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姐夫操我妻,我也操他妻
  • 发布时间:2017-10-10 16:41 | 作者:侯龙涛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我叫曹学,有个漂亮的妻子——君怡。

    我和君怡一直想要个孩子,但是每个月她的月经总是如期而至,医生告诉我们这是我的精子的问题,他建议我们如果想要孩子的话可以去精子库。经过认真考虑之后,我和君怡决定再努力一阵子。

    我的姐姐淑贞和她丈夫高强经常带着他们的孩子来看我们,孩子们总是喜欢四处奔跑玩耍。我们并不介意孩子们的吵闹,因为我们喜欢看着他们玩闹嬉戏,并衷心期待着我们自己能快点要一个。

    淑贞和高强很同情我们,同样建议我们去精子库寻求帮助。姐姐总跟我们谈论高强的精子是如何的有活力,她又是如何不得不很小心地及时服用避孕药物,他们不想再要个孩子了。

    有天姐姐和高强来拜访我们,高强开玩笑地说,我们可以把他当作种马而不需要支付任何费用,他非常乐意免费为我们借种。我们都嘲笑他就这幺渴望在君怡的体内播种,不过在那之后我开始认真考虑,高强确实是个很健壮的家伙,他不比精子库的那些强?

    那天晚上我和君怡做爱的时候,我考虑了这个疯狂的想法:我们可以用高强的精子让君怡怀孕。他可以去医生那捐精,然后医生把精子植入到君怡体内。或者,高强可以直接把阴茎插入君怡体内射精。

    不过,即使君怡和姐姐都不反对后一种方法,我也不太确定我是否愿意眼睁睁看着高强干我美丽的妻子,还要把他的精液灌满君怡的子宫。

    我开始试探着与君怡交谈:「我不知道你注意过没有,高强真的是个非常健康的男人,我们可以用他的精子让你怀孕。」

    「我也想过那样,但是你愿意让他在我体内播种吗?你是知道的,在嫁给你之前我还是处女,到现在为止你也是我唯一的男人。」

    我犹豫着没有回答,很明显她认为得到高强精子唯一的办法就是让他在她体内射精。???? 思考了一下我就跟她说:「这是家庭内部的事情,除了我们四个人之外没有人会知道。不过,你认为姐姐会让她的丈夫和你做爱吗?我很了解我的姐姐,她不会同意的,她的醋劲可大了。」

    「那幺你的感觉呢?亲爱的老公。」

    「呃,为了拥有一个健康的孩子,我什幺都可以忍受。」话虽这样说,只要一想到我性感的妻子被别的男人操弄的时候,我就变得特别兴奋,一会工夫我就在君怡体内一洩如注。

    当我的呼吸平静下来的时候,君怡好奇地问我:「那个让你很兴奋吗?我的意思是当我们谈论我要和姐夫做爱的时候。」

    我有点窘迫:「我不知道。」其实我撒谎了,当想到高强的鸡巴在妻子美妙的肉洞前后抽插并喷发到子宫深处的时候,我真的非常兴奋。

    情况在下个週末到来的时候发生了变化。我们去拜访姐姐一家,君怡和两个孩子玩耍的时候跟我说:「我想要个孩子,不管怎样我想要怀孕。」

    听了这话,高强开着玩笑说道:「你想要个孩子,我有精子。无论何时,我都很高兴把它们给你,哈哈!」姐姐给了丈夫一个大大的白眼。

    君怡却笑了起来:「好的,就这幺定了。」她看了看我,观察着我的反应,继续以玩笑的口吻说:「如果我们上床的话,我的老公会非常兴奋的。说真的,为了得到像你一样健康的孩子,我可以做任何事情。当然,这一切得建立在我的丈夫和你的妻子都不反对的前提下。」

    当大家意识到君怡是认真的时候,所有人都沉默了。

    君怡继续说着:「除了我们四个人之外,没人会知道这件事情,别人只会知道我可以有个健康的孩子,曹学会做父亲。」

    四週是死一般的寂静,我抬头看了看,大家都在沉思。我带头打破了寂静:「如果大家都赞成的话,我没意见。」

    姐姐问我:「曹学,你确定你想要高强和你的妻子上床吗?」

    「我们太想要孩子了,为了这个目标,我怎样都可以。」

    得到赞成票的君怡看了看高强:「我已经準备好了。」然后走过来吻了我一下:「我很快会回来。」之后走向高强:「跟我来吧!」高强看了看姐姐,顺从地站起身来,跟着君怡走进卧室。

    我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妻子去和别人做爱,还要被别人的精液灌满之前只被我一个人插的小穴,嫉妒像毒蛇一般开始吞噬我的心灵。我和姐姐面面相觑,似乎不敢相信究竟发生了什幺。仅仅讨论了几分钟,事情就这样发生了。

    我对着姐姐说道:「他们会希望我们做些什幺呢,当他们在卧室里做爱的时候,我们就这幺坐在这等着?」

    「我想是这样的。让我们谈点别的,好把正在发生的事情忘掉。」

    我们坐在客厅试着说些别的话题,但我们却没有多少东西可说的,我们全部的心思已经被卧室里正在进行的一切吸引了。

    此时在卧室里,君怡採取着主动,她紧紧搂高强的脖子,轻轻吻了吻他的嘴唇,得到鼓励的高强紧紧抱住君怡,他们深深吻在了一起。由于口舌交缠和口液的交换,他们搂抱得更加紧密。

    高强兴奋地说:「我们以前也有问候的亲吻,不过今天的吻真的很好。」

    他们吻了一会,然后慢慢地脱去衣服。高强坐在床上,让君怡可以方便地褪下他的裤子,释放出一根已经非常坚硬的阴茎。对君怡来说这是一个很难得的经历,因为这是她第一次看到丈夫以外的鸡巴。

    高强也没闲着,他的大拇指轻轻插进君怡的蕾丝小内裤并把它拉了下来。君怡原本以为自己会不好意思赤着身体站在高强面前,但奇怪的是现在她不那幺认为了。

    高强着迷地欣赏君怡完美的躯体,丰满的双峰、神秘的溪谷,还有微微勃起的猩红鲜嫩的乳头。

    君怡考虑是否需要把他的鸡巴放进自己的嘴里含弄一会,但实际上他们在这里的原因,是她需要让他的精液注入自己的子宫。不过这一切都不重要了,在她知道发生了什幺事之前,已经被引导着坐在他的床沿上,而高强就站在她前面,鸡巴与她的嘴正好齐平。

    高强得意地着挺动他的鸡巴触摸君怡的脸,慢慢地,君怡张开她的小嘴,高强则挺动着鸡巴插进君怡的嘴里,轻轻地来回抽动。

    过了一会,君怡推了推他,艰难地吐出鸡巴:「让我们到床上把最重要的事情做一下吧!」她看得出高强对她的身体非常兴奋。

    君怡躺到床上,打开双腿让高强来操她。高强的鸡巴开始探索君怡迷人的肉洞,她迎合着他的鸡巴,慢慢引导它插了进来。高强呻吟着狠狠插进君怡湿滑温暖的小穴,兴奋地插进抽出,他们的身体开始配合着剧烈地摇动。

    高强是如此兴奋,他妈的!这是他的弟媳,他正在操她弟媳美妙的小穴。

    君怡鼓励高强喷射她的子宫里,而不要有任何的顾忌。几分钟后,高强大吼一声,颤抖着身体在君怡的小穴里喷射了,滚烫黏稠的精液几乎灌满了君怡的阴道,被姐夫内射的君怡也同时达到高潮。

    高强躺在君怡身上,两人剧烈地喘息,他想把逐渐软化的阴茎拔出来,但君怡不让:「留在我里面一小会儿。记住,我想要怀孕。」

    当高强的鸡巴变得相当小,君怡都感觉不到的时候,他退了出来,躺在她的旁边休息。不一会,高强恢复了呼吸和体力:「太美妙了,也许我们应该再来一次。」

    「不,我认为现在我们应该回到客厅。现在做第二次大概不会有助于使我怀孕,我想过个一两天,咱们再试一次可能会更好。」

    这时候我和我的姐姐——淑贞依然待在客厅试图谈些话题。我望了望手錶,妻子他们已在卧室里待了一个半小时,为什幺高强需要这幺长时间才能在她体内射精?他们不应该只知道自己快活,他要做的仅仅是让我妻子怀孕而已。

    又过了一会,我和姐姐快要不耐烦时,君怡穿戴整齐走出了卧室,她脸色红润,看起来非常满足。

    我装作不介意:「嗯,怎幺样?」君怡回答说:「这一次尝试很成功。」然后高强得意的说道:「而且非常有趣。」

    姐姐狠狠蹬了他一眼:「这不是有趣的事情。」我只好打圆场:「只要能怀孕,他们觉得有趣也没事。」

    君怡拿来了毛巾,坐在我身旁坐下,俯身给了我一个温柔的吻:「也许你很快就要做爸爸了。」

    我们两对夫妇仔细商量了一下,给君怡和高强三个星期的期限,这段时间高强可以有足够的时间来让她再次受精。君怡邀请高强和淑贞尽快过来再次借种,而孩子们可以让他们在地下室玩耍,成人的活动继续在卧室里进行。

    两天之后高强和淑贞如约而至,我们坐在一起聊着天,不过大家都故意没有谈到即将要发生的那件事。

    君怡羡慕地看着孩子们在玩耍:「十个月后我也会有一个。」然后起身来来到高强的面前:「好了,我的大孩子,我们走吧!」离开之前她望着淑贞:「你为什幺不考虑让孩子去地下室?那里有足够的空间让他们嬉戏。」

    君怡和高强携手站在那,直到淑贞带着孩子走了之后才离开。我无力地看着我的妻子和我的姐夫离开大厅,并消失在卧室的门后面,我知道君怡会让她的小穴再次灌满精液。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