出入入之时,她却在我的屁股上轻吻,这种感觉其实是很奇妙的。杨丞琳眉丝细眼,似乎十分享受在下的冲刺,如此这般出出入入地玩了数十次,终于不敌,而败在杨丞琳的小穴里了,我的阴茎一下子就喷出了许多的精液,抽搐了将近10多下直到喷完了最后一滴精液,才渐渐的平息下来。杨丞琳退到一边冲洗着阴道,蔡依琳则接着用吮吸我的阳具,在她的努力之下,我又一柱擎天了,蔡依琳高兴地骑到我上面,把她的小肉洞套上我的一柱擎天。于是我以逸代劳享受着蔡依琳销魂洞里带给我的快感。当我再次射精于蔡依琳的阴道里时,已经相当疲倦了。于是就左拥右抱着这两个活色生香的娇娃进入了梦乡。在朋友家中住了几日,我又觉得很不耐烦,决定独自出来闯天下。首先入住一家汽车酒店,这种酒店,可以说是马尼拉的特色,它不但有一个宽大的停车场,还有十数个车房,当的士驶入,就直接转入车房,客人落车后,可以立即沿着车房边的楼梯步上阁楼,上面另有一番风味。车房的阁楼就是“迷你”酒店。内有客厅睡房各一,又有浴室及洗手间,设备也颇算完善,身处其中,亦颇爲舒服。这里二楼的酒吧,中央有一个表演台,两旁才是座位,客人叫了酒,可以面对舞台,一边饮酒,一边欣赏“阿哥哥”艳舞表演。大约半小时,就有一次“表演”,每次有四位艳舞女郎出场,她们穿着紧身舞衣,身材特别突出。小姐的胸前,每人都挂着一个号码,以便记忆。她们之中,有不少是女学生,她们爲了赚些外快,就来酒吧兼职,遇到合适的客人,也会应酬一下。说来令人吃惊,她们之中的年龄有的只有十五六岁。跳到第二场,我已经看中一个女孩子,她十八九岁,样子清纯,身材动人,暗中知会侍应,一声“OK”,果然该场表演过后,排名第七号的艳舞小姐跟着侍应下来,坐到我身边,露出一排雪白的牙齿说道:“多谢你,先生。”

    从谈话中,得悉她的芳名叫容祖儿。是大专学校的女大学生,目前她在主修“护理”科目,预算毕业后出来当护土的。她家中有五个弟妹,父亲是个报贩,入不敷支,爲了要完成学业,容祖儿才会硬着头皮当艳舞女郎。最初,她很天真,以爲“阿哥哥女郎”只是在台上跳跳便成了,到后来才知道要陪客人饮酒应酬的,容祖儿拒绝了,因此她曾先后被辞退,这是她工作的第三家酒吧,如果今次拒绝与客人交际,看来又要失业了。从说话中得悉,今天她才来做“阿哥哥女郎”,而且从末与客人“开波”。我笑笑问道:“这次你该不能拒绝了吧?”容祖儿又粉面泛红,点了点头说:“不敢了!”我想带她回“汽车酒店”,容祖儿突然提出:“不如到我家去坐坐吧,如果你喜欢,也可以在舍下停居的!”问心一句,同容祖儿出街,只有一个目的,就是想和她上床,所以一口拒绝,但答允明天再到其府上拜侯,她也不反对。容祖儿自认是“半个处女”,原因是她只与其前度男朋友发生过一次关系。果然,当我进入她的肉体时,容祖儿的反应并不激烈,但她那里又紧又窄,十分好享受。这一晚,我打破惯例,一连玩了容祖儿两次,因爲没有用袋子,第一次我在容祖儿阴道射精后,容祖儿立即起身到浴室灌洗。第二次,当我抽送至将要射精时,我提议容祖儿让我射在嘴里,容祖儿欣然接受了,并吞食了我射在她口中的精液。次日清晨,我邀容祖儿再玩一次,容祖儿要我让她先去浴室梳洗一番。当走出来时,身上仍然是一丝不挂,但我见她已经梳理过头发,浑身也香喷喷的。我把她架在床边玩“汉子推车”,奇怪的是,这个花式令她十分兴奋。她不再像昨晚那样勉强任我施爲,而是主动扭腰摆臀,极力把阴户向我迎凑,于是我改用让容祖儿跨到我身上“坐怀吞棍”,可惜她的技巧仍不够纯熟。于是最后还是采用原来的姿势,我把容祖儿的双脚架在肩膊,然后一边用粗硬的大阳具抽送容祖儿的阴道,一边抚摸她的娇躯。这次,我又把精液射入容祖儿的阴道里,但是到起床的时候,我的脚都软了!回香港后不久,就遇上一个八号风球高悬日子,我没有什麽好的去处。从窗口望下去却见到一间卡啦OK伴唱室霓虹光管招牌通明。本来,附近的色情场所我是不想涉足的。不过在这种日子里要解决无聊,唯一的去处还是到那间伴唱室去逛逛一入门口,就有一个女带位把我领到一间独立的伴唱室。里面陈设简单,只有一架电视机和一张双人沙发。不过环境也属于洁净和清雅。坐了一会儿,有一个青春漂亮的女孩子推们走进来。她含羞答答地自我介绍,她的名字叫着应采儿,又拿身份证让我看,证明她刚满十八岁,让我可以安心地让她伴唱。开头大家都没有什麽接触,一起唱了几首歌之后,应采儿就如依人小鸟,伏在我的肩膊。我趁着一起唱歌时把手搭在她的脖子上摸捏着,她也没有理会。我得寸进尺,另一手从她衣服下面伸进去,直探她的双峰。单凭我的感觉,是滑腻的两团软肉,而且充满弹性。奶头并不太大,我轻轻地把她一捏,应采儿哼了一声,望着我说道:“哇!你好坏哟!”我并没有停下来。搭在她脖子上的手从她的衣领插进去,每支手摸一个乳房。一会儿,又将下面的手伸到她的大腿上,她的大腿也很滑溜。但是我并不多留连,很快便顺流而上,直抵她双腿交汇的小丘。隔着三角裤,我已经感觉到她的阴毛好茂盛。应采儿撒娇地说道:“怎麽摸人家那个地方哟!”我不理她,更把手指穿过三角裤,直探湿润的小溪。应采儿已经唱不出歌来,小嘴里只是“依伊哦哦”地哼着。应采儿拉开我的裤子的拉链,把手伸到里面,捉住我的阳具,把它掏了出来。“哇!你这条肉棍儿好大哟!一定玩过不少女人吧!”“是啊!不过我特别喜欢和你这样的女孩子玩哩!”我一边说,一边继续挖弄她的小肉洞。应采儿颤声说道:“你先停一停,先让我帮你出一出火,一会儿上楼之后,我再任你要怎麽玩啦!”我放开应采儿,她跪到地上,把头伸过来。张开小嘴,把我粗硬的肉棍儿含入口里。她的嘴儿很小,刚好容纳了我的龟头。但是她用嘴唇包着棍沟,用舌头舔着棍头,搅得我十分受落。由于应采儿的嘴太小,她不时要把龟头吐出来透一透气。当我射精时,她正好张着小嘴娇喘。所以我亲眼看见几滴精液喷入她的小嘴。

    那时,应采儿不但没有闪避,反而把我的龟头含入拼命地吮吸。当我射精完毕,她则把我射入她嘴里的精液点滴不漏地吞食下去。完事时候,应采儿把我的阳具舔吮了一会儿,然后收进我的裤链里面。她稍微整了整衣服,就跟着我到楼上的住所。进门之后,应采儿好奇地问道:“你太太不在家吗?”“不过,今天晚上,你就是我的太太了。”我把她搂进怀里。“外面风大雨大,我就做你一夜新娘吧!不过,你可要轻一点儿弄我哟!”“平时你陪客人玩的时候,自己觉得舒服吗?”我一手摸她的乳房,一手伸入她的裤腰里掏弄她的阴户。“其实我很少陪客人去开房的。虽然我们肉体是任客人玩摸的,但是在伴唱室也只是用手或者口替客人出火。只有我喜欢的客人,我才会答应她们出去开房,好像你,我一见就觉得很合眼缘。即时你不提出,我也会主动劝你带我出来的。”应采儿说着,便把她的衣钮解开,让我更方便摸捏她的乳房。摸了一会儿,应采儿笑道:“不如我先去冲洗一下,回头再让你玩,好不好呢?”我点了点头说:“好哇!我们一齐去,鸳鸯戏水!”应采儿轻解罗衣,首先露出一对雪白细嫩的大肉球。当她最后脱下一件三角裤时,我见到她的阴毛茂密光泽,粉红色小阴唇微微突出,显得分外性感动人。这时我的阳具也不由自主地对着她硬了起来。应采儿自己脱得一丝不挂之后,也把我脱得精赤溜光。我把她抱进浴室,将肥皂液搽在她涨鼓鼓的乳房上,应采儿也把纤纤玉手替我轻搓粗硬的大阳具。她的手势非常微妙,一下一下温柔地翻动着包着肉茎的外皮,令我觉得十分刺激。如果不是刚才已经在她的小嘴里发泄个一次,我现在肯定又要在她的手儿喷浆。一轮爽快的鸳鸯浴之后,我躺在床上,由应采儿继续戏弄我的阳具。她把灵巧的舌头添遍我的全身。我闭着眼睛享受着,双手就玩弄着她一对羊脂白玉般的乳房。弄得她嘴里开始发出一些呻吟声,而且开始摆动那个又圆又滑的粉臀。我摸向她的阴户,把手指一挑,捣进她的小桃源。湿滑的肉洞,已经爲我粗大阳具的插入做好了准备。我已经忍受不住,便来了个鲤鱼翻身,把应采儿按在床上。应采儿随即乖巧地伸手把我的龟头对准她的洞口。我弯腰一挺,肉棒便顺利闯进了玉门关。应采儿哼了一声,接着是更大声的呻吟。我托着她的美腿,下身向她的肉体疯狂地抽动,直弄得她大声地娇呼起来。我一边玩,一边用手去抚弄她一对饱满的肉球。玩了几下,我伏下去,吮着两颗嫣红的奶头。想不到这一下我自己也受用之极,应采儿的小肉洞里湿滑得更加利害,而且主动地摆动起来。我爲应她的要求,一对手捧起她的屁股,跟着便用粗硬的大肉棒往她湿润的阴道里狂抽猛插。我的努力并没有白费,只见应采儿浑身颤动着,小嘴微微又张又合,舌头舔着自己的嘴唇。分明是高潮到来的表现。我更加把握时机,把粗硬的大阳具深入地椿捣。终于,我在应采儿的几下摆动之下,也支持不住了,一下酥麻的快感直涌上小脑,跟着全身抽搐,下面的肉棍儿也水准抖动。一股浓热的精液直朝应采儿子宫那里狂射过去。一场大战之后,应采儿并没有立即撤退。她让我压在她身上良久,直到我翻身下马,她仍然亲热地依在我的怀抱。我望着应采儿洋溢着精液的毛茸茸小肉洞,心里非常满足。第二天早晨睡醒,应采儿仍然依傍在我的怀抱。她握住我昂手首屹立的肉棍儿,柔情地说道:“昨晚你好劲哟!我被你玩地欲仙欲死哩!”我摸着应采儿的细嫩乳房和浑圆的屁股笑道:“因爲你太可爱了,相信每一个男人见到都想和你玩,都想钻入你美丽的肉体里一泄爲快呀!”

    “不过,我并不是和每一个男人上床都可以像和你玩的时候那麽兴奋。因爲你很会调情,你摸得我很舒服,同时你的肉棒也很够份量。”

    “我现在又很硬了,可以再插进去吗?”“我那里被你搞得好像浆糊罐头,还是洗洗再玩吧!”我抱起应采儿的娇躯,走到浴室去。应采儿捉住我的阳具笑道:“你怎麽老是抱我,还当我小孩子吗?我已经不小了嘛!起码可以承受你这条大肉棒呀!”

    “你像一个刚成熟的蜜桃,所以更加逗人心爱。我喜欢抱你就是疼你呀!”我虽然很喜欢应采儿,但知道多说也无用。我把她洗得冰肌玉洁,然后抱回床上。这次,轮到我把她全身舔吻。应采儿被我吻得好兴奋,也给予回报。应采儿连我的屁眼都用舌头去舔,只是始终不肯和我嘴对嘴接吻。接着,应采儿完全采取主动。她一会儿用乳房夹住我粗硬的肉棍儿玩乳交,一会儿骑在我上面“坐马吞棍”。后来,应采儿高潮而身软了,就由我玩她。我要她背向我跪着我“隔山取火”,最后,才以一式“汉子推车”,再次在应采儿可爱的小嫩穴里灌注精液。

    俩人搂着休息了一会儿,应采儿起来弄了一些吃的,我们一起赤身裸体地吃东西。我故意把果浆涂在应采儿身上,然后用唇舌舔吮,逗得她笑个不停。下午,台风减弱了,应采儿向我告辞,我留她再住一个晚上。她笑着说道:“如果我再不走,就会把你榨乾了!”应采儿走了,留下我在回味着昨晚和她的一夕风流。之后,我有再到那间找过她一次,可是,她已经不在那里做了。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