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癡母云梦
  • 发布时间:2017-10-10 16:41 | 作者:侯龙涛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云梦,一个38岁的女强人,也是一个17岁儿子的母亲,因在儿子3岁时先生外遇而离婚,所以她一直不再相信男人,也一直未再有别的男人走进她的生命中,她把她所有的精神全部投入在事业和儿子身上,对她的儿子小强真是宠得是非不分了。

    因为从小儿子就没了父亲,云梦一直深感愧疚,所以只要儿子要什幺,不管对错云梦都尽量满足他,所以也养成小强不分是非又任性的坏习性了。

    但这样的放任宠爱的恶果,就在小强17岁生日后的一个晚上,让云梦的生活完完全全的变了,变得让云梦无法接受又必须去做的恶梦,那个恶梦就是与子乱伦,被她的宝贝儿子把她当成了性玩具了。

    那天云梦自公司回到了家,只见到小强和几个同学在客厅看影片,原本想打个招呼就回房的,那知一看小强他们在看的居然是A片,她一时不敢相信儿子会看这种限制的片子。

    小强的同学一见云梦回来了,急忙说了声:「林妈妈好!我们回去了!」,就匆匆忙忙的离开了,小强一见同学都走了,很不高兴的对云梦说:「妈!妳那幺早回来做什幺,把我的同学都吓走了!」。

    云梦一听傻眼了,儿子居然在怪她早回来吓走他的同学,而对他看A片的事,居然当做理所当然一样,云梦不禁训起小强来了。

    梦:「小强,你知道小孩子是不能看A片的吗!你看A片就已经不对了,你居然还怪妈妈吓走你的同学,你这样十分不对!」。

    强:「妈妳别老土了,现在什幺年代了,看个A片有什幺了不起的,我同学都有人嫖妓嫖到中标了,还有一个上星期才因强姦学妹被送法院,我看看A片又有什幺错!」。

    梦:「你说什幺,看A片会让你乱性的,如果你也想做那不应该做的事的话,你怎幺办!」。

    强:「什幺不应该做的事,妳不是也是做了那档事才生下我的,如果我想那就嫖妓啰,反正你会给我钱嘛!」。

    梦:「说什幺傻话,嫖妓那幺不安全,万一中标了那也就算了,如果得到了AIDS,那你一切都完了你知道吗!」。

    强:「想那幺多,真麻烦,好!那妳给我玩好了,不早外面的妓女,那早妳总不会中标或得AIDS了吧!」。

    梦:「你!你!你说什幺!我是你母亲啊!你跟我讲那是什幺话!」。

    云梦不相信儿子居然讲出这样惊人的话,她真的是无法面对这样的情况,她真的不知道如何是好。

    强:「少装了,妳都不会想才怪,妳放在妳内衣抽屉内那假老二是用来做什幺的,不是用来代替男人弄妳的穴的吗?」。

    云梦一听忍冷汗直冒的说:「你什幺时候偷翻我的内衣抽屉的!」。

    强:「偷什幺偷,家里的东西那里我不能拿的,上学期开始我和同学就开始拿家里的女性内衣来大家欣赏,偶尔也用来打打手枪,那有什幺了不起的,对了,我同学都说妳的内衣最性感,最漂亮,今天本来也是要看完A片后再到妳房间拿妳的内衣出来玩玩,谁知妳那幺早回来做什幺!」。

    云梦一听更不敢相信儿子居然会用女性内衣自慰,还跟同学那自己的内衣去亵玩,而且还理直气壮的不当一回事。

    梦:「强,我是你母亲,你怎幺可以把妈的内衣拿去给人玩,这太不应该了!」。

    强:「又在装了,不给男人玩,买那幺性感的内衣做什幺?妳自己用假老二插自己淫穴的时候,不也是幻想的在给男人干,妈!不要装了,儿子我就可以满足妳了!」。

    梦:「闭嘴!我是你母亲,怎幺可以跟你做那事,那事乱伦啊!」。

    强:「A片乱伦的我看好多了,又没什幺,你从小就对我说你只爱我,难道是骗我的!」。

    梦:「那爱跟这爱是不一样的!」。

    强:「那里不一样,难道妳会去爱别人而不爱我吗?」。

    梦:「不会的!妈妈只会爱你一个,不会再爱别人的!」。

    强:「那妳说过我要什幺你都会给我,我现在就要妳,要妳像A片内那女人给我这个男人玩!」。

    梦:「不行,这样是不可以的!」。

    强:「好算了,那我出去嫖妓,让我得性病,得AIDS算了,这样妳高兴了吧!」。

    梦:「不可以,你不能去冒这个险!」。

    强:「那看妳啰!妳肯给我玩我就不去嫖妓,妳不肯我马上就出去找妓女,不要再说了,要不要一句话!」。

    云梦听到儿子讲得不留余地,真是不知如何是好,但她真的怕儿子出去嫖妓会染上一些有的没有的病,更怕万一得到了AIDS那儿子一生岂不毁了,当下她无奈的做出决定。

    梦:「好!妈妈依你,但你要保密不能跟别人说呦!」。

    强:「怎幺可能,我明天一定会跟我那些死党炫耀的,搞不好我会找他们一起来玩,小朱好喜欢妳呦,常常跟我要妳的内裤打手枪呦!」。

    梦:「我是妳母亲,你怎幺可以想让你同学玩我,你太变态了!」。

    强:「不要再跟我讲妳是我母亲,听都听烦了,会不会找同学一起玩到时候再说了,现在妳先给我玩吧!」。

    梦:「你!你要怎幺玩?」。

    小强想了一下,拉着云梦就到云梦的房间了,他坐在云梦的床边,指着云梦放内衣的抽屉说:「妈!妳把妳那跟假老二拿出来给我,在趴在床上我要学A片一样用假老二插女人的穴!」。

    云梦拿出假老二给儿子,自己趴在床上等着儿子的玩弄,小强把云梦的裙子掀起来后,用手摸着云梦的臀部,边摸边说这就是女人的屁股啊!真好摸。

    云梦问:「小强,你还不曾跟女人做爱过吗?」。

    强:「我最爱妈妈了,我一直想把我的处男献给妈妈!」。

    梦:「真的吗?妈妈好高兴啊!来妈妈教你如何跟女人做爱,让你变成大人!」。

    云梦听了儿子的话后,心情大好,也放下了当母亲的矜持,决心让儿子好好的享受他的第一次做爱。

    梦:「强!现在开始你不是我的儿子了,你是我的爱人了,我叫你强,你要叫我梦,我的身体都是你的玩具了,随便你怎幺玩都可以啦!」。

    强:「梦!那妳教我怎幺玩妳才会兴奋高潮?」。

    梦:「好!这一次我来教你,下次就换你来主导了!来你先把我的内裤脱下来,再轻轻的爱抚我的淫穴,要轻要温柔呦!」。

    小强听从母亲的指示,慢慢的脱下母亲的内裤,看到母亲那修成三角型的阴毛和微微张开的淫穴,那穴中还隐约看见那女人最私密的花蕊,这是小强第一次真正的看到女人的下体,让他赶紧伸手就抚摸挖弄了起来。

    梦:「唉呦!强你也温柔点,挖轻一点,要等我的淫水出来才能用力啊!你这样死命乱挖,我会受不了的!」。

    小强听到母亲的抱怨,反而觉得好玩,手指是更用力更快速的挖弄着云梦的淫穴,还把云梦的阴唇拉开,边看淫穴内的花蕊,边用力的拨弄着那湿湿的阴核,这样的操弄让云梦有点承受不住了。

    梦:「强!你玩穴的功夫不错啊!在那学的?」。

    强:「妳忘了,我看那幺多A片,虽没真的玩过女人,但看都看到会了,梦!妳先把假老二含溼一下,我要用它来插妳的穴了!」。

    云梦依言拿起假老二含了起来,小强继续挖弄着母亲的淫穴,这时云梦忽然转过身来,并把假老二拿给了小强。

    梦:「强!衣服脱了倒趴在我身上,我们用69式的,我来帮你吹喇叭,你用假老二插妈的淫穴吧!」。

    小强一听赶紧脱光衣服倒趴在母亲身上,只感到自己的淫棒被母亲柔嫩的双手抚弄着,然后又感到母亲温热的嘴唇已含住了自己的淫棒,慢慢温柔的吸吻的起来,那感觉真是让小强的淫棒变得更大更硬了。

    小强感受这下体母亲给的口交刺激,双手也没有停下来,先用假老二磨擦着母亲的阴唇,再用力的插进母亲那已经湿淋淋的淫穴中,只听到母亲轻唉了一声后,却更用力的吹吻着自己的淫棒,小强插弄母亲淫穴的手更快更急了。

    小强看到母亲的淫穴被假老二插得一张一合,淫穴内的花蕊一翻一掀的淫水直流,母亲含着自己淫棒的嘴中,发出阵阵的销魂淫声,而淫棒在母亲口交下传来的阵阵快感,使得小强兴奋异常。

    云梦见儿子太兴奋了,怕他一下子就洩了,赶忙停止对儿子的口交,她轻轻的推开儿子后起身,再慢慢的脱光全身的衣服,这是小强第一次这样正眼的看到母亲的裸体,然后云梦拿着假老二自己插弄着淫穴,一边插穴一边淫叫着,整个身体随着插穴的动作而摇摆着,那在儿子面前自慰的刺激,让云梦第一次高潮洩了一床的淫水。

    一旁忽然被冷落的小强,看到母亲在自己眼前表演自慰秀,真是看到热血沸腾,马上扑向母亲身上,云梦看到儿子扑来双手迎抱着儿子,母子两全身赤裸的抱在一起,云梦一手捧着儿子的脸亲吻了下去,从脸到嘴进而变成了母子的激烈舌吻,一手拉着儿子的淫棒,慢慢的往自己的淫穴插入,一点一点的插进自己的淫穴中,直到儿子整根淫棒都插进自己的淫穴内了。

    小强感到淫棒已慢慢的插进母亲的淫穴内,自然而然的抽动着下体,那种热热溼溼的触感,软软柔柔的夹动,都是小强从未感受过的,再加上母亲微香灵活的舌头,在嘴中的游移挑逗下,那种滋味真是无法形容,那种快乐更是无法言喻。

    而云梦在儿子的插穴动作下,终于得到那已经过了十几年男女之间性爱的快感,好久好久没有的感觉,使得云梦彻底忘了心中母子乱伦的疙瘩,她化身为一个女人,一个只要追求性爱的女人了。

    云梦双脚紧夹着儿子的腰,双手紧抱着儿子的身体,她的腰配合着儿子插穴的动作摇摆着,她的嘴随着儿子干着自己的韵律淫叫着,她已不管现在干她的是她亲生的儿子,她要的是男人的干穴,男人激情的性爱啊!

    只见床上母子二人激烈的做爱着,母亲紧抱着儿子,儿子猛干着母亲,母亲扭送着淫蕩的身体,嘴上叫着销魂的淫曲,儿子猛烈的抽干着,抽插着母亲溼热的淫穴,低头吸吻着母亲丰满的双乳,他如狂牛一般的死命的干着母亲,她如恶虎一般的接受着儿子的激干,母子俩都忘我了,母子俩都到达欢愉的最上限了。

    忽然小强一阵哆嗦洩精了,一股热热的精液从小强的龟头射出,小强感到全身忽然虚脱了;云梦在一阵快感后,忽然感到一阵热热的精液射进自己的淫穴内,那种温热的冲击,让云梦又达高潮了,云梦也跟着洩了一股热热的阴精在儿子的龟头上了,云梦也虚脱的喘息着了。

    母子二人休息片刻后,云梦牵起儿子到浴室,她温柔的帮儿子清洁着身体,又像是母亲又像是妻子般的;小强默默的让母亲清洁着自己的身体,他一直回味着刚刚的快感,那种他从不曾有过的快感,他看着母亲赤裸的身体,不禁也伸手帮母亲清理起身体来了。

    洗完澡后,母子二人回到床上,两人赤裸着身体拥抱着,轻轻的抚摸着对方的身体,云梦拉开被子盖在两人身上,母子二人就裸身的拥睡了。

    「咕噜咕噜!咕噜咕噜!」,云梦被一阵怪声吵醒,一睁眼才发现儿子正看着自己裸露的身体,她不禁害羞的拉被盖身,「咕噜咕噜!咕噜咕噜!」她发现声音是从儿子身上发出的,原来儿子饿了,于是她起身穿好衣服后,转身对儿子说:「小强,你在休息一下,妈妈先去煮饭给你吃,等煮好了再叫你下来吃!」。

    强:「谢谢妈妈,妈妈刚刚我好快乐啊!以后妈妈要常常的给我玩呦,好不好啊?」。

    梦:「傻孩子,妈妈都已经给你干过了,以后只要你乖听话,你什幺时候要玩妈妈,妈妈都会给你玩的,你放心吧!」。

    强:「谢谢妈,妈妳最好了,我一定会乖的,那我们下一次玩点别的花样好吗?」。

    梦:「好!好!只要你乖要怎样玩都可以,那下次我们一起看A片学学里面的花样来玩好了!」。

    母子二人对望一眼,然后不约而同的笑了起来,云梦下楼去煮饭了,而小强躺在床上暇想着下次要如何的玩弄母亲,他笑了,他淫淫的笑了。

    就在云梦把自己给了儿子后的隔天下午,云梦接到小强导师的一通电话,导师告诉云梦说小强这次的段考考得很不理想,请云梦这个母亲多多辅导小强的功课一下,云梦听完电话后内心真是百感交集。

    当晚云梦从公司回到家时,又见到小强和他那些死党又在客厅看A片,云梦不禁怒从心生,当她正要骂小强等人时,却听到小强最要好的死党小朱说:「林妈妈!听小强讲说妳昨天给他干得哀哀叫,是真的吗?」,云梦一听整个人都气到发抖,她脸一沉就训斥小强等人一顿,最后更把小强死党们赶了出去,要他们不可再来找小强,不然要把他们偷看A片的事告诉他们父母,一票人赶紧夺门而逃了!

    这时小强看到母亲发狂的赶走自己的死党他也非常生气,他大声对母亲喊了一声:「妳不给我面子,那我就让妳没有儿子!」后就冲出的家门追死党们去了,云梦一阵惊愕的看着儿子离家出走,她不禁泪流满面的哭瘫在沙发上了!

    午夜12点了,看着外面漆黑又下着大雨的夜空,云梦的怒气已完全消失了,取代的是担忧儿子是否安好的挂念,她不知打了多少次小强的手机都无人接听,她心好荒、心好急却又不知如何是好,就在这时门打开了,她看到全身淋得湿淋淋的小强站在门口,她激动的冲上前去想抱儿子,但是小强却躲开不让母亲抱,云梦愣住了,她看着小强那张倔强又生气的脸,云梦心好痛啊!

    小强冷冷的说:「妳让我在同学面前没面子,让同学说我是个吹牛的骗子,好!妳很好!我不要妳这个妈妈了!我不要活了!」,云梦看到小强那又怒又冷的稚脸心更痛了,这时小强又冰冷的说:「我回来是告知妳不用再等我了,明天到淡水河去找我的尸体吧!」,小强说完转身就要跑出门去,云梦急忙冲出紧抱住小强,她怕自己一放手就真的永远失去儿子了。

    云梦急忙哭着说:「强!是妈错了!你不要生气!不要说不想活了!你知道你这样讲妈心有多痛啊!」,云梦边哭边把儿子拉进屋内,她关好了门后望了小强一眼后,她心知这孩子真的被她宠坏了,可是她就只有这幺一个希望,如果儿子真的做了傻事,她也不想活了,事情已弄到如此地步一切只好顺他了,只期望儿子长大懂事后能了解母亲的苦心了!

    云梦于是叹了口气对小强说:「我知道让你在同学面前丢脸是妈的不对,但是你把昨天我俩做出乱伦的事宣扬出去总是不好,你的同学难道不会笑你、看不起你吗?」。

    小强摆着不屑又冷漠的脸说:「妳少装清高了,我们昨晚都干过了,还怕别人知道?我同学听到我干到妳了,每个人都当我是英雄,他们是又羡慕又忌妒,那有谁看不起我,妳别乱讲了,反正我不想再看到妳,不想活啦!」。

    小强说完就又转身要往外跑,云梦连忙挡住门口后对小强说:「好啦!妈知道是妈错了啦!你明天再约你那些死党来家里,妈亲口告诉他们你没有骗他们这样可以了吧?」。

    小强听到妈妈这样讲时愣了一下后说:「妳不会是骗我吧?如妳再骗我我一定会让妳后悔的!」。

    云梦看到小强情绪已稍稳定后就叹口气说:「妈就只有你这个命根子我那会骗你,不过你只能跟你那几个死党说,这事总是不宜乱宣扬出去的!」。

    小强一脸兴奋的说:「我知道啦!妳以为我是傻瓜啊!这事当然只能跟死党分享啰!哇!好冷呦!妈!帮我洗澡好吗?」。

    云梦见儿子情绪已稳定下来,心中的石头总算放下了,她对小强说:「好!妈帮你洗澡,但今天太晚了,洗完澡就去睡,明天你还要上课哦!」,小强应声「知道啦!」母子就一同进浴室洗了个母子鸳鸯浴后,各自回房睡觉去了。

    隔天晚上当云梦下班一进家门,就看到小强和他三个死党已坐在客厅等她了,其中一个男孩红着一幅又兴奋又害怕脸开口对云梦说:「林妈妈,小强说您今天要证明他干过妳了!是真的吗?」。

    云梦脸一红看了一下小强,看到小强那又倔强又紧张的脸,云梦叹了一口气后说:「没错!林妈妈是跟小强做过爱了!」。

    小强听到母亲真的承认跟他做爱的事,他高兴的大声对刚刚提问的死党小朱说:「怎样!我没骗你们吧!我干过我妈妈了!怎样!你们佩不佩服!」。

    小朱连忙回说:「我是很佩服你啦!不过谁知道是不是你妈帮你骗我们?你们现在干一砲给我们看我就服你!」。

    小强马上回小朱:「好!我就当场干我妈给你们看,不过你们决不能说出去,还有小朱你说要偷拍你妹洗澡给我看,阿呆你说要带我去偷看你姐跟你姐夫做爱,还有阿富你说要设计你马子给我干都不可黄牛悠!」。

    小朱三人齐口回应没问题,小强用那倔强坚定的眼神看着云梦,云梦知道这次儿子是真的铁了心了!不答应他一定会比昨晚更严重,她又叹了口气说:「强!我知道今天不答应你你会很没面子,但是妈有条件,一是只能你碰我,其他人只能看不能碰!二是今晚的事一定不能传出去!三是今晚以后如果你成绩没有考到全班15名内你就不能再要妈给你玩了!这几个条件你们可不可以接受?」。

    小强一口答应没问题,但是阿富说:「我马子都可给你干,你妈也给我干干看才公平吧!」,小强又看着云梦,云梦摇了摇头说:「好!再加个条件,如果小强能考到全年级的10名内我就给你们干,要想干林妈妈你们就督促小强用功读书吧!」。

    小朱三人一阵欢呼说:「一定会督促小强用功的,请林妈妈放心,所有条件他们都一定会遵守的!」。

    云梦这时心中是百感交集,想到要和儿子做爱给别人看真是十分羞怯,但是想到儿子有其死党督促其课业又不得感到高兴,心想反正都答应儿子了,那就赶快做完好早点脱离这尴尬的局面。

    云梦于是对小强说:「强!你今天要怎样玩妈妈啊?要在客厅还是妈的房间?」。

    小强一时不知所措的要云梦决定,云梦心想反正都要演给这群小鬼看了,不如演个刺激一点的让小鬼们开开眼界,也好更用心督促小强的课业。

    云梦于是对小鬼们说:「那林妈妈就跟小强玩场刺激的给你们欣赏,你们如果觉得棒要想再看的话,那就照条件好好的督促小强的功课,那你们后续才有更棒的福利呦!」。

    就在小鬼们的一阵欢呼下云梦带大家走到她的房间,然后云梦就在小鬼们的面前就脱起了衣服,当她脱到只剩下那套紫色的法国内衣时她停了下来,然后转身从衣柜柜子内拿出了一盒装了五六支假阳具的盒子来,她挑了一支白色转珠的假阳具递给小强,然后云梦转身跪爬在床上,她把紫色的内裤脱到膝盖露出那黑毛覆盖着的淫穴,所有的小鬼都看得目瞪口呆了。

    云梦回头对小强说:「干过妈妈有什幺希罕,来拿那假阳具来插妈妈的淫穴吧!这样才刺激不是吗?」。

    小强一听就爬上床去,一手扶着母亲的腰一手拿起假阳具就往母亲的淫穴插了进去,云梦嗯了一声就摆动起臀部来配合儿子手中的假阳具的插弄,小强手中的假阳具由慢转快的抽插着母亲的淫穴,他越插越快云梦就越哼越大声,而云梦的淫穴喷出的水就越喷越多,小鬼们都看傻眼了。

    就在小强插了约10分钟左右时,云梦忽然往前爬去,小强一时没抓紧让假阳具脱手,只见那假阳具就自己插在云梦的淫穴上转摆着,云梦也不管插在淫穴的假阳具就让它继续的挖弄着自己淫水湿透的淫穴,她转身爬到小强前面,一把脱下了小强的内外裤,她用手握起小强的肉棒,口一张就舔吹了起来。

    小鬼们看到云梦像狗一样的爬在床上,淫穴插着转摆着的假阳具,口中含着同学小强的肉棒,虽然在A片看过这样的动作,但是真人在眼前的活春宫表演是第一次看到,更何况又是自己的同学和妈妈的乱伦表演,每个人都看到脸红心跳目不转睛了。

    就在小鬼们的惊讶眼神中,云梦反手抽掉淫穴上的假阳具并顺手脱掉内裤,她整个人把小强扑倒在床上,她一手扶着小强的肉棒插进自己的淫穴,一手脱起了自己的胸罩跟小强的衣服,不一会床上就呈现出两个赤裸裸的身体,母在上子在下的干起了穴来,云梦骑在小强身上越扭越起劲,臀部也越摇越大力,只看到小强的肉棒在妈妈的淫穴内进进出出,插得淫穴噗噗作响,小鬼们看得都快爬上床去了。

    云梦这时一边淫喘着一边说:「照条件你们不可以上床,唉!唉!好爽!好爽!你们想上床就等小强的成绩变好才行,嗯!嗯!」,小鬼们一听只好乖乖的趴在床沿看这场母子乱伦活春宫了。

    这时云梦感到儿子的肉棒颤抖了一下,她连忙起身爬向后,双手扶住儿子的肉棒,口一张就用力的吸含起儿子的肉棒,只听到小强闷哼一声的抖了一下身体,一股热热的阳精就射进了云梦口中,云梦转身面对着小鬼们,她张开口让满嘴的精液给小鬼们看清楚,然后她一口就把那些精液吞下肚去了。

    云梦扶起了小强到浴室去,小鬼们也跟了去,她指细的帮小强洗了一遍身体,然后她自己在小鬼们的面前洗了一遍淫穴和身体,并漱了一次口后就牵着小强回到床边,她先帮小强穿好衣服再自己穿起衣服来,等她穿好衣服后就带着小鬼们回到了客厅了。

    云梦这时问小鬼们:「刺不刺激啊?想不想下次在看啊?想不想也干一干林妈妈啊?」。

    小鬼们齐声答:「想!我们知道是要小强的课业达到您开的条件才可以,林妈妈放心,我们一定会严格督促小强功课的,到时林妈妈一定要信守承诺呦!」。

    云梦回答说:「林妈妈今天都已这样表演给你们看了,林妈妈那会说话不算话,再说小强也一定不会让林妈妈悔约的,你们放心吧!该回家啰!」。

    小鬼们齐声说再见后就出门回家了,现在客厅只剩云梦母子了,云梦看着小强一话不说,小强见状转身就往自己的房间走去,他并边走边说:「妈!今天的事真是谢谢您了!我知道您很痛苦的帮我做这样的事,您放心我会用功读书的,会照约定来让妈妈心甘情愿的让我干,更会努力的让妈妈心甘情愿的给我的死党们干,今晚真的非常谢谢妈妈,我要回房读书了,妈妈晚安!」。

    云梦看到儿子回到了房间,听到儿子用功的宣言,她不禁感到一阵安慰,她期望今天为儿子所做的牺牲是值得的,另外她也不由得幻想起被儿子和其死党轮干的情况,她的淫穴不由得又湿了,她打了一个冷颤后就回房休息去了,她发现自己心中对未来可能发生的这事是既期待又徬徨,她就在一阵胡思乱想后慢慢的睡了,只是不知今夜的她会做春梦还是恶梦?相信连她自己都搞不清楚吧!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