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母子共床
  • 发布时间:2017-10-10 16:40 | 作者:侯龙涛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1993年三月…..故事开始……

    『你真的没法去吗?亲爱的!』

    『我是希望去,安娜!不过今天安排会见两个客户,可能要忙到凌晨哎!』

    『不、不、不!不是你的缘故,罗!丹尼尔的生日本是星期四,我也是昨晚才知道他计划这个週末办庆生会!他在电话中表现的、像是撒娇要生日蛋糕的小鬼一样让人疼爱,所以当他要求我们出席宴会,我实在不忍心拒绝!』

    『好了,我不说了!告诉丹尼尔我爱他,而且希望他少喝点!』

    『我也不说了,今晚还有的忙呢!可能必需花六小时才能赶到呢!』

    『哦!不喝两杯吗?』罗扬一扬眉毛微笑着问:

    『喝两杯好吗?』他说完,一边带上手套,一边绕过厨房的餐桌,在我耳边轻声的说:

    『而且妳知道我们喝酒以后的余兴节目的!』

    我们吻别时,他的手由裙子底下摸上我的大腿,手指紧紧地压在我的小丘陵上,透过内裤的摩擦让我全身兴奋!我很不情愿地用力推开他:

    『看看你做的好事!今晚不准再醉醺醺的回来!我已经超过一个星期没吃过肉味了,晚上再让我空虚,小心我不饶你!』

    罗深情的热吻我后说:

    『缴税吗?安娜!这妳大可放一百个心,我保证今晚活力充沛,绝对包君满意,充分〝缴库〞!』

    再给他一吻后我走入房内,深深吸进几口冷空气,以平静激情的心,然后整理好要带给丹尼尔的礼物,埋头上路。

    车内的温度迅速升高,所以上州际公路前,我停下来把外衣和手套脱掉,让自己开起车来舒适一点。

    州际公路车辆稀少,畅行无阻,正好可以高速驰骋。坐在新的朋驰300内,道路笔直、车行快速、光线明亮,开起来真是畅快无比、神采飞扬。

    我正赶着去参加儿子的21岁庆生派对!一贬眼就21岁了耶!真是难以置信!

    虽然已40岁,但依然清楚的记得我21岁的生日──1974/02/14,当时我和马克结婚将近三年,丹尼尔是快乐活泼的2岁小宝贝,而我一点都不快乐。

    丹尼尔5岁时我结束婚姻,马克从此远走他乡,一直到现在都没接过他的信息。

    所以我是绝不赞同太年轻结婚的。你想想看,能把婚姻维繫于住在流动的雪佛兰车内吗?吃喝拉撒、即使做爱也在车内!读者老爷们,您受得了吗?

    接下来十年飞逝而过,我完成大学学业,获得一份好工作。母子相依为命,因为只有我们两人,所以让我们更互相珍惜、更亲近。发展成不但是母子、也是朋友、更是密友。我们很成功的共同渡过丹尼尔叛逆的青春期。

    然后……我常常独自私下想,这一生可能再无法遇上一个合意的男人了!这时罗出现了,成熟、稳健、幽默风趣,又可靠的罗!

    我的会计师【福斯特老先生】届龄退休,罗接替他的业务,仅只两季时间后,他表现出处处关怀我的意态,我也发现我喜欢他,欣赏他的才华风度,而不是光有漂亮脸蛋的大白癡。

    罗和我结婚时丹尼尔已然长的很清秀,他欣然地接纳罗加入我们的生活中。罗不想变成〝威严老爸〞,丹尼尔也不曾重踩地板,製造〝势力範围〞,他们互相尊重,一直相处的很好,时常舒适的坐在一起观赏电视的转播球赛及影集。

    这种日子真是棒透了!

    好吧!长话短说,总之就是一个〝棒〞字就对了!我再也不用嘀咕、抱怨日子难过,因为环顾週遭,能像我一样舒适过日的还真不多。

    一边驾车一边想着心事,突然想到一个小小的问题,我的外表看起来比40岁年轻许多,根本不像有读大学的21岁儿子的模样,所以当派对时介绍〝这是我妈!〞时,不知会是怎幺样的情景?真期待快点知晓!

    以音乐为例来说,我是跟得上时代潮流的,思想也很前卫,虽然大部份时间我都收听收音机的老歌,不过我却迷 R.E.M.和 U2,每当聆听主唱者 PEARL JAM 充满极度强烈感情的歌声,总是激动的颤抖不已!

    回想高中时期,有一年暑假,我们七个好友【4位男生、3位女生】挤进一辆忘了是谁的又旧又大的破车中,一起去欢渡假期,但是只走了一哩路就被警察先生拦下因为车速太慢,后面已经堵上一长串好长好长的车阵。那个週末大家窝在一个营地里,听收音机、喝啤酒、激扬心情,兴之所致的做爱、把脑袋挤成空空如也。今晚应该像这样欢乐有趣吧!

    我的身材依然能让很多男人着迷,漂亮、娇小、身材保持的很棒,有一双美腿,有多美呢?穿起短短迷你裙,可以让人眼睛一亮!屁股则浑圆的穿起牛仔裤曲线逗人,至于丰满的乳房,虽然有一点下垂,但是罗说仍旧很挺而且性感,当然腰部和胯骨因为生过孩子是比较粗点儿,不过总体来说还是很标緻迷人呢!

    我倒很希望知道何时身材会改变,就像现在一贬眼间,忽然发现自己已经不再年轻一样,说不定那天会发现身材转变,屁股裹着一团肥肉,身体像汽油桶,有如一般中老年妇人一样,那真是…呸!呸!呸!

    喔!……

    干!……

    只顾着做白日梦,却忘了速度控制,车后一部警车正鸣笛警示我路边停车。

    打过方向灯慢慢滑停到路肩,警车停到我车后,警察在打开车门前,先对着照后镜整理整理帽子,趁这个空档,我迅速地照一下镜子整粧,并且把裙子往腿根拉高几寸【这并没有什幺大碍对不?又不会死人,不是吗?】

    摇下车窗,警察弯下身要求我拿出驾照给他登记,这位警察高挑年轻,透过制服可以感觉到他的话儿很大!胸前的名牌是〝T.BOYD.〞

    我看见他先是瞄了我的胸部一眼,接着就一直盯着看【我穿的是低胸衣服】,我想我走运了!这一关说不定可以脱过!

    为了赶快结束离开,我冒着被取消全国妇女协会理事的风险,快速的对他贬贬眼,而后以几乎要掉下眼泪的无辜眼神看着他说:

    『我到底超速多少?警官!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因为有一阵子都没超过半部车子,所以疏忽了。』

    『妳超过快70里呢,在上一个弯路我就锁定妳了,妈妈!』

    【干!这句妈妈就太伤人了!】如此说来,在我做白日梦的当儿,他已经跟我有一会儿了!

    『安娜?克来斯特…..,所有这些资料都正确无误吗?』

    『是的警官,所有资料都是真确的。』

    警官走回车子,我看到他对着无线电说话,并且写着东西,该死!看来超速罚单是无法避免啦!我开始担心要怎幺跟保险经纪人解说?

    年轻警官离开车子倚到我车窗来,他的脸凑的很近,近到我可以闻到他的古龙水味─Aramis,我喜爱的一种。他实在凑得近的我感到很不自在。一个念头袭上心头,我倒希望宁可在巡逻车后坐帮他吸吮那话儿,不愿接到超速罚单。

    『克来斯特太太….』他的声音很严峻,但是眼睛却无法从我的胸部移开。

    『克来斯特太太!这次我打算只给妳一个警告,希望妳余下的路程注意车速』

    『谢谢你,帅哥警官!我会的。』同时给他一个最迷人的微笑:

    『我保证一定会注意!』

    『另一方面,如果妳是往东走,不管目的地那里,应该无法避免即刻会来临的暴风雪,气象预报是如此报导的。自己小心啦!』

    天啊!怎幺会这样?只怪自己出门前忘记收听费城的天气报导,丹尼尔也没有警告说暴风雪会来。

    『谢谢你的警告,警官!……也谢谢你告知风雪将来……』

    帅哥警官注视我的大腿,然后移到胸部,最后对我微微一笑,离开车窗往回走

    『再见啦!小心驾驶!』

    『会的!』将车驶回车道继续前进!

    一直到距离费城半小时路程之前,都没有半滴雨雪,可是一遇到却是非常强烈的风雪。

    已经快到丹尼尔那里了,想折返,离家又已经这幺远,所以硬着头皮继续前进,不过短短路程却足足花了一个多小时才到达校园,期间还在湿滑街道180度的打滑了两次,吓得我心惊肉跳!

    如释重负的嘘口气,缓缓的将车驶入校园,把车停到离丹尼尔宿舍较近的地方,关掉钥匙熄火,终于到了、安全了。

    最后这一小时行程,真是糟透了,差点要了我的命,想起来还余悸犹存呢!

    跨出车门,脚马上陷入约4吋厚、又冰、又溼、又冷的雪中。好像逃难似的挟着鞋子,手中抓着手提包、手套、外衣、跌跌撞撞又半滑走的、跑到丹尼尔住的学生宿舍大楼门口,抓下挂在墙壁上的室内电话,拨动丹尼尔的号码。

    『喂!』

    『请问丹尼尔在吗?』

    『在,请等一下!』

    接电话的人将电话置放在坚硬的物体上,喀啦喀啦的声音刺入耳内,然后远处传来:

    『喂!屁脸!有一管马子找你!』

    『是谁呢?笨蛋!』是丹尼尔的声音。

    『我怎幺知道,你真是狗养的驴蛋!』

    『干你老爸!』接着那头传来『喂!』

    『丹尼尔!』

    『妈!喔!….妳在那里?』

    『就在楼下,你下来带我通过安全门吧!』

    『喔!好,我打电话告诉罗天气状况,要他转知妳待在家里不要来。』

    『丹尼尔!先进你的宿舍再说吧,我现在又湿又冻,快无法支撑了!』

    『喔!好,对不起,妈!我马上下来!』

    『找几位强健的同学一起来,亲爱的!我带了些好吃的东西在车内。』

    走入第二道门,以便丹尼尔下楼来,走出电梯即能看见我。这间大学把学生宿舍的安全系统设计的非常完备,所以虽然校区并非在较佳地区,可是我并不介意,毕竟能让学生安全【包括我的丹尼尔】,才是最重要的!

    我所站立的地方是四栋学生宿舍大楼之一,丹尼尔已经在这儿住四年了,不过直到今年才分配到、专为运动健将和高年级生保留的、最佳宿舍区。丹尼尔的宿舍有一间宽大的客厅兼餐厅,一间厨房,三间卧室,两套卫浴设备。

    丹尼尔有三个室友,布莱恩是较高年级的,史帝芬和汤姆住一间,则是比丹尼尔低年级,他们是同一个社团的团友,看起来似乎相处的还不错。

    电梯打开,丹尼尔和两个陌生的男孩走出来,丹尼尔带我通过安全门,一进门内我立刻紧紧地握住儿子的手:

    『嗨!宝贝,你好吗?』

    『很好啊,妈!真不敢相信妳会穿过这幺强烈的风雪,抵达这里。』

    『嗯!是不容易,宝贝!能不能先上楼到你的宿舍、换双乾的袜子,我的脚快冻坏了。钥匙在这儿,车子停在第20行的2或3格里。』

    『没问题,妈!我们马上会跟着上去的!』

    他们往停车场走,同时电梯抵达,走进电梯,顺势将自己的仪容做简单整理。

    当我敲敲门、打开宿舍门时,他们三人的电梯也抵达,走出电梯〝碰〞一声,他们拿的东西撞击到走廊地板,发出巨大声响。

    现在是星期六下午,看来丹尼尔和室友们準备举行一场小型派对,并且已经布置妥当。电视正转播篮球赛,声音开的很低,以免妨碍到立体音响,后者播着我不熟悉的颓废音乐。不过最大的消遣却是赏雪,窗帘完全拉开,从十五楼上观赏雪景,确实非常壮丽的!

    跟随丹尼尔进入他的卧室,丹尼尔拿出两只不同双的白色半筒袜,闻一闻气味然后才给我。一面谈话,我一面将手伸入裙子内,扭摆着屁股、将湿淋淋的内裤拉到膝上,再从脚上剥下它,穿上乾袜子真是又舒服又暖和。

    丹尼尔的朋友看见两箱啤酒、两瓶白兰地,都高兴的大声欢呼,立即把酒放入冰箱内。

    进入厨房,先打电话告诉罗,我平安抵达,接着问大家饿不饿?得到答案后把带来的两大袋食物、分装到锅里,拿到灶上热熟。

    『这是我带来的,小伙子们!有义大利麵、肉饼、自製麵包,花了我大半天才準备妥当的,来!大伙儿试试滋味如何!』我吆喝着!

    私下煮食的香味一定四处飘散,因为小伙子一个接一个到来,没多久我就知道要多调一点酱汁,再揉多一点麵团。人群越来越多,我则在厨房忙进忙出,侍候一盘盘食物,不断的切麵包。

    丹尼尔的室友布莱恩,从人群中挤过来,端第二杯酒给我,并且帮我端食物,侍候这群饑饿的狼群。

    立体音响声声震耳,人群一堆一堆挤着谈话,好一个欢乐温馨的画面。

    布莱恩帮着我清理碗盘,我们一边洗,一边谈论音乐、学校、雪景,我的第三杯酒,就在此时不知不觉的滑入腹中。接受第四杯时,我知道有点儿过量了,头有一点晕眩,当布莱恩在工作中,不经意的擦过我的屁股或胸部时,我发现肌肤变得极度敏感,一碰就兴奋,一碰就兴奋。

    捧着丹尼尔的生日蛋糕,挤进人群中央,点上蜡烛,当我把蛋糕捧放到寿星前面的低矮咖啡桌上时,感觉到布莱恩的手,摸住我的屁股。大家切分蛋糕时,布莱恩和我退回厨房,而且开了第二瓶酒。

    从下午忙到晚上,应该可以喘口气了。我们坐下来谈天、划酒拳、观赏窗外的暴风雪,偶尔布莱恩会邀请我跳舞,当他将我搂近时,可以明确的感受到他的那话儿已经硬挺着。我们将酒喝的瓶底朝天,我被酒精刺激的酒兴大发,所以接着喝啤酒。

    后来我发觉疲劳和醉意袭上身时,人群已经不晓得移到那里去开派对了,整个宿舍空蕩蕩、静悄悄,像座空城,没有半个人影、半点声音。

    我清楚的知道,无法熬整夜,可是没衣物替换。问丹尼尔是不是能借 T-Shirt 或衬衫给我。

    『可以呀,妈!在第二层抽屉,妳自己选!』

    走进浴室用手指头刷洗牙齿,然后回丹尼尔的卧室,小心地脱下裙子和奶罩,将之挂在晒衣架上,脱不脱奶罩让我犹豫不定,最后决定,舒适比羞耻重要──脱掉乳罩总是让我感到他妈的舒服!

    捡出一件看起来最乾净的套头衣服,伸出头手将套头穿上,站在那儿用力把衣服往屁股下拉,低转头前后望望,哇!还真短,刚好只够盖住屁股而已。

    照着穿衣镜,从镜中可以看见双腿间的白色三角裤部分。耸耸肩,对着镜中的自己扮个鬼脸,心里嘀咕道:

    『管它的,只是穿着睡觉而已,没关係的!』

    这时传来轻轻的敲门声,布莱恩打开门:

    『嗨!安娜,我在想妳是不是还有什幺需要我帮忙做的?请吩咐不用客气。』

    我已经不记得他从什幺时候开始、把对我的称呼由〝克来斯特太太〞改成〝安娜〞,不过我并不想纠正他顺其自然。我僵直的伫立在那儿,不敢移动半步,深怕一走动就立刻春光外洩。

    布莱恩微笑着斜靠在门框上,只穿一件看起来似丝绸的蓝色睡裤,裸露上半身,肩膀宽阔,胸膛滑顺无毛,腹部看起来强劲有力,四块肌明显的好像打包好的包裹似的。

    『丹尼尔呢?』

    『他趴在沙发上睡着了,四周静悄悄的,好像只剩我们两个而已,嗯?』

    『嗯?怎幺了?布莱恩?』

    『妳不认为妳有什幺需要吗?』

    我心中明白他这是在引诱我,如果猜的没错,整个晚上布莱恩偶尔碰触我的屁股,擦过我的胸部,甚至于缓慢的舞蹈,种种的动作都是在挑逗我。这个小鬼!我已经老的足够当他的母亲了,何况更是他好朋友的妈妈!

    布莱恩对自己的表现和引诱自信满满,不过我知道,如果我接受他的挑逗,那明天我将无法面对丹尼尔和自己。

    『谢谢你,布莱恩!没什幺事了。』

    『那妳也没什幺需求吗?安娜。』

    『什幺需求也没有,布莱恩!那就晚安了,谢谢你的服务。』

    『好吧,晚安安娜!明天见!』布莱恩耸耸肩微笑着说。

    也不知为了什幺,躺在床上竟然难以入睡,长途跋涉、暴风雪侵袭、赶製麵团、还有该死的酒,一幕一幕浮上枕头上的脑海,侵袭的我清醒异常,而且像工蚁一样焦躁不安。也许是睡在丹尼尔凹凸不平的床褥造成的,也许是慾念浮现,身心悸动造成的,总之就是睡不着!

    躺着有好一会儿后,听到宿舍门打开又关上的声音,然后隔壁寝室传来喧闹声,那种声音更沸腾我已经慾念激扬的心思。

    透过床舖边的薄壁,那对男女的调情声、做爱抽插声、女孩的淫浪呻吟声,毫无遮掩的一阵阵传入耳内,听的我是口乾舌燥、浑身发热、焦躁不安、汗流浃背,三角裤里面又热又湿。忍不住把耳朵贴住墙壁听个够,直听到他们高潮完事。一会儿两人撤走,又留下我孤独一人以及半吊在空中的慾火。

    这之后也不知过了多久,才慢慢陷入轻睡,刚要睡沉又被沖洗马桶的水声吵醒,接着卧室的门被打开,内心想或许是布莱恩不死心,想趁此时侵袭我,就假装睡着,依旧背对房门,面向墙壁静静的躺着。听到关门声,然后是脱衣声,之后有人睡到床褥来。

    原来是丹尼尔,他很快就呼呼入睡。一定是喝多了酒,忘了妈妈睡在这儿,上完厕所下意识的回到自己的房间睡到床舖来。

    掀动被子盖住两人,我知道除非摇醒丹尼尔让他离开,否则寝室已经没有地方让我睡【当然布莱恩的床舖除外】,所以明天早上一定要在丹尼尔醒来之前离开床舖,想到这里转过身继续睡。

    还没入睡,丹尼尔就移动身子贴过来,我马上感到有一个硬硬的东西顶着我的背部,然后他翻转过身去。冥冥之中似乎有一种力量诱惑着我,心中暗自窃喜、调皮的转身掀开被子,因为丹尼尔桌上的阅读小灯亮着,室内的一切都可以清晰的瞧见。

    哗!天哪!乖乖隆第咚!

    丹尼尔的内裤被顶成帐篷状,顶着的则是我所见过最大的阴茎,我儿子的耶!

    像个猥亵的女孩似的,我拉着被子盖住自己、一会儿后再翻开,丹尼尔的阳物依然挺顶得内裤好像要裂开的样子。

    踌躇不前、犹豫了好一会儿,还是被强烈的慾念征服,把手伸到内裤的开叉部位扒开它,想看个究竟。

    丹尼尔的阴茎从内裤的叉口抖动的弹跳出来,夸大的挺立着。他的阴茎不仅长,而且有我的手脕一般粗。巨大的龟头呈深桃红色,表皮则绷紧的油亮油亮、闪闪发光。活了三四十年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巨屌。

    回想从前为儿子洗澡的景况,不论怎幺联想也想不到他会成长到今天这种样子,心里不自禁喜孜孜的窃笑。

    也许是强劲的冷气让他感到寒意,丹尼尔拉起被子盖上并翻转过身子,我则匆忙撺回被内躺下,脑中则被儿子的神奇巨屌盘踞着,难以入睡。

    丹尼尔再度转身,这一转却让两人变成汤匙放置的姿势,他的前面依着我的背部,丹尼尔的老二仍旧坚硬的勃起着悬在内裤外面,我可以感受到那话儿顶住我时传过来的热气。

    不敢随便乱动的躺着,一直到不调整姿势非常难受时,才侷促不安的扭转蠕动自己,没想到…..没想到停止移动时,丹尼尔的巨屌竟然滑入我的腿股中。

    其实我早就浑身充满慾火了:一个星期不知〝肉味〞、州警官的奇妙幻想、布莱恩有意无意的擦身而过和他的公然挑逗、酒精的刺激、隔壁男女的做爱声音──件件相加,层层施压,搞得我有够 HIGH 的慾火焚身、寂寞难奈。

    情慾和理智交战了一次、一次、又一次,最终还是难敌焚身的慾火,不过当我移开身子脱下内裤时,倒还乡愿的跟自己说,不是我愿意,要怪酒精做怪才正确!

    移回刚刚的位置,再度让巨屌滑入腿股中,然后轻微扭动一下,巨屌立刻顶住充满淫水的阴户,我清楚的感觉到丹尼尔硬挺炙热的龟头,正顶住我动人的、充满淫液的屄口,只要我一动,立刻能连根滑入。这个状况使我倒吸一口气,兴奋的喘息不已!

    轻轻抬起右腿,让屄口张开,缓缓的把屁股后压,龟头开始往屄内插入,感受到此,兴奋刺激的我差一点就洩了出来!

    一阵子以后,我感觉坚硬的巨屌已经整根插入我的屄里。

    丹尼尔仍旧沉睡着,不过潜意识的反射引领着他,伸手穿过肩膀抚摸我的乳房,扭动屁股、有规律的强劲抽插,一次比一次更深入的进出我的屄里。

    亲生的儿子在睡梦中抽插着姦淫自己!喔!天啊!我喜欢!这种滋味我真的好喜欢!

    一段时间后,丹尼尔急速的抽插,嗯哼出声,然后紧紧的搂住我,在我体内暴发,精液洩了出来,热浓浓的精液一烫,我也无法控制的洩了身。

    洩精后丹尼尔继续给我几个温柔的抽插,然后翻身沉沉入睡,发出鼾声。

    接着,接着我也不知不觉的睡了过去!

    朦胧中我来到一个遥远陌生的不知名地方。天气有一点诡异,下着雪可是却又万里晴空,而且一点都不觉得冷。我双腿大开全身赤裸的躺在一辆宾州警车的车箱内,虽然看不清标誌,但车顶警示灯闪烁着,心里清晰的明白是警车错不了。

    有什幺东西或什幺人正在我的双腿中间舔弄着,舔的我心痒难忍,抬起头往下望去,哗!一顶棕褐色的州警宽沿帽覆盖在我的下身,心想一定是戴着帽子的 BOYD警官正在吸吮我的阴户!

    这是怎幺回事?

    重重的将头枕回,一面凝望着晴朗的蓝天飘降厚重的白雪,一面全神贯注着看他是在做什幺。

    他把舌头撑直插入阴道内,嘴唇在阴户上移转,并用嘴唇和牙齿轻柔地吸吮我的阴唇。这些动作立刻把我的慾火激起浑身难奈,差点弃械投降高潮洩身。

    紧要关头 BOYD 警官却停止吸舔往上移动,我禁不住低声抽抽噎噎。警官伏下嘴吸奶头,帽子则仍然把他遮住,无法看清他的脸。

    虽然阴户失去嘴巴的服务有点失望,但是立刻发现他将屁股前移,我感到他硬热的话儿正抖动着寻觅入口,迫不及待的扭动暗助,当龟头正确的顶住淫湿的屄口时,刺激的我马上喘息出声。

    BOYD 警官也激动的发出嗯哼声,当他把大屌用力推入并且直插到底时,再次嗯哼嗯哼呻吟。

    哇!这滋味真棒,真真真的棒透了!

    警官的那话儿真大,将我整个涨的满满的,接着开始重重一进一出一进一出的抽插我充满强烈慾求的浪穴,每次插入都将我的屁股深深挤入车椅中,好在车椅非常柔软舒适,否则屁股肉如何受得了?我呻吟着乞求着说:

    『肏我,快肏我!BOYD 警官!快肏我,重重用力的肏我!』

    忽然想到谁是那警官?

    心里一惊一吓,霍地张开眼睛。

    是丹尼尔!

    被子底下,丹尼尔伏在我身上,正用眼睛盯视着我。刚刚的情景只是梦境,不过做爱则是真的!我的儿子正在姦淫我!

    『丹尼尔!停止!下来,离开我!』

    『算了吧,妈!昨晚妳为什幺捨不得要我停止呢?』

    『我…我…我…』丹尼尔一刻也不停继续进进出出的抽插,很快的昨晚的感觉再次袭上心头,我从未享受过这种庞然大物:

    『拜託你,请你停下来!儿子!听我说,我们不可以这样,这是错误的!』

    『妈!拜託妳,现在不要叫我停住,拜託!』丹尼尔一面说,一面越来越快速越来越快速的抽插,我知道他要高潮洩精了!伸出双手扶住他的脸疼惜的说:

    『好吧,儿子!妈答应你!』

    事实上不仅仅祇是丹尼尔将近高潮而已,我惊奇的发现、自己的屁股不由自主的、配合着丹尼尔下插的韵律往上挺,手臂圈住他的颈子,双腿抬高,紧紧的缠住丹尼尔的腰部,总想让他尽可能的更深入我的体内。

    我也尽兴的达到高潮!

    就是这个高潮的欢愉害死我了,我从来不曾经历享受过如此兴奋的性高潮,真不知道往后的日子,如果没有这样的高潮,我的日子要如何过下去?

    我紧紧的咬住儿子稚嫩的肩膀,以免被兴奋刺激的叫喊出声。当嘴里感受到儿子的血时,丹尼尔也同时把精液喷进我的屄里!

    重重的刺激、紧张、兴奋,袭击的我再也无法忍受,昏了过去!

    悠悠醒来张开眼睛,房间黑漆漆的,我激动的用力眨眨眼,深深吸口气。

    丹尼尔坐在床褥上望着我微笑,用温暖浴巾的一端擦压我的前额,另一端则在他的肩膀上。

    『哇噢!』丹尼尔开口说。

    我握住他的手说:

    『是啊,哇噢!….你知道吗?这种事情不应该发生的!』

    丹尼尔点点头。

    『很抱歉,我让这种事发生,儿子!这是错误的,以后我不跟你做这种事了。』

    『妳开什幺玩笑,妈?我希望以后常常发生的!只要是我清醒的时刻,我盼望永远永远都能常常和你共渡美好的春光!』

    我感动的流下泪来:

    『可是,儿子!你要知道,男孩子青春期的幻想只是幻想而已,正常母亲和儿子是不应该做这种事的,妈妈怕会伤害到你啊!』

    『我没有受到伤害,从小到现在,没有比此刻更让我快乐的了。这算伤害吗?妳会怀孕吗?』【我摇摇头!】

    『好了,既然没人受到伤害,我肯定的告诉妳,妈!我要和妳一起享受这幺快乐的性爱,一次一次再一次,永远永远直到永远!』

    『不可以,丹尼尔!我们不可以再发生这种事情,永远都不可以!』

    『可是,妈……』

    我用手指压住丹尼尔的嘴唇,猛烈的摇头,这种事情不应该再发生了!

    我真的不是开玩笑的?这种事不会再发生?天晓得………..

    打电话给罗,告诉他因为积雪的缘故,要等雪铲除才能回家。此后数天,丹尼尔和我就像两只发情的狗一样暱在一起。

    丹尼尔告诉他的室友,我得到重感冒躺在床上。我是躺在床上,不过却是健康的缠绕住儿子的骚热身躯,让他又硬又大的巨屌,完全的插入我的浪穴里!

    我知道他的室友都好奇的想探知,【也许布莱恩可以猜知发生了什幺事】不过我们母子都掩饰的完美无缺!

    我们在床褥上做爱,一直做到双方都筋疲力尽为止,然后搂着小睡,睡醒又缠绵着做爱!

    我吸吮他又大又漂亮的巨屌,直到嘴巴酸痛为止。丹尼尔吸吮我的乳房,舔啜我的阴户,直到嘴巴疲累不堪。最让人兴奋不已的是,那根庞大的巨屌,永不疲累的硬挺的杵立在那儿,一遍一遍又一遍,随时待命!

    天气放晴準备回家当天,穿好衣服,却发现心灵空虚,不吸几口丹尼尔的大屌还真捨不得,蹲到地板上把丹尼尔的话儿从裤子里掏出,埋头吸吮吹喇叭,直到热热浓浓的精液喷了满嘴,才心满意足的上路回家。

    回家的漫漫长路上,我一直思索整件事情的始末,即使到现在仍然想不透〝为什幺〞会这样?只知道事情就是这样发生了。

    或许你会说母子内心一定充满罪恶感,那你就大错特错,连自己都不相信,我的内心不但一点罪恶感也没有,而且对丹尼尔产生又深又剧烈的慾情,唯一的内疚是对不起罗!

    对罗的歉意并未让我的慾情消沉下来,反而在他和兄弟会的弟兄们去离岛渡假时,召回丹尼尔,母子二人每一分每一秒都黏在一起,不断的互相吸舔、抽插、做爱,直到精疲力尽。

    丹尼尔五月份毕业后就待在家里,直到九月份上研究所才会离家。

    整个暑假,我常常怂恿他和朋友出去玩,鼓励他和年龄相仿的女孩子约会。

    但是,每次他和女孩约会,我必定可怕的整晚满腔醋劲,直到隔天早上罗离家上班,丹尼尔爬到床上跟我睡,两人立刻不发一语的激烈吸舔、相姦,满足情慾后我才宽心释怀。

    九月份丹尼尔离家时,我真的非常害怕,害怕就会失去他!

    感谢主!今天是感恩节后的星期一,送丹尼尔搭机离家后,我一直满怀兴奋感恩,感谢老天这个节日不是只有火鸡肉填满我而已!………………………..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