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单亲
  • 发布时间:2017-10-10 16:41 | 作者:侯龙涛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我近年18岁,妹妹16岁母亲虽然38岁但是由于保养得好看其来最多28岁,父亲与母亲离婚那天淩晨四点,我正起床上完厕所,忽然听到有车子驶进院子的声音,母亲回来了,这麽晚一定又喝醉了。

        我匆忙下楼去开门,到门口时,钥匙正要打开门锁的声音,「咦?妈今天没喝醉喔?」门一开,一个陌生长得帅气又高大的男子扶着母亲,我便问这位陌生的男子说:「你是┅┅陈叔怎麽没载我妈回来?」「你是世伟吗?这麽晚还没睡,不好意思,我是你母亲的朋友,我叫大卫,你妈喝醉了,她要我送她回来。」这陌生的男子解释完,便要扶着母亲进家里。

        「喔┅┅谢谢你,没关系,我扶她进去就好了,谢谢你。」我阻止他进门,接手扶回满身酒味的母亲。

        「那┅┅那就麻烦你了。」那位帅气的男子楞了一下无奈的一笑,便挥挥手开着车离开了。

        「什麽麻烦你了┅┅又不认识你,随便就想进来,对我妈不怀好意。」我很不高兴。

        「对不起,我又喝醉了┅┅一笔大生意谈成了┅┅我不简单吧┅┅」母亲用朦胧的眼神,直看着我继续说道:「我好想你┅┅你知道吗┅┅你都不亲我。」忽然母亲抱着我猛亲,这突来的动作,吓得我内心直跳。

        我推开母亲,「妈你喝多了┅┅」虽然习惯了母亲一喝酒就如此,但亲吻的举动可是第一次。

        「不要推开我┅┅不要推开我┅┅」母亲紧紧抱住我。

        我无奈的温柔安慰着,「好了┅┅好了,乖,我们回房间。」母亲扔紧抱着,我只好将母亲抱起往她的房间走去。

        「你们男人┅┅只会玩弄女人┅┅我也会┅┅玩死你们┅┅」母亲生气而含糊的回应。

        平常我只有扶着她进房间,第一次抱起娇小的母亲,身高一百七十五的我还不觉得重┅┅「呕┅┅呕┅┅」哇┅┅完了,早知道就不要抱,母亲吐的满身连我都遭殃。

        我把母亲抱到床上,她喃喃自语:「不要┅┅离开我┅┅不要┅┅」我气的看着母亲,想着怎麽把她弄干净。「唉┅┅算了┅┅」我走去浴室弄了一条湿毛巾。

        回到床便把母亲的外套脱掉,再把衬衫的扣子一个一个拨开,拨到胸部时,丰满的胸罩露在我眼前,忽然间我内心激起莫名的兴奋,阴茎竟然勃起,心跳也加快,我开始心纯邪念,转身去把房门锁起,回来慢慢脱掉母亲的衬衫和窄裙,而她那只剩内衣裤而半裸的身躯让我血脉沸腾。

        我坐在床上抱扶起母亲帮她擦拭,低着头性奋的抖着手去解那不知道该怎麽解开的胸罩(终于解开了。)我停住呼吸,正要脱下来时┅┅「抱着我┅┅」母亲抱住了我躺了下去,我的脸贴在她的乳房上,她身上那淡淡的香水味,让我情不自尽的一嘴往乳头吸吮。

        「嗯┅┅」母亲突然发出声音,我吓得连动都不敢,怕她会忽然醒来。

        没醒来┅┅我心惊胆跳的继续吸吮她的乳头。「嗯┅┅」母亲又呻吟,但也没醒来,我更大胆抚摸另一边的乳房,一面吸吮着乳头,这时母亲又开始呻吟,「嗯┅┅嗯┅┅」我不理她,就算醒来也挡不住我内心的欲望,反正她已经喝醉了。

        我爬起来把母亲脱一半的胸罩脱掉,在把内裤及裤袜慢慢腿去,毛茸茸的阴户呈现在眼前。

        我好奇的看着那神秘的地方,身体半趴在床上,用手轻轻分开她的大腿,那湿嫩的阴唇正半开着,内心的激动,让我更大胆的用手轻微的抚摸着毛茸茸的阴户,再仔细的拨开那暗红的阴唇,欣赏这让男人兴奋的器官。

        「妈妈果然跟妹妹的不一样,顔色比较深,味道也比较重。」我把两支手指缓缓的伸进阴道里,另一手脱下短裤抽握那肿涨的阴茎。

        我进一步的用舌头上下轻舔着那尿腥味浓重的阴唇及阴核,手指也再阴道内进出的玩弄着。

        「嗯┅┅嗯┅┅」母亲又发出呻吟,舌头动的越快,母亲的呻吟声越久,臀部也稍微扭动。

        忽然一只手摸着我的头,吓了我一跳,原来母亲用手压着我的头,让舌头更贴着她的阴户。

        母亲阴户的淫水越来越泛滥,呼吸也急促的呻吟,「哼┅┅哼┅┅哼┅┅」一会儿母亲用手把我的头往她上身拉,然后说:「嗯┅┅大卫┅┅插进去┅我一听,惊讶的楞在母亲身上,这时母亲用手把我的阴茎磨着阴道口,瞬间便滑入到她的阴道内,阴茎进去三分之二龟头就顶到底了,这第一次温暖舒服的感觉反而让我醒了过来。

        我心里气愤的责駡她:「原来妈这麽随便,背着我们和这男人乱搞。」我心里气愤的责駡母亲,「要爽是吧。」我奋力的顶着母亲的阴道泄愤,顾不得什麽快感。

        母亲喝醉了,哪知道是自己的儿子正捅着她的性器泄愤,她只迷糊的享受着这抽送的快感。

        「嗯┅┅哼哼┅┅嗯┅┅」母亲舒服的呻吟。

        「舒服吧。」我气愤的更是用力的抽送着。

        「舒┅┅服┅┅嗯┅┅哼┅┅嗯┅┅嗯┅┅哼哼┅┅」母亲仍无知的呻吟。

        「你背叛我们┅┅也背叛爸爸┅┅」我内心更气愤的呐喊着。

        「哼哼┅┅嗯┅┅哼┅┅哼┅┅哼┅┅喔┅┅喔喔┅┅喔┅┅」母亲挺着腰一阵抖动,达到了高潮。

        「喔┅┅」这一夹,阴茎也一阵收缩,一股精液射进了母亲的阴道里,「完了┅┅射在里面了┅┅不管了┅┅」我无力的趴在母亲身上,她紧紧的抱着我,不知不觉中竟然在母亲的身上睡着了。

        二:惊讶的母亲咚┅┅咚┅┅咚┅┅一阵敲门声,母亲醒了过来,她慵懒的挺坐起,回头看着床上的男子。

        「啊┅┅」母亲看着赤裸熟睡的儿子,惊讶的头脑一阵空白,双手摸着自己一斯不挂的身体。

        咚┅┅咚┅┅咚┅┅「妈┅┅」妹妹喊着。

        「等┅┅等一下。」母亲回过神来,起身把被子往我身上掩盖,少许的精液流到大腿上。

        母亲来不及擦拭,匆忙的穿起睡袍,帮妹妹开门。

        母亲阻挡在门口怕妹妹跑进来,「怎┅┅怎麽了啊?」她恍惚的说。

        「妈,哥不知道跑去哪里了?书包和制服都还在房间,陈叔已经在外面等了耶。」妹妹着急的问着。

        「啊┅┅怎┅┅怎麽会这样┅┅你先去上学,我去找哥哥,快去,不要让陈叔等太久。」母亲心虚的回应。

        「喔┅┅下课哥回来,我一定要骂他的,妈,我去上课了喔。」妹妹生气的出门上学。

        母亲把门关起锁上,走到我旁边,掀起被子气愤的把我摇醒,「小伟┅┅醒一醒,小伟┅┅」我睁开眼睛看到母亲站在床边,便挺身坐起,不当一回事。

        「你┅┅你怎麽可以这样对妈,你知道你做了什麽事吗┅┅」母亲又生气又懊恼。

        「什麽事!你才做错事,什麽事┅┅问你自己啊。」我不服气的起身懒懒的站了起来。

        「问我?你知道你做了很严重的事,你知道吗。」母亲看着我这屌而郎当样子,气的问我。

        「多严重,你才严重,你背着我们去跟那个叫什麽大卫的乱搞,你凭什麽骂我?」我气愤的回应。

        母亲楞了一下,慌张的说:「你怎知道大卫┅┅不管如何你不能对妈做这种事,你知道吗┅┅这是乱伦耶┅┅」「我管他什麽乱伦不乱伦的,是我要做的吗,是你耶!把我当成什麽大卫,是你要我做的,你搞清楚了没,做错事的人才是你。」我掩饰昨晚的事实,把责任都推给了母亲。

        「我┅┅你爲什麽不推开我呢?我是你妈,你┅┅你知道你自己不能这麽做还┅┅」母亲内心已经慌乱的不知该说什麽。

        「还什麽┅┅如果你想要,我可以帮你啊,我会比那个大卫差吗?昨晚你还说舒服咧。」我理直气壮的说。

        「不要在说了┅┅不管如何你不能对妈这样┅┅不能对妈这样┅┅」母亲流下泪来,精神恍惚喃喃自语着。

        母亲平时很疼我,看到她如此,我走过去抱着母亲说:「妈对不起┅┅妈我真的很爱你,很早就想和你做那件事,没有人会知道的,事情也已经发生了,忘了那个大卫吧,我可以做的比他更好,你就不要再在意了。」母亲试图推开我,她哭泣着对我说:「不可以┅┅我们是母子啊┅┅不可以如此。」我把母亲抱的更紧,「你爲什麽要拒绝我呢?没有人会知道的,忘了那个大卫吧。」我说完便把母亲压在床上,一手撩开她的睡袍,用嘴吸吮着乳头。

        「小伟┅不可以┅┅你不能对妈这样┅┅不可以啊┅┅」母亲哭泣的奋力抵抗着。

        母亲本身就娇小,我又高力气也大,她几乎无法挣扎,我迅速的一手压住她的双手,用双腿把她的双腿撑开,另一手握着已半勃起的阴茎,快速的插入她的阴道。

        我双手紧抱着母亲,用力的抽送,她闭着眼哽咽着,慢慢的停止了挣扎,因爲事情已经无法挽回。

        「嗯┅┅不可以┅┅」母亲终于发出微弱的呻吟,但仍不敢一下子松懈她的心情。她已经被我逼迫去接受这与道德相违背的快感,放下了母亲的重担当一个真实的女人,把本身淫蕩的一面表露无遗。

        我轻声的在母亲耳边说:「妈┅┅可以接受吧┅┅我会让你满足的。」「哼┅┅不可以┅┅哼┅┅你坏小孩┅┅嗯┅┅」母亲虽如此说,却紧抱着我的臀部。

        「妈┅┅我不是小孩了,我已成年了┅┅这样子你舒不舒服┅┅」我更卖力的抽动,阴茎沾满了母亲那粘滑的淫水,每次插入时,便把大量的淫水挤出阴道外,使床单上湿了一大片。

        「嗯哼┅┅舒服┅┅嗯哼┅┅」母亲舒服的扭动着臀部。

        「以后你想要┅┅我都。」「嗯┅┅不要说话┅┅嗯哼┅┅嗯哼┅┅」母亲打断我的话,此时正享受着她和儿子性器交溶的感觉,不希望有太多话打扰这美妙的滋味。

        「嗯哼┅┅嗯哼┅┅喔┅┅喔┅┅喔┅┅喔┅┅喔┅┅喔┅┅」母亲紧抓着我的背,挺起蛮腰,抖动着臀部。

        母亲达到了高潮,她的阴道一阵的收缩,也让我忍不住要把精液射出来。

        「喔┅┅妈┅┅我要射了喔┅┅」我挺起身来,正想把阴茎抽出。

        「嗯┅┅射在里面┅┅嗯┅┅射在妈妈里面┅┅嗯┅┅」母亲把我拉下来抱住,双手抚摸着我的背部。

        「喔┅┅射了┅┅喔┅┅喔┅┅」一股滚烫的精液射入母亲的子宫,我松懈的趴在母亲身上。

        「嗯┅┅嗯┅┅」母亲舒服的抱着我。

        激情过后,我们无力的动也不动,阴茎也缩回软弱样子,随着精液从阴道里滑了出来。

        三:母子的转变「妈┅┅射在里面,你会怀孕的。」我慵懒的说。

        「傻孩子,妈没有这麽容易就怀孕┅┅你这麽厉害┅┅是不是有和女孩子做过这件事?」母亲笑着。(很显然的她把这违背道德的事抛在一旁了。)「才没有咧┅┅我是第一次做这种事。」(我和妹妹的事情那敢跟她说。)「什麽第一次,昨晚不算吗,你怎麽会的,告诉妈。」母亲俏皮的问。

        「唔┅┅看A片学的啊┅┅」我不好意思翻身躺在母亲旁边。

        「有什麽不好意思,你对妈这样,就不会不好意思了,A片是不是跟同学借的,有没有打过手枪?」母亲侧着身,用手顶着头笑着看我。

        我撒娇的说:「有啊┅┅妈你不要问了啦┅┅」「好,不问这个┅┅我昨天醉的糊里糊涂的做这┅┅你爲什麽不拒绝呢?我知道这年纪对性很好奇,你不怕我醒来吗?」母亲很是好奇。

        「好奇是好奇,平常就会幻想跟妈做这事情,但是昨天你叫我大卫时,我就很生气┅┅然后就做了嘛,而且你又醉到不知识谁┅┅妈,大卫是谁啊。」我简单敍述我做这件事的原因。

        「一个朋友┅┅不要问了,起来我们去洗澡。」母亲不是很想回答。

        「好,我不问,妈,你刚才爲什麽不拒绝┅┅」我嘻皮笑脸问。

        「好啊,换你考我啊,坏小孩。」「说嘛,爲什麽?」我坚持。

        「妈也会幻想啊。」母亲不怀诡异的笑着拉我起床一起去洗澡。

        母亲帮我搓洗着身体,洗到阴茎时,她开玩笑的对着它说:「作怪啊,都是你害的。」在双手一刺激之下,我的阴茎又勃了起来,她惊异看着道:「没仔细看,小小年纪,弟弟还真不小啊。」(它不大,是你娇小。)「妈┅┅我还想要┅┅」我心里又开始兴奋。

        「你昨晚到刚刚已两次了耶,你不累吗,不行┅┅这样会对身体不好┅┅」母亲微笑的拒绝,心里想着,「一吃到甜头,就需求过度,但年轻人体力就是不一样。」「妈┅┅最后一次了┅┅好不好。」我撒娇的不理母亲的拒绝搂着她的腰,用手抚摸那还未干的阴部。

        「不可以,你以后不準用这样强迫的方式,我会生气的,想要要跟我说,妈不会拒绝,如果我不想,你也不能强迫我,只要发生一次,我们就维持单纯的母子关系,不準在碰我,你听到了没┅┅」母亲半生气的跟我约法三章。

        「对不起嘛┅┅妈┅┅真的最后一次了┅┅好不好。」我放开母亲,再依次无赖的撒娇哀求着。

        母亲看我苦苦哀求,拗不过我对着我说:「你啊┅┅被我宠坏了,妈帮你弄出来。」她蹲下身,握着我的阴茎,上下吸吮。「唔┅┅舒服吧┅┅唔┅┅」母亲舔着舔着也激起了一些性欲,而用另一支手抚摸着自己的阴部。

        看到母亲也受不了诱惑,便把她扶起来,母亲很主动的趴在洗脸台上,让我从后面插入。

        「喔┅┅嗯哼┅┅嗯哼┅┅嗯哼┅┅」母亲很快的呻吟了起来。

        「噗滋┅┅噗滋┅┅噗滋┅┅」阴茎抽送着发出了淫乱快乐的声音。

        「嗯哼┅┅嗯哼┅┅嗯┅┅我真的┅┅会让你玩死┅┅嗯哼┅┅嗯哼┅┅」「不会┅┅我会让妈很舒服的┅┅喔┅┅喔┅┅要射了┅┅喔┅┅喔┅┅」「嗯哼┅┅嗯哼┅┅把它射出来┅┅嗯哼┅┅嗯哼┅┅嗯哼┅┅喔┅┅」母亲扭动着臀部。

        「喔┅┅喔┅┅喔┅┅」微量的热液射到母亲的子宫。我面红耳赤的把阴茎抽出来,母亲精疲力尽挺起身子让少许的精液流出来,然后缓缓的挺起身子,用热水沖洗着那遭儿子蹂躏的身躯。

        我和母亲把身体洗净后,母亲打了几通电话向公司及我的学校请假,便疲惫的和我上床相拥而睡,直到妹妹放学回来之前才醒来。

        四:吃醋的妹妹「意外」发生后母亲的应酬也减少了,她解释道公司业务方面的应酬,现在大多交给公司的副总了,而大卫也没有再联络,所以她只要一有时间,便找我享受「天伦之乐」,而主动的次数还比我多,因爲母亲和妹妹一样,对这特别的快感已经上瘾了,随时都可以,更不用委曲求全的找人安慰自己。

        (我长大后,听到一些有关母亲的传闻才知道,虽然因公司忙碌常去应酬,但一有时间便往「星期五」找乐子来慰藉自己心灵及肉体上的空虚,大卫或许也是那行业的人吧。)这些日子里,虽然和家人过着性福快乐的生活,与母亲的性爱、与妹妹的性游戏,我仍不满足,于是我结交了一位学校里商科的女孩小惠,她家也是个单亲家庭,家里还有个读国二的弟弟,小惠长得清纯可爱,外表虽如此其实不然,她私底下非常爱玩,交过不少男友,所以性经验丰富,交往不到两天就在她的主动下发生了关系,而与妹妹的游戏也逐渐减少。

        我们交往后,她说她家人对她不好常打她,或许她有不平的遭遇吧,以前跟她在一起的男友,大部分只想要她的身体罢了,只有我不同,我对她很好事事关心,她也渐渐感受到这份贴心,更给了她一份安全感,但她的淫蕩仍改不了,她喜欢和我玩一些变态的性游戏。

        放寒假了,在一个星期二的下午,小惠到我家玩,母亲上班,妹妹中午的时候也和同学去逛街,家里只有两人之下,我们在房间里享受着性爱。

        「嗯┅┅嗯哼┅┅嗯哼┅┅嗯哼┅┅」小惠的小穴被我舔的忍不住呻吟。

        我用牙齿轻轻咬着她的阴唇,在用力吸吮着阴核,搞得她淫水泛滥:「舒服吧┅┅」「嗯┅┅嗯┅┅舒服┅┅嗯哼┅┅嗯哼┅┅」小惠双手把我的头用力的往阴部顶。

        「唔┅┅窒息了啦┅┅唔┅┅」我被顶的鼻子嘴巴沾满了不断涌出的淫水,几乎快喘不过气来。

        「嗯┅┅哈哈┅┅喔┅┅嗯哼┅┅嗯哼┅┅」她呻吟中笑了一下。

        我起身把她双腿拉靠了过来,阴茎一下子「噗滋」的插进滑润的阴道里,我挺着身抽动着。

        「嗯┅┅嗯哼┅┅嗯哼┅┅嗯哼┅┅」小惠边享受阴道抽送的快感,边用手抚摸着阴核。

        我用力的猛抽一会儿,便趴在她身上,抱紧她的身体又一阵狂插。

        「喔┅┅嗯哼┅┅嗯哼┅┅嗯哼┅┅这样┅┅好┅┅舒┅┅服┅┅嗯哼┅┅嗯哼┅┅」小惠淫乱的扭动臀部。

        忽然门锁被扭动,门一开,妹妹看到我们光着身子,惊异的生气问:「哥!

        你们在干嘛┅┅」妹妹吃醋的接着说:「难怪最近你都不太理我,原来就是跟她┅┅」「你不要闹了,回你房间!」我没停止抽送的动作,生气的对着妹妹吼着。

        「你妹妹在看了。」小惠不好意思的试图推开我。

        「我不管我偏要看。」妹妹不高兴的看着我们。

        「你要看┅┅你看哪┅┅」我不理会她,故意抱着小惠继续抽送。

        「你好变态,还叫你妹妹看。」小惠不高兴的说。

        妹妹听到小惠这麽说:「你是女生我也是女生,有什麽变态,我也和我哥抱过啊。」妹妹不服气说。

        「什麽?你跟你妹?」小惠惊异着。

        「不行吗,哥,我不管┅┅我就是要看。」妹妹不服输说。

        「小姈,好了你不要闹了,回你房间去。」我抽起阴茎,翻身躺在小惠旁。

        小惠挺身坐起,生气的骂妹妹:「你吃醋啊,你要玩什麽?你才国小而已,连毛都还没┅┅」「国小又怎样,我可以让我哥很舒服啊。」妹妹不甘示弱回应她。

        「很舒服?你的洞你哥那插得进去啊,真好笑。」小惠讥笑她。妹妹那不服输的个性驱使之下,便趴在床边,握着我的阴茎很熟练的吸吮。

        小惠起身看着她:「这我比你还行,你哥要的是这个,你这麽喜欢看,你仔细看。」说完小惠推开妹妹的头,一手握着阴茎顶着她的阴道口,一屁股坐下,开始上下摆动。

        看着她们两人争相玩弄着阴茎,我也懒得说什麽,享受就行了。

        「嗯┅┅嗯┅┅好舒服┅┅┅嗯哼┅┅┅嗯哼┅┅小伟舒服吧┅┅嗯哼┅┅嗯哼┅┅」小惠故意放声呻吟给妹妹听。

        「我要告诉妈。」妹妹知道自己没办法,气的把门猛力的一关,回去她的房间。

        小惠看到她离开后,生气的问我:「你碰过你妹妹啊?她是你妹妹耶┅┅你有干过她吗?」「没有,我那时看A片的时后被她发现,她也很好奇,我怕她告诉我妈,就让她看,也是她找我玩的,看A片我也会沖动啊,那是以前的事了┅┅」我说着随便乱掰的谎言,试图遮掩这丑行。

        「是吗?你妹妹也真的很淫蕩耶,才国小学生,你也真是变态。」小惠不高兴的讽刺。

        「你不能这样说我妹┅┅你生气了啊?不要气嘛┅┅」我撒娇的抱着她腰,用力顶着她的阴道。

        「喔┅┅你干嘛┅┅」「当然干你罗。」我更卖力的顶着。

        「嗯┅┅」小惠坐在上面扭动着臀部。

        「舒服吧┅┅」我嘻笑问她。

        小惠忽然温柔的微笑:「嗯哼┅┅嗯哼┅┅你喜欢干你妹是吧┅┅嗯哼┅┅嗯哼┅┅嗯哼┅┅」「你无聊啊。」我要她别在扯这件事。

        小惠突然爬起下床:「我去跟她对不起,你在房间等我一下。」「你发什麽疯啊┅┅你要干嘛┅┅你不要理她┅┅」我试图去拉她,她不理会我,便光着身子打开房门,往妹妹的房间走去。

        「小惠你干嘛┅┅」小惠到底搞什麽鬼?「算了我也懒得理,感觉有些困,先睡一下好了。」五:小惠的教导咚┅┅咚┅┅咚┅┅「小姈┅┅小姈是我┅┅小惠,我跟你说对不起,你可以开门让我进去吗?」小惠敲着门。

        小姈打开门呕气的问:「你要干嘛?不穿衣服,变态,你不是很高兴吗?」「对不起嘛,是我不对,你很爱你哥哥对不对,我不会抢走你哥的。我来教你一些技巧,可让你和哥哥粘在一起,就像我刚才做的一样,真的很舒服,你会爱上这种感觉的。」小惠不怀好意的说。真的吗?你要教我?真的会很舒服吗?」小姈消了气,内心好奇的问。

        「真的很舒服,但你要先答应我,教你的事先不要告诉你哥,等你学会了,你在给他一个惊讶。」小惠要求小姈约定秘密。

        「好啊,我不会告诉他的。」小姈高兴的答应遵守。

        小惠坐上床,把双脚打开,用手指伸进自己的阴道:「小姈,你看这里,我可以把手只伸进去对不对,你把衣服全脱下来坐在我旁边,顺便拿一条毛巾来,试看看,看你自己的有没有办法。」小姈脱下全身的衣物,拿了一条毛巾,全身赤裸的坐在小惠旁,照着她所说得方式,试着把手指伸自己的阴道。

        「伸进去有点痛。」小姈尽力的把手指往阴道里伸。

        「当然会痛,因爲你还是处女,而且你还这麽小,当然伸不进去。」小惠拿着毛巾趴在小姈大腿上解释。

        「那怎麽办?我哥的弟弟这麽大,有办法伸进去吗?我哥和我第一次时候,弄的我好痛,又流血耶。」小姈怀疑着。

        小惠用手指拨开小姈的阴唇仔细看了看:「你的处女膜还没有破,虽然你还这麽小,我还是有办法,可以让你哥的弟弟伸进去,但是我要事先告诉你,会很痛喔。」「会很痛!那┅┅那不要好了。」小姈记得上次的教训。

        「我第一次的时候也很痛啊,也流了不少血,每个女孩都一样,几次后就不会了,而且还越来越舒服,你会爱上这种感觉的,你放心,我会帮你的,我会慢慢的把你的洞撑开,你就不会一次就那麽痛,这几天你要忍耐一下,要不要?」小惠诱惑着她。

        「真的吗?好吧试试看吧┅┅你不能骗我喔。」小姈信任的说。

        「放心,你也看到你哥把弟弟伸进我妹妹里啊,我不会骗你的,我先教你刚开始怎麽做,我帮你弄,会痛喔,你要忍耐喔。」小惠用信心的口吻说完,便把毛巾铺在小姈臀部下。

        小惠叫小姈躺在床上把双腿拱起打开,她便趴在小姈的阴部前面,用舌头舔着阴核和阴唇,在吐出一些唾液润滑阴道口,再用食指慢慢深入阴道内。

        「喔┅┅会痛。」小姈动了一下。

        「有点痛对不对,我帮你舔着妹妹,让你舒服一点,比较不会那麽痛。」小惠轻快的舔着她的阴核,手指轻微的在阴道进出,鲜血也渐渐流出。

        「嗯┅┅」小姈皱着眉头,闭着眼睛忍受处女膜的裂痛。「这样有没有比较舒服?比较不会痛?」小惠吐着大量的唾液,尽量润滑手指的进出。

        「嗯┅┅比较不会那麽痛了┅┅」小姈感到了一些舒服。

        「比较不痛了对不对,还有点舒服,你看我没有骗你吧。」小惠得意的说。

        「嗯┅┅比较不会痛了┅┅有点舒服┅┅」小姈回应道。

        小惠持续了一段时间后,爬了起来,举着沾着鲜血的手指:「小姈,你看,今天只是刚开始,以后流血会越少,也会越来越舒服,我每天放学后就来帮你,这几天你先不要自己去弄,有事打电话到我家给我。」「喔┅┅谢谢小惠姐。」小姈终于开口叫小惠姐姐了。

        「你先去洗个澡,把妹妹洗干净,虽然会有点痛,忍耐一点就好了,以后就不会了,我要回你哥的房间去,切记喔。」小惠很温柔的叮咛她。

        「我知道了小惠姐┅┅」小姈用毛巾敷着那有些疼痛的下体,缓缓下床準备去沖洗身体。

        小惠背对着小姈,把沾满处女鲜血的手指,用舌头慢慢的舔吮,窃窃的笑着开门走出小姈的房间。

        小惠一进房间,也没把我叫醒,便把棉被掀开,把我软嫩的阴茎一口含在嘴巴里,狂猛的吸吮。

        我半醒了过来:「你干嘛?刚才没做完,搞下半场喔。」小惠边吸吮着已胀大的阴茎,边对着我说:「唔┅┅不行吗┅┅唔┅┅我想啊┅┅唔┅┅」「你找我妹干嘛?怎麽这麽久?」我问道。

        「唔┅┅找你妹道歉啊,我们现在可是好姐妹呢。」「不会吧?我妹跟你和好?见鬼了。」我觉得不可思议,因爲他们俩的个性我很清楚。

        「有什麽好奇怪,同样是女孩子,比较了解嘛,她还小比较好哄,要不然她去告诉你妈的话,你就玩完了。」小惠自以爲是和事佬似的。

        「喔,那谢谢你这麽忧心,爲了报答你,我就赐你一次。」我翻身趴在她胸旁吸吮着乳头,用一只手抚摸着阴部。

        「什麽一次,至少也要嗯┅┅哼┅┅哼┅┅」小惠话说到一半便忍不住呻吟起来。

        小惠的阴部受到刺激之下,阴道里的淫水也慢慢涌出,不到一会儿就泛滥成河,我起身坐在她的阴部前面,用龟头在阴道口上抹弄挑逗着。

        「嗯┅┅你很坏耶┅┅」小惠用手打着我大腿。

        「那进去喽!」我把阴茎用力一顶后,再快速抽送。

        「喔┅┅嗯┅┅哼┅┅哼┅┅哼┅┅哼┅┅哼┅┅」小惠急速的呻吟。

        阴茎快速的抽送,小惠更是大声的淫叫,「哼┅┅哼┅┅好舒服┅┅哼┅┅哼┅┅哼┅┅」我抽的有点累,停了一下说道:「呼┅┅呼┅┅好累啊┅┅」「嗯┅┅哼┅┅哼┅┅你不要停啊┅┅嗯┅┅哼┅┅哼┅┅哼┅┅」小惠顶起阴户自己扭动着臀部。

        我也卖力配合着她,这样连续的过了七、八分锺,「嗯┅┅要射了┅┅」我已经快达到高潮了。

        「哼┅┅哼┅┅不┅┅哼┅┅不要┅┅哼┅┅哼┅┅哼┅┅」小惠不希望这麽快就结束。

        「喔┅┅喔┅┅喔┅┅喔┅┅喔┅┅」来不及了,我把阴茎拔出来射在她小腹上。

        「哼┅┅哼┅┅嗯┅┅」小惠缓缓的喘息。

        我累得躺在床上,小惠擦拭着下体后也躺着,两人休息一段时间,便出门去逛街。

        小惠自从上次和妹妹合好后,一下课,三天两头就来我家,两个人神神秘密窝在妹妹的房间里,放着音乐,敲门也不让我进去,说什麽要小惠教功课?妹妹爲什麽不问我?还谈什麽女孩子之间的事情?

        不知道在搞什麽鬼?不管他们,他们好就好,像姐妹一样,我也乐于见到。六初次的痛过了快一个月,妹妹的小穴让小惠的训练下,已经大约能够伸入三个手指头了,而且也稍微感觉到快感,小惠还拿了一支约两公分宽十五公分长的硅胶软棒给她,让她学着边抚摸阴核边抽插自卫,妹妹也越来越喜欢上这种感觉。

        有一天,小惠约妹妹到红茶店。

        「小姈,这几天我家里有些事不能出来,你现在也感觉不会痛了,而且很舒服对不对,没骗你吧。」小惠自傲的说。

        「对啊,小惠姐,真的很舒服耶。」小姈同意的点着头。

        「对啊!你可以趁我没去你家这几天,跟你哥做做看,保证你哥会很惊异,还有┅┅你现在虽然可以把软棒插进去,可是你妹妹还不够大,所以你哥插进去时,你还是会痛,但你放心,这阵子我教你的方法,不会再让你痛这麽久,不像我第一次痛到无法走路,你遇到我算你很幸运了,以后你会爱上这快感,想到就会很想要的。」小惠更加自豪的笑着。

        「喔┅┅好啊,让我哥吓一跳,小惠姐,以后你还要教我别的喔。」小姈兴奋的说道。

        「没问题,回去后过几天,再找机会找你哥做做看,我等一下还要回家里帮忙呢,记得过几天喔,先让你哥寂寞一下,再找他。」小惠再次提醒着。

        「好,我知道了。」小姈笑着回应道。

        小惠买完单跟妹妹分开后,妹妹便坐着公车回家了,小惠根本没回家,跑去这阵子刚钓到的凯子约会。

        隔两天我敲妹妹的房门:「小姈,小惠有跟你联络吗?」「没有啊,她说这几天家里有事要帮忙,没空来,她没告诉你吗?」妹妹怀疑的回应。

        「她没告诉我啊,她家里那有什麽事要帮忙,我打去她家,她家人说她一两天没回家了,她朋友也找不到她,搞什麽嘛┅┅也不会打┅┅」我气的不知道要说什麽。

        「你是不是跟小惠姐吵架了?要不然怎麽会这样,难怪我打电话都不在。」妹妹觉得一定是。

        「没有啊,如果你找到她要告诉我,好吗?」我离开妹妹的房间,往自己的房间走去。

        我躺在床上,有些着急,找不到她也没办法,因爲她跟我在一起后,从来没有无故失蹤过,我很担心,担心失去她,也怕她又和以前一样到处跟男人乱搞。

        这几天小惠失蹤,母亲公司最近又忙,回到家都晚上十一、二点了,看她这麽疲惫辛苦,我又不好意思,好几天没有做爱,很想发泄一下,想着想着我竟然睡着了。

        妹妹没敲门便开了门进来,看到熟睡的我,也不打算叫醒我,悄悄的钻进棉被里,抚摸着我的阴茎。

        这一摸我醒了过来,「小姈┅┅你干嘛?」掀开棉被看着里面鬼祟的妹妹,懒懒的问道。

        「让你舒服啊。」妹妹说完拉下我的运动裤,握着稍微勃起的阴茎含在嘴里吸吮。

        这几天没发泄,妹妹来帮我解解馋也好,我便对她说:「很久没碰到弟弟,对不对?」「嗯┅┅」妹妹含着阴茎应道。

        「妹妹的技巧怎麽┅┅变得更是熟练?不输给小惠耶,难道有在练习?」我内心惊异着。

        妹妹突然停止动作,爬起来把全身衣服脱光,躺在我身旁,用手指伸进自己的小穴玩弄:「哥┅┅换你了┅┅」「喔┅┅」我起身趴在妹妹的两腿中间,看到她用手指在阴道里抽动,更是惊讶,她的阴道变宽了。

        「哥┅┅快点啊┅┅」妹妹把手指从阴道里抽出,不耐烦的提醒。

        我楞了一下,便低头轻快的舔吮着她的小穴┅┅「嗯┅┅好舒服┅┅嗯┅┅」妹妹发出很不自然的呻吟声。

        「小姈┅┅你从哪里学到这些┅┅干嘛装那声音?」我很纳闷问她。

        「嗯┅┅学什麽?我哪有装声音┅┅那我不要出声嘛┅┅」妹妹心虚的说。

        「不是┅┅我不是这意思┅┅」「哥,你要不要帮我舔。」妹妹不让我解释,用坚硬的口吻问我。

        反正也无所谓,问这麽多干嘛,能让我发泄就好了嘛,于是我卖力的舔着这许久未碰的蜜穴。

        「哼┅┅哼┅┅哼┅┅」妹妹恢複她自然的喘息声,「哼┅┅哥┅┅把弟弟插进去┅┅」她忽然要求。

        「你不怕痛吗?你妹妹这麽小,会很痛的喔。」听到她要求,我也想插进去发泄,但我提醒她。

        「不怕┅┅哥,你要先用口水弄滑一点,我才不会那麽痛。」妹妹像似有经验的教我

        「我知道┅┅」虽然她的小穴已经有些淫水流出,但还不够,我仍吐着大量的唾液,润滑着小穴及自己的阴茎,心里想妹妹不可能会这些,先不要问她,事后在套她话。

        我用龟头弄着妹妹的阴道口均匀的润滑,慢慢的把阴茎伸进去,我感觉到她的阴道虽紧,但龟头都可以伸得进去了。

        「嗯┅┅」妹妹闭着眼皱着眉头,忍耐着痛楚,阴茎缓缓的撑开她的阴道。

        终于顶到底了,阴茎只进去一半,整个阴道紧紧的包住阴茎(哇!小女孩果然不一样,好紧好舒服啊。),我缓慢的抽送,让阴道里再滑润一点,妹妹也比较不会痛,感觉差不多的时候,我渐渐加快抽送。

        「喔┅┅好棒┅┅好紧好舒服┅┅小惠也比不上你┅┅」我忍不住的赞歎。

        「嗯┅┅哥真的吗?嗯┅┅嗯┅┅」妹妹痛的紧闭着嘴。

        看到妹妹爲了我如此的痛苦,心里有些不忍心,但在自己的淫欲之下,已经不在乎她的痛苦了,凡是都有第一次,毕竟往后的日子里,她会体验到比同龄的女孩更早的快感,她会上瘾的。

        「滋┅┅滋┅┅滋┅┅」阴茎正和这花蕾发出美妙的声音,我也有韵律的抽动。

        「哼┅┅哼┅┅哼┅┅」妹妹缓缓的喘息。

        「喔┅┅喔┅┅」没多久,我已被这又紧又舒服的小穴,夹的快让我射精。

        不行了,快受不了,「喔┅┅喔┅┅喔┅┅喔┅┅喔┅┅」一股热液射进妹妹的阴道里。(还好那现在她还小,发育还不成熟,精液射进去不会怀孕,真是太棒了,等她上高中时,我可就要小心注意了。)「嗯┅┅哼┅┅」妹妹的子宫被这股热液一沖,也舒服的暂时忘了疼痛,她看着我说:「哥,妹妹里面热热的好舒服。」「很舒服对吧。」我微笑着。

        妹妹整个瘫的无法动弹,我缓缓的抽出已软小的阴茎,阴道口马上涌出浓厚及掺杂些血液的精液,缓慢的流下,我拿着卫生纸帮她擦拭着,她的小穴已变的红肿。

        「还会疼吗?」我温柔的问着妹妹。

        「嗯┅┅不会┅┅」妹妹坚强的摇着头,「再几次后就不会痛了┅┅哥,你舒不舒服?」「当然舒服,还是和你做比较舒服,连小惠都比不上你喔,看你这麽痛,哥都有些心疼。」我称赞她。

        「真的吗?我就知道还是我厉害,哥最疼我了。」妹妹高兴的笑了。

        「以后太痛的话,就告诉我,我就不会插进去了。」我知道妹妹的个性,越跟她说不她越要,我假装关心的关心她。

        「哥,没关系,这几天我会忍耐,反正几次后就不会了,小惠姐第一次也事一样啊。」妹妹回应我。

        我就知道妹妹爲什麽变得如此,小惠也真是,难怪那阵子神神秘密的,但话说回来也该谢谢她。

        「小姈,去把身体洗一下吧。」「喔。」妹妹起身拿起衣服走了出去。

        我又多了一位性伴侣,而且是三个人当中最棒的伴侣,我真不知道我何德何能啊。

        七:恶作剧妹妹刚走进浴室洗澡时,突然┅┅「小伟┅┅小姈┅┅小伟小姈┅┅」母亲在楼下大声叫着。

        「咦┅┅妈怎麽这时候回来?好在┅┅妹妹去洗澡了,被撞见就完了。」我心里边纳闷边急忙的穿好衣服,「妈,什麽事啊。」房门忽然一开,「你没什麽事吧,妹妹呢?电话也不挂好,害我担心死。」母亲紧张的念着。

        「小姈在洗澡啊,妈,发生什麽事啊?你这麽紧张?」我一头雾水。

        「我在公司接到一通电话,有个男的说你们在家被他绑住,他要我带一百万回来,不準报警,要不然就杀掉你们,我好害怕又担心,电话又打不通,我就马上赶了回来。」母亲放心的敍述原因。

        「是谁这麽恶作剧啊,很缺德耶。」我生气的说。

        「本来我也以爲是恶作剧,但在电话中,我听到妹妹在喊好痛,我不得不相信。」母亲心有余悸说道。

        「奇怪?有小姈在喊痛的声音?没有啊,我和她在家里都没事啊?到底是谁搞的?」我觉得不可思议。

        「你们没事就好,这几天家里门窗要关好,尽量不要出去,知不知道,还有家里电话不要乱打,电话要挂好,把话筒放在话机旁边,如果妈临时有事要找你们,怎麽办,这就算了,门也没关,真是太粗心了。」母亲边提醒边骂着我。

        「门我有关啊,也没把电话拿起放在旁边啊?小姈也都在房间写寒假作业,奇怪了┅┅妈,你放心,我会小心注意的。」感觉好不寻常。

        「妈要回公司了,公司还有事要办呢,一个多星期了,你一定都自己弄对不对,今天如果能早点回来,妈妈一定补偿你,我走了。」母亲急忙赶回公司。

        妹妹刚起完澡出来,看到正离开的母亲,「妈,你今天这麽早就回来了。」妹妹心里绷绷跳着。

        「没有,我回来拿东西,妈要回公司了,小姈,要听哥的话喔。」母亲被妹妹吓了一跳,说完匆忙下楼。

        「哥,好危险喔,还好没被发现。」妹妹惊险的说。

        「对啊,把我吓死了。」我故做紧张的回应她,然后走到窗户旁往楼下看,母亲正坐上车要离开时,忽然看到有个似小惠的背影,匆忙的跑走,转进另一条巷子后不见,或许是我看错了吧。

        第二天下午四点多,我租了些录影带回来。

        「小姈┅┅我租了些录影带,你要不要下来看。」我对着楼上叫她。

        「等一下,哥,你先上来帮我忙,好不好。」「什麽事啊┅┅」我边走上楼问她。

        「你先上来就是了嘛┅┅」妹妹撒娇的回应。

        我打开她的房门,看到她全身赤裸的躺在床上,正用着软棒自慰。

        「哥┅┅你帮我好不好┅┅」妹妹撒娇的要求我。

        「你哪来这东西啊?」我好奇的问她。

        「你不要问嘛,你要不要帮我┅┅」「好┅┅好┅┅你要我做什麽都好┅┅」我笑着。

        我走到床边拉开裤炼,把阴茎掏了出来,于是妹妹身体躺着移了过来,一口把阴茎往嘴里塞,在刺激之下,阴茎渐渐在她嘴里勃起。一会儿我抽了出来,退去裤子,爬到床上和妹妹做了起来。

        「喔┅┅哼┅┅哼┅┅」妹妹仍皱着眉头。

        看到这样我便问她:「还会很痛吗?」「嗯┅┅一点点┅┅哥┅┅没关系┅┅我也有感觉到舒服┅┅哼┅┅」妹妹坚强的忍耐着。

        「受不了就告诉我,知道吗?」我边抽插,边温柔的告诉她。

        「哼┅┅」妹妹的阴部被我插的肿胀,紧紧的夹住,好象一张嘴吸吮着一样。

        「很爽吧,小伟,干自己的妹妹啊。」小惠突然打开妹妹的房门。

        我吓了一跳,「你想吓死人啊┅┅」我停止抽送,正要把阴茎抽出来。

        「不要停啊,小姈正舒服着呢┅┅」小惠撩起裙子抚摸着自己的阴部走了过来,然后趴在妹妹的身上,看着正被阴茎插入的阴户,一面抚摸妹妹的阴核。

        「等一下换我啊┅┅」她督促我。

        「你怎麽进来的?」我问着小惠。

        「你家门又没上锁。」小惠回应完继续抚摸妹妹(这时我才想到刚回来忘了把门上锁),然后看着她说:「小姈舒服吧。」「嗯┅┅哥你不要停嘛。」妹妹在这种场合竟然不会不好意思,而且还催促我。(不管了,我继续抽送,反正满好的,一次上两个。)小惠这时把身上的衣物给脱去,上床跨蹲在妹妹的脸上,妹妹也没有拒绝,而且乐意的帮她舔吮。

        妹妹一边吸吮着小惠的阴部,一边动着身体让自己的小穴顶上我的阴茎。

        「嗯┅┅嗯哼┅┅嗯哼┅┅小姈┅┅你┅┅你进步了┅┅嗯哼┅┅」小惠称赞小姈。

        「我就知道,小姈是你教的┅┅」「哼哼┅┅哼哼┅┅没错┅┅教的不错吧┅┅哼哼┅┅很爽吧┅┅哼哼┅┅哼哼┅┅「小惠回应我。

        「是教的不错┅┅小姈进步很多。」说完我把阴茎从妹妹的小穴抽了出来。

        「哼哼┅┅哼哼┅┅换我了吗┅┅小姈换你在上面。」小惠起身躺着,换妹妹趴在她身上。

        「你看小姈的,就是那麽嫩,粉红的阴唇被你干的红肿,小姈┅┅比较有感觉了对不对┅┅喔┅┅嗯哼┅┅嗯哼┅┅嗯哼┅┅」小惠边用手指伸进妹妹的阴道里玩弄,边用舌头吸吮着阴核。

        「嗯┅┅有感觉比较舒服了┅┅嗯┅┅」妹妹回应她。

        「变态小惠┅┅这样干你爽不爽啊┅┅」我语带讽刺的说。

        「嗯哼┅┅嗯哼┅┅你┅┅才变态┅┅嗯哼┅┅干自己妹妹┅┅很爽吧┅┅嗯哼┅┅嗯哼┅┅」小惠也不甘示弱。

        「好难听喔,不要说干来干去的嘛┅┅」妹妹说着。

        「嗯哼┅┅嗯哼┅┅嗯哼┅┅我们现在就在干来干去啊┅┅嘻嘻┅┅」小惠听到笑了起来。

        「喔┅┅小姈┅┅快┅┅射了┅┅射了┅┅喔┅┅喔┅┅喔┅┅」我抽出阴茎马上塞入妹妹的嘴里。

        「唔┅┅唔┅┅」妹妹吞下精液后,仍握着阴茎舌头在龟头上又吮又舔,把她的宝贝整理干净。

        妹妹把阴茎弄干净后,便躺在小惠身旁,两个人像是虚脱的躺着,我起身準备要拿裤子时,发现到小惠的包包内有一串锁匙,锁匙内竟有一组新打的我们家的锁匙,我渐渐怀疑是否是她恶作剧。

        我试探套她话:「小惠┅┅你昨天爲什麽进来我们家里,然后又匆忙往巷子跑掉呢?」「嗯┅┅你见鬼啊,我昨天那有来你家,而且我又没锁匙,我怎麽进来啊,神经病。」小惠从床上做了起来,心虚的辩解。

        我从她的包包把锁匙拿出来,拎在她面前:「那这是什麽,我见鬼?小姈先回房间去。」我口气质疑的问她,顺便叫妹妹穿起衣服。

        「小惠姐你拿我家锁匙干嘛?」妹妹不明白的问小惠。

        小惠一看楞在那,脸色苍白,「那是┅┅那是我朋友家的锁匙啊┅┅她打给我的┅┅」「那我们到楼下开我家的大门,试看看好不好┅┅事情都已经如此了,你告诉我,我不会生气,我保证,我绝对不会生气┅┅」我试着给她台阶下。

        小惠突然流了下泪来,脸上却充满着怒气,用双眼直瞪着我不发一语,妹妹更是不知措的在一旁发呆,一时房间里的气氛变得很僵(完)

        作爲单亲家庭的唯一男性居然沈迷在家内女性的肉体之中,是幸福还是悲哀呢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