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美豔妈妈之慾火难耐
  • 发布时间:2017-10-10 16:40 | 作者:侯龙涛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迈克出生在一个中产阶级家庭。过去整个家族一直遵循着传统,过着数代同堂的聚居生活。迈克的爸爸总是拚命地工作,努力提升全家的生活水準,最后他基本上实现了预期目标。他买下了价格不菲的独立住宅,一家三口从大家庭里分离出来。全家衣食无忧,日常所需应有尽有。但在另一方面,在赢得财富的同时妻子的感受却被他无意中完全忽视了。

    迈克经常看到男人倾注在妈妈身上的那种惊豔眼神,并且毋庸置疑,妈妈也很享受被异性瞩目的快乐。现在迈克也已成年,不再是懵懂的半大男孩,也不再轻易因此生气或嫉妒,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奇异而隐秘的兴奋感,伴随着阴茎的胀大坚挺。这个年龄正值气血方刚性趣高昂之时,在旺盛情慾的驱使下,迈克也总是不由自主地用下体代替上身思考。

    迈克刚过18岁,他的妈妈,塞玛,现年39岁。塞玛的身材匀称健美,高挑丰满,前凸后翘,是那种典型的「肉弹」。她有一头漂亮的黑色长发,身高一米七二,三围36C、28、38,衣着妆扮也总是精緻入时,光鲜靓丽,尽显玲珑凹凸的性感曲线。或许她就是男人性幻想的完美对象。

    近来因为生意关係,迈克的爸爸出国到迪拜去作商务旅行,需要逗留好几个月的时间。临行前他让迈克的叔叔阿西姆过来帮助打理家务,照顾迈克母子。

    时值暑假,迈克平时多呆在家里看电视打游戏,以此消磨时光。迈克注意到爸爸离开之后,在叔叔的陪伴下,妈妈显得很是愉快惬意。

    两个星期之后,迈克听说叔叔的朋友沙克尔要过来拜访他们。显然这个消息让妈妈非常高兴。其实平时叔叔暧昧的举动和露骨的言辞,使迈克早就看出他对妈妈的「性趣」浓厚,并且迈克还知道,叔叔的这个朋友沙克尔,和叔叔一样,对妈妈的美色垂涎已久。

    他们都曾受邀参加迈克的十六岁生日聚会。那天他们热辣的眼神几乎片刻不离地追逐着妈妈的身影,却因为爸爸一直陪伴在妈妈左右而始终无隙可乘。迈克清楚沙克尔的来意,但并不想过多干涉妈妈的私事而令她难堪。

    沙克尔到来那天,塞玛在门口热烈地迎接了他。她让儿子去把沙克尔的行李拿进客房,自己则引领沙克尔参观了刚刚修葺一新的整栋住宅,以使客人熟悉环境,便于以后自由活动。

    迈克在放置行李时,一不小心碰倒了一个手提包,里面的物品散落了出来。他急忙捡起来放回袋中,却赫然发现其中竟有一盒避孕套!对于他们的意图,迈克此时已经了然于胸。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迈克儘量足不出户,留在家里,仔细观察他们的一举一动。他们急于勾引迈克的妈妈,淫心如炽形诸于辞色,但显然又不愿节外生枝,被迈克发现他们的图谋。

    直到有一天,他们介绍说,沙克尔的朋友在度假胜地纳蒂亚加利拥有一座避暑小屋,距离这里仅有几个小时的车程,大家为什幺不去那里消遣几天呢?对于这个提议,所有人都欣然接受了,包括迈克——他敏锐地嗅到一丝「淫谋」的气息。第二天上午塞玛还有一些事务需要处理,所以直到下午他们才能出发。

    塞玛处理完各项杂事之后,临行前,她告诉迈克的爸爸準备带儿子出门旅行的事情。迈克的爸爸表示同意,但前提是全程都要有迈克的叔叔陪伴护送。于是他们準备好了换洗衣物,下午六点左右开始启程,驱车前往纳蒂亚加利。

    在旅程中,平时看起来温和友善、富有教养的沙克尔,频频对迈克示好,对他越发亲热了。沙克尔经多见广阅历丰富,谈笑间幽默诙谐、妙语连珠,一时间甚至连迈克都感染了他的魅力,忘却了猜疑,感觉跟他亲近了不少。

    抵达目的地之后,迈克远远看到一栋如童话般的小楼独立在葱翠的山坡上,门前绵延着二三十级台阶,两边是浓密的灌木丛和幽静的树林。优美的景緻让人心驰神醉,大家不由得讚叹了一番。迈克瞥了一眼妈妈,她兴高采烈双颊红润,言笑间高挺的酥胸不断起伏,搭衬着合体的衣裙,显得更加妩媚动人。

    外面下着大雨,下车后他们顺着台阶一溜儿小跑着进了门廊,但还是几乎都被淋透了。迈克看见妈妈的衣服紧贴着身体,彷彿变成了第二层皮肤,全身上下曲线毕露,胸罩还有肚脐都可以看得清清楚楚,浑身散发着性感的气息。叔叔和沙克尔可谓大饱眼福,他们兴奋贪婪的目光在妈妈的身体上游蕩,妈妈对此好像毫不在意,脸上似乎闪过一丝笑意。很快妈妈意识到了儿子的存在,她随即显现出感觉很冷的样子,顺势环抱双臂,遮挡住自己丰硕的双乳。沙克尔赶紧掏出钥匙,打开房门让众人进去。

    这栋房子有两间卧室,一间休息室和一间厨房。迈克和妈妈选了一间卧室,放置好行李,另一间留给叔叔和沙克尔。

    待众人暖乾衣物收拾停当之后,大家合撑着一张伞冲向汽车,动身前往附近的集市享用晚餐。此时每个人都已经饥肠辘辘,因此这顿晚餐进行得非常迅速,看起来叔叔和沙克尔尤其急于返回小屋。

    回去之后,在休息室里,大家围坐在火堆旁取暖。屋外暴风雨肆虐,晚间的温度更低了。叔叔取出他带来的收音机,旋开按钮放出音乐,室内的气氛温馨而美好。沙克尔起身进了卧室,拿着一瓶酒走了出来。

    他晃了晃手中的酒瓶:「你们大家不会介意我享用这瓶甘醇佳酿吧?」

    大家纷纷表示没有异议,请他自便。他喝了几口,随即放下酒瓶,躬身邀请塞玛共舞一曲。塞玛迟疑地看了儿子一眼,得到了儿子微笑的回应,于是便挽着沙克尔的臂弯,相拥共舞起来。不久迈克注意到沙克尔的手开始在妈妈的后背游弋起来,不时地滑落到妈妈圆翘的屁股上。这样的小动作,好像让妈妈有点不自在,迈克觉得,可能是因为他在场的缘故。

    叔叔给迈克倒了一大杯威士忌:「让我们好好放鬆一下。」迈克用眼角余光看到,当叔叔走到靠墙的桌子旁边时,他为妈妈斟上的那杯酒,不过是无酒精饮料勾兑了一点威士忌而已。看样子叔叔是想让他早点入睡,以便于他们三人及时行乐。迈克偷偷把酒洒到了身后,然后佯装已经喝了下去。

    两个舞伴轮流登场,与意兴飞扬的塞玛翩翩起舞。迈克斜倚着欣赏妈妈欢快的舞姿。半个小时之后,他一付昏昏欲睡的样子,看起来已经喝醉了。

    到了11点钟,迈克请求先行告退。叔叔扶他进卧室躺下。在确认迈克已经入睡之后,他关上灯离开了。

    迈克迅速起身来到门边,把房门微微打开一条缝,悄悄地向外望去。

    沙克尔正紧紧抱着妈妈,用身体放肆地摩擦着妈妈的胴体。妈妈偎依在他的怀里,双眼微闭,微微仰着头,很享受的样子。叔叔也加入了进去,他轻轻压在妈妈身后,半拥半抱地揽着她的身体,开始搓弄妈妈饱满的双峰。妈妈倚靠在沙克尔的肩膀上,双臂环绕着他的脖子。她侧首对叔叔娇嗔一笑,目光扫过了迈克所在的房间。

    一惊之下,迈克不由得往后一缩,再看却发现迈克尔已经开始亲吻妈妈,妈妈一边回吻着他,一边配合叔叔褪去身上的衣裙……

    沙克尔的嘴唇开始在妈妈娇美的胴体上四处游移,此时妈妈的上衣和裙子已被叔叔脱掉……

    门后,迈克的阴茎已经变得坚硬挺拔……

    现在妈妈身上仅剩下黑色的蕾丝乳罩和内裤。她轻柔地为沙克尔和叔叔脱下衬衫与长裤。此时可以看到,酥胸半裸的妈妈,她的乳头明显突起,隔着乳罩似乎也能感受到那种坚挺……

    最后两个男人自己褪下内裤释放出粗大坚硬的阴茎来,直挺挺地指着妈妈。妈妈微笑着,高挺着酥胸静静站在那里。

    他们一齐动手,剥掉了她的乳罩和内裤。迈克发现妈妈的阴毛似乎刚刚修剪过,看来妈妈早有準备。叔叔抱着妈妈走到屋子中央,把她放在那张木桌上。

    妈妈暱声道:「你们两个已经让我等待了很久……」

    沙克尔俯身堵住妈妈的嘴,两人激情地深吻着。叔叔贪婪地吮吸着妈妈浑圆饱满的乳房,同时还在用手玩弄着另一个,硕大丰挺的乳房在他手里变换出各种形状,妈妈的乳头高高地挺翘着。

    随后沙克尔低头叼住妈妈的一个乳头,也开始大口吮吸起来。他的手指滑进妈妈的双腿之间,开始在丰满凸出的阴部进进出出。

    妈妈发出轻柔地呻吟:「啊……呜……啊啊……」

    她伸出双手,握着两根粗大的阴茎,开始上上下下地套弄起来……

    迈克狂乱的目光在妈妈光滑莹泽一丝不挂的胴体逡巡游移。妈妈浑圆健美的双腿大张着,微微开启的阴唇上闪着湿润晶莹的光泽……

    沙克尔趴在她的两腿之间,舔弄着妈妈的花芯。叔叔站在桌边,把阴茎插进妈妈的嘴里,一上一下地挺动腰身。迈克目瞪口呆地看着,妈妈的小嘴吞下了整只巨根!她那圆润挺拔的双乳随着叔叔的动作微微颤动着……

    迈克注意到妈妈的身体会猛然一抖,双腿不知不觉分得更开,当沙克尔的舌头轻舔阴核的时候。她嘴里吞吐着阴茎的同时,喉咙发出低沉的呻吟……

    妈妈突然深深地吞下叔叔的巨根,两腿陡然蹬直,全身一阵颤抖,被沙克尔送上了波浪般的高潮……与此同时,叔叔也达到了兴奋的顶峰,巨根在妈妈嘴里抖动着射了。

    门后的黑暗中,迈克注视着眼前这一幕,心乱如麻五味俱陈。也许他应该感到震惊,气愤,抑或是妒忌,但此时此刻支配他的,却是一种难以遏制的兴奋。尤其是当他看到叔叔从妈妈的嘴里抽出阴茎,妈妈红唇上黏连的那一丝闪亮的精液时,那一瞬间他感到下体的勃起似乎即将爆裂……

    他拉下内裤抓住阴茎,不顾一切地搓弄套动,好像唯有如此,才能舒缓下身的张力……

    他看到沙克尔的阴茎悠悠地晃蕩着,接下来将会发生什幺?

    「该死,阿西姆!」沙克尔在妈妈双腿之间抬起头来,「看,你的精液都流到她的下巴上了!」

    「是的,如果她不这幺性感,我也不会这样!」叔叔咧嘴笑着。

    「来吧,沙克尔!你也想让我用嘴帮你射出来吧?」妈妈咯咯轻笑着。

    「不,宝贝!我想这样!」作为回应,沙克尔把三根手指插入她湿漉漉的阴部。

    腿间异物的突然入侵,让妈妈长长呻吟了一声,随后,她无法自抑地喘息起来。沙克尔逐渐加快了手指抽插的频率。

    「哈!沙克尔,她已经湿透了,上吧!快上吧!操她!操这个让我们朝思暮想的小穴!」

    沙克尔起身站在妈妈开放的两腿之间,伸手抓住她浑圆结实的屁股,将她尽量拉近,龟头顶着湿润溜滑的阴唇,猛然间挺身耸腰,阴茎连根没入妈妈体内!妈妈大喘一声,双眼紧闭,双手紧扣着沙克尔的腰身。

    沙克尔开始了狂猛剧烈的抽插,撞得妈妈的屁股啪啪作响。妈妈有节奏的呻吟化作诱人的颤音,丰腴的下体狂野地挺动迎合着,与沙克尔的律动形成齿轮般地契合。叔叔抓着妈妈丰挺的双乳力道十足地揉搓着……

    「啊啊啊啊……啊啊……啊……」

    妈妈一边吞吐着叔叔的阴茎,一边随着沙克尔的动作含混地呢喃着:「干我吧……干我吧……干死我吧……深一点……再深一点……」

    叔叔耐心地等待着。狂涛般的抽插持续了大约十五分钟之后,沙克尔在妈妈的体内爆发了。他精疲力竭地从她身上滚了下来。妈妈的眼睛自始至终紧闭着。

    等妈妈恢复一两分钟之后,叔叔问:「宝贝儿,现在我要操你了,你……想要吗?」

    妈妈呻吟道:「唔!来吧……操我……」

    叔叔命令妈妈翻身跪下。他喜欢狗爬式,妈妈似乎也喜欢这样。他们在沙克尔的面前摆好姿势。妈妈双手支撑跪在桌上,高高撅着屁股,雪白硕大的臀部勾勒出一道完美的弧线,两瓣充血的阴唇象鲜花一样绽放,圆润丰满的双乳在身下颤颤巍巍地摇晃。叔叔一手扶着阴茎,一手揽着妈妈的纤腰,俯身骑了上去。沙克尔侧头看着他们,手里套弄着再次勃起的阴茎。

    通过门缝,这一切迈克可以尽收眼底。他的下体又一次充血、肿胀起来……

    叔叔进入了妈妈体内,他的动作很慢。比起沙克尔,他的阴茎更粗、更长。「一定很紧。」迈克想。

    叔叔持续推进,好像要把妈妈劈开一样。最终他缓缓顶到底,接着退出来,然后再次插入……

    叔叔的动作越来越快,如同打桩机般一下一下地猛插。妈妈褐色的阴唇随着巨根的出入不停地翻进翻出,水声潺潺,构成一幅淫靡的景象……

    狂肏着妈妈的小穴,叔叔一边喘息着,一边讲起了粗话:「你这个婊子,小穴够紧的!喜欢这根大肉棒吗?婊子!想被它操死吗?婊子!」

    妈妈对此似乎并不反感,她呜嚥着回应道:「唔……操我,阿西姆!我喜欢让……你操我……啊……」

    不久后他们一起攀上了快乐的巅峰。妈妈好像脱力般趴在桌上一动不动,叔叔紧紧压着她,下体还在一突一突地抖动着,一波波地激射在妈妈体内。

    与此同时,迈克也无法克制地怒射出浓浓的精液,一股接着一股,喷洒在门后……

    叔叔翻身倒了下来,妈妈温柔地搂抱着他。沙克尔在旁边静静地看着。

    休息片刻之后,妈妈莞尔一笑,伸手握住沙克尔的阴茎,上下套动着。她对沙克尔说,他可以再射一次。努着嘴为沙克尔口交几分钟之后,妈妈再次反身趴在桌上,湿淋淋的阴户冲着沙克尔的方向。迈克看到白色的精液正顺着妈妈的阴唇涌出,顺着大腿内侧淌了下来。

    沙克尔插进去之后,没过多久就又射了,因为刚才的近距离观赏,使得他太过兴奋。这次他特意射在了妈妈脸上,乳房上。妈妈让迈克尔去拿一条毛巾,擦掉她身上的精液。沙克尔照做了。

    清理完毕之后,沙克尔搀扶着妈妈向卧室走来。迈克赶忙逃回到自己床上,摆出一付熟睡的姿态。

    沙克尔拥抱了塞玛,与她互致晚安,然后离开了卧室。迈克僵直着身体躺在床上,闭着眼睛一动不动。他没有意识到,因为刚才看得太过投入,他甚至忘记清理掉门后的精液。

    沙克尔关上房门之后,迈克听到妈妈悉悉索索轻轻走动的声音。过了一会,他突然听到妈妈沉声说:「迈克,我知道你没有睡着,你都看到了。我知道你在门后偷看。」

    迈克惊慌地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妈妈微笑的脸庞。他涨红了脸,困窘地解释说:「对不起,妈妈,我不想干涉你的事情,但却管不住自己……请不要生气。」

    妈妈走到他的床边,俯身吻了吻他的面颊:「噢不,我不生气,我的儿子。我一时无法控制自己。妈妈希望你能够保守秘密。你能作为妈妈最好的朋友,为妈妈保守这个秘密吗?」

    迈克直直地盯着妈妈的双眸:「好的,妈妈。如果你愿意,我会是你最好的朋友。」

    妈妈扭头避开了迈克的目光,她若有所思地看了看房门,忽然顽皮地眨了眨眼睛:「看来我年轻的朋友很喜欢这一切。我想,在接下来的几天里,我们会好好享受的,对吗?」

    不待迈克回应,妈妈便转身回到自己床上躺了下来。她很快就睡着了。迈克侧躺着,久久凝视着妈妈沉静满足的面容,也逐渐进入了梦乡。

    从那天起,迈克的生活掀开了崭新的篇章。也正是由于迈克的协助与掩护,爸爸从来没有对妈妈多姿多彩的休假生活产生过丝毫的怀疑……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