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双妈灌溉
  • 发布时间:2017-10-10 16:41 | 作者:侯龙涛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一大早我就跑进妈妈的房中,向她 请安问好,进去一看,妈还在睡觉,我轻轻掀起了她身上的被子,哇,雪白耀眼,只见妈一丝不挂地躺在床上,浑身上下一片雪白,雪白的、香喷喷的胸脯上,高高 耸立着一对丰满的乳房,妈妈的乳房实在太可爱了,比小莺的大,比姨妈的圆,比小妹的丰满,比姑姐的娇嫩,太迷人了。再往下看,平滑的小腹,圆美的肥臀,中 间美妙的嫩屄,芳草萋萋,黑红相间,诱人极了。

    我被眼前这迷人春色刺激得控制不住了,伸手向妈妈的阴户抚弄起来,她大概在睡梦中还 不知道,我更大胆了,一根指头顺势而入,轻轻地拔弄着阴核,过了一会儿,淫水就汩汩地流了出来,我一见,欣喜万分,不忍看着这迷人的玉液流下浪费,就急忙 伏下身,把嘴贴在阴户上一阵吮吸。

    我实在忍不住欲火的猛涨,飞快地脱下裤子,爬上了床,那根火热的大鸡巴在妈妈的大腿间左右摩擦,一只手在阴户上抚弄,又将她的大腿分开,想让她的嫩屄随之分开些,好方便我的进入,谁知在这紧要关头,妈妈突然说话了:「臭小子,把上衣也脱了嘛!」

    「妈,你醒了?」我有点不好意思。

    「哼,你没进来我就醒了,一听脚步声就知道是你这个想肏亲妈妈的坏孩子!」

    「那坏孩子就肏亲妈吧!」我迅速地脱下上衣,伏在妈妈身上,挺起阳具,朝着湿润的屄口用力一顶,大鸡巴直抵花心深处。

    我一边来回抽插,一边问妈妈:「妈,你怎幺光着身子睡觉呀?也不怕着凉呀?也不说穿个小内裤把那里遮住,不怕凉风灌进去呀?要是你因那里着凉而不能玩,那损失不是大了吗?」

    「去你的,这臭小子,连亲妈也不放过,也要调戏!妈还不是为了你!再说,妈不是盖有被子吗?」

    「怎幺是为了我?」

    「还不是为了给你行方便?你几天没来妈这里了,妈本以为你昨天晚上会来妈这儿陪陪妈,所以,为了让你玩时方便,妈就自己把内裤脱光等你,谁知,让妈等了一个晚上……」

    「真的吗?那儿子就太对不起妈妈了,让你失望了,现在儿子就好好补偿补偿妈妈吧!」

    我开始用力地快速挺动,那根大鸡巴在妈妈的阴道中不停地来回抽动,就像一个大马力的活塞在汽缸中上下运动一样,妈也欲火如炽,将双腿搭在我的肩上,媚眼 如丝,娇颊绯红,浑身轻颤,那个美臀也在下面不停地上下左右乱摆,又充分发挥了她特有的功夫,花心中一夹一吸吮着我的龟头,夹着我的阴茎,夹夹磨磨,收收 合合,似鱼儿在吸水,又似羊儿在吮奶,一张一合地吸吮着,弄得我舒服极了,心中生出一种畅美绝伦的美感快感,令我骨酥心麻,无限舒服。

    一会工夫,妈就淫水四溢,浑身轻颤,一阵阵的热精洩了出来,我心中一动,又有了主意,赶紧抽出鸡巴,将头低下,用嘴对准妈妈的阴户,将那股热乎乎的阴精「咕咕」地全部吞了下去。

    妈妈被我弄胡涂了,问我:「干什幺呀,傻小子?」

    「妈,听说你们女人的阴精是大补剂。」

    「去你妈妈的屄!哎,这不是骂我自己吗?好儿子,你还没洩呢,来,让妈帮你吸出来,让妈也补补身子。」妈说完就张开檀口,含住大龟头吸吮着,舌头不停地 舔着我的龟头,不时用尽力气吸两下,两手不停地套弄着露在嘴外的大半截阴茎,一上一下地捋着,像手淫似的,不一会儿,我就被妈弄得射了精,一股股的阳精猛 射入妈妈的口中,她全吞了下去,可我的阴茎并不因此而变软,而仍是硬梆梆地挺立着。

    「好吃吗,妈?」

    「好吃,我的好儿子射的,怎幺会不好吃?」妈吮着我那坚硬如铁的阳具,舔着龟头,把我的大鸡巴弄得红通通的,煞是好看。

    「可我还没过瘾呢!」我说着故意把大鸡巴向妈妈的口中用力挺了一下,顶住了她的喉咙深处。

    妈赶紧吐出了我的鸡巴,骂道:「臭小子,你想呛死妈呀?用那幺大的力,你以为这是阴道,能让你捅个尽兴呀?!我的嘴有那幺深吗?真是个坏孩子!」妈虽然骂着我,却又娇媚地亲了我的鸡巴一下,从那样子看来,她对我的鸡巴真是爱极了。

    「儿子要过瘾嘛!好妈妈,你没见儿子的鸡巴还是这幺硬吗?」我对妈撒着娇,这是我对付她的「法宝」。

    「要过瘾也不能把妈妈的嘴当屄肏呀!你这孩子!」

    「好妈妈,儿子憋得好难受呀!」

    「你这孩子,怎幺总是射过了还硬梆梆的?真拿你没办法!」妈对着我那坚硬如初的大鸡巴也无可奈何了:「要不这样吧,妈去把你姨妈给找来吧。」

    「不要,我要肏亲妈,我最爱你了,亲妈妈!」我正在兴头上,不想让妈妈离去。

    「妈知道你对妈好,可是你姨妈也一样爱你,她也是你的妈呀!你可不能冷落了她,再说妈也洩过了,更重要的是,妈要和你姨妈商量一件事,如果成了,就能让 你又多干上几个美人了,妈想让你和尽量多的美女做爱,让你得到至高无上的享受,妈为你真是费尽了心,可什幺都不顾了!」说完妈就披衣下了床。

    「谢谢你,我的好妈妈!」

    过了一会儿,妈和姨妈一齐进来了,姨妈一进门就脱去衣服,刚爬上床,就被我一把抓住,压在身下,阴茎对准阴道口,用力一顶「叱」的一声,全根尽没,接着,我就鼓动腰肢,猛插不停。

    「宝贝儿,急个什幺劲呀?你这孩子,也不给姨妈来点前奏,让姨妈兴奋点,流点水儿先自己湿润湿润,就这幺干绷绷地就硬弄了进去,把姨妈都弄疼了!」姨妈 娇嗔了我一句,接着也挺动美臀,配合着我的抽插,那迷人的乳波臀浪,逗人发狂,我再也控制不住欲火的沸腾,没命地猛烈地抽插着。

    经过一阵猛插狂顶,姨妈的性欲达到了顶点,紧抱着我,一双粉腿圈着我的屁股,紧凑的嫩屄用力夹紧我的阴茎,性感的玉臀拚命向上顶,春情蕩漾,媚态迷人,更加激起我的欲火,我知道姨妈快要丢了,就加紧用力干着她。

    「啊……好爽呀……好儿子……干得好……美极了……你要把妈弄上天了……妈不行了……妈要洩了……啊…啊…啊…啊…」

    姨妈浪叫着,最后以几个高亢短促而又音调曲折的「啊」收了尾,全身狂颤,香汗淋漓,媚眼半闭,檀口微张,两腿用力一伸,阴壁猛的一紧一松,子宫中一阵阵地涌出滚熨的阴精,熨灸着我的龟头,使我全身一颤,精液一阵阵地喷进了姨妈的子宫中,滋润着她那神秘的花心。

    「好儿子,真好,弄得妈美死了!」姨妈有气无力地呻吟着。

    「妈,儿子也爽极了,你的阴户真好,你弄得也好极了。」我舒服地爬在姨妈的身上,将头埋在她的乳沟中,舔着她的乳房。

    「乖儿子,妈妈的三个女儿,你弄了几个?」姨妈问我。

    「全让我给她们破身了。」我自豪地说道。

    「好儿子,真能干!」两个妈妈异口同声。

    「姐姐,你还不知道,他把小莺那个骚丫头也给肏了。」妈向姨妈「通报」着我的「战绩」。

    「那算什幺,一个贴身丫环,早晚要失身于他,你儿子厉害着呢,他亲姑姐都被他给「强奸」了,还给他姑姐又一次破了身。」姨妈给妈妈讲了那天晚上的事。

    「真的?这小子,谁他都敢干,咱家的女人,好象天生都是为他而生的,谁的小屄都逃不过他的那根大鸡巴!」妈妈感歎着。

    「肏姑姐算什幺,连亲妈你都被我肏了,还有谁是我不敢肏的?不过我肏的都是我喜欢的人,你们也喜欢我,两厢情愿,我不喜欢的人,送上门我都不要,不喜欢我的人,我也不会强求,咦?刚才姨妈是说我强奸姑姐,你怎能这幺说呢?难道姑姐不是心甘情愿吗?」

    「心甘情愿那是后来,刚开始你把她认成了我,去亲她时,她同意吗?还不是你后来用强,她才让你肏的?」

    「不错,刚开始她是不同意,那是因为她冷不防,没有思想准备,所以才会反抗,后来经过我的求爱、抚摸、挑逗,她不是也来了劲,不是也美得直哼哼吗?」

    「你虽然算不上「强奸」,却最起码也是「诱奸」,要不是你搂着你姑姐不放,一个劲的亲吻、一个劲的抚摸、一个劲地挑逗、一个劲地用你那与众不同的男性魅力去征服她那颗孤独已久的芳心,去挑起她那尘封已久的春心,她会让你肏吗?」

    「不和你说了,真会强辞夺理,要这幺说,那你和我第一次弄时是怎幺回事?是强奸、是诱奸、还是通奸?」我反唇相讥。

    「哈~什幺都不是,那是妈我设下的圈套,才成全了你们两个这段好事。好了好了,你们两个不要再说了,争什幺呀!真没意思。」最后还是妈妈结束了我们这场舌战。

    我翻身下来,躺在两位妈妈中间,享受着她们慈祥的爱抚。

    「你对咱们家中的女人怎幺评价?」姨妈随口问道。

    「就是,你对我们是怎幺样看的?」妈妈也追问着。

    「让我想想。」

    于是,家里所有这些已被我「爱」过的女人的倩影一个个浮现在我的脑海中,我一面想一面说:「妈妈端庄持重,慈爱善良,就像是观音大士的化身,虽然徐娘半老,但美人并未迟暮,胴体白晰细腻,肌肤如凝脂般光滑,依偎在妈妈的酥胸上,如处温柔乡 中;妈妈含蓄妩媚,风情万千,移裘就枕,曲意承欢,使我如浴春风,如沾甘露;徐娘风味胜雏年,实非欺人之谈。妈妈是我心目中「慈爱女神」的化身,我真想永 远泡在我的发源地──妈妈的骚屄中。」

    「姨妈风度高雅,漂亮迷人,对我的慈爱丝毫不亚于妈妈,平日气质高贵,到了床上却又对我淫蕩 放浪,一身玉肌雪肤,堆雪积绵,乳波臀浪,令我眼花潦乱,只要一沾上身就令我销魂蚀骨,让我欲仙欲死,姨妈在我的心目中是「性爱女神」的化身,能和姨妈上 床做爱是我的最高享受。」

    「姑姐温柔纯良,清丽娴淑,双目总散发着慈祥的光辉,犹如三春时的旭日温暖着人的身心,娇怯怯的令人望而生怜,我喜欢依在她的怀中,享受她的爱抚,母性慈蔼,令人依恋。」

    「大姐翠萍,天生丽质艳冠群芳,眉如远山横黛,目似秋水彻盈,唇若朱丹,齿若编贝,体态轻盈如迎风杨柳,软语娇笑似出谷黄莺,多情而不放蕩,温柔而不轻 佻,慈祥和蔼,善良温和,她把情与爱、灵与肉揉和在一起,全部倾注我身上,给予我世间最大容量的爱,她是我心目中「恋爱女神」的化身,我爱大姐,感谢上苍 对我的恩赐,希望能永远和大姐相依相伴在一起。」

    「二姐艳萍温柔体贴,斯文娴静,风姿绰约,体态娇憨,举手投足间娇媚自生,星眸中 常流露出如饑似渴的柔光,有股娇艳动人的魅力,让我不能自拔;浑身常散发着阵阵处女幽香,像一杯芳香四溢的美酒,让我一醉不起,那双结实的玉乳搂在胸前, 如两颗火球一般,灼熨着我的心灵,我愿永远卧伏在二姐的玉臂环抱中,永享那至高无尚的灵肉之爱,做她裙下的不贰之臣。」

    「小妹丽 萍,如一朵含苞待放的蓓蕾,身材健美,体态匀称,浑身充满了活力,每寸肌肤都散发着青春的气息,一举一动都洋溢着迷人的风采,热情似火,娇俏放浪,爱我爱 得要死,对我从来不矫揉做作,千依百顺;她心眼玲珑,善解我意,纯洁无瑕,活泼天真如依人小鸟,投怀送抱;如解语之花,娇语喁喁令我弃忧忘愁。我对小妹是 又疼又爱,我愿永远担负起保护她的重任,伴她一生,给她幸福。」

    我娓娓道来,述说了我对她们几个的评价。

    「好小子,真有你的,说起来一套一套的,看来你是真心爱我们几个,才会对我们了解的这幺深刻!」妈妈吻着我的脸庞说。

    「姨妈知道,姨妈也爱你,要不然怎幺会浪给你?姨妈就怕你会嫌我和你妈献身于你时已不是处女,所以才说姨妈浪。」

    「不,姨妈,你到现在还不了解儿子的心,在我心目中,你们两个和处女没什幺区别,你们都是处女。因为你们除了爸爸和我以外,没让别的男人沾过,这就是贞 洁的,不管你们从前如何,我知道你们现在和以后都是忠于我的,这就够了,只要我们真心相爱,处女与非处女又有什幺要紧?看来你们对儿子还是了解不够,还是 不相信儿子对你们的一片真心,以后,你们要是再说这个,我就要生气了!」

    「好儿子,你姨妈是考验你呢!」妈妈忍不住揭了姨妈的老底。

    姨妈正要责怪妈妈,我先扑到了她的身上说:「好呀,当妈妈的还这样捉弄儿子,看我怎幺对付你。」说着,我在她身上四处搔痒,弄得她咯咯娇笑,连声讨饶。

    「儿子,你刚才有一点说的不对,宝贝儿,你想想,丽萍现在还能说是「含苞待放」吗?她那原来待放的「苞」早给你弄开了,让你给催放了。」妈妈取笑着我,以替姨妈解围。

    「妈妈真坏,取笑儿子,哪有当妈妈的说儿子给别人开苞的?」

    「去你妈的,我这个当妈妈的都整天让你这个当儿子的肏,说你点这话都不行吗?噢,你说没有当妈说儿子给别人开苞的,那就有当妈妈的让儿子肏的?就有当儿子的整天光想着肏自己亲妈妈的?光兴儿子干妈,就不兴妈说儿子?」妈妈娇嗔着。

    「就是嘛,你自己的苞都是被你妈开的,都是你妈给你破的身,你妈说说你给别人开苞、破身,有什幺不可以的?」姨妈这话说得太有水平了,看上去是帮妈妈说话,其实有一半是在损妈妈。

    「去你的,姐姐!你可真坏!光取笑妹妹!」妈妈不依了。

    「对了,宝贝儿,你肏了我们娘儿几个,对我们几个人的这宝贝嫩屄,有没有比较过?」姨妈又突发异想了。

    「当然比较过了,你以为儿子是什幺呀,是只知道「埋头苦干」的莽汉吗?就像那次你俩量我的鸡巴时你说的,别屄都让我肏了,还不知道我的鸡巴有多大,那多没意思;对我来说就是别把你们的屄都肏了,还不知道谁的深谁的浅,谁的松谁的紧,那多没意思。」

    「好儿子,真不枉我们疼你一场。」姨妈抱着我说。

    「宝贝儿子,你真是妈妈的好儿子。」妈妈也感动地拥紧了我。

    我左拥右抱,乐不思蜀了。

    「唔……宝贝儿,你知不知道我们几个对你的爱有什幺区别?」妈妈边亲着我边说。

    「让我想一想……妈对我是八分母爱、两分恋爱,姨妈、姑姐对我是七分母爱三分恋爱,大姐是五分母爱五分恋爱,二姐是三分母爱七分恋爱,小妹是十分的恋人之爱、两性之爱,我说的对不对呀?」

    「对,对,太对了。」妈妈和姨妈异口同声。

    「差点忘了,妈你不是说要和姨妈商量什幺事吗?」

    「急什幺,你不说我也不会忘记的。」妈妈白了我一眼,又对姨妈说:「姐,你还记不记得咱们没出门时,跟着父亲学医,有一次看父亲珍藏的古医书时,看到上面有关「纯阳体」的记载?」

    「怎幺会不记?那本古医书上写着:「纯阳体阳物大,性欲强,并能洩夜御十女而不倒。」那时我俩还是姑娘家,看后羞的不得了。好好的,你问我这个干什幺?难道……对了,咱们这个宝贝儿子就是「纯阳体」,对不对?」姨妈像发现了新大陆。

    「是的,我看一定是,每次他弄我都是射一次精根本不过瘾,非要再来第二次甚至第三次,他才满足,每次都弄得我洩得一塌糊涂,累得我筋疲力尽他才罢休,就像刚才我去找你时,他已经让我弄洩了一次,但他那根骚东西仍是坚硬如初。」

    姨妈接着说:「他刚弄过你,自己也洩了身,只歇了一小觉,我一进去,他醒来就接着上了我,大弄特弄,把正值虎狼之年的我弄得都洩了两三次,他才射了精, 却还不满足,还让咱俩「二娘教子」,两人齐上阵,他又和咱俩人各唱了一出「母子会」,把我弄得大洩过了,又去弄你,结果又在你身上射了一次,才算打发了 他,这还不算,他刚睡了一小会就被我们弄醒了,接着又和我们大弄了起来,弄得我们都又大洩特洩,他自己也又一次射了精,你算算,那次他一连弄 了咱们几回,把咱们弄洩了几回,他又射了几次,不是能「洩而不倒、夜御十女」是什幺?」姨妈也喜形于色地一口咬定。

    「所以,就像那 本古书下文所言,他破了童子身之后,必须夜夜春宵才能身体健康,如果不能天天发洩,就会内火攻心,对他身体不利。而他与众不同之处就在于,一般男人如果房 事过度,就会性能力下降,而他却是越干越能干,因为他如果和足够多的女人性交,吸收足够多的不同的阴精之气,加上他自己身上过剩的阳气,阴阳相济,内精就 会大增,精力就能充沛地保持一生,而不必担心像一般男性一样到了中年以后,性能力会大大下降,而他的性能力却永远不会下降,雄风依旧,甚至到那时再吸收更 多的阴精之气,会比现在更加强壮,那样就能喂饱咱三个宝贝女儿,要知道到那时她们就像我们现在一样,正如虎狼之年,所以,我想……」妈妈说到这,故意停了 下来望着姨妈不说了。

    「想什幺?快说,小妮子不要吊姐的胃口,只要是为了咱们这个宝贝儿子,什幺我都同意。」姨妈催促着妈妈。

    「我想让他去多干几个女人,咱弟弟不是去年在湖北死了吗?剩下那三位夫人,一个个貌美如花,而且都是三十刚出头,在床上这方面要求正强,我想她们枯了一 年多了,一定快熬不下去了,与其让她们去找别人帮忙,不如让咱宝贝儿明天回去,去替他几个舅妈「灌溉灌溉」,这也是肥水不流外人田嘛,不知姐你同意不同 意?」

    「当然同意了!我连自己和亲生女儿都让咱儿子搞弄完了,何况几个弟媳?更何况是为了咱儿子?为了这个冤家,你就是让我去帮他强奸他舅妈,我都愿意!」姨妈浪态十足地说着,充分表现出了她对我的一片癡爱。

    「那可不行,可不能强奸,咱们身为女人,怎幺能帮男人强奸咱们的同性人呢?就算是为了宝贝儿也不行!如果是你或我,被人强奸了,你做何感受?宝贝儿,别 听你姨妈的,你去舅妈那儿,可不能用强,只能引诱、求爱、迷惑,成就成,不成拉倒,不过凭你这长相、风度、魅力和这雄壮的本钱,加上她们现在的处境,妈保 证你不会白去一趟的,最要紧是找准突破口。」妈妈纠正姨妈的话,并且教我行动的方法。

    「我不过打个比喻罢了,你以为姐姐就真的那幺坏呀?何况咱宝贝儿也不会想强奸女人的。」

    「就是,我最恨强奸女人的人了,谁没有母亲姐妹呢?我这幺爱你们,将心比心谁不爱自己的母亲姐妹?母亲被强奸了心里会好受吗?去强奸别人的母亲姐妹,不怕报应吗?」我说。

    「对,所以你就奸自己的母亲姐妹,这就没有报应,对不对?」姨妈又故意逗起我来。

    「去你的,姨妈,从你口里吐不出一名好话!我干你们,是因为爱你们,没有其它原因!你把儿子想成了什幺?」我生气了。

    「姨妈知道,姨妈逗你玩呢,别生气了,来让妈亲亲。」姨妈抱着了我,用力地吻着我,用那张红唇来平息我心中的不满。

    「宝贝儿,我和你姨妈为了你这个宝贝儿,真是什幺见不得人的事都干了,什幺浪声淫语都说了,唉,真不知我们哪辈子欠你的,让我们这两个当妈妈的这幺爱你这个当儿子的,真是造孽。」

    「两位亲妈妈,你们对儿子这幺好,让儿子怎幺报答你们呢?我爱死你们了,我愿为你们做一切事情,只要你们要我,我随时伺候你们,哪怕正在和天下第一美女 做爱也立刻停止;只要你们不许可,就是天下第一美女脱光了躺在我床上我也不肏,因为,在我心目中,没有比你们更美、更神圣、更值得爱、更值得干、更值得肏 的女人!」

    「好儿子,有你这句话就行了。」

    「对,你有这个心,我们就满足了。」

    妈妈和姨妈喜极而泣,流出了幸福的眼泪。

    我们三人又深情地对视了一会儿,不约而同地紧紧拥在了一起,又开始了我们的再一次疯狂……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