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乱伦珍品
  • 发布时间:2017-10-10 16:41 | 作者:侯龙涛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小霞篇(一)

      丰陶县西部的五寨坑有一栋土砖平房,平房里住着一户李姓人家,李家养育

    了2个女儿。大女儿红梅远嫁他乡,二女儿桂芝年方19岁,李家父母想把她招

    郎,为李家延续香火。

      而东部黄米村,刚好有个叫黄强的想找户人家入赘。黄强2岁时父母双亡,

    被人收养。因家里人多贫困,眨眼已是30岁的黄强嗟叹自己迎娶无望,遂想找

    户人家入赘。经媒婆介绍,他认识了邻村的桂芝,桂芝姑娘不仅外貌姣好,心地

    善良,而且比他小了整整10岁,黄强自然喜上眉梢。

      1983年农历4月18日,在一阵劈劈叭叭的鞭炮声中,李桂芝与黄强喜

    结连理。两口子新婚倒也美满幸福,只是黄强性欲过于旺盛,常常在大白天也要

    与桂芝做爱,弄得桂芝有些吃不消。

      1985年正月,李桂芝生下一个女儿,取名李小霞。1987年农历11

    月4日,儿子李小雄又出世了。

      盼孙心切的李家老父可惜没能等到这一天便离开人世。李家住在山高林密、

    人烟稀少的大山里,本来生活就难以维持,随着家庭人口的增加,生活更加困难

    了。

      黄强自从入赘到李家后,做事拈轻怕重,田土功夫不想出力,手里有钱便抽

    烟喝酒。李母对他的行为看不顺眼,经常当着他的面唠叨指责,岳婿二人常常发

    生争吵。

      1990年5月的一天,黄强因岳母在他面前唠叨了几句,竟将她从几米高

    的坎上推了下去。李母对女婿已感到绝望,要女儿坚决与他离婚。黄强恶狠狠地

    对她说:「我既然进了你们李家的门,想赶我出去没那幺容易,除非绝了你们的 ..

    种。」

      丈夫的脾气越来越暴躁,李桂芝只好处处忍让,但有时也免不了在丈夫面前

    流露出埋怨情绪。

      一天,她正抱着半岁的儿子喂奶,要丈夫在生活上节俭一点。黄强一听暴跳

    如雷,继而去抢她手中的儿子。李桂芝抱着儿子冲出了门,黄强返身抱起5岁的

    女儿往水库方向跑去。邻居闻讯后追到水库边,从他手里抢过被吓得嚎啕大哭的

    小霞,才免去一场悲剧的发生。

      此后,黄强无聊时便拿女儿来出气,挨打受骂成了小霞的家常便饭。小霞4

    岁那年,从祖母那里得知了父亲的身世。有次父亲骂她时,她赌气说了一句:

    「你不是我家的人,你回自己家里去吧。」此话激怒了黄强,他抡起竹条,将女

    儿打得遍体鳞伤。

      1996年,李家老母去世。面对一贫如洗的家庭,李桂芝只好丢下一双儿

    …..

    女,只身前往广东打工。

         ***    ***    ***    ***

                    (二)

      李桂芝长年累月在外操劳,黄强却在家里游手好閑。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小

    霞小小年纪既要料理家务,又要照顾弟弟。小霞由于经常劳作,长得健康俏丽,

    苗苗条条,15岁的时候,胸脯已经胀鼓鼓的了。

      黄强也开始注意到女儿身体的变化,有时情不自禁地向女儿多瞄几眼。小霞

    16岁生日的时候,他特地去城里买了两对胸罩给女儿。小霞当时红着脸接下父

    亲买给自己的生日礼物。

      2001年农历5月18日晚上,小霞和弟弟小雄像往常一样,吃完晚饭便

    一块在堂屋里做作业。小雄做完作业后上楼睡觉去了,小霞想到学校快进行期末

    考试了,还在抓紧时间温习功课。时钟逐渐指向12时,她做完了最后一道题,

    …..

    收拾书包准备上楼睡觉,突然感到肚子一阵疼痛。

      父亲就睡在隔壁房里,她轻轻推开房门,怯生生地说:「爸,我肚子疼。」

      黄强刚起床解完小便,见女儿说肚子痛,便问道:「是不是来了月经?」

      「不是。」小霞摇了摇头。

      望着眼前水灵灵的女儿,黄强浑身陡然升起一股无名的燥热,一个可耻而充

    满罪恶的念头随即产生。

      「过来。」他把女儿喊到身边,「把裤子脱下,让爸爸看看。」

      小霞一听,不禁脸上一红。「爸,我是肚子疼,不是下面……」

      黄强看着女儿红扑扑的娇脸,欲火更炽,板着脸说道,「小孩子懂什幺,女

    孩子肚子疼就是因为下面有问题。快脱!」

      小霞看见父亲生气,心里不禁害怕,慌忙解下长裤。黄强色迷迷地看着女儿

    露出的洁白双腿,以及单薄的粉红底裤,忍不住连吞了几下口水,一把拉住女儿 ….

    的小手,把她靠在自己怀里,伸手把她的小内裤拉脱到小腿,露出少女那雪白如

    玉,嫩滑如脂的圆臀来……小霞不禁惊呼出声,「啊,爸爸……」

      「别叫,让爸瞧瞧哪里生病了。」黄强用手捂住女儿的小嘴。双眼则往女儿

    下身望去,只见雪白的两腿间三角地带,长着稀疏的金色耻毛,可以很清楚地看

    见她可爱的幼嫩阴户。

      小霞的身子开始挣扎、摆动,想要从黄强身上挣脱开去。这些多余的动作,

    却没有换来做父亲的怜悯,只唤醒了他更炽热的情欲。他用力地抱紧女儿,厚颜

    无耻地说道:「你肚子痛可能是要来月经了,让爸爸来跟你做个试验,看还要多

    久才来月经。」

      「快放开我啊,爸爸……」小霞感到恐惧。

      黄强大怒,「再喊,看我打烂你的屁股。」

      一手揽着她的细腰,一手拍打起她的雪白屁股来。小霞知道父亲的牛脾气, …..

    打起人来就像疯子似的,不禁忍着疼痛,紧咬嘴唇,不再吱声。

      经过一轮的掴击,女儿柔嫩的雪白屁股,开始染上了一层瑰丽的红色﹔错综

    复杂的手掌印,浮现在那结实而挺翘的屁股蛋上。

      看到女儿开始温顺,黄强又把她抱到床上,狞笑着说:「开始检查拉!」说

    完,把头俯向女儿雪白的阴户。用手指扒开那粉嫩的两片阴唇。

      只见女儿阴道内部颜色是粉红色的,阴壁的四周分布着细小的肉色小颗粒,

    看上去给人一种粘乎乎的淫靡感觉,在阴道的上方是一粒鲜红的小颗粒,水灵灵

    十分可口,令人忍不住想舔上一舔。

      他把鼻子凑到她李开的阴道口,用力地嗅了嗅,闻到的是一股淡淡的醒神的

    气味,有点花香的味道,闻起来十分舒服。他把舌头伸到女儿粉嫩的小穴里,细

    心地用舌头在她娇嫩的阴壁上舔了起来。 …

      小霞的身子颤抖起来,嘴里发出了小猫咪般的呻吟声,同时穴里开始分泌温

    热的液体。她不禁又怕又羞,「爸,检查完没呢?」

      「就快了,嗯……嗯……好甜……」黄狂乱的吻着那道柔柔的窄缝,展开又

    一波的攻势,他邪笑着,以指尖摩准着她已经溢满花蜜的柔软花瓣,之后缓慢而

    诱惑地滑入她紧窒温润的花径之中,来回移动着,他吻着她雪白的双腿内侧,最

    白皙柔软、敏感娇嫩的肌肤。

      「不……要!」小霞全身颤抖着,连声音都像在哭泣,娇躯因父亲的猥亵而

    不断颤抖,她挣扎着,美丽的大眼睛里已经有些湿润,「放开我……爸……」,

    她几乎要哭出来了。

      他却不顾女儿的感受,仍旧挑拨着花核。小霞终于受不了了,「哇!」的一

    声大哭出来,「爸爸……你欺负我!」

      「爸爸是为你好,等会肚子就不疼啦,爸让你飞上天去……」黄强淫笑着脱 ..

    下自己的裤子。

      他弓起身子,把灼热的男根窜入女儿体内,处女膜就此破裂。她因为徒然的

    痛楚而惊叫出声,一时之间脑海里一片空白,本能地抱紧压在她身上的父亲,咬

    着唇发出轻吟,只能知道他的巨大几乎要撕裂她了。黄强已经在她的深处蠢蠢欲

    动,每一下呼吸,都牵动了两人的心跳。

      「嘘!不疼了,等会儿就不疼了。」他诱哄道,长指来到两人结合处,轻柔

    地抚弄着,让她能够快些接纳他。] 她的花蜜润滑了他的占有,他缓慢地揉弄,

    在听见她的低吟时,情不自禁地以浓浊的低吼配合着她。大嘴往她红扑扑的脸上

    亲去,舌头不时地舔着她的鼻子、眼睛。闻着她呼出的温暖而香甜的气息,不禁

    用力吻住她的樱桃小嘴,舌头在她嘴里不停地搅拌着,狂吞着少女香甜的口水。

      双手则扯掉女儿的上衣和乳罩,用力揉擦着那对小巧可爱的乳房。坚硬的阳

    具在娇嫩的阴道里越涨越大。

      「呃……」她情不自禁地拱起身子,承受着他愈来愈强而有力的冲刺,本能

    地响应他。

      当疼痛褪去,不受守控制的欢愉让她无助地颤抖,在他的移动冲刺下低吟、

    扭动着,娇美的身子与他的身躯紧紧交缠着。他的挺动愈来愈快,愈来愈有力,

    灼热的肉棒在柔软花径中反复进出,他将她逼到了最接近情欲的顶峰。她的全身

    紧绷着,喘息的声音与他配合,在他最后急促的插入时,将汗湿的娇躯紧贴着他

    颤抖着。

      他最后深深的一击,直嵌入了她的最深处,让她难以承受地拱起身子,紧紧

    闭上双眼,热呼呼的精液溢满了她的花房,蜜道内壁剧烈的收缩着,吸纳着他的

    精华。

      空气中飘洒着欢爱过后的气息,她既屈辱又痛苦,眼泪怔怔地流了下来……

      小霞的童贞就这样被禽兽不如的亲生父亲夺走了。 ….

      从此,每隔两三天,黄强便将女儿喊到自己房里进行一次「试验」。

      在父亲一次又一次的摧残下,小霞变得沉默寡言。一天早上,她刚起床,就

    感到一阵反胃,连忙跑到门外呕吐起来。

      她预感到自己出了什幺事,便给父亲留了张纸条:「爸爸,我好像怀孕了,

    请带我去医院」,把纸条放在父亲的枕头上后,她回自己房里睡觉去了。

      黄强看完纸条后把它烧了,然后来到女儿的房里,提出要与她发生关系。气

    愤已极的小霞第一次在父亲面前发起了脾气:「我都怀孕了,你不带我去医院,

    倒还来害我,你叫我以后怎幺读书,怎样去见人?」黄强对她说:「你如果真的

    怀了孕,我搞点药吃了就没事了。」说完,他又扑到了小霞的身上。几天后,黄

    强买回两瓶当归精。小霞见是补血用的,便给弟弟吃了。 ..

      小霞越来越感到身体不适,并且发现腰围渐渐粗起来。一天中午,她抱着最

    后一线希望对父亲说:「你再不带我去检查,我就要告诉妈妈。反正我这一生都

    让你给毁了,大不了我去吃农药。」谁知父亲对她嗤之以鼻:「你想死就去死,

    你死了,你娘和你弟弟也活不长久了。」

      小霞见要父亲带她去看病的希望彻底破灭了,只好问他要钱自己去医院。可

    父亲每天烟酒不离,就是不肯给她一分钱。小霞想瞒着父亲去拿钱,但她又犹豫

    了。

      记得有一次交学杂费,问父亲要钱不给,便瞒着他拿了6元钱。父亲发现后

    追到学校,当着同学的面对她大骂,并跟老师吵了一架。眼看开学的日子越来越

    近了,小霞焦急如焚。为了尽快去看医生,她趁父亲不在家的时候,麻起胆子在

    他房里到处寻找,结果没有找到一分钱。 …..

      没有钱便去不了医院,以后读不了书,小霞想一死了之。8月24日,在和

    弟弟小雄一同去伯父家喝生日酒的路上,小霞对弟弟流露了悲观的念头:「我的

    肚子大了,里面有小孩了,是爸爸害的,我和他反正有一个会死。」小雄疑惑不

    解地望着姐姐,不知她讲的是什幺意思,只是劝她千万不要去死。

      就在这时,母亲李桂芝从广东回家里来了,小霞看见母亲,不禁失声大哭,

    把父亲的兽行全盘说了出来。听完小霞的哭诉后,母女俩抱头痛哭。之后,李桂

    芝问女儿怎幺办,小霞说:「我要告他!」

      李桂芝知道丈夫是个性欲狂,她原来在家里时,不管白天晚上,丈夫一冲动

    就拿她发泄。但她万没想到,丈夫的性欲竟会在自己年幼的亲生女儿身上发泄。

    面对丈夫的所作所为,她愤恨不已,也想把他绳之以法。但是,想到脾气暴躁的 ..

    丈夫一旦刑满释放回来,会疯狂地对她们母女俩进行报复,她只好违心地安慰女

    儿,要她给父亲一个改邪归正的机会。

      她紧紧地抱着女儿:「小霞,妈妈对不起你,妈妈没有保护好你,但是这种

    事情一定不能冲动啊!这是女孩子的名声。」

      在母亲的劝慰下,小霞慢慢取消了主意。

      9月5号,李桂芝带小霞去广东打工。由于小霞身体上的原因,不宜堕胎,

    次年产下一子,自己喂养不到一个月,便被母亲送给一对膝下无子的中年夫妇抚

      2003年2月,小霞在广东认识了一位男友,自此开始正常的感情生活。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