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姦淫母女(第三章 完)
  • 发布时间:2017-10-10 16:41 | 作者:侯龙涛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第三章)

      事情经过一年后,美奈子又生了儿子健二,再给黑田一笔钱后又帮他移民到外国居住,而公公也于五年前去世了。公司在美奈子的领导下,是做得有声有色成为日本大企业集团。

      小女儿昭美也已经是高中一年级的学生,也许遗传着妈妈的基因,长得亭亭玉立,美白的肌肤,明亮眼睛,身材玲珑有緻,该大的大该凸出的凸出,散发出少女成熟的气息,在学校总是男人目光注视的焦点。

      健二年纪小姐姐昭美二岁,样貌却是满脸黑斑,魁壮的身材有点臃肿,虽然只是国中学生,与姐姐相较之下,长久以来压力让健二更自卑,但早熟的健二生理已发育成熟,变得对女性心态不平衡,尤其在家中只有妈妈和姐姐两人。

      虽然妈妈年近四十岁了,在脸上却还有三十岁的年轻女人的风韵,更成熟迷人,与姐姐昭美像是对姊妹,刺激健二对女性身体产生暇想与渴望,将妈妈与姐姐昭美当成是自己视姦美肉对象。

      暗地里的健二总是偷窥着妈妈穿T恤的窈窕身驱,胸部的半胸罩隐约的透露出丰满的双峰与深邃的乳沟,幸运时还能看见露出的乳晕,穿窄裙被丰腴的美臀给撑紧开来,走路时是左右的不停摇晃着,看出妈妈在屁股的赘肉明显的下垂,心想着:「从父亲去世后,妈妈也许是晚上太久缺乏运动的缘故。」

      姐姐昭美则与妈妈有完成不同的风味,胸部虽然比不上妈妈奶子的伟大,但是绝对比妈妈的要挺更结实。在浴室中健二手拿着母女两人换下的内衣裤仔细品嚐一番,还残留有一股女人的美骚味,健二将精液喷洒在母女的内裤上。

      想起今天在学校,一位中年男子交给他一封信,要他下课后在门口见面,有重要事情要告诉他。

      在国外生活潦倒的黑田又回到日本,知道美奈子公司成为大财团,想拿好处的黑田数次被美奈子拒绝后,黑田找上了在学的健二,发现健二跟小时候自己一模一样,黑田认为可能是自己那次姦汙美奈子所留下的种,心想盘算由儿子下手更容易办事。

      初次与黑田碰面的健二是大吃一惊,两人为何会如此相像,黑田冷笑:「也许我才是你真正的父亲。」

      健二反驳:「我的父亲是伊藤隆二,你是谁?」

      黑田说:「我是和你妈妈做爱才生了你,不然你怎幺会像我?嘿嘿……」

      健二骂说:「不要侮辱我妈妈!她不会看上你这种人的。你……是谁到底要作什幺?」

      黑田:「今天你回家时问你贞节的妈妈,认不认得一个叫石原黑田的人?明天再到这见我。嘿嘿嘿……我会告诉你的目地。」

      晚上昭美还留在学校补习,客厅只剩健二和美奈子两人看着电视,健二提起了石原黑田事情,看见妈妈一脸大感吃惊模样,讲话神情吱吱唔唔地说不认识,美奈子激动说:「别跟陌生男人说话,他又胡说些?」

      举止不像平日说话的语气,更引起健二对妈妈过去的疑惑:「也许我真不是爸爸亲生的……」为了解妈妈的过去一切。

      隔天健二又和黑田碰面,黑田说:「如何?你亲爱的妈妈的表情是不是很惊慌?嘿……」

      健二说:「告诉我事情到底是怎幺?不然一切都免谈!」

      黑田将事情一切说出,十几年前如何姦淫美奈子那晚的发生经过,和在美奈子身体内留下自己的种。健二心想:「怪不得妈妈从小时候就偏爱姐姐昭美,对自己总是很平淡,与父母的脸型更不相似……这男子也许是自己亲生父亲……」

      黑田对健二说出要绑架昭美勒索美奈子金钱的目的,在调查了昭美每天行程后,知道昭美有轿车接送上下学,希望健二能帮忙自己引开司机时间,黑田淫笑着:「要让健二姦淫妈妈美奈子,来个父子强姦母女游戏……」

      健二垂涎妈妈的美貌美色已久,在于黑田的帮助下能达成是最好的礼物了,两人决定利用今天昭美补习下课后进行。

      今晚月亮被乌云给遮蔽住,月色特别昏暗,天空开始飘下大雨,等不到司机的昭美匆忙搭上一辆计程车。路上仅有二、三个行人走着,黑田的眼光透过后视镜窥觊着昭美,果然具有美奈子一样的姿色,淋湿的衣服贴住胸前,还透露出胸罩的蕾丝花边,呼吸之间车内散布小女人的香气。

      昭美说:「先生,在京都大厦前的红绿灯转右。」

      黑田应说:「小姐,那里刚发生车祸,现在正在塞车,要绕其它道路吗?」

      昭美说「你决定就是。」

      黑田载往郊外开去,昭美惊慌的叫着:「先生,方向错了!」黑田不理会地加速开进山路中。

      车子持续巅簸的跳动着,昭美望着四周害怕叫着:「你开错方向了!」不一会车子在一栋小屋前面停了下来,周围景物是一片乌黑,雨声伴随着虫鸣鸟叫,显得异常地安静。

      黑田向着惊煌的昭美冷笑着:「到家了,可以下车了小姐。」昭美伸手开门要往外逃出,很快地就被黑田抓住,抱起这幼稚小女生的身体却是非常柔软的触感。

      昭美极力呼救,想要挣脱黑田双手,黑田:「山中是没人听得到的,嘿嘿嘿……要叫就大声叫。嘿嘿嘿……」

      被推进屋内的昭美仍拼了命地反抗着,黑田迅速的压制住昭美,从腰际抽出小刀挥舞着:「安静听叔叔的话,不然就有你好受的!」朝肚子上挥了一拳。

      娇弱的昭美发出痛苦的哀号声,眼泪已一颗一颗滚落,不停的啜泣着:「求求你……饶……了……我……吧……求求……你……」

      黑田淫笑:「还没拿到钱怎幺放了你?况且你这小美人长的这幺勾引人。嘿嘿……」

      「求求……你……放……了……我……我……可以……叫……家里送……给……你……钱………」

      「只要你用手自慰让叔叔看,叔叔可以考虑饶了你。」

      「求求你……饶……了我……吧……求求你……」

      「如果不愿意,叔叔也可以亲自动手来替你手淫。」

      「求你……不……要……求求……你……不要……」

      黑田的魔爪伸向昭美胸部,用力的按摩着,虽然比不上当年美奈子的丰满,却也已经发育完全。

      「真是有其母必有其女,今天都让我黑田给干了。」

      昭美忍不住:「哦……哦……求……求你……住……手……我……愿……意……做……求……你……住……手……」

      黑田狂笑:「不要耍什幺花样,乖乖的做,不然会插的你升天!嘿嘿嘿……自己上床去脱衣服,也许我会放你回家。」

      单纯的昭美哪知道这是黑田的老把戏,一个人站在床上的昭美难为情的解开上衣,露出戴着有花边蕾丝的胸罩,白白净净的皮肤泛红一片,夹成一条乳沟,黑白分明,如今却在这男人面前脱衣让人欣赏,害羞的无地自容,双手上下遮遮掩掩的盖住。

      黑田:「快乖乖的做!做完我很快就会让你回去。」

      昭美将裙子又脱下,穿着件可爱的小内裤,透出一块黑色的区域,黑田不停的嚥着口水:「小小的年纪,身体就发育得这幺诱惑男人……叔叔……嘿……嘿嘿……坐下来张开双腿,快点手淫!嘿……嘿……嘿……」

      从小受到宠爱的昭美在心灵上是洁净无暇的成长,现在受到这男人威胁恫吓下,无奈的摸在下体,心头是万般不愿意,但生理的反应却还是产生出高度的快感,很快的弄湿了内裤。

      黑田:「处女就是不同,才一下下就已经湿漉漉了……将内衣裤脱光!」

      昭美啜泣着:「求你……饶了……我……吧……求……求……你……」

      黑田淫笑:「不自己脱的话,叔叔很乐意来帮帮你。嘿……」

      昭美只能将身上仅存的防线给解除,两个奶子已蹦了出来,鲜红的乳头早已翘起,少说也有33C的尺寸,粉红色的阴唇上面长着短短细细的阴毛,肉穴被一撮撮茸茸阴毛保护着,小穴显然未经开发过,两片阴唇肉微微开着,一经挑逗就流出淫水,穴口处有闪闪的淫水痕迹,蜜液却不自主的流出。

      难得能一窥少女处女的肉屄,黑田:「把手指插入自己阴户中!嘿……」

      昭美哀泣:「求你……不……要……求……求……你……」

      黑田说:「能帮我出火的话,就不必手淫了。」

      昭美虽然不愿意,还是选择答应黑田的要求。

      黑田将裤子脱下走向昭美,粗犷的阴茎又长又黑,毛髮浓茂,勃起后有二十公分长。昭美第一次见识到男人的生殖器,感到相当恐惧害怕,阳具竟是如此吓人,显得有点畏惧。黑田按住昭美清秀的脸颊,很快将阳具抵住昭美的樱桃小嘴上钻洞般乱窜,昭美拼命甩头想甩开,但仍不敌这男人的粗暴。

      黑田捏着她下巴恐吓着,「哼嗯……」昭美流着泪鬆开小嘴,钢条似的肉棒马上送入昭美小口中。黑田揪紧她的头髮防止她脱逃,然后舒服的动起屁股,将双颊撑得饱满顶住咽喉。

      昭美从未想到会和变态男人发生如此荒谬的行为,自己正像条母狗般跪拜在黑田身前,口中吃着大枝的阳具,几乎无法呼吸,脑海是一片空白,只想赶快结束男人的淩辱。

      黑田低下头呻吟,享受着少女口舌的服务,手抱在脑稍上,来回用力撞击着喉咙深处。

      「嗯……嗯……嗯……嗯……」昭美惊恐的猛摇头,但难受的吟声越惹得黑田兴奋,黑田顺手滑落在昭美奶子两颗尖尖挺挺的乳头上,无法出声的昭美似乎想叫喊:「放开你骯髒的手……」娇弱的双手却挣不开黑田的蛮力,任凭黑田魔掌的玩弄着,红豆似的乳头很快的就硬挺起来了。

      十年的期间黑田已玩遍各人种的女人,让女人发出淫声浪语的手法是家常便饭,但若不是处女玩起来不够过瘾,想不到能同时姦淫这母女两人,现在手中的肉脔又是含苞待放的纯种处女,正翘着又圆又白的屁股舔着鸡巴。

      昭美无时无刻想挣脱黑田的恣意妄为的魔手,却被制服了下来,昭美简直是欲哭无泪,承受一波又一波的压迫着咽喉,心里只盼望这恶梦能赶快醒来。

      黑田连续用力的冲了好几十下,响起「啪!啪!啪……」的声音,在这寂静无声的荒郊里听来格外的响亮。

      昭美辛苦的揪着眉在呻吟:「嗯……嗯……嗯……嗯……」黑田一口气插到底,快速的抽插了几下后,把热热的浓精喷入嘴中。

      昭美几乎昏了过去,人软绵绵的俯在床上喘动,流下白浊的黏液,而黑田的火红龟头还滴着淫水在昭美细緻的脸蛋上,邪恶黑田等不及的趴在昭美背后:「换叔叔来帮你服务……嘿嘿……」将昭美推倒床头柜上,用双手拉起细嫩的小柳腰,撑开大腿。

      「叔叔给妳开苞,让你变成真正的女人。嘿……嘿……」

      昭美用力的扭动屁股想摆脱那两张魔手:「我已经帮你……就放了我……求……求……你……求……」

      黑田奸笑着:「我是放过了你,但是我的小弟弟却没说要饶你。嘿嘿……」

      昭美哀求:「求求你……放……了……我……妈咪……会带钱给你……」

      黑田狂笑:「我想你亲爱的妈咪现在正和弟弟健二在床上打得火热呢!嘿嘿嘿……」

      黑田拨了个电话给健二,话筒中传出健二急促声音,昭美呼叫:「健二,妈咪,来救我!我被……」话语未毕,清楚听见妈妈美奈子的呻吟:「啊啊啊……啊……啊……啊……啊……哦……好痛……哦……哦……」还不断发出令人销魂的淫蕩叫床声:「啊……健二……快……停……住……哦……哦……哦……」

      昭美大叫:「妈咪,你来救我!我……我被关……」

      黑田大笑:「健二正搞得让你妈咪舒服得快升天了!现在也让你和妈妈一样享受男人的滋润,也许你会哼得更淫蕩。嘿嘿……嘿……」

      昭美意识的将双腿紧併一起:「求……求……你……求……」但这男人光是单手就可以掌握她半个臀部,根本无法挣逃,眼睁睁被他把股沟拉得更张开。

      黑田口中说着:「好久没有干过处女开花了,不晓得你的销魂洞嫩肉……」

      昭美紧张得全身都绷起来,不放弃地做最后抵御,黑田:「叔叔会让你有準备的。」口中开始数着:「5……4……3……」房间内响起一声惨叫,发出痛苦的呻吟。

      「你的小肉穴紧得让我鸡巴好难受……」昭美感到脚心抽筋,阴道痉挛的趴下,眼泪也簌簌的落下,一阵阵皮肉黏灼的轻响和剧痛从阴穴口传来,面容尽是痛苦的表情。

      「叔叔说过今天要你尽情的死去活来。」钢状的阳物缓慢的前进越是后退,昭美紧窄的肉穴初次被巨物塞入,阴唇却紧紧的收缩夹住男人的阴茎。

      黑田轻微向前顶出,直接碰撞在阴蒂头,昭美无法忍耐地「啊……啊啊……啊……求……求……你……停……住……」叫出声,黑田不理会,开始摇晃缓插着,肉壁也释放出淫液来。

      「啊啊……不……要……求……你……快……停……住……」昭美身体颤抖着抓紧床沿,体内的肉棒像虫子般蠕动着阴壁,昭美啜泣了:「你……饶了……我……吧……求……求……」

      黑田喘嘘:「真是小淫娃,嘴巴喊着不要,屄穴还吸着我肉棒不放,比你妈妈还要淫蕩!哦……哦…哦……」

      渐渐的,淫穴里蜜水渐多,昭美也呻吟着叫床声:「哦……哦……哦……啊……啊……不……要……」

      黑田卖力的迎合着丰腴的美臀,「扑滋……扑滋……滋……滋……」和甜美的浪声共鸣。

      昭美娇嫩的阴户流出处子血和淫水的混和物,拼命的摇头扭臀,两条手臂几乎撑不住身子无情的淩虐,虚脱卧着任意被抽插玩弄。黑田翻身抱起昭美,用蛇行般的舌头疯狂地湿吻着脸、耳旁、颈项,最后停留在乳尖上,以牙齿左右的搓戳咬着。

      昭美难过得要推开黑田肥硕的身躯,但却使不上半点力量,不敌黑田的嘴上功夫,哼着「嗯嗯……好痛……住……手……」

      静止在阴户中的东西又开始抽动了起来,昭美双手掩住自己早已羞红的垂下飘逸的秀髮:「啊……啊……不……要……妈……妈……救……我……」

      黑田手按着细緻小腰往下坐,昭美形成张开腿坐在身上的交合姿势,只见她雪白的屁股压在男人腹肌上,辛苦的蠕动着:「啊啊啊……啊……啊……啊……啊……」

      黑田一低头,脸埋在她丰软的乳肉间又舔又吸,受到上下不停的夹攻,昭美的哀鸣逐渐变成不规律的微细呻吟:「嗯嗯……我……快……不行……」一双纤细小手搁在黑田肩膀上紧搂着。

      肉棒进入湿润的肉屄中抽动得相当顺利,昭美收缩多汁的肉屄带给黑田无限的爽快感,爆发出淩虐肉脔的兽慾。屈膝的肉体跟着黑田上下摇摆:「啊啊……啊……啊……啊……住……手……我…要……洩了……求……你不……要……射……在……我体……」发出两人浑然忘我的喘息声。

      「哦哦哦……我……快……要……洩了……不……行……」黑田深吸一口气地屁股一用力,狠狠往前将龟头一口气撞在阴蒂上,两人一同高潮的喷射出了浓液,一丝不挂的躺卧在一起……

      早晨的阳光刺眼地照在美奈子与昭美脸上,两母女经历一晚上被黑田父子蹂躏与折磨,现在还昏厥着躺在这宽敞的大床舖上。先醒来的美奈子才发觉与昭美正赤裸裸的睡在身旁,黑田与健二两人正透着淫光的眼神欣赏着。

      黑田:「十几年不见还保持着这幺窈窕的身材……嘿嘿……瞧你宝贝女儿昨晚的快乐淫蕩样,跟你以前一样……现在还舒服的睡着。」

      而急性的健二正擡起昭美的双腿,迫不急待的摩擦着昭美的细阴毛,美奈子惊叫着:「健二……昭美是姐姐啊……你……怎幺可以……快住手……昨天的事妈妈会原谅你……」

      健二突如其来地夹紧美奈子的乳头捏揉着,美奈子斥责:「快放开手……健二……妈妈……啊……啊……」黑田的中指已没入在肉缝之中,拨弄着阴核头。

      「你们快……哦……哦……快……停……哦……」

      健二向黑田提议:「先向妈妈来个三人行……」性地跨坐在美奈子的胸口,已昂首翘起的阳具摇晃在眼前,而黑田屈起美奈子双脚,凸显出长着茂密阴毛、又肥大的两片阴唇肉。

      美奈子激动着:「你们……快……住手……啊……不……不要……饶了……我……」黑田父子却连心般向两个小口插进。

      两人谁也不服输地狂插猛抽着,「哦哦……哦……啊……啊啊……啊……救……救……」美奈子辛苦的蠕动身体:「啊啊啊……啊……啊……啊……停……住……」呻吟声响遍着各角落。

      健二的龟头已经喷了精液,看着妈妈大口的吃着,硬梆梆肉棒和妈妈的香舌大战着。

      美奈子被两根大阳具在身体中蠕动着,双腿也不由反射行地缠围着黑田的粗腰,难以抵抗波波冲击兴奋发出哼吟:「啊啊啊……啊……不……要……住……手……」双乳上下激烈的摇晃,两片阴唇正紧密的吸住黑田大肉茎不放,被逗弄得发出浪声连连。

      火热的龟头都在碰在阴蒂才肯罢休,这种快感远超过健二的鸡巴所产生的冲刺感,雪白的肌肤都娇红了起来,美奈子被猥亵的丧失羞耻心,解放出深闰怨妇对性的渴求:「喔……好棒……喔……好……舒……喔……喔……」

      父子俩人再次地俯下腰身,将肉棒往深处送,「哦哦哦……我啊……啊……啊……受不……了……救……」成熟的肉体抖的更加厉害。

      「啊……啊……要……要……丢了……我……」健二「噗嗤」一声的洩射在妈妈美丽的嘴唇中。

      美奈子从屄穴里分泌出一股蜜液,喘着快虚耗的呼吸声……两眼失神地看着昭美被这对禽兽父子无情的蹂躏,想像着今后每天回到家中的母女俩,将会像肉脔般被姦淫的日子……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