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俏黄蓉乱伦
  • 发布时间:2017-10-10 16:41 | 作者:侯龙涛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话说黄蓉最终给东邪黄药师从西毒手中救回,但黄蓉已被西毒强行餵服下西域至邪至淫的淫药 (详情蛓于黄蓉西毒淫虐篇),淫毒的药效极长,现在黄蓉的身体会变得敏感无比,只要一摸便会全身麻痒,浑身躁热,日日思春,淫水长流,无法遏止,除非每天能高潮不断,才可获得短暂的清醒。

    黄药师急运内功试图迫出女儿体内的淫毒,当淫毒迫出大半后,东邪这时看了女儿一眼,但见黄蓉秀髮披垂素肩,姿色动人,有如柳杨醉舞东风,玉貌花容,艳色照人,眉淡拂春山,双目凝聚秋水,朱唇像樱桃,皓齿排两行碎玉,嘴角含春,一双明眸中,却是水光流转,实人间尤物,于是突然一个邪念涌上心头。

    黄药师忍不住说:“蓉儿,你太美了,今晚如果能拥有你确是天下最幸福的男人,西毒就没有这福份了。” “爹,那我们父女不是乱伦了吗?”黄蓉娇羞地说“蓉儿,爹是东邪,即使与你乱伦也很正常,你和郭靖在床上也是这样,有什幺好含羞的,我的床上功夫比郭靖好多了,準能爽死你。”“爹,看你说什幺,我不想对不起靖哥哥。”

    “那傻小子,我把女儿嫁给他已便宜他了,我很后悔当初没先把你破身后再嫁给他。”“女儿很多谢爹你救了我并迫出女儿体内的毒,只要你同意不插入,女儿可以让父亲品尝一会。”

    “好吧,爹保証不干你,你就陪爹到床上玩玩。”东邪黄药师做事往往不依常规,聪明的黄蓉也没他办法,只好横躺在床上,双目紧闭。 黄药师大喜,给这国色天香的女儿宽衣解带,其实黄药师对女儿早有非礼之意,他开始动手动脚开了,手掌抚摸着黄蓉如凝脂的乳肤,同时吻向红唇,只觉嘴唇触及之处温软香滑,说不出的受用,只是黄蓉牙关紧闭。黄药师左手已隔衣抚上女双峰,黄蓉的双峰是格外的挺拔,触手之处弹性十足,黄药师急急解开黄蓉的胸前绳结,只见粉红色肚兜下双峰微颤,黄药师不及的左手已由肚兜下探入,握住女的右乳,掌中有如棉团,又如一只成熟的水蜜桃。黄蓉感到父亲向下滑动的手正在逐渐攻破自己苦心经营的防线,雪白的小腹有如冲浪板般光滑,父亲的手抚摸过平原,正在解自己的腰带。哇!终于解开了,黄药师手向下探索,触手之处是一片细草地,尽管裤子还没脱下,但黄药师的手还是义无反顾的向下摸去。黄药师摸到一条细细的裂缝,有些潮湿,手指再向下,触到两片柔软的嫩肉。

    黄药师又亲吻了女儿精致的耳垂,最后落在迷人的红唇上,被父亲火热的双唇攻击,黄蓉感觉自己好像此时在梦中一样,当父亲的舌尖分开自己双唇时,她并无丝毫抵抗的意念,理智上告诉自己:自己贞节的双唇是留给丈夫的,但身体上却无法拒绝,当父亲的双唇与自己香舌缠绕到一起时,口中竟然分泌出津液。黄药师又突然进攻,厚厚的嘴唇封上了黄蓉湿润、柔软的双唇,吸吮间一股津液由黄蓉舌下涌出,两人都有触电的感觉,彷佛等待了很久似的,亲吻的感觉如此美好,黄蓉体内淫毒本未清,霎时间感觉到百花齐放,自己就像一只快乐的花蝴蝶一样,在花丛中自由飞翔,轻盈无限,两人舌尖缠绵,互相吸吮着,再也不愿意分开。

    黄蓉陶醉在美好的感觉中,觉得背后父亲一双大手顺肩胛到腰际不断抚摸,被抚摸过的地方热乎乎的感觉久久不去,偶尔抚上丰满的双臀,那可是美女的双丘啊!那双魔手肆意的抓捏着,爱不释手。“嗯…爹…不要嘛……”黄蓉口是心非的说。可是黄蓉发现,父亲那双魔手的目的不限于此,有时竟偷偷的越界想从腋下迂回到胸前,黄蓉忙伸手搂紧父亲,使两人上身不留空隙,没想到这样的后果是虽然父亲的双手暂时不能进入,但胸前的淑乳却更加受到刺激,黄蓉不由得全身微颤。

    黄药师并不着慌,右手顺着白皙秀丽的耳廓摸到耳垂,再顺颈部而下,沿着第一个纽扣的开口向下推进。直指女儿的两座圣女峰,这时黄蓉感觉不光上面有入侵者,在小腹处也好像有一个硬硬的东西顶着,不时弹跳两下,自己的桃花源地不时被碰到,更加湿了,小溪顺着大腿流。浑身的力气不知跑到哪去了,自己就像抽取了骨头一样,支撑不住了,只好用双臂挂在父亲的脖子上。

    防线既然已经被攻破,黄蓉也就不再坚守,任由父亲一双魔手将自己的纽结一个一个的解开。“滋”的一声轻响,黄蓉胸前一凉,胸衣被扯开,接着连粉红色的肚兜亦扯离了身体,波涛汹涌似的双乳已经暴露在父亲面前,很快,黄药师就把这个绝色美貌的清纯丽人黄蓉剥脱得一丝不挂。他停下来,欣赏着这个清纯可人的绝色俏黄蓉那美丽赤裸的玉体。只见黄蓉一具粉雕玉琢、晶莹玉润的雪白胴体裸裎在眼前,那娇滑玉嫩的冰肌玉骨,颤巍巍怒耸娇挺的雪白椒乳,盈盈仅堪一握、纤滑娇软的如织细腰,平滑雪白的柔美小腹,优美修长的雪滑玉腿,无一处不美,无一处不诱人犯罪。尤其是美丽清纯的女胸前那一对颤巍巍怒耸挺拨的圣女峰,骄傲地向上坚挺,娇挺的椒乳尖尖上一对娇小玲珑、美丽可爱的乳头嫣红玉润、艳光四射,与周围那一圈粉红诱人、娇媚至极的淡淡乳晕配在一起,犹如一双含苞欲放、娇羞初绽的稚嫩“花蕾”,一摇一晃、楚楚含羞地向他那如狼似虎的淫邪目光娇挺着。

    贩    

    美丽绝色的黄蓉黄蓉芳心娇羞无限,秀靥又泛起一片晕红,只见她如星玉眸含羞紧闭,再也不敢睁开来。 天仙般美丽绝色、清纯可人的大美人又羞红了小脸,娇羞怯怯地一声声不由自主地娇啼轻哼。她不敢擡起头来,只有把羞红无限的美丽螓首埋在他肩上,一对饱满可爱的娇挺椒乳也紧紧贴在他胸前,美丽的黄蓉那优美雪白的桃腮羞得更红了,好半天才以低若蚊鸣的音娇羞怯怯地道:“你……你……别插入……” 黄药师就发现黄蓉身上有一股特殊的清香,现在一动情,更是暗香流动,雪白的酥胸在微微颤动,两点嫣红点缀其上,平滑的小腹仍然紧绷。黄药师心中大呼过瘾,感到手中女峰的无比弹性,两只手才能握住一只,黄药师被仙女的雪白、颤动、温软无比的双峰所沈醉,低头吻上乳尖,只觉口中甜美。再看黄蓉娇羞不可方物,再向下就是桃源地了,一大片阴毛,长得很茂密,饱满的阴阜微微裂开一条细缝。黄药师用手指轻探宝蛤,已然潺潺流水,掰开大阴唇,两片嫩红的小阴唇静静守护着小穴,等待着新主人的到来。迷人的阴蒂不甘寂寞,偷偷探出来张望,没想到被黄药师逮个正着,中指轻揉阴蒂,黄蓉如遭雷击。黄药师再次欣赏自己的维纳斯,娇俏的面容,几几分羞涩,几分飒爽,挺立的酥胸即便躺平,仍然是巍巍挺立,雪白的小腹下面一片黑森林,修长的双腿交叠,伸缩颤抖,拨开森林,一条小溪若隐若现,再进一步探索,窄窄的浅沟,上端羞涩的相思豆在等待,黄药师迅速地用一只手握住俏黄蓉一只美丽娇挺的雪白椒乳,用两根 手指夹住那粒嫣红玉润、娇小可爱的美丽乳头一阵揉、搓,“嗯……”一声迷乱羞涩地娇哼,俏黄蓉芳心不由得又有点酥痒。 

    黄药师一把捏住了黄蓉胸前的果实,盈盈一握、绵软喷香,让人爱不释手。猝然遭到父亲如此攻击,黄蓉倍受细心呵护的雪白贞节胸乳,第一次被爹的手摸到,是那肆无忌惮,有是那快活,真有一种利刃穿心的感觉。黄药师像摸到一只受惊的白兔一样,感到手中的圣女峰的惊慌失措,胜利者的感觉油然而生,真好啊!这样大号猢胸相滋味真好。黄蓉的椒乳犹如天鹅绒般的光滑柔嫩,略有微颤,当手握紧时,又那弹性十足,随着黄药师的蹂躏,黄蓉的椒乳已经越来越大,在黄药师手中不停的变化着形状。“爹,轻点,女儿受不了..。”黄蓉在床上羞涩地责怪,黄药师一低头,就吻住绝色美丽的黄蓉一只柔软晶莹的透明般的可爱耳垂,舌头又舔又吮,黄蓉天使般美丽绝色的动人的呼吸又不由得急促起来。

    只见黄蓉整个人无力的趴在床上,不时的微微抽搐,一头如云的秀髮披散在床上,由莹白的背脊到浑圆的丰臀以至修长的美腿,形成绝美的曲线,再加上肌肤上遍布的细小汗珠,更显得晶莹如玉,乳波臀浪,这幅美人春睡图,看得黄药师口干舌燥,再见到黄蓉这副娇柔媚态,不由心中慾火高涨,他再度趴到黄蓉的背上,拨开散乱在背上的秀髮,在黄蓉的耳边、玉颈处轻柔的吸吻着,两手从腋下伸入,在黄蓉的玉峰处缓缓的揉搓,正沈醉在高潮余韵中的黄蓉,星眸微启,嘴角含春,不自觉的轻嗯了一声,带着满足的笑容,静静的享受着爹的爱抚。

    渐渐的,黄药师顺着柔美的背脊曲线,一寸寸的往下移,逐步的舐去俏黄蓉背上的汗珠,经过坚实的丰臀、结实柔嫩的玉腿,慢慢的吻到了俏黄蓉那柔美饱满的脚掌处,闻着由纤足传来的阵阵幽香,黄药师终于忍不住伸出舌头,朝俏黄蓉的脚掌心轻轻的舐了一下,此刻正沈醉在高潮余韵之中,全身肌肤敏感非常,早已被黄药师刚刚那阵无止境的舔舐挑逗得全身抖颤不已,再经他这一舐,只觉一股无可言喻的酥痒感窜遍全身,整个人一阵急遽的抽搐抖动,口中呵呵急喘,差点没尿了出来。

    黄药师擡头一看,只见黄蓉全身泛红,水汪汪的双眸带着无尽的春意,微张的樱唇传来阵阵急喘,柳腰如蛇般款款摆动,一双笔直修长的美腿无意识的上下夹动,原本紧闭的阴唇也朝外翻了半开,显现出一颗晶莹闪亮的粉红色豆蔻,一缕清泉自桃源洞口缓缓流出。看到黄蓉又将抵达高峰,黄药师却又将目标移向密洞,黄药师轻而易举的就用手指进入了黄蓉的密洞之内,这一次黄药师可没那客气了,甫一进入,就是一阵快速的抽送,更将左手手指插入黄蓉的秘洞之内不停的抽插抠挖,不消片刻工夫,黄蓉粉颈玉背上还不时传来我轻柔绵密的舐吻,阵阵快感如浪涛般袭来,至此,黄蓉的理智终于崩溃,完完全全的沈醉在淫欲的浪潮之中……“爹,女儿我受不了….爹…插入吧,”

    黄药师紫红色的大龟头微微散发着热气,迫近黄蓉的樱唇,黄蓉羞得无地自容,肉棒已然突破黄蓉双唇,抵在她的贝齿上,她只有拼命抵抗,不让它进入自己口中。黄药师早有準备,双手猛捏丰满的双峰,突然受到攻击,黄蓉不由得“啊”的一声,肉棒乘机冲关而入。粗大的肉棒在黄蓉口中抽插着,使黄蓉的丁香小舌无处可逃,黄药师只觉柔软的包围使自己的肉棒十分受用,不由想达真个销魂。将玉杵从黄蓉樱口中抽出,转而攻向桃源地,用玉杵拨开大小阴唇,抵在黄蓉的相思豆上,用相思豆的爱液不断润滑,使玉杵摩擦阴蒂。黄蓉只觉一阵阵冲动由相思豆传遍全身,有如潮水,一浪又一浪,全身有如被电击似的,禁不住想从喉咙中发出呻吟,黄药师的阳具毫不犹豫地插入了女儿的身体,黄蓉“啊”一声,她那只握住黄药师阳具的可爱小手立即将“它”从她体内拉出来,大肉棒与她阴道膣壁内的粘膜嫩肉的摩擦更使她芳心一阵迷乱。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