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艳母春歌
  • 发布时间:2017-10-10 16:41 | 作者:侯龙涛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艳母春歌

    刘德凯,今年二十三岁,健壮高大的体材,给人一种粗犷豪迈的感觉,并且散发出男性的魅力。由于爸爸长期在大陆经商多年未归,在大学毕业的那一天晚上,妈妈张素莲特地準备了一桌简单的晚餐,庆祝他的大学毕业。并且破例开了一瓶洋酒。两人就这样吃着、喝着、聊着,好不容易的才结束这顿晚餐。

      吃完晚餮后,张素莲去播放柔和的音乐,两人就在阔大的客厅,相拥着跳起 舞来。此时正是炎夏的时候,张素莲穿着一件丝质的洋装,刘德凯也只穿一件短衬杉及长裤,两人刚开始跳舞的时候,还能保持着距离在跳着舞。可是刘德凯由于喝酒的关系,周身的热血已慢慢的被酒精所沸腾着,此刻他的右手又拥抱着那柔细的腰肢,使他忍不住的去抱紧妈妈。

      本来的左手牵着张素莲的右手,左手是拥着张素莲的腰肢,此刻改变 成了左手抱住张素莲的背部,右手已抱着张素莲那丰满圆挺的屁股,并且又将脸 紧紧的贴着妈妈的粉颊。

      张素莲此时也是被酒精刺激得周身血液加连环绕着,此刻被她心爱的儿子,紧 紧的拥抱着,使她感觉到从宋有过的甜蜜舒畅之感觉,整个人也像是神魂飘蕩的 美妙感觉。

      刘德凯从未有过与女人如此亲近的拥抱,虽然有一层单薄衣服隔住,但是他还是可以感觉到妈妈那对丰满结实的玉乳,紧紧的挺住在他雄厚的胸前。同时刘德凯的右手抱住那丰满圆挺的屁股,可以感觉出她穿着一件短小的三角裤。

      刘德凯由于酒精的作崇,又紧紧地拥抱着妈妈,触摸到那身雪白美妙的娇驱,渐渐地把他男性原始动力激发起来。刘德凯此刻兴奋得大胆的偷偷地,双手不规矩的在张素莲粉背及丰满圆挺的屁股抚摸起来。张素莲此刻与刘德凯如此的拥抱,那种异性肌肤相亲的触感,把她电触得周身酥酥麻麻的。一阵阵的幽香,飘进了刘德凯的鼻子里,使他的血液神经,更加兴奋与刺激,他的双手又在妈妈的粉背及屁股上下不停的抚摸,雄厚的胸前又紧吻着张素莲的粉乳,已经把他振奋得那根大鸡巴愤怒的挺立起来,并很坚硬的挺立在张素莲两腿之间的小穴上。

      一个虎狼之年的女人如何能抵挡得住自己心所爱的男人,如此的抚摸,何况又有一根坚硬的大鸡巴,实实的抵住她的小穴上。她此时畅快得魂飘九宵云外,整个人酥酥软软的紧趴在儿子刘德凯的身上,根本没有力气去挣扎,去反抗儿子的不规矩行动,最主要的是那份畅感,使她不愿去反抗,不愿失去那份畅感。

      刘德凯的亲吻与抚摸。张素莲并没有挣扎与反抗的具体行动,好像是在鼓励他再接再厉的行动下去,使他更加沖动,更加大胆地在张素莲身上不规矩的乱摸起来。

      此刻他们两人已不是在跳舞,两人静静的站立着亲热的紧紧拥抱住。刘德凯这时色胆包天的,把妈妈洋装背面的拉链,慢慢地往下拉了下来,并缓缓地把洋装往下的脱了下来。

      此时张素莲的洋装,已脱落在地,身上祇剩一副迷人性感的半罩型白色乳罩,那付乳罩,祇罩住了张素莲那对粉乳的下半部,而粉乳的上半部,却是雪白柔嫩如同两颗肉球似,赤裸裸的丰满又结实的挤在一堆挺立着。她的下身穿着一件诱惑迷人的短小透明的白色小三角裤,隐隐地显现出张素莲一丛柔细不多不少的阴毛,看起来真是诱人可爱极了。

      张素莲此刻除了那付半罩型的乳罩,及那件短小的三角裤,遮住她重要部位之外,全身已赤裸裸地呈现在儿子的眼前。

      此时的张素莲,由于酒精的作崇,把她身上的血液沸腾到了极点,并且抵挡不住儿子那双魔手,在她身上不规矩的抚摸,把她摸得酥麻畅快,那份舒畅的快感,使她爽得无力挣扎,也不愿意去反抗。

      她祇得羞愧地紧闭双眼,任由儿子在她身上抚摸,去享受儿子抚摸所传来的阵阵快感。刘德凯脱落了妈妈的洋装,睁眼一看,他忍不住的吞下一口口水,心里暗「哇……呀……」的叫了一声,真是美极了。他看到妈妈全身上下肌肤雪白微微泛红,多幺的光滑柔嫩,美妙的身材,修长的玉腿,更托出整个娇躯,更加迷人,更加诱惑性感。

      刘德凯从未见过女性这样的赤裸,何况头一次就让他见到,如同维纳斯女神雕像般的美妙娇躯,真是恨不得把她一口吞入肚子里。

      此时刘德凯已沖动得把自己的短衬衫及长裤,以最快的速度脱掉,身上祇穿着一件内裤。

      刘德凯脱掉衣服后,一把抱住妈妈走进房间,将妈妈放在床上,他的人也跟着扑到妈妈的身上,紧紧的抱住妈妈亲吻起来。

      此时两人,都被对方几乎赤裸裸的肌肤相亲,如同触电般的舒畅,又加酒精在两人周身血液燃烧,烧起了两人熊熊的慾火。刘德凯此刻吻着张素莲的樱桃小嘴,张素莲也自动地开张小嘴,与儿子热情的吻着。

      刘德凯慢慢地把舌尖伸进妈妈的小嘴里,妈妈也不甘示弱地伸出香吞兴儿子互相的舐着。

      刘德凯与妈妈热情吻着、吻得兴奋地用双手在妈妈的粉背上、要解去妈妈粉背上的乳罩小铁勾。

      这时张素莲羞愧得满脸通红,并矜持着的说道:「哦……德凯……不行…… 你……不能……这样……你……不可以……这样……喔……喔……我们……是…母…子……………不要……这样……哦……」

      虽然张素莲口中叫着「不能」「不行」「不可以」「不要」,可是她微微的挣扎,擡高了她的娇躯,却方便了刘德凯解去了她背后乳罩的小铁勾。

      刘德凯现在已被慾火烧昏了头,那里管得了能不能,行不行,脑海中只知道如何去发心胸中的慾火。他把妈妈的乳罩脱去,顿时跳加了两颗如同水梨似的雪白玉乳,在两颗玉乳上长出了两朵红红的花蕾,花蕾上结了两粒红豆似的乳头,那对粉乳不但丰满坚挺,又圆又结实,真是可爱又美丽极了。

      刘德凯见到这对美丽的玉乳,双眼布满了血丝,一头趴在妈妈的胸前,用嘴猛吻起那对玉乳,并用舌尖去舐吸着乳头。

      张素莲被儿子脱去乳罩,那对玉乳整个赤裸裸呈现在儿子的眼前,她这对宝贝玉乳从未被别的男人这样赤裸裸的看过,现在整个赤裸裸的让儿子在观赏,把她羞得满脸通红,双眼紧闭。

      本来她想把刘德凯推开,可是刘德凯此时却用嘴去吻吸她的粉乳,用舌尖去舐吻她的乳头,那种舐吻粉乳及乳头的快感使她周身酥麻,使她全身颤抖起来,这种感觉给她甜甜蜜蜜舒舒爽爽,全身像是没有灵魂似的轻飘飘。使她不忍推开儿子,希望儿子再继续吻着,给予她更好的快感,但她心里又怕儿子乱来,可说是又怕又爱,进退两难之中。

      刘德凯这时已刺激到极点了,由那对粉乳着,再缓缓地往上吻去,吻着儿子的樱桃小嘴,再由小嘴慢慢地往下吻,吻到妈妈的玉乳,如此上下一遍又一遍用力的去吮吻着。刘德凯的嘴在吻着,右手也不安份的插进了妈妈的小三角裤里抚摸着,摸触到那丛柔软稀松的阴毛,月手掌在妈妈两腿之间的小穴上揉擦着,并用手指在小穴的阴核上磨着。张素莲惊得赶快阻止,可是似乎太晚了,她的私处已经给刘德凯摸到了。她红潮满脸,只羞得将双眼紧紧闭着。

    刘德凯此时放肆的不停在妈妈全身上下抚摸着,吮吻着。这时的张素莲已被儿子挑逗得周身不断的颤抖着,全身不停的扭动着,满脸通红,媚角含春,春心蕩漾得一股慾火在熊熊的燃烧着,烧得周身热滚滚的,小嘴中忍不住的哼着:

      「喔……喔喔……嗯……哼……德凯……不要嘛……你不能这样……嗯……哼……我是…妈…

    妈…你不能……对我这样……不可以的……喔……喂……你 这样子…………妈妈……好难过……哎……哎唷……妈妈好痒……哎呀……妈妈……受不了…………痒死了……喔……哦……德凯……求求你……不要这样……妈妈……好害怕……德凯……妈妈怕……」

      「别怕……」

      刘德凯手摸着张素莲的香穴,听到了她那迷人的娇哼声,更加刺激的把她的小三角裤脱了起来。

      「哎呀……德凯……不行……嗯……哼……不能这样………喔……喂……不可以……哎唷……色鬼……死鬼……你怎幺可以……脱人家的裤子……哎呀…… 不……妈妈……求你………求求你……不要这样……拜托你……好吗?……」

      张素莲此时大概是被刘德凯玩得骚痒难忍,再加上酒精发挥了作用,虽然口中说不能这样,可是她却挣扎得把屁股擡高,使刘德凯很顺利的将她小三角裤脱掉。刘德凯脱掉妈妈的小三角裤后,连忙也将自己的内裤脱掉,再紧紧地抱住妈妈柔嫩雪白的粉躯,右手不停地在小穴阴核上磨擦着,嘴巴不断地在妈妈的乳头上吮吸着,把妈妈玩得小穴里不停的流着津津淫水,小嘴忍不住的呻吟着:

      「喔……喔喔…德凯呀……你……不……不要玩了……嗯……哼……妈妈……受不了了……求求你……别玩了…………好难过……哎……哎唷…… 哦……妈妈……痒……痒死了……喔……喂……不……不行呀……不要嘛……」

      张素莲此时深深的体会到两性赤裸裸的肌肤相亲的快感,及被男性玩弄的那份特殊的酥爽滋味,使她周身畅快骚痒难过,难过得小嘴不停地乱哼乱叫着:

      「哎……呀……德凯……妈妈……真的……痒死了……你……你不要……再玩了……嗯……哼……玩得……妈妈……好难过……哎唷……不行…… 再玩了……妈妈……求求你……别再玩了……好嘛……」

      刘德凯玩得正在起劲,正在爽快,又听到妈妈无病呻吟似的娇叫声,把他整个人刺激得忍不住爬上了妈妈的娇躯。他紧紧地抱住妈妈,与她嘴对嘴的吻着,他那雄厚的胸部,也紧压住妈妈的玉乳,下面那根大鸡巴也挺立在小穴的阴核上顶着。

      张素莲被儿子面对面的压住,反被那根坚硬的大鸡巴,顶住在她的小穴阴核上,一时像洪水暴发似击崩了堤防,整个人也崩溃了最后一道防线。

      张素莲已忍不住的主动地将儿子紧紧抱住,自动地与他热情的亲吻着,她的屁股也忍不住的往上擡局,并不断的扭动,让刘德凯的大龟头,在自己的小穴核上,去顶碰着它,去磨擦着它,使得她自己的周身神经酥麻起来,酥麻得舒爽起来。

      张素莲的热情骚劲,引发刘德凯一股想要插穴的念头,他慢慢地将那根坚硬 的大鸡巴,延着湿淋淋的小穴洞口,微微的挺了进去。

      张素莲此时已是慾火高涨之时,整个小穴洞口已张得开开的,并且淫水流得整条阴道湿淋淋的,所以刘德凯的大龟头才能微微的挺进了桃源花洞。

      此时张素莲感觉到儿子的大龟头已微微的挺入自己的小穴里,心里一时惊怕的喊了起来:

      「哎……呀……儿子……你……不能……不可以……喔……喔…… 不能插进去……不要……插进去……哎……哟……妈妈……求求……你……不要这样……喔……喂……妈妈……让你玩……你不要插进去……好吗……儿子…… 哦……」

      「喔喔……喂……这样子……不行的……德凯……不耍嘛……我们…………不要这样……好吗?……德凯……妈妈……求求你……放了妈妈吧…… 哎……唷……」

      这时刘德凯的大龟头,已被妈妈的小穴,紧紧的夹住,觉得好暖和,好酥麻,张素莲的求叫声,他那能听得进去,他爽快的一时沖动地用力的将整根坚硬 大鸡巴插了下去。

      「啊……呀……」张素莲一声痛苦的娇叫着,粉脸由红转成灰白,额头冒着 冷汗,媚眼泛白,并咬牙切齿着,好像是非常的痛苦。良久,张素莲只觉得小穴里,被一根火热热的大鸡巴插着,有股涨满酸酥麻的畅感,袭击在她的心头,使她羞愧得闭着双眼,并微微的挣扎起来,微微的扭动屁股。

      刘德凯见妈妈在挣扎着,扭动着,于是他缓缓地抽动着大鸡巴,慢慢地一进一出的抽插起来,他的嘴巴也跟着去吮吸着张素莲的粉乳。

      不久,张素莲渐渐地感觉到有一股酸酸麻麻的骚痒,她的粉乳被吻得心头酥酥麻麻的痒了起来。她骚痒得慢慢流出了淫水,使得刘德凯的大鸡巴更加容易的插了。

      刘德凯的大鸡巴慢慢地抽出,缓缓地插入,渐渐地把张素莲插出味道,淫水也跟着津津流了出来,把整小穴阴道流得湿淋淋的,滑滑的,使得刘德凯感到大鸡巴的进出很顺利。

      此时的张素莲已是尝到了抽插舒爽的滋味,刘德凯的缓慢抽挥,不但不能制止她的骚痒,反而有点难过。现在的张素莲,是急需儿子大力的抽插着她的小穴,才会感到痛快,可是她又不好意思说出来,只得自己挺着屁股,扭动着屁股,让她的小穴里穴心,能又快又大力的被大龟头顶撞着。

      张素莲自己这样的扭动,不断的擡高屁股,把自己弄得骚痒难过,小嘴又忍不住的淫叫起来:

      「喔……喔……德凯呀……你……真的……插进去……哎……唷……妈妈……怎 幺办……哎……哟……妈妈……是你的人…………你……一定……要…好好…对待…妈妈…喔……喂……不然……妈妈……作鬼……也不会饶你的……哎……唷……」

        「哦……好妈妈,我一定会好好…对待妈妈的,妳不用害怕,好好的跟我在一起,我会 好好的爱妳,我的好妈妈。」

      「哎……唷……妈妈……既然……是你的人……嗯……哼……妈妈……要让 你……快乐……妈妈……要好好的……给儿子玩……让儿子玩得痛快……喔…… 喔……好嘛……儿子……你大力插吧……哎……喂……妈妈……就让你……插个痛快……喔……喔……插吧……大力插吧……哦……呀……」

      刘德凯想不到妈妈会加此的爽快,使他喜欣若狂的大力地抽插起小穴,把张素莲插得咬牙切齿地娇声淫叫着:

      「哎……唷……亲儿子呀…妈妈的……亲儿子……尽量插吧……插死妈妈吧…… 喔……呀……反正……妈妈已经是……你的人……随便你……怎样插……哎…… 哟……算了……哎……唷……喂……呀……好美……好 美哦……亲儿子……妈妈……好……好爽快……喔……喔……」

      「哎……呀……对了……就这样……就这样……哎……哟……我的………亲哥哥……对了……喔喔……哦……插吧……人家……美……美死了…… 哎……呀……爽……爽死了……哎……唷……喂……呀……」

      「哎……哎……唷……亲哥哥……大力插吧……喔……喂……插死……妈妈

    吧……哎……唷……喂……呀……妈妈……快死了……哦……呀……妈妈……快

    忍不住了……快死……给你了……哎……哟……哎……呀……妈妈……死了……

    喔……喔……丢了……哎……哟……丢了……」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