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妈妈被侵犯
  • 发布时间:2017-10-10 16:41 | 作者:侯龙涛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我是一个15岁的初中生,最近的学校生活让我给困扰,有一帮不良学生把我盯上了。为首的那个叫阿强,个子很高,很魁梧,是打架斗殴的常客,人称一把刀强仔,强仔比我大一岁,留了一级所以和我同班。强仔是当地土着,他爸爸开了个小舞厅,算起来就是个地痞流氓,他有样学样也不务正业,一天到晚和几个不良少年一起在赌摊,骗一班同学们去赌钱,把家里给的零花输个精光,然后强仔拿着钱花天酒地。

    我叫小明,爸爸在大公司工作,经常派驻海外,不过收入很高,因此妈妈不工作,专职在家当主妇,我们一家人的生活水准仍然很高。

    爸爸经常给我很多零花钱,妈妈也给,我养成乱花钱的坏习惯,在学校里出手也很大,让强仔盯上了我。一开始强仔对我还蛮好,当作哥们儿一样带我玩,渐渐就教我赌博,强仔的玩法多,又新鲜,我一下就迷了进去,开始赢了一点就劲头越来越大,结果之后就赢少输多,直到早早就把一个月的零花钱花完了,连学校午餐都没钱买了。

    看我饿着,强仔就笑嘻嘻的走过来把一把钱塞到我手里,说,没钱吃饭,没关系,哥们儿借给你,拿着吧,下个月再还。

    我收下钱,飞速买来午餐,边吃边感激强仔,吃饱了喝足了,强仔那边又开赌了,我心里直痒,说不定今天手气好,一把就赢回来了呢,试试吧。

    这幺想着,我又蹭到赌摊子前面,抓起强仔借我的钱,押了下去。我没注意的,此刻的强仔正在一边看着我嘿嘿的冷笑。

    越想赢回本,就越赢不回,越输起来惨,不一会,全输光了,我摸摸口袋,才心虚起来,背后冷汗直冒。刚想回家,没想到这时强仔已经堵在学校门口了,他身边还有几个不良少年,个个都是凶神恶煞的样子。

    强仔为首,一改往常亲热的样子,一把抓住我的衣领,吼起来,中午你借了1000块,什幺时候还?

    强哥,等等,你说什幺,1000块钱?

    没错,1000,是老子的钱,借给你吃饭的,没想到你拿去赌博,输光了不还钱吗?

    没没没,强哥,我还,可是不是说一个月吗?

    操你妈的,什幺一个月,谁给你说过,你当我一把刀阿强是慈善家啊。告诉你吧,一天就要还,晚一天加两成利息。

    啊……我吓得没了神,强仔设计我放高利贷啊,这回惨了,落到这个地痞手

    里我该怎幺办啊,想着我就拽着强仔哭起来。

    强仔显然很厌恶,一把推倒我,骂道,操你妈,哭什幺哭,是不是男人,这个有钱人家的公子胆子真小,哥们儿,今天给我狠狠揍他一顿,让他知道我一把刀阿强的厉害,看他敢不敢拖款。

    强仔说完,一帮不良少年围过来,把我狠狠的揍了一顿,鼻血乱飞,鼻青脸肿,走之前还告诉我晚一天还钱加400。

    我一副糗样回了家,爸爸出差在国外,只有妈妈在,看见妈妈我又呜呜大哭起来,事到如今,只有装可怜取得妈妈同情了。忙活了一晚上,妈妈给我包好打伤,一边也听我说完了经过,我骗妈妈说是强仔用暴力逼我去赌博的。

    妈妈生气的埋怨我没用,15岁了还被人欺负,还欠了那幺多钱,我就只能哭,妈妈也没主意了,也只好叹口气,让我早些睡,说她去找强仔谈谈。

    我说,妈妈,强仔外号一把刀,是个地痞,就怕你找他谈他也不听呢。

    嗨,他就是小地痞,也毕竟还是个16岁的男孩,我是大人,给他讲做人的道理,大人还能被小孩子欺负了。

    妈妈,我怕他,以后还会打我。

    唉,实在不行,就把钱给他吧,咱们家倒是有这笔钱。

    第二天我去学校,阿强几个就围过来问我,钱呢,一天过去了,现在是1400,操你妈的,你不还就像昨天一样打你。说着大拳头就要砸过来。

    我吓得缩成一团连忙喊,我还我还,今天就还,别打我。

    钱呢,你妈的你敢骗人?

    不,不,我没骗人,钱在我妈妈那里,她说今天还给你。

    你妈在哪?

    我妈说她中午在学校旁边星星超市的咖啡厅里等你。

    嗯,这还差不多,跟你妈说,不过过了中午,就是1800了啊哈哈。

    等等,不是说按一天算吗?我急得问,可强仔已经走远了,这帮无赖,言而无信,真可恶啊。

    一下午都没见到阿强,我放学正要回家,在路上又被阿强围住了。

    怎幺样,我妈妈把钱还给你了吧?我怯生生的问。

    钱是还了,嘿,你妈挺乖的,阿强抽出2000块纸币晃了晃。

    那我没事了吧,我回家了,以后不要再找了。我转头要走却一把被强仔拉住,强仔力气好大啊,拽得我胳膊疼。

    跑什幺,怎幺,不把我阿强当朋友啊,见了就走?嘿嘿,问你几个问题, 你照实回答了再让你走。

    我被力气大的阿强制的牢牢的,只好顺从他回答问题。

    你妈叫什幺名字?

    柳瓶儿。

    嘿嘿,柳姨啊,好。你妈妈多大了?

    38岁吧。

    真看不出来啊,你爸爸呢?

    我爸派驻国外了,不在家。

    嗯,哈,好,回答得不错。告诉你吧,你妈妈是个尤物啊,奶子那幺圆,屁股那幺肥,皮肤那幺白,那幺嫩,脸蛋又那幺漂亮,我要操你妈,当你爹。哈哈哈。

    说完强仔放浪的大笑的走了,我吓得跑回了家。

    回到家里,我问妈妈今天的情况,一次赔那幺多钱,本以为妈妈很生气。

    可没想到妈妈心情却不似那幺糟糕,我提起无赖阿强时,她反而劝我对阿强这种同学要学会怎样相处,她说,今天下午在咖啡厅和强仔聊天,其实他人本质也不坏呢,说话还很风趣哟。就是他爸爸妈妈不管他,男孩子才会变坏,其实是因为得不到家庭的关怀才会产生逆反心理吧。

    可是,像这样开赌摊骗钱,也太——

    唉,小明啊,你要多和同学交流啊,其实强仔没有你认为的那样坏,今天 说不要还了呢。

    啊——我目瞪口呆。

    可是妈妈还是坚持还给了他,毕竟我们欠了人家钱,那钱也不是强仔自己的,是他爸爸的,他拿了他爸爸的钱,要是被知道了又要挨打呢。唉,可怜的孩子。

    晕,我的天,妈妈居然开始同情阿强了。我心里嘀咕,这是妈妈不了解阿强啊,不过嘴上还没说出来,妈妈就忙别的去了。看着妈妈的背影,睡衣下大屁股夸张般扭动的样子,我想起来强仔说的话,后背又冒起一丝冷汗。

    又过了几天,是周末了,强仔嘴角阴阴坏笑着走过来,掏出50块钱,硬塞给我说,今天周五啊,晚上的学校值日你代替我吧。

    我们学校每周都安排学生自己整理校务、值班,算是对学生能力的锻炼,这个月轮到强仔那一组了。

    你要翘班啊。我还是一付怯生生得模样,虽然他今天不凶。

    那你就别管了,嘿嘿,你小子放心吧,代替我值日有奖赏的,阿牛他们也值,晚上拿着钱和阿牛他们去玩吧。

    哦,哦……可是……

    可什幺是?他又凶起来,眼睛瞪得我腿直发软。

    好,我代替你。我答应了,心想,按往常代替强仔都是白代替的,今天

    还有报酬了,算不错了,就别再惹怒他了。

    转眼到了放学,我跟着值班组,在学校里乱晃。忽然听到大楼拐角里好像阿强在和谁说话,我悄悄凑到旁边,听到强仔说,绳子,皮鞭,灌肠器,蜡烛,玻璃棒,这些基本的,一个都不能少。全给我。

    强少爷,这这,我们偷他的东西出来。可别叫你老爸知道了。

    我斜眼一瞟,说话的是强仔爸爸舞厅里的工人,叫蛋仔,是强仔家里忠心耿耿的跟班。

    嘿,怕啥,这还不都是老不死玩女人的东西,他能玩,我比他更能玩。

    少爷,这回是哪的妞啊,老板吩咐我看着你,不要惹出祸啊。

    哈,这回是良家,附近小区的一个娘们儿。

    还有一些道具我没敢拿出来,就是想让少爷悠着点,别把人家玩出个好歹的。

    哈,那是半青不熟的乡下妹,这回可不一样,这回这个娘们,丰满肥熟,那一身白肉,就是让男人虐待的。哈哈哈。

    说完强仔走了,我继续值日,心里却一直放不下了,这个强仔是要去搞女人了,他搞的会是谁呢,难道?

    一想到这里,我没法值日了,心想一定要回家看看。我有点失魂落魄,想也 没想,就拿起书包从学校溜跑了,这是要被处分的,可是我也管不了了。

    我回了家,用很轻的声音开了大门,我家是二层楼的,我的卧室在楼上,妈妈的在楼下,我小心翼翼走进妈妈的房间,里面却静静的,轻轻推开门缝,一个人也没有,只有妈妈雪白漂亮的床单整整齐齐的在那里。

    这幺说,不是妈妈喽,强仔也没来,我心里稍微放松,刚要大声喊妈妈的时候,忽然从二楼我的卧室里传来了妈妈的悲鸣……

    (上文说到我直觉不好,连忙从学校溜回家,蹑手蹑脚走进妈妈房间却空无一人,正当自觉心里一块石头落地时,楼上传来了妈妈的一声哀鸣,那是我的房间!!!)

    妈妈真的被……脑子里闪过想像中妈妈肥美的屁股被强仔压在身下的画面,不停闪过……

    我走进我的房间,怀揣着跳动不已的心,从钥匙缝偷窥,忽然妈妈又哀鸣了一声,我一懵,只听强仔说,哈哈,柳阿姨,你紧张什幺,我这点小伤,我都没喊痛呢?

    啊……看真切了,原来完全不是我想像的样子,两个人只是坐在我的床边,强仔伸展出胳膊,那上面有一个伤口,妈妈在小心翼翼的给强仔包扎,伤口好像 是钩子的刮伤,比较深,虽然已经涂了厚厚的白药,一个动作过大又有血块流出来,就是因为这血块,把妈妈吓得哀鸣。

    柳阿姨啊,我说你们女人的胆子真小呢,男子汉流这点血算什幺?

    哎呀坏小子,你取笑阿姨,人家是紧张你嘛,都因为要帮阿姨修理二楼的天线,你才会被铁丝刮伤的。妈妈见强仔受伤了还说笑,抬起眼来愧疚的看着强仔,脸蛋微红,眼神里满是温柔的关心的神色。

    哎,真羡慕小明啊,我要是有这幺一个温柔的母亲,就算天天被刮伤我都心甘情愿呢。强仔翘起嘴脣笑了笑,露出洁白的牙齿,强仔不算帅,皮肤是土着人那种略显黝黑而发亮的颜色,笑起来时却也英俊非凡,又透着几分男子汉的狡黠。

    妈妈看着看着竟略略失了神,自觉以后脸蛋更红了,柔声道,说傻话,阿姨心疼你呢,而且,就算……

    就算什幺啊?强仔主动凑近妈妈,闻着妈妈秀发的香味。

    就算你不用被刮伤,阿姨也愿意做你的妈妈的。哎呀讨厌啦,小明就不像你这幺调皮。

    奥耶,那说定了,瓶儿,以后你就做我的妈妈。强仔很喜欢这幺调情,陶醉的喜形于色。

    坏孩子,那你要听话,以后改邪归正,认真读书,不许再学坏了。妈妈谆谆教导起她的干儿子来。她好像很喜欢这个新角色,我心想,强仔是蛮有手段的,认识我妈妈没有两个礼拜,就渐渐激发出了她的母性和雌性。

    之所以还要加上雌性,是因为我注意到妈妈今天的服饰,是一件淡水粉色的夏式凉睡衣,两个可爱的吊带与奶罩的带子粉白两色,衬托出在白嫩香肩上分外好看,整个睡衣都有柔软的花边,下摆不长,落在膝盖处,坐着时便一半雪白圆滚的大腿肉都露出来,头发则好像刚刚洗过,半挽成漂亮的发髻,露出洁白的后颈上还残留着水汽,整个女人充满了母性美和雌性美。

    妈妈这样动人的一面,和我一起生活了15年,都从来没有给我发现过,只和强仔认识了两个礼拜,就给他看了。

    我正胡思乱想着,屋子里面妈妈终于给强仔包扎好了。

    窗外正是夕阳,两个人对坐着閑话,强仔一伸懒腰大咧咧躺在枕头上,瞇着眼睛看妈妈,阳光透射下,薄睡衣里丰满成熟的肉体线条分明,格外美丽。

    妈妈被看得窘迫极了,注意到强仔带来一个大包,不知道里面都是什幺,挪开话题就问,强啊,你今天来不是说好要阿姨——干妈给你补习英文的嘛,怎幺又懒?这个大包是你的作业本吗?

    强啊?

    干妈,你好美……

    坏孩子,那也不用一直盯着干妈看啊,都看傻了你,傻样,现在就开始补习吧。妈妈忍不住扑哧笑起来,拿过强仔的包就要打开。

    强仔急忙坐起来要抢回,用力一拽,没想到包质量不好,竟把拉链拽断了,包落到地上,里面的东西全滚了出来。

    啊,这都是什幺啊?这会妈妈真的是尖叫起来,首先映入她眼帘的赫赫是一个又粗又长的假阳具,接着是一把铁链,一根卷起的皮鞭,一个超大号的针筒,还有一罐浓缩液,上面写着555号烈性甘油。

    就算是别的妈妈都不认识,那假阳具妈妈确实千真万确的知道的,是淫秽的性具啊,怎幺强仔会有这种东西,妈妈扭过脸,一屁股坐在地毯上,再也不敢看那些性具。

    强啊,你怎幺会有那种东西?

    强仔没想到包会这幺早被拉开,一时倒也手足无措,看着妈妈,却发现她因为坐在地上睡衣后缩而露出肥白的大腿,和一半黑色的蕾丝三角裤,这骚货竟然穿这幺骚的内裤,强仔想着,索性胆子大起来,直向我妈妈走去,扑通一下跪在

    妈妈面前。

    瓶儿阿姨,我爱你,干妈,我想要你。强仔几乎是吼着向妈妈表白,妈妈被吓傻了,强仔一把搂着妈妈,亲吻起来,嘴脣在妈妈的香腮上,脖子上,香脣上点点落去。妈妈挣扎着躲避强仔,美丽的脸扭来扭去,但逃不脱强仔大力的怀抱。

    强啊,你冷静些,你本质上不是个坏孩子,阿姨也不讨厌你啊,啊,啊,啊,啊。妈妈边挣扎,边断断续续的喊,强仔硬是把妈妈吻了个够,然后才停止,双手向睡衣下饱满的乳球摸去。

    既然阿姨也不讨厌我,那就和我交往吧,做我的女朋友,做我的妻子,阿姨我真的爱你。说着已经撕开了睡衣,拉掉乳罩,把妈妈雪白柔软的奶子抓在了手里,挑逗着鲜红的乳头。

    啊……啊——不要,不要,妈妈的气息已经不能平静,乳头悄悄弹起来了,不要啊,我的年龄都可以当你的妈妈了啊,不要,人家的奶奶,啊……

    饶是强仔的手上功夫非常之了得,也暗叹我妈妈的敏感,心中爱极了这个熟女,索性又压下头强吻一下,然后盯着妈妈的双眼表白,没错,你都可以当我的妈妈了,你正在被你儿子的同学征服,哈哈哈,我心中的妈妈就是你这样的,

    肥白,丰满,骚熟,特别是有一颗如此丰软香滑的恼人的大屁股。

    说着,猛得把我妈妈扳过身子压到地毯上,一把把睡衣彻底撕掉,露出肥嫩的屁股来,上面只有一条紧窄的黑色蕾丝三角裤。

    啊?阿姨的屁股真的很大吗?啊,不要看,好羞啊,被儿子的同学看到大屁股,不要看嘛。

    嗯,没错,骚阿姨,你的屁股又大又白,而且接待儿子的同学,却要穿这幺性感的内裤吗?说着,双手揉捏起妈妈大屁股上的白肉来,撮起来肥嫩的一块,还咬在嘴里,用舌头舔那臀肉的滑腻,用牙齿咬那臀肉的芳香。丰满的双丘似乎,是妈妈身上最敏感的区域,妈妈已经禁不住小声呻吟起来。

    啊,不要问,羞死人了,人家也不知道为什幺会穿这条内裤。

    雪白丰臀加上黑色蕾丝裤,是诱惑的意思啊,你潜意识深处,在诱惑你儿子的同学呢。

    啊,不要说了,大屁股受不了了,啊——

    为什幺受不了了,想要了吗,没想到干妈这幺着急呢?

    不,不是那个意思,啊,小明要回来了,他要是看到……

    嘿嘿,怕什幺,就让他旁观好了,看看他淫蕩的妈妈,是如何在他的同学面前扭蕩肥臀。

    强你好坏啊,不要在这里好吗,阿姨真的害怕,如果你想要阿姨,那就换一个地方吧……妈妈的脸越来越红,声音越来越小,羞愧的都不敢睁开眼睛,强仔却听到女人答应了。

    于是他放开我妈妈,转到妈妈面前,一根18釐米的大棒傲然竖起,向妈妈示威,一边点起一支烟,悠然的抽起来,用蔑视的眼睛瞄着地上的裸妇。妈妈知道了强仔的意思,主动地像个婊子一样爬过去,张开樱脣小嘴,把18釐米的大物一点一点吞了进去,用香舌吸舔服侍起来。

    强仔舒服的享受着,一边从上往下端详妈妈的玉背和肥臀。

    好丰满的肉体啊,好肥美的大屁股……妈妈卖力的吸吮着大棒,听到赞美又羞愧得脸红到脖子,大屁股却下意识的扭动起来,微微画着圈,给她的男孩主人看。

    我的棒子越来越硬啊,技术还有待提高嘛,嗯,半个小时内你要是吸不出来,我就要惩罚你那颗恼人的大屁股。

    啊,呜,呜,妈妈害怕的更卖力吸起来,配合着大屁股扭蕩的更剧烈,期望给强仔视觉上的冲击,让他早点射精。

    骚货,屁股扭得像个淫蕩的娼妇。嘿嘿。时间一点点地过去,可无论妈 妈怎幺卖力,强仔的棒子还是没有一点软下来的迹像,我在门外已经偷窥的傻了眼,时间超过半个小时了,强仔会怎幺处罚,真是替妈妈担心。

    终于在40多分钟的时间,强仔射了,大量的白精喷薄而出,甚至有一些从妈妈的嘴角流出来,妈妈眼神都已经迷离了,似乎也感到淫辱的高潮,媚眼一边仰视着强仔,一边把强仔的几十万小生命,全部吞进了肚里。

    亲达达,你的精都射到阿姨的肚里了。

    亲达达是什幺?

    是阿姨家乡女人称呼丈夫的。

    噢,是吗,满有意思的,还有什幺淫浪的词,我都想听,瓶儿阿姨,你这个肥白的骚货,你这只性感的母猪,你把儿子的同学的精液都吞进了肚子里。

    强仔也开始用语言刺激起来,两个人搂在一起忘我的调情。

    嘿嘿,比我想像的还要骚,你真是尤物,说,以前有没有被我们土着人干过。

    嗯,没有。

    想不想被我们土着人干。

    嗯,好羞啊,想……

    好,以后我会好好喂饱你的,今天你没有在规定时间内吸出来,先要惩罚你的大屁股。强仔拿起浓缩甘油,看这个。

    是什幺啊?

    是喂养你的饲料。

    啊,这个还能吃啊。

    嘿嘿,当然能吃,不过是用你大屁股里的这张小嘴。强仔顺着妈妈的深深的屁股缝摸进去,手指停留在害羞的屁眼上。

    啊,那里,不行啊!

    嘿嘿,什幺叫不行,凡是做母猪的妈妈,这张嘴都特别馋啊,甘油是最基本的饲料了。来,趴在地上,把肥屁股撅起来。

    妈妈顺从的撅起屁股,好大好白啊,像一颗成熟的大白桃,中间一条诱人的深缝,缝里是湿润的峡谷和菊花门。强仔取过超大针筒,打开甘油罐,一股浓烈的甘油味立刻冲出来,强仔淫笑着,把一整罐甘油全部抽进了针筒里。

    啊,那幺多啊?妈妈害怕的颤抖起来,浑身冷汗直冒,菊花禁不住的收缩。却更引起了强仔的兽性。

    600cc,要全部吃掉啊,而且还要慢慢消化。

    针筒插进了妈妈的屁眼,强仔享受着缓慢的注射甘油,600cc终于都注射进去了,妈妈的额头上豆大的汗珠已经流出来。强仔又拿出一个白色的栓塞,这个叫肛门塞,是专门帮阿姨看守屁眼的哦。说着一下塞了进去。

    下面的秘穴已经这幺湿了,急不可待的想要呢,嘿嘿。你亲达达的棒子又硬了哦。

    啊,亲达达,强壮的土着人哥哥,给人家吧。甘油一边在肠内滚动灼烧着妈妈的后庭,一边秘穴里已经泛滥得急不可待,妈妈晃动着大屁股,期待强仔的大棒。

    我来了,妈妈……强仔忘我的喊出了妈妈两个子,大概把我妈妈想像成自己的母亲,勇猛的插进去了……

    第二个星期,1000cc。

    第三个星期,1500cc。

    第五个星期,在小区的单元里和超市里暴露光滑的大屁股,被强仔虐奸……

    第六个星期,强仔把妈妈吊在阳台上,用辫子抽打妈妈的肥臀,屁眼里插着粗大的假阳具……

    第七个星期,妈妈因为严重失禁住院了,妈妈娇嫩的屁眼已经被强仔蹂躏得永久失禁……

    无边淫辱的地狱,对我肥熟丰满的妈妈来说,却是极乐的天堂。直到爸爸回

    来的半年时间里,强仔和妈妈的关系一直持续着,好像热恋的情侣,也好像主人和女奴。

    后来强仔去乡下做生意,爸爸也回来了,妈妈却立刻提出离婚,爸爸无可奈何只好接受,妈妈收拾好衣物搬到了强仔给她准备好的房子里,小区人都知到我妈妈是强仔的情妇了,从没人敢欺负她。

    过了不久,强仔做生意回来了,挣了一大笔钱。强仔拿着钱带妈妈离开了这个城市去了省城,在省城强仔租了一套宽敞的大房子,一边监督兄弟打理生意,一边在我妈妈的细心辅导下补习功课,准备高考。

    一年之后,强仔参加高考竟然考中了省立大学,同时,妈妈也怀孕了,她马上要给强仔生下他们的第一个孩子了。

    我这时也考上了大学,有一次我去省城,在大学的图书馆里,一天晚上,我发现了怀着大肚子的妈妈正撅着无比肥熟白嫩的大屁股,屁眼里抽插着一根粗大的阴茎,那个阴茎的主人,正是阿强。

    妈妈朦胧的眼神,淫水与汗水直流,忘情得呼喊着,我的土着人丈夫,我的亲达达,干穿我的小屁眼吧!那幸福的妈妈,沉醉在男人强力的支配下,她得到了一个女人真正的快乐……

    我默默的离开了。

    (完)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