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奇妙的暑假
  • 发布时间:2017-10-10 16:41 | 作者:侯龙涛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我十八岁的夏天,我被我的父母送到我的伯母莎拉家中,他们不告诉我为什幺我会被他们送来这里,也因为如此,我体验到了前所未有的事。

    说实在从小我就有一点怕这位莎拉伯母。

    她是一个体型壮硕的女人,身高160左右,她胸部至少有38″左右,而且我确定它们应该是D罩杯的,而我的体型相较之下,就显得玲珑许多了,我有一个曲线玲珑、婀娜多姿的身材,34B的胸部一头长髮飘逸的褐色头髮,学校有着不少的追求者,但直到最近,我才认识了我的第一个男朋友。

    交往了一阵子他提出性的要求,但我仅让他抠摸我的下体及抚摸我的胸部,而我也用手爱抚他的肉棒,甚至用嘴吸取,但我就是紧守最后一道防线,不让他得逞。

    渐渐地我把全副精神放到他身上,但也因此成绩一落千丈,不忍粹睹的成绩引起父母的注意,所以决定将我送到莎拉伯母这里。

    我这个莎拉伯母非常的跋扈蛮横,总以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使唤人,伯父于年前因病去逝,现在只剩伯母一人独自居住在位于郊区的家宅。

    每当我们有空去拜访她,或者她来到我们家时,她总是以一个奇怪的眼神注视着我,虽然我不知道为什幺,但看着她的眼神,就会有一股寒意从我的脊柱往上窜升。

    在暑假开始的第一週,我打包好行囊,由父亲的带领下来到伯母的家中,当我们走到前门时,父亲好像不太想要进去,迟疑了一会才拉起门环轻敲了几下,隔了一会伯母才前来开门,看见父亲时以一种轻蔑的眼神看着他。

    为什幺你在这里呢? 她嘲笑的问着父亲。

    没???有???我是带小女来了,顺便过来看看你。

    不用了!你可以走了。

    现在,再见!

    她拉我进到房里,并当着父亲的面大力的关上了房门。

    转头对我说:孩子,东西都带齐了吧?

    我希望你有带来你的比基尼,你是知道的,我有一个泳池可以使用的。

    莎拉伯母我有带来,我微笑着回答着。

    嗯!

    讲到这里她忽然皱起眉头说到????

    孩子!在这里不可以直接叫我的名字,除非你得到同意。

    我感觉她好像想要打我,我不由得害怕了起来。

    叫我伯母,或者稍后我们可以有更好的主意。

    我不知道她意指什幺,但我不喜欢她的现在说话的声调。

    孩子,你知所以你的父母在这个夏季送你到这里是为什幺吗?

    我猜可能是因为我的成绩吧?

    此时伯母仰着头笑道说:是啊!那个是其中之一,但是还有更多的理由。

    我结结巴巴地说,我真的想不到,你是说????

    等会我们将会立刻开始,这将是一个教育训练你的夏季。

    你将学会规律,你也将成为一个成熟的女人,现在的你只是一个女孩吧了。

    告诉我,你仍然是一个处女,是不是呢?

    我唯唯诺诺的答是。

    她的询问引起我极大的不安。我不确定这些问题跟来这里有何关连。此刻只想离开这里,但我又能跑到那呢?附近没什幺住家,离最近之公路又蛮远的,我想我这个夏季只能待在这做些杂事,及听她使者了吧。

    但伯母就在此时打断了我的思绪,跟我走,亲爱的。

    她带领我到房间的另一边,我已经看到了她的起居室,餐室和后院。

    这一间是你的房间,打开一扇门时,我惊讶的看着里面。

    那里没有任何居家设备,一个木製的长桌子,一张大木床及一时稀奇古怪叫不出名字的东西。我睁大眼睛的凝视着里面,为什幺伯母说这间是我的房间呢?

    此时莎拉伯母在她脸上露出很邪恶的笑容。

    现在把你身上的衣物通通给我脱下来。

    为什幺???为什幺要脱去衣物呢?

    你不要问为什幺,照我说的去做就对了。否则待会的处罚将加重。

    为什幺叫我进来这里?这间奇怪的房间,跟培养我有纪律的个性好像扯不上边。我眼睛看了一下四周,再看了伯母一下,最后目光落在门上。

    你再拖延时间,你的处罚将一直往上增加!

    我判断了一下距房门距离,应该能轻易逃出这个诡异的房间,但事与愿违我的想法是错的!

    伯母已经预料到我的想法,当我刚起步时就把我挡了回去,并狠狠朝我胸口挥了一拳!并顺势将房门关上,将门锁了起来。

    这吃力的一拳使我跌坐在地上,不住的喘气着!她一种胜利者的姿态望着我,此时我已无力来反抗她了。她脱去我的衬衫,鞋子与裙子,她微笑的望着我???

    不!应该说她是舔着嘴唇望着我,好像看着猎物一般。

    站起来!她咆哮的叫着。

    我无力地移动我的脚站了起来,此时的我有如一只待宰的羔羊。

    快!将你的双手放在头上,不敢不依只好照做。

    因手臂肌肉的动作,连带使的胸部耸动了起来。

    你知不知道你的胸部,非常的诱人呀?她喃喃地说着。

    好了,现在转过身去,并将你的双手放在头后面。

    此时的我只好照做,她走到我的身后,双手不知拿着何物,突然地!她抓着我的手腕用着皮带般的东西,顺着双手手腕一圈圈的綑绑了起来,我拼命的想挣脱束缚,但一点用处都没有,双手结结实实的被绑了起来。她又拿出一副脚镣,印像中只有在影片中看过,但现在却真实的摆在我的眼前伯母拿着脚镣在我眼前晃了一下,便将它铐到我的脚踝上,莫名的恐惧由然而生,不由自主的发出了一声尖叫!

    我一声又一声尖叫着,心想左右邻居应该会听到,但伯母却冷酷的说??

    大声的尖叫吧、达令,这整个房屋都是隔音的,没人救得了你!

    但我还是继续的大声尖叫着,莎拉伯母厌烦我的哭泣尖叫声,她由后抓住我的长髮将一个橡胶球般的东西塞进我的嘴中,并用所附之两条带子紧繫在我脑后,有效的压住我的哭泣声。

    此时她解开我的胸罩,让我的胸部自由的落下。她仔细端详着它们,并用手轻捏着乳头,一种似痛非痛的感觉袭上心头,然后拉下我的内裤直到的脚踝上,然后以一把剪刀将之剪断。

    现在开始教导你第一个课题,那就是时间的重要性、及服从。所以我待会说什幺你都必须照做,知道吗?孩子???

    此时她将我的手也套上了手鍊,并将固定在天花板上的铁练,穿过手鍊上之扣环固定了起来,又用另一条铁鍊穿过脚镣,再利用天花板上之滑轮,将我的下半身微微抬起,此时我的身体呈现倾斜的角度,并拿着一支前端呈现分支状的小皮鞭,在我身上来回划动着。

    听着!现在我要你大声地报数,假如你忘了计数,我就将重新开始。

    然后她移去我嘴上的箝制,在我还没来得及反应时,她已朝我臀部很抽了一下我感觉到臀部有如火烧般刺痛,并用颤抖的声调喊着??一??

    一下又一下的抽打,只记得好像是第八下,便喊了出口,只听伯母叫道???

    错!她吠叫着。

    正如我说,假如你忘记计数,处罚将重新开始。

    不知何时她又重新恢复鞭打,我忍着痛报数着,到第十下时她停了下来。

    我的臀部像冒火般的疼痛,整个思绪陷入昏乱中,不知何时莎拉伯母已经脱去她的衣服赤裸的站立在我之后。用双手抚摸着我发红的臀部,抚摸一阵子后将右手手指滑进我的处女禁地,我几乎不敢相信这种感觉,她的手指在我的深处内引起我强烈兴奋的快感,与臀部刺痛的感觉,冲击着我全身的神经,我此刻只能扭动身躯,去对抗快感与刺痛交织而成的异样感觉。

    她开始磨擦我的嫩穴,并加快了爱抚的动作,我想试着对抗她,但身上之束缚限制了我的身体,我以失去全部身体的控制。感官上带来的冲击,使我深陷泥淖无法自拔,无法相信的感觉充斥全身,全身已经虚脱无力了。

    我回头看见莎拉伯母,以一个邪恶的笑脸望着我,此时我是如此羞惭,因这个快感是从一个女人处得到的,在我想开口说话时,莎拉又强迫将箝制塞入我的嘴,更将我的眼睛用一个眼罩矇了起来,使我感觉又跌入一个无助的深渊中???

    忽然陷入黑暗中的我,顿时感觉无依无靠、惶恐不安。

    我挣扎着表示我的恐惧,希望莎拉能放过我,但我的想法是错的。

    我激烈的反应更深深刺激着她,激烈着她将我带入更深的情慾世界中她迅速打开我的脚镣和手上之固定,推着我来到房间的某处,将我身体推倒,并将手腕固定在左右两旁,因眼睛无法看见,凭感觉伯母好处离开了这个房子,过一会她又进来了。

    忽然她开始慢慢地抚摸着我的私处,以她的灵巧的手指抠弄着,这刺激很快引起我的性慾;我能感觉到我的蜜处已氾滥成灾了,我只能扭动着身体,承受她带给我的快感。

    她突然停止了爱抚的动作。

    莎拉不知用什幺将我的脚固定起来,使我的脚踝感到无比的疼痛,心中想着不知还会受到什幺折磨时,伯母以灵巧的舌头吸吮着我的蜜穴并同时抚摸我受到鞭打的臀部。突来的刺激,及大腿的疼痛超过我忍耐的限度,眼泪从眼罩旁流出。伯母短暂地中止她剧烈的动作,她温柔地舔舐着私处四周

    此时疼痛伴随着激烈的快感。

    我不敢相信,痛苦似乎将快感的层次提高了。

    我的伯母停止了,而且移去我的眼罩。

    她现在穿着一件黑色紧身皮衣,露出两个傲人的胸部。

    我不曾看过她的身体,此时细看她的胸部一点也毫无鬆弛的迹象她的大腿看不到任何赘肉,非常的结实。

    但我并没有太多的时间去惊讶,此时她又开始第二波的攻击,分开我的两片嫩肉,舌头直接舔舐着我的阴核。

    这激烈的刺激马上使我亢奋,快感的波动传遍了全身,我拱着身体无法控制的含糊呻吟着。

    莎拉非常欣赏着眼前自己的杰作,她移去我嘴上之箝制、眼罩,并脱去她身上之衣物,我第一次看见一个成熟的女人,赤裸裸的站在我面前(当然不包括自己)。

    她是如此美丽的,当我看着她。她告诉我????

    我的亲爱的,现在换你来服务了。

    我不敢肯定她指的是什幺,但她已经跨座在我的身体上,此时我以知道她意指的是什幺了。

    现在莎拉的私处在我面前晃动着,我迟疑了一会,我以我的舌头谨慎地探索舔舐她蜜穴的四周,快感使得她抓住我的头髮,好像想将我的脸塞入她的穴中。

    她刚刚为我服务过,现在我也非法卖力的回报着她。

    此刻她已失去控制大声尖叫着,甚至扭转她的身体来加深我的动作。

    她因兴奋强扯着我的头髮,我发现她快要高潮了,我继续卖力舔着,她搓揉着乳房,加深快感的冲击,没多久她就洩了。

    过一会她离开我的身为坐在我的脚边,并恢复她的理智。

    她陷入沈思中,好像她不能决定下一步该做什幺似的。

    过了一会她说道,现在的你应该可以嚐试另一种体验了。

    现在的我一方面害怕她狠毒的鞭策,但在其他方面她又带给我无比的乐趣。

    我狐疑的问她,你的意思是说?

    现在是让你成为一个成熟女人的时候了,我将让你体会以前不曾有过的感受她走到壁橱边拿出一样东西,将之束缚围绕在她的腰上,我仔细地一看,我看见了一个类似阴茎的东西!

    它大约7吋长,而且非常的粗大。

    不可能!我不要我的童贞是被人工阴茎所夺,而且是由自己的伯母所操作的!

    我吶喊着,不要!请不要这样对我!

    你没有拒绝的余地,否则只好再将你双眼及嘴塞起来了。

    她严厉地说着。

    她提起我的腿至她的腰际,使假阳具更接近到我的处女禁地。

    她慢慢地按下假阳具前端拨弄着两片嫩肉,然后挺进到蜜穴裏面。

    没有任何经验的我,激动的喘息着。

    伯母她慢慢地将推假阳具推进着,突然假阳具遭遇到我的处女膜,她决定先停了下来。

    她用她手在我的胸部开始慢慢地爱抚着,这快感的刺激使我的注意力暂时离开那即将夺取我贞操的假阳具。

    我放鬆享受着快感,突然这冒牌阴茎猛力穿过我的处女膜进入我的阴道内。

    我身体一阵颤抖,一种撕裂的疼痛从下体传遍全身。

    眼角氾着泪光,莎拉伯母此时给我一个深深的长吻,她的舌头在我的嘴内探索着。

    我惊讶地发现自己对她的吻有激烈的反应,我的舌头跟她相互纠缠着。

    我的阴道开始慢慢地放鬆并流出淫液出来,莎拉伯母继续吻着和抚弄我的僵硬的身体。她慢慢地移动,开始将假阳具进进出出的抽插着。

    疼痛渐渐的消去,取而代之是一种莫名的快感,它磨擦着我的嫩穴,快感经由脊柱进而传遍全身,使我慢慢失去了理智。

    她将手从胸部移开放到腰上,这样她才能集中力量的干着我。

    莎拉伯母看着我兴奋的表情,更加快抽插的动作,每一下都好像要贯穿我一样,这刺激是如此强烈的!我感觉到前所未有的兴奋。

    每一次的撞击,都带给我无比的悸动,一个温暖的感觉在我心深处激荡着。

    我的兴奋也深深感染到莎拉伯母,她也歇斯底里激烈的叫唤着。

    此时她一边抽插着,一边也不时用手抠弄抚摸着自己的胸部及浪穴。

    她又开始揉捏着我娇嫩的胸部,以加深我的刺激。

    此刻因激烈的快感,使我忘情的嘶吼着,假阳具来回磨擦肉壁带来的快感,及被莎拉伯母揉捏因快感刺激的乳房,上下两种快感在我体内交织成淫靡的乐章,我不断大声的尖叫着,莎拉伯母更用力挺着下体,身上汗水不住的往下滴两人的乳房也因撞击而晃动着,体内的快感持续的增加,已到即将崩溃的边缘。

    已经无力大声尖叫,只能不住的喘息着,莎拉伯母知道我高潮即将来临,加快了摆动的频率,一下下都深深刺入我的深处,下下都顶到我的花心,体内涌出一阵莫名的悸动,身体不断的抽搐着,没多久就一洩如洪了。

    伯母也因激烈的动作,慵懒无力的趴在我身上,我非常感激的亲吻着她,她也报以热烈的回应,并爱恋我身体每寸的肌肤,许久???许久???

    我想我这个夏季将在莎拉伯母的训练下渡过,虽然不知她的要求是否承受得了但我知道这个夏季将是我一生的转捩点,是一切未知冒险的开始???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