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妈妈 对不起
  • 发布时间:2017-10-10 16:41 | 作者:侯龙涛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第一章)母亲

    我抚摸着我的脸,火辣辣的巴掌印还在隐隐的发痛。

    我憎恨我父亲,每次动不动就是打我骂我,有时甚至是一点点小错,他也不会放过。不仅是我,我母亲、我妹妹、我弟弟都遭受过同样的境遇。有时想想,我母亲怎幺会受得了他。

    窗外有点起风了,我慢慢的拉下窗帘,轻轻的擦乾眼泪,準备好好的沖一个热水澡,忘却今天的烦恼。

    我走进自己的房间,随手拿了几件内衣和睡衣。突然胸部一阵微痛,我抚了一下,似乎是刚刚被揍时不小心撞到的,泪水霎那间一发不可收拾的涌了出来。

    我含着泪匆匆奔入浴室,途中模糊的看到妈妈正伤心的看着我。

    我关上门,脱下了衣服,从镜子中看去,恰巧又看到了那处淤伤。我赶快打开水篷,跨进浴缸,闭上了眼睛,任由凉凉的水从上到下沖激着。隐隐的,我彷彿听到了自己的抽泣声。

    “为什幺?我不能像其他十八岁的女孩那样,开开心心拥有一个快乐的家?为什幺?”

    “咚、咚、咚”门口传来几下敲门声,是妈妈的声音:“我可以进来吗?”

    “妈吗?进来呀。”

    妈妈推开了门,随手又关上了门。

    我顺手抹去了脸上的水珠,发现妈妈正含着泪看着我的胸口的瘀青。

    “妈妈……”我的眼泪再也忍不住了,不顾身上的潮湿,我紧紧的拥住了妈妈。

    “对不起,对不起,是妈妈不对,这几年来妈妈从来没有维护过你,是妈妈不好。”

    “不是,不是的,我知道妈妈也受了很大的委屈。妈妈,我从来就没有怪过你。”

    ……

    就这样,我们互相拥抱了一段时间。

    好一会儿,妈妈鬆开了我,接着慢慢解开自己的上衣,一边说:“还记得小时候你一直好喜欢和妈妈一起洗澡吗?”

    我用力的点点头。

    “让妈妈再尽一次做母亲的责任好吗?”

    我没有答话,但是却帮妈妈解开了胸罩。

    妈妈今年应该有四十一岁了,但一直都保持得很年轻,身材也没有走样。

    果然,当我解开妈妈的胸罩后,一对丰满之极的乳房猛的弹了出来。

    我立刻又帮妈妈脱下了裤子和内裤。

    那密密的阴毛、细腻且雪白的肌肤、殷红的乳头、修长的美腿,到处散发这一个成熟女人的魅力。

    妈妈跨进了浴缸,让水先溼润了一下身体,接着温柔的抱住了我。

    霎那间,我感到无比的宁静。

    妈妈的手滑向了我胸口的瘀青,轻轻的抚摸着。我突然感到胸口一阵酥痒,全身不禁颤抖了一下。我觉得好舒服,好快乐。

    “妈妈!”我无意义的叫了一声。一只手搂住妈妈,一只手情不自禁的伸入了妈妈的双腿之间。

    在那一时刻,我们彼此似乎找到了安慰,找到了可以让自己积存多年的痛苦发洩的对象。我们彼此忘记了自己的身份、相互的距离,以及我们的亲情。

    妈妈的手在我身上不停的游走,搓揉着我的乳房,轻捏着我那已经发硬的乳尖、我的腰、我的大腿、我的小腹、我的……

    凉凉的水使妈妈身上滑滑的,她那柔软的阴唇更沾满了粘液,我用中指在她的阴蒂週围划着小圈圈,稍稍一用力,便滑入了妈妈的阴道。

    剎那间妈妈“啊”的呻吟了一声,她那正握着我乳房的五指紧了一紧。

    我的感觉已经飘上了天,我颤抖着、呻吟着。我翘起了左腿勾住了妈妈,使我的阴部可以在妈妈的大腿外侧摩擦,同时使在妈妈阴道内抽动的手指增加到了两个。

    我发现我手指上已经布满了粘粘的爱液。

    妈妈的右手举高了我翘起的大腿,我们因此失去了平衡,双双躺了下来。这样子,我的手指从妈妈的阴道中滑了出来,妈妈也因此分开了我的双腿,把舌头凑向了我的阴部。

    妈妈不愧经样丰富,她先在我的大腿内侧舔着,在我的大阴唇外面打转。直到我实在受不了了,呼吸声越来越重,这才开始向我的花心进攻。

    我感到我的下面已经流出了好多的汁液,和着妈妈的唾液,溼润着我的敏感地带。

    妈妈的舌头动得越来越快,还时不时的伸进了我的体内。

    我忍不住了,我的腰下意识的随着妈妈舌头的抽动而上下摆动。我揉着我的乳房、我被水沖湿的阴毛,我用力的想把我的双腿撑的更开,好使我得到更激烈的高潮。

    我不断的呻吟,喘息着:“啊!啊!”

    不行,我不行了,一阵颤动,我终于到达了高潮,我拉近妈妈,凑向她的嘴唇,深深吻了下去。

    妈妈的嘴唇附近到处是我流出的淫水。

    一股奇异的味道加杂着酸酸的味觉,我不自禁的又伸入了妈妈的阴道。

    妈妈的阴道已经火一般的吞食了我三根手指,我不停得来回抽动,还用嘴吸着妈妈暗红的乳头。

    我用力的吸着,一点点乳汁般的液体从妈妈的乳头中溢出。

    妈妈咬着自己的嘴唇,闭着双眼,徘红的脸颊正享受着至高无上的乐趣。

    妈妈的爱液涌之不断,使她的下体越来越柔软,整个阴唇都变成了深红色。

    我随手拿起了一块肥皂,慢慢的涂着妈妈的阴蒂週围。谁知道顺着妈妈的淫水,肥皂竟“噗”的就滑入了妈妈的阴道,只剩下三分之一还在外面,同时妈妈也“啊”的大力呻吟了一下。

    我取出了肥皂,转了个身,也叉开双腿使我的下阴与妈妈的下阴相互交接。

    不知是肥皂还是我们的爱液的关息,那滑滑的感觉,使我们彼此摩擦的更顺畅,更激烈。

    我深深的感受着妈妈阴唇的柔软,火热。

    我们的阴蒂都勃起了,甚至相互可以感觉得到。

    我们的淫叫声,和着水的冲激声,还有我们淫水的摩擦声,使我们的快感叫人难以承受,我们又一次到了高潮。

    ……

    我和妈妈相互又沖洗了一阵,我有点羞愧,到底说她是我的妈妈,我怎幺可以……

    妈妈似乎也有点尴尬,我们刚才是否太过分了呢?

    或者,我们并没有无视我们的亲情,而是用另一种方式去弥补这几年来的代沟吧!

    我们擦乾了身子,穿上了睡衣,我带着妈妈进入我的房间:“妈妈,今晚妳可以陪我一起睡吗?”

    妈妈笑着点了点头。

    (第二章)弟弟

    我从来都没有想过,有一天我会和妈妈一起享受性的乐趣。而如今我却不仅和妈妈彼此淫慰,甚至还乐此不疲。

    虽然,我和妈妈都有一点尴尬,但适才那一轮激烈而且要命的高潮,促使我领着妈妈来到我的房间。

    妈妈似乎也不想捨弃,默默的披着睡衣和我进了房间。

    我不知道刚才在浴室中是不是就叫作做爱,我得到了前所未有的高潮,但我的处女膜应该还没有破。

    我随手关上了门,回头瞧见妈妈脱去了睡衣,正準备进入我的被窝。

    妈妈只穿着半杯式胸罩,粉红色的两块小布,根本遮不了妈妈胸前的巨乳,那深深的乳沟,像埋藏着一团热烈的火。

    妈妈的小三角裤也是粉红色的,好像还有点半透明,细心的盯住,若隐若现难言之处分外诱人。

    作为女人,我们有一个完全胜过男人的地方——就是我们可以连续不断的性兴奋。所以当我看到妈妈那诱人的身子时,一股无名的慾望不知不觉油然而起。

    我也脱下了睡衣,甚至胸罩,只留下一条内裤钻进了被窝。

    “妈妈,我……我还想要。”我不知羞耻的告诉妈妈我的感觉,我知道今天也许是我几年来唯一可以感受到母爱的日子。

    妈妈牵着我的手,带领我抚摸她的全身,从脸,到软软的嘴唇,她微微张开嘴,用舌尖舔着我的指尖。接着又把我的手带到她细细的颈、滑滑的肩,然后是乳房、乳头。

    我又腾出一只手抚摸起妈妈的一对乳房,我搓揉着、拨弄着,我把头埋在双乳之间,小心的咬着、舔着。

    妈妈的腰动了起来,上下摆动着,她主动地分开双腿,顺势骑在我的小腹之上。

    我感到妈妈的底裤湿透了,在我小腹上搓移着,水印出了妈妈那两瓣红唇,呼之欲出。

    我颤抖着脱下妈妈的小内裤,刚才洗澡的肥皂香味迎面扑来。

    我移动着身体,把嘴凑到了妈妈的阴部,用舌头梳理着妈妈大阴唇附近的阴毛。

    妈妈的腰摆得更厉害了,她自己搓揉着她的丰乳、捏弄着红硬的乳尖,嘴里轻轻的发着毫无意义的声音:“嗯……嗯……”不一会儿,我嘴里全是妈妈的淫水,滑滑的。我挺了挺身,把我尖挺的右乳移向妈妈的阴道口,用我硬硬的乳头继续摩擦着妈妈的敏感地带,软绵绵的乳房与火热的阴唇相遇,彼此熔为一体。

    我的左手也不闲着,不停的插入我湿淋淋的阴道,抚摸着勃起的阴蒂,我们彼此感受着激情,等待着欲仙欲死的高潮。

    忽然间,我听到一阵推门声,转头一看,正发现我那十五岁的小弟弟不知所措的张大嘴看着我们。霎那间,我和我妈妈恨不得有个地洞可以钻入,我感到我们全身都在发烫,羞愧得无地自容。

    好一会儿我们面面相视,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最后,还是妈妈比较老到,她从我的身上跨下来,用被子遮住比较重要的地方,然后若无其事的柔声说:“怎幺啦,有事找姊姊和妈妈吗?”

    弟弟这才醒过神来,哭丧着脸对我和妈妈说:“姊姊,爸爸……爸爸他又打我。妈妈,好痛。”

    “快过来,让妈妈看看。”

    看到弟弟身上青一块、紫一块,我和妈妈的泪水又一次控制不住了。

    妈妈不顾身上一丝不挂,紧紧的抱住了弟弟,我也和他们一起拥抱着。

    不知过了多久,妈妈脱下了弟弟的外衣,说道:“不早了,今天我们就一起睡吧。”

    熄了灯,弟弟睡在我们中间,脸上还挂着一串泪珠闭上了眼睛。

    好久好久,不知怎的,我就是不能进入梦乡,刚才的一系列刺激,使我全身都痒痒的,我下意识的摸了摸下体,发现依然好湿。

    正在纳闷,忽然间一条丰满滑嫩的大腿横跨在我的身上。我转头看去,惊讶的发现妈妈正分开双腿,手正在那里上下抚摸着。

    我再也受不了,翻过半梦半醒的弟弟,压在妈妈的身上,我的双乳恰巧和妈妈的巨乳相触,一阵快感急急涌了上来。

    我们的下阴都湿透了,不需要进一步的爱抚,我们就把手指相互在对方的阴道内快速抽动。

    我用阴唇紧紧的收缩住妈妈的两根手指,突然见一阵刺痛,好像是我的处女膜被妈妈弄破了,我不自禁的大叫了一声。

    弟弟一下子被吵醒了,又一次惊奇的看着我和妈妈。不过这一次我们已经实在忍不住了,我们谁也没管弟弟,照样我行我素。更嚣张的是,我竟然不知不觉地用手伸入弟弟的内裤,抓住了那根好像已经变粗的肉棒。

    我用手指摸了摸弟弟的尿道口,发现已经有几滴黏黏的液体。

    “喔,喔……”弟弟呻吟着。

    过了一会,弟弟主动脱下了裤子,还翻身挤进了我和妈妈中间。一时之间,弟弟的口正好对着我的淫水四溅的花心,弟弟也毫不客气的伸出舌头舔了起来。

    而弟弟那已经有点发育的小阴茎,正对住妈妈的嘴唇,妈妈闭着眼睛,犹豫了几秒,但伦情还是敌不了性慾,一口含住了弟弟的龟头。

    弟弟毕竟是和我一样的处子,没几下就射出了热烘烘的精液,全部洒在妈妈的脸上。妈妈毫不在乎,继续用舌尖调弄着弟弟的龟头。

    满屋子都是一股奇异的精液味道。

    弟弟不愧是年青人,阴茎没一会而又再度勃起。这一次我转过身,把屁股和阴部对住了弟弟的下体,而嘴又对住妈妈湿淋淋的阴部,我吸吮着妈妈那带有骚味的小阴唇,而弟弟本能的用他再度勃起的小棒插进了我的阴户,一股莫名而又强烈的快意直通我的全身,我嘶叫着、我呻吟着,我奋力着扭动着腰部,我无情的咬着妈妈的阴蒂。

    也许是弟弟刚刚射过一次精,这一次居然坚持了三分多钟,最后,我几乎脱力的躺在床上,妈妈也喘气的用被子擦着自己的阴唇。而弟弟因为过度的纵慾,又或者由于是第一次,趴在我的双腿之间射出了第二次精水后,连他的生殖器也没有拔出来就闭眼睡了过去。

    一条软软的东西塞在我的体内,我有着一股说不出来的痒,再加上弟弟热烘烘的精液也在我体内流动,我竟然捨不得拔出弟弟的阴茎。

    昏昏然,我也渐渐的睡去。

    ……

     (待续)

    **********************************************************************

    下期简介:

    早上,我是被下阴部一股无名的胀意唤醒的。我稍微抬头一看,弟弟正做着好梦,口水流得我乳房上到处都是,我想弟弟是晨勃吧。

    不禁的,我缓缓移动起我的腰了。

    转头看去,妈妈也在熟睡,她的一只手还抚摸着下阴,似乎做着淫梦。

    不知不觉地,我脑海里居然想起了我那小我一岁、却长得又妩媚又风骚的妹妹……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