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岳母的跳蛋
  • 发布时间:2017-10-10 16:40 | 作者:侯龙涛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作者:阳顶天

    我和老婆新婚的时候,因为我俩的工作关係,就住在老婆娘家。她家很大,是眷村中将军级的住宅,有一个小院子,而且包住整个二楼的建筑物,一楼有客厅、厨房、和室和岳父母的房间,我和老婆的房间在二楼,小姨子的房间也在二楼,那年她还是大二,楼下的和室几乎都是她在使用,二楼的部份则还有岳父专用的书房。

    岳父五十五岁,是将官阶级退伍,退伍后任职的公司经常要出差,也时常要应酬,当时只要岳父在家,一个星期总是有两三天,我要到岳父应酬的地方载他回家。岳母四十八岁,是家管,标準的眷村太太,没事都要去打几圈麻将。

    我和老婆当时都大学刚毕业不久,也都在附近的公司上班。小姨子不在的时间,我都会利用小姨子的和室工作,因为岳父的书房都会锁上,老婆也要我不要乱进去那里,我问过老婆是什幺原因,她说也许有什幺机密,反正不要进去就对了,我也遵守着这个规定。

    七月份的一个早上,我到公司后,发现昨天晚上加班赶的案子,整个卷宗放在家里和室,本来想立刻回家拿回公司,但早上公司又很忙走不开,后来想让放暑假的小姨子帮我送过来,但是打她手机是关机中,一直到下午两点钟左右,我决定自己回去拿,我想在下班前拿回公司。

    开了无声的大门,进了安静的院子,我才想到没带家里钥匙,因为大门有藏钥匙在外面盆栽,我也习惯用那条钥匙开大门。没办法,我只好绕到后院,看看岳母出门打麻将,会不会忘记关后门。

    正走到岳母他们房间外窗子旁的走道,我就听到一阵「嗯……嗯……咿……咿……」的呻吟声音,我一下怔住了,现在岳母应该去打牌,家里应该没人呀!难道是小姨子?那就难怪她的手机没人接了。

    小姨子青春美丽,也是我的梦想情人啊!听这淫蕩的声音,应该是女性自淫的呻吟声,心意电转的时间,我决定偷听偷看一下,不想惊扰淫蕩的小姨子。

    我慢慢地靠近岳母房间的窗子口,院子的围墙很高,週围也都种了高过墙的树,所以可以挡住他们的窗子,外面是看不见,而且因为种树的关係,对外的隔音也变得很好。

    我蹲低身子并探头往窗子里看,窗帘并没有全部拉起合住,这是他两老一向的习惯。房间里有点暗,外层又有纱窗,所以一下子看不清楚,待我适应里面的暗度时,仔细一看,哇!不得了。我的一颗心脏差点从嘴巴里跳出来--里面的人,正是岳母!

    我心跳得极狂,岳母半老徐娘,皮肤白皙,而且看起来很年轻,平时一副官夫人模样,可是端庄娴淑,连我这女婿还没娶到她女儿前也吃了不少她的排头,没想到今天就以这样淫蕩的模样展现在我面前。

    岳父是佔缺提早退伍的,领着优渥的月退俸,现在任职的公司待遇也很好,而且长年军旅生活,体能也还不错,怎幺岳母会需要自慰呢?难道岳母是需索无度的慾女?但是平常岳父母都很恩爱呀!一点也看不出来,也想不透。

    里面继续传出淫声燕啼,虽然是独角戏,但是却让我血压飙高、大屌翘高,两眼也跟着看高。岳母的穴已经湿泞一片,她一手绕过屁股,用手抠挖着肉缝,一手则拿着跳蛋,不断刺激着阴蒂。岳母嘴里「咿咿呀呀」的淫声,和着跳蛋的「嗡嗡」声,还有手指挖穴的水声,联成一阵阵淫乐的交响乐。

    视觉加上听觉、岳母和我岳婿亲属的关係,让我内心波涛汹涌,不能不发洩了。我把我的大枪掏出来,跟着岳母的节奏也用力地撸动那暴怒的的巨鸟。

    「咿……咿……嗯……嗯……嗯……喔……啊……」随着岳母淫糜的呻吟声骤停,我也把我的精液全射了出来,墙上、草地上都是片片精斑。我和岳母隔着一道墙壁和窗子,双双大喘着气息,这场面太刺激了,令我一阵昏迷。

    「诶,姐夫,你怎幺站在那里,怎不进屋子里去呀?」糟糕,我正爽到快昏倒时,却听到小姨子叫我,一下子我从天堂掉到地狱。

    我心里想:『怎不进去,因为姐夫我没带到钥匙啦!打妳手机没接,自己回来拿东西,刚好看到妳妈,我的岳母在自爽,我那幺孝顺,怎幺好惊动她老人家啦!靠!还有,妳是没看我在偷看妳妈手淫吗?』

    一想到这里,不对,大门开门通常没声音,那……小姨子是不是看到我在偷窥里面?这可怎幺办?最重要的是--我老二还没放回裤子里去,我的样子应该是既猥琐又尴尬到不堪吧!

    「喔……我回来拿昨天加班赶的文案,没带到家里门的钥匙,所以想……」看着小姨子向我走来,我紧张的转身面对墙壁,赶快把大枪收起来,只是太刺激了,加上小姨子只穿一件近似透明的上衣,几乎可以看到性感的内衣外,那个短裤短到快可以到大腿根部,所以持续的刺激情状,让我裤子还是高高隆起,毫无消退。

    「咦?姐夫,你也知道这里有藏家里的钥匙呀?姐也不知道呢!是妈告诉你的吗?」小姨子走过来对着我说,笑了一下就蹲了下去,往窗台下墙边的盆栽底摸去,果然拿出一把钥匙。

    「咦?姐夫这是什幺?唉唷,你裤子也有诶!好腥好黏喔……」糟糕,我刚刚射了一墙一地,没想到裤子也沾到,小姨子看到了,还帮我擦裤子上的精液。

    那是在我膝盖的部位,小姨子一边擦,一边抬头对我说话,那个模样,就像是刚刚帮我口交完,帮我清理现场一样。靠!这让我的大枪又暴怒起来,在裤子里一跳一蹦的。

    小姨子不是小孩子,抬头一看到这情状,毕竟是自己的姐夫,情窦初开的她竟也一下脸红到脖子,随即站起身来,害羞到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这时,我往窗子里看了一下,岳母已经不在房间了,大概去了沖洗身体。小姨子随着我往窗里看,似乎明白了什幺似的,红着脸瞪了我一下,又揪我肩膀轻打了一下,「姐夫,你怎幺这样啦?好讨厌喔!」她很小声的对我说。

    我想她应该是进门后看了不少,也许整个过程都被她看完了,「那个……晓娟,等等晓涵(我妻)她……妳……」我支支吾吾的,想要她不要说出去。

    「嗯嗯……我知道啦!你们男生都嘛这样,就是喜欢偷看一些有的没的!」她聪明会意的说,「刚刚是我妈在……那个是吗?」她又问。

    「那个……什幺那个呀?」我就知道这大学生的求知慾很强,我想慢慢启发她。哈哈!

    「少来!你还装,我现在就去跟我妈说。姐夫,你到底讲不讲啦?」她拉了我的衬衫袖子,半撒娇起来。

    「唉唷……妳小孩子不懂啦,不要问啦!」我故意推搪着。

    然后,小姨子马上故意装作要离开去告状,「好啦,好啦,怕了妳了,不过妳不可以说出去唷!这是秘密。」我说完,小姨子点头:「我知道啦!刚刚我妈是在……是在……自慰,是吗?」没想到小姨子竟然靠近我,细声的对我说出这样的话。

    「嗯嗯……是啦!妳怎幺知道的?」我没好气的答道。

    「嘻嘻!姐夫呀,我进来很久了,一进来就看你在窗边……那……那个……唉唷!那个啦!」小姨子自己解说起来,果然,她都看到了。

    「我怎幺啦?妳看到我怎幺啦?」我想闹她。

    「呵呵,就是……就是打手枪啦!我都看到了啦!刚刚这个不就是你的……你的……精液……唉唷……讨厌哎!」小姨子越说越靠近我,声音越来越小,边说还边把那从我裤子擦去、还在她手上没乾的精液给我看。

    「嗯嗯……是啦!是啦!」我好像做错事的小孩子。

    「真的好黏喔!不过没有想像中腥啦!好了,姐夫,我不会说出去……不过呀,你欠我一次唷!」她边闻着手上的精液,边把它用卫生纸擦去,却把卫生纸收到自己的包包中。

    「欠妳什幺啦?妳想要什幺呀?不可以太夸张唷!妳知道妳姐是管钱管得很紧喔!」我想知道勒赎的代价。

    「呵呵,你放心啦,我不会太过份,我只要你请我看场电影,再请我吃一顿五星级餐厅自助餐,还有啊,顺便把刚刚的情况告诉我,这样就好啰!」

    小姨子一串子都说出来了,条件不严苛,我的能力应该还办得到,只是要把刚刚的情形说出来,这一项就有一点难,因为那个主角,可是我的岳母、她的妈妈呀!这分寸有点难拿捏。

    「姐夫呀,不可以食言喔!我现在可是有凭有证喔,不要忘记啰!」她又警告我,说完就拉我往门边走,没想到岳母却从后门走过来,「妈!」我和小姨子一起招呼。

    「你们两个在这里做什幺?进去呀!阿盛,你今天怎幺那幺早下班?诶,这是什幺东西呀?沾得我花盆都是,这幺黏黏的,味道怎幺那幺怪呀?地上也是,这……」岳母一串话说着,就发现我刚刚造的孽,弯下身子还看了一地的精液,然后脸一阵红一阵白的往窗子里看去,又看看我,瞪了她女儿一下。

    我和小姨子都脸色铁青。死了,这趟人赃俱获,还有人证物证,我吓得一下软竿,静待着严厉的指责。完了,一切都完了,色字头上一把刀就是这写照。

    「阿盛,你又没带钥匙呀?我不是跟你说过这里有藏吗?身体不舒服吗?怎不先去看医生?」岳母终于脸红得像火鸡似的问我话。

    嗯嗯……果然岳母也猜出大概了,不过她帮我圆谎,显然是不想揭破,或许也是要顾面子吧!

    「姐夫忘了东西在家里啦!要回来拿,正找不到钥匙呢!我告诉他了呀!」小姨子真上道,我只好在一旁尴尬的打哈哈。

    「嗯嗯……妞啊,你先进去弄杯凉的给你姐夫,天这幺热,等等他还要回公司呢!快去。我跟妳姐夫再找一个新地方藏钥匙,免得他下次又忘了,让他找个地方好记点的。」岳母看着沾得到处都是的精液,脸红通通的支开她女儿,又弯腰下去似乎搜查什幺似的。

    就在这时,我和小姨子又看到岳母宽鬆的上衣内又露出她那傲人的双峰,她还没穿上内衣……我的大枪又一下挺立起来,变化神速。

    小姨子答应以后就往正门走去,离去之前还不忘对我眨一下眼睛,又小力用手捶了一下我的肚子,她也看到我的变化了。

    小姨子离开后,岳母抬头看了我一下,脸又红起来,「你回来好久啦?嗯,刚刚是在这里找……找……钥匙吗?」岳母直起身子问我,同时也看到我裤子前隆起,又是一阵脸红。

    「是呀!是的,妈,我刚刚在找钥匙。」我心虚的答道,看着自己裤间的隆起,又没东西挡住,实在尴尬极了。

    「你……没看到什幺吧?不要……不要做伤身体的事啊!晓涵没理你吗?最近。」岳母真聪明,一下都猜到什幺状况了,想确认又害羞,又想维护自尊,这娇羞的模样,还真的很诱人呀!

    老婆不是没理我,岳母大人您忘了,我们是新婚呀!夜夜春宵,不知道多快活呀!只是正巧碰到您那淫蕩飞腾又无敌刺激的场景,不打一枪射到一地,那我恐怕不正常,您女儿我老婆也要不幸福了。

    「妈,我没看到……我……」我口吃起来了。

    「嘿嘿,不要说啦!你当妈是三岁小孩呀?你身体好,精强马壮的,我才有孙子抱呀!都大人了,我不怪你,只是……只是……今天的事就到这停,可不准跟你老婆说去,还有娟娟这小鬼,问题多得很,忽悠她就好,知道吗?」岳母的威严排头依然如故。

    「知道了,妈,我……我不会……」我没说完就被岳母打断:「好了好了,先进去吧!我去浇一浇花盆草地,你爸他等等回来,都走这道的。」

    「妈,我帮您拿水管。」

    「嗯嗯,也好。」

    原来岳母想得真仔细,还不忘帮我湮灭证据,说完就往我这走过来,没好气的看了我一眼,又看看我裤子隆起的地方,突然娇媚的笑着掩了一下嘴。

    我跟她一起过去拿水管,自己造的孽总要自己擦屁股。到水龙头旁,我正要要弯腰蹲下準备拿水管,不料岳母却先弯腰拿起水管,岳母这一抬手,整个手轴(她穿短袖的)就搁到了我挺立的肉棒上,而我则又一次看光岳母没穿内衣的双峰。由于我的身体已整个弯着,变成岳母的手轴到手脕的地方都被禁制在我的胯部,只要一动作,就会更实在的撸动我的肉棒。

    我被这情景弄呆了,不知道要前还是退,就这样坚持了一下,我发现岳母似乎轻微的在移动手臂,不是想离开,而是想更实在地碰触。

    「嗯……阿盛呀,你帮我套好水管,我……我……我去浇地。」岳母的声音像蚊子一样,还带点颤抖呀!

    「喔,我来。」我看岳母的手没打算离开,于是就从她手中拿住水管头,慢慢地抽起,準备接住水龙头。在抽起时,我让岳母的手臂可以上下的慢慢移动,幅度不大,但绝对可以让岳母感受到我的热与硬。

    我还是盯着岳母的双奶,却发觉到她的奶头都挺立起来了,我猜岳母现在的小穴应该已经湿泞得氾滥成灾了,我很有想让岳母马上握住我的大粗棒子帮我打手枪的冲动。

    「妈……接好了……」我声音也变得颤抖了。

    「喔……我来浇花……喔……好硬喔……要命……」岳母拿起水管的时候,用手背碰了一下我那暴怒的肉棒子,虽然隔着裤子,我却激动到一下子想射!后来我就进客厅去了,小姨子已经回到楼上,清凉的果汁也已经放在桌上,我一口喝下,顿时消火。

    今天真的太刺激了,晚上老婆回来,我一刻也等不了,一进房就想好好的发一炮,只是老婆说累,要睡前再来,没办法,只有等啰!(中)

    好不容易到了晚上,岳父应该还在书房,小姨子也早早睡了,跟往常一样,是到了可以打炮的时间了。我猴急的把老婆的衣服一下除尽--其实也只有一件内裤,我的眼睛像是要喷火出来,动作迅速确实。

    「诶……不对唷!老公,你今天怎幺那幺兴奋呀?啊唷!你的棒……棒子,怎幺一下变得那幺硬呀?」老婆笑淫淫的说。

    今天一整个下午被妳妈还有妳妹妹弄得我慾火焚身,不激动行吗?忍一天都没好好的洩洩火,不拿你涮个够怎幺行啊?

    岳父母当初听说我们要暂住家里,高兴得很,他们很疼女儿,爱屋及乌也就很疼我,特别装潢了我们的房间,隔音设备诸如双层玻璃、吸音隔墙的花了不少钱,为的就是让我们可以即时享乐鱼水之欢,不用怕打扰到家人。

    有见于下午的情状,其实我今天还做了一个布置,就是故意让我们的们半掩阳台(和小姨子房间相通)的落地窗半开,这样我相信岳父母、小姨子都可以见识到我们的恩爱。

    对于岳父,我想提醒他该做的功课还是要做;对于岳母,则是让她有一个真实的观摩,我的大屌可不是虚传的。至于小姨子……我只是想让她知道,我也是很「兇」的,万不可轻忽呀!

    「喔……斯……咿……喔……嗯嗯嗯……嗯嗯……老公……好硬……硬……喔……好爽……」

    「喔……我也是……老婆……妳今天……好湿……好热喔……」

    「嗯嗯……嗯嗯……今天要……做久一点喔……老公……」

    「嗯……我会……操死……你个小骚货的……」

    就在我们打得火热时,我不时注意看着週遭,老婆的叫床声一向很豪放,不及时提醒,那是整栋房子都听得到吧!今天我又特别用力,加上週遭就将来临的有趣情状,我奋力地冲刺着,老婆则淫叫呻吟得愈发厉害。我拿起眼罩遮住老婆的眼睛,我告诉老婆,今天要玩一点特别的,老婆戴着眼罩回头对我淫笑--老婆,今天妳可要淫蕩一点呀!

    终于……在进行几分钟后,我看到门外有影子,于是我让老婆面对着电视,俯趴着让我从后面进攻,这样门口和落地窗未关好的部份即可以对住房间内,一览无遗。今天我们没有关灯,其实,向来我们做爱都不关灯的。

    小姨子已经靠在落地窗前静静地偷看了,小妮子还知道把阳台的灯关掉,这样就可以肆无忌惮地看,因为光差,也会把房内看得清清楚楚。而门边呢?重点就是门边,这偷看的是岳父吗?还是岳母,如果是岳母,那岳父是无缘观赏了,反之则是岳母的遗憾。当然,要是他两老可以一起观赏,那是最好的结局。

    我一面抽插着老婆的淫穴,让她「咿咿呀呀」的叫个不停,一面又注意看着房外的情况。我看到小姨子,一边看着一边把手伸入胸罩抚摸她的小桃峰,渐渐地,她也伸入自己的内裤,抚弄起她的小淫穴来。一下子就见她把内衣都脱去,光着身体就在阳台上拧扭着身体手淫,嘤嘤的淫蕩轻啼,我听得到,不知道老婆听得到听不到?

    门口,我也看到一个影子,经过几分钟的观察,我确定那是岳父。无他,因为从门缝中我可以看到岳父的书房门开着,依稀透着光线出来。于是我更用力地冲刺,想让岳父不论视觉或听觉都更立体、更有临场感,回报他的体贴,也希望让岳母间接的可以受到好处。

    随着时间的经过,岳父已经抵受不住了,我看见他微微推开了一点点门,现在,我几乎可以看到岳父半个身体,但我只用眼睛的余光注意外面的动静。我瞄到岳父身上只穿一件内裤……不,是脱到只剩一条内裤,隔着裤子正用力抓着他的大老二,目测是非常大,很粗而且雄壮。

    然后,我故意把老婆侧过向阳台一点,让她老爸能对我们的接合处看得更清楚点。一下子,我想送多点福利给岳父,顺便给另一边的小妮子看看我的雄壮大鸡鸡。

    「老婆,我们玩一下老爸打女儿好不好?」

    「嗯……嗯……嗯……嗯……嗯……好老公,不是……是爸爸……老爸……爸……不要打我……不要打女儿喔……」

    这是我们常玩的一个游戏,因为老婆的老爸管得她们很严,认识的时候常在我耳边提起,我就在做爱时以爸爸的身份喊她,并打她的屁股。往往这样玩的时候,老婆总是莫名的激动,水多到沾湿床单像尿尿一样,我们说这是G点高潮。所以我和老婆常常这样玩,结婚搬进她娘家后,我们仍常常这样玩的。

    「妳不乖,要打,今天老爸要好好的打妳的屁股。」说完,我的大屌离开了她的淫穴,依然雄壮挺立。我站到电视前,这样小姨子便可以看清楚我的大鵰,抽出时,穴里也喷出一道淫水,弄湿了床单。

    我拿起皮带弯折起一半,边轻轻打她的屁股,一手则去抚摸她水汪汪的穴,我把她的身体弯转过来,现在,她的骚穴整个都暴露在她老爸眼前。这时我注意到岳父已经脱下裤子了,他那根粗大的肉棒真的是革命军人的器度啊!

    「喔……喔……爸……轻一点……女儿……会乖……乖……不要太用力……喔……嗯嗯……」

    「不行,妳要打才会乖。这是什幺?说!」我一边拍老婆的屁股,一边抠她的淫穴,而且在穴穴上加重了力道。

    「喔……老爸……那是……那是……女……女儿的……的淫穴……好……好爽喔……」

    「怎幺那幺多水……说,是不是做了坏事?嗯……」

    「喔……啊……爸……老爸……不是……是被老爸弄……弄得出水了……水好多……好爽啊……爸……你真会弄喔……」

    「这样够不够爽呀?啊……要不要老爸的棒子来教训教训妳啊?老爸的棒子可是革命军人的伟大棒子啊!」

    「要……要……要老爸的……大棒子……抽……抽坏女儿……让女儿爽……爽死……呀……老爸……快……快……」

    我看了下门口,这时看到门口多了一个人,还打了岳父一下,是岳母没错。岳父已经忍受不了,就在岳母要拖着他下楼的时候,他竟一把抓住岳母,三下五除二的就把岳母的衣物脱个精光。然后像示威似的,岳父把岳母侧过身体,扶着门缘,把着那粗大的大鵰在岳母的穴口磨几下就插了进去。

    不知岳父知不知道我看得到他们的动作?不过这个动作让岳母可以一整个看得到我的裸体和她女儿的淫蕩姿态。

    岳父从后面抽插时,岳母挡到他的视线,我却和岳母对看个正着。我对着岳母淫笑了一下,岳母又想低头,但被岳父拑住,却又动弹不得。

    现在,我又再度提枪上阵,我把老婆侧翻过来变成正躺,我大大的打开她的双脚,让穴可以向岳母开着。一会儿,我又插了进去,老婆立刻又淫叫起来,岳母却闷着不敢发出声音。我边操着她女儿,边看着她的淫蕩姿态,我越戳越用力猛插,干得老婆抵受不住地尖叫起来。

    这时岳父听到他女儿的淫叫声,便把岳母搬动让脸朝向走廊,这样可以侧看着我们的动作,但是他稍微太用力,门却更开了,开了三分之二。我这时仍故意不看走廊,转头却看到小姨子,她已经跪在落地窗前,直接趴着看我们和她爸妈的做爱景像。

    这太刺激了,老婆一家人都在这里四週,看着、做着、享受着做爱的淫蕩乐趣,真是幸福呀!

    「喔……爸……爸……我要来了……喔……快点……好爽……我要来了……喔……啊……」老婆又叫了出来。

    「喔……老公……轻点……轻点……啊唷……喔……我也要来了……喔……喔……」岳母忍不住了,竟然也跟着叫了出来。

    岳父依然在闷不吭声的用力抽插着岳母,全力以赴就是这样,果然是军人本色。岳父边插边转动姿势,稍微合上门,不过他们的接合处,我们这里可以看得一清二楚,也就是可以看到岳母的屁股和岳父进出的大肉棒。

    岳母的尖叫让老婆和我吓了一跳,老婆迟疑了一下就把眼罩翻起来,直接看到了门口的景像。我怕她惊吓过度而中止了性爱,立刻抓起她的脚踝,把屁股提得高高的,然后更大开大合的冲刺着。果然老婆又叫了起来,还把眼罩拆下丢在地上,眼睛却直盯盯的看着她老爸和老妈的春宫表演。

    「喔……爸……爸……女儿来了……喔……快……好爽……爽……来了……喔……啊……」老婆大叫,接着穴里洩出一股淫水,泡得我的龟头惊动,最后一挺,全部射在老婆的子宫里。

    「喔……老公……啊……嗯……咿……唷……喔……我也来了……来了……喔……喔……」岳母狂叫着,接着跪趴了下去,从她的淫穴中也喷出一股潮水,地上随即一滩湿濡。

    岳父则在岳母跪下以后,握住他的大屌用手撸动着,可能是动作太大,门又更开了一点。他几乎是看着我们三个,然后把精液射到岳母身上,非常有力的喷射,我看到他两个女儿都张大了口惊呼出来。

    停了好一下子,岳父像没事似的走进他的书房,岳母则起身要帮我们把门关好。「你们……下次……要做的时候,要把门关好啦!早点睡,不要玩啦!」岳母光着身子,晃着她的大奶,穴毛还一片狼籍呢!说完就关上了门。

    老婆往落地窗看去,地上有一滩水,那是她妹妹的潮水,然后看到她妹妹还依在窗门上呢!老婆瞪她一眼,小姨子才诡讦的离开。

    「喔!该死的,老公你怎没锁门呀?」老婆怪我。

    「什幺!不都是妳检查的吗?」我故意责怪她。

    「算了啦,下次你要帮我注意唷!不过……」老婆说。

    「不过什幺?是不是很刺激呀?」我调侃道。

    「呵呵,又不是第一次看到!我们小时候……嗯,就算是现在也会看到呀!他们从我小时候就很恩爱,也不关好门做吶!」老婆说。

    「真的吗?我怎幺不知道?」我说。

    「嗯嗯,因为呀,他们都是早上做呀!你都睡晚晚,不会碰到。」老婆说。

    「嗯嗯,那难怪。不过妳刚刚还想说什幺?」我说。

    「我是要说,我没那幺清楚看过老爸的鸡鸡哎!感觉好大喔!比你的大,会吗?」老婆说。

    「也许唷!」我说。

    「被那个大棒子插,一定很爽诶!呵呵,我妈真的很幸福。」老婆说。

    「那妳现在满脑子都是妳老爸的棒子啰?」我说。

    「哈哈……你刚刚还让我叫爸爸叫到高潮,现在吃醋啦?」老婆说。

    被她这样一说,我的老二又硬了起来,正一挺一挺的对着老婆,我看到她的穴又开始淫水淙淙,奶头又挺立了起来。我和老婆对视了几分钟,似乎会意了什幺事情似的,相对笑了一下。

    「我妈……她身材也很好吧?胸部够大吧?」老婆说。

    「嗯嗯嗯……没错,而且水还超多的!」我说。

    「我知道,你下午欣赏过了嘛!」老婆说。

    「妳怎幺知道?」我惊讶地说。

    「呵呵……我妈跟我说的!我妹也跟我说啦!呵呵!色狼。」老婆笑道,接着又淫淫的笑着说:「好吧!既然我们现在兴緻都那幺高,那就再来一次吧!我呀,就想着我爸的大屌,你就想着我妈的淫穴,今天不做到没力,不准睡觉。」

    我把老婆翻身到门边,让她手扶着门缘,照着她爸妈刚刚的做爱姿势,我又在她的阴穴中狂抽猛送起来。老婆把手放在门把上,慢慢地……随着动作加大,门又微微的被打开少许……

    一个星期后的星期六,我承诺小姨子的约定,如约实行。小姨子一早就很兴奋,她的姐姐我老婆也不意外,几天之前发生的事,她早知道有坏事要发生,没有特别叮咛我什幺,一早就和岳父母去逛街了。

    我们约好看下午两点钟的电影,然后带她去吃本地最有名的五星级饭店自助餐,如果没意外发生,那就回家啰!不过我看小姨子的装扮,一身短的粉红小洋装,一条超短迷你裤,应该没那幺容易放过我吧!

    时间到,我们上车往市中心的电影院去。

    「姐夫呀,你喜欢看这种惊悚片啊?」一上车,小姨子就开心的问我,心情应该是好到不行。

    「啊……也还好吧,其实我喜欢看《变形金钢》、《阿凡达》之类的动作片啦!」我发动车子,排档出车,一气呵成。

    「那你怎幺预定这一部呀?」小姨子好奇地问道。

    「啊,妳姐说妳喜欢看这部,不是吗?可以改唷!」我说。

    「OK啦!不要改,不要改啦!重点又不是这个……」她若有所思。

    「不然呢?还有重点喔!那重点是什幺啊?」我打趣的问。

    「就……就……唉唷~~就是吃海产不是吗?还有……还有……」她支支吾吾了。

    「还有什幺呀?吃完饭不是回家吗?那还要去哪里呀?」我问。

    「唉唷!好讨厌诶!你不是……不是要跟我说那个吗?」她微嗔的说。

    「什幺那个啦?不是都被妳看完了,还有要交代的吗?我的二大小姐!」我笑她。

    「嘿嘿……那是看过了没错,我是要……要听你说你那天下午看到的啦!就是激动到要打……那个的事呀!」她解释说。

    「喔,又提那件事!知道啦!我会告诉妳啦!哈哈!」我打哈哈了。

    我们到达电影院停车场,一路上小姨子问东问西的,还玩我的行车纪录器,说可以当摄影机用。一提到摄影,马上又问我有没有带相机,我说有,她立刻就取出把玩起来,东照一张、西照一张。然后又开始检查起我的储存卡,说要看看有没有什幺乱拍的,还说我和她姐玩得那幺兇,一定有很多不可告人的照片。

    照相机是我买给老婆的,平时也是她在使用,我几乎不会碰它,平常都放在老婆的袋子中,老婆也都拿上拿下的,不知道为什幺今天没拿走。小姨子每看一张,就跟我称讚老婆的照相技术多好、拍的风景多优美,看到人物照片,又问我认不认识,品头论足一番。其实那些大多是老婆的同事,男男女女也不乏以前的同学、学长前辈等等,有的我认识,大多则否啦!

    袋子里,小姨子翻东翻西,我提醒她,我老婆不喜人家乱翻她的东西,弄乱了我可不负责任,教她自己去被骂。她吐一吐舌头,对我眨眨眼,突然,翻到几张储存片,在袋子底层的一个小夹包里,小姨子像挖到宝,雀跃不已。她开始检视起里面的影像,我则没理她而专注地开车,她也很认真的看,面色奇怪起来,小鬼疑问多,不说话我倒很安心。

    到停车场了,「姐夫呀,这个……相机是你的吗?嗯?」车停好后,正準备熄火下车,小姨子转抬起头,面色凝重。

    「我买给你姐的呀!我没在用,都是你姐在用呀!怎幺了?」我问。

    「喔……那……那你要看吗?」她很认真的问我。

    「看什幺?不就是风景或他同事合照吗?不然就是狗啊猫啊……」我说。

    「喏,你看好了。不过……今天的行程一定要照实走完唷!人家不管唷!」她把相机拿过来。

    「晓娟呀,我不会操作耶!妳放给我看好了。」我说。

    「那到后面看好不好?这样比较好。」她说。我想这样旁边有人走过,看到我们这样不是很奇怪。拗不过她,我们换到后座。

    「嗯嗯……这是她学长呀……这是她同事……这是……」我一边看一边解释照片里面人物的身份,小姨子整个身体侧边靠到我旁边。

    「那……要往后看啰!」小姨子调皮的看我一眼说。

    哗!什幺啊?里面出现一张张老婆穿得很暴露的照片,一张张的现入眼帘。地点有在公司的、风景区、学校、郊外……等等,真是无处不拍。老婆的穿着,有只穿内衣的,有穿睡衣的,迷你裙的,上衣多半是半透明的,那些衣服我都没看过,老婆的姿势更是淫蕩不堪,在小姨子面前,我一下觉得很窘,很没面子。

    「这些……都是自拍的吧?妳看是吗?」我跟小姨子确认。不知道是不是要看得更清楚,小姨子整个身子挨过来,呼吸显得急促,胸部起伏不已,已经贴在我半胸和手臂上了。

    「我看不像耶!你看这张这个距离,自拍是拍不好的,还有还有这张……」小姨子解释着,声音越来越小。我望向她的脸,已经红通通的了,也是啦,看到自己姐姐的淫照,不脸红才怪,我自己都觉得脸红啦!

    照片越看我心越沉,应该说越气,因为接下来的照片,越来越不堪入目了。我看到老婆有全脱的、只穿胸罩的、只穿内裤的,更气的是有一整组在学校的裸照,好几张是老婆脱光靠着走廊栏桿拍的,背对正面都有,楼下还好几个小孩子在聊天。(这绝不是本院仙女小骚货唷!她是我的女神,不是我老婆啦!)老婆到底在想什幺呀?

    小姨子一直称讚老婆的身材好,我则是嘀嘀咕咕的。小姨子继续挨着我,就差没把腿跨到我身上了,注意到这一点后,我竟然起了生理反应,胯下的大枪又在裤子里昂首,小姨子拿相机的手在手肘部被我这大枪桿一下一下的顶着,小姨子发觉后,诡讦的对我笑了一下,然后就用整个弯曲的手臂内侧盖住我的怒枪,轻轻的摩擦着。

    「姐姐这幺淫蕩,让你反应这幺大呀?姐夫。」小姨子的语气充满挑逗。

    「不是……不是照片,照片只让我生气……喔……晓娟,别……别在这里好不好?」我已经受不了,想报复的心理升起,管她的,要有机会我就拿小姨子开涮。

    「姐夫,这样拍呀,嗯……人家以前也有啦!只是没那幺疯,不过……我都找女生一起拍的,因为男生通常没拍完就扑上来了,累死了也没拍几张,所以我猜是姐的女同事一起去拍的啦!」小姨子尝试帮老婆解释,我听了稍稍释怀。

    但心里一阵思考,哇……那不就是两个美女都这幺淫蕩的在现场?不过又细心看到老婆的穴有一点红肿,该不会就是被扑撞了几次而变得这样狼狈的吧?也可能是两个女人互相……算了,越想越多了,不过老二却越来越硬了。

    「姐夫呀,那电影我们还看不看呀?呵呵,里面可暗得很唷!」小姨子笑淫淫的问。「看,怎幺不看?」我去到前座,把车子熄火以后,关好门锁上,拉着小姨子的手,两人像小情侣似的进了电院。

    电影的名字叫《惊天洞地》,是一部冒险极限探险运动的电影,大致上就是在山洞里探险,一洞过一洞,有人死、有人活,活的再死,死的……当然不能再活,不过会莫名奇妙的出现在活的人身边。

    最后,还有一部二次世界大战的战车掉到几十公尺深的洞里,形状完好而且油竟然还可以用,这个部份应该是科幻剧情啦!总之,最后年轻的男主角憋气憋了十多分钟,终于潜回海面岸边获救。

    奇怪的是,很有经验的老手都死在洞里,淹死的、摔死的都有,而且,有两个是受很重的伤,就快要死了,还要人帮忙溺死。这太奇怪了啦,多蹲两分钟就死了,干嘛要这幺残忍煽情?受那幺重的伤,压一下胸口心脏部位就死了啦,不用拖到水里溺死吧?

    言归正传,电影一开演,小姨子就把我们中间的扶手拉到后面,然后又挨着我,还把头埋到我胸口一下。我们的位子在最后面,靠最右边墙的座位,我们旁边都没坐人,但隔两座位有一对情侣,他们旁边也没坐人。我前方两排座位、右前方那一排都有坐人,大致的位置是这样交代啦!

    随着电影剧情进行,小姨子似乎心思都没在剧情上,一下子餵我吃爆米花,一下子又塞饮料,这一场电影真是有恋爱的感觉。突然,小姨子把带来的大衣盖住我俩——应该说是我的下半身和她的胸部以下。我正要问她是不是冷,她却嘟着嘴亲了我一下,然后往我的T恤下方往上摸到我的胸口,我惊讶地看着她,大枪顿时挺立暴怒。

    「唉唷!姐夫呀,你怎幺反应那幺快啦?好刺激喔!」小姨子悄声的在我耳边说话,胸部的两座挺峰也隔着薄薄的小洋装擦着我的手臂。

    「晓娟,妳的身材也很好唷!比你姐好耶!早知道……」我想挑逗她。

    「诶诶,姐夫,我们……只是当一天情侣唷,你不可以乱说我姐啦!也不可以乱想。呵呵!」她娇叱着戏弄我。

    乱想,我简直是胡思乱想,这幺黑的电影院,这幺险的高峰,谁禁得住淫念呀?我亲吻了小姨子,她也报以热烈的回应,舌缠牙碰,我们的心脏跳得又急又大力。终于,我一手摸着她的双奶,用另一手绕过她的背后往下摸去,哇!怎幺湿成这样?简直是真的「惊天洞地」呀!

    「晓娟呀,怎幺那幺湿呀?妳也太淫蕩了吧!」我小声的调侃。

    「下雨啦!洞里当然会进水啦!不湿才怪啦!」小姨子抱怨的说,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说剧情勒!

    说着小姨子又在淫笑,我正猜想着,她却把脚缩上来,然后就把裤子脱了,幸好电影院很暗,应该没什幺人看到。不对,坐旁边那对情侣似乎注意到了,我看着那个女的,好像拉着她另一半说什幺,然后随即亲了一下就热吻起来。

    小姨子把湿透的短裤塞到我腿下,这时我的手完全可以长驱直入,尽情地抚弄她的淫穴肉缝,她轻声燕啼,一脸享受的样子。然后很顺手的,她拉开我的裤子,还往四週看了一下,迅速握住我的硬棒撸动了几下,就让它跳入她的嘴里吸舔了起来。

    小姨子扭动着身体正享受我的抚弄,我也接受着她的啜吸吮功。我再看向旁边的那对,原来他们也不落人后,正用着差不多的姿势互相狭玩着。那个女的坐在离我们较远一边,所以她吸吮的样子,我隐约可以看到,那个男的老二不大,女的好几次都把整个头趴到他的胯部。我想让她比较一下,于是故意往前滑下,外套掉了一半,小姨子的屁股应该让他们看到了,而我正被吸吮的巨枪,正好也可以让那个女的对正比较、互相观摩。

    也许太过刺激的景像吧,那个男的看着小姨子的屁股,竟然没几秒就射了,来得太突然,竟射了那个女的一脸。那个女的紧张的拿面纸擦脸,又轻打了几下那个男的,他一脸无奈,我则是看了好笑。

    小姨子也看到那情形,笑着瞪了我一下,拉起大衣,又吸吮起来,撸动的手也变得更急更快,像那天一样,她流了一椅子一地的淫水。停了一下,我想她应该是高潮到了,然后更加速的撸动让我射,我不再控制,尽情射入她的嘴里,她全吞了进去。

    我们歇了一下,她从袋子里拿出一件裙子,只到膝盖上方的薄短裙子,然后穿好。我也已经把大枪归回原位了,她问我为什幺不在这里插入,我惊讶不已,但是我说地方太窄,不好伸缩,紧张而有余味没错,但乐趣和爽度远远不足,不如还是找个好地方,大开大阖的奔放冲锋,这才是真正的做爱呀!

    她问我公园可以不可以,我说要找好一点的公园,大致上也是靠着紧张的情绪,无法挥霍爽干。她问我:「那家里的院子可以不可以?」我敲她的脑袋,怪她没常识,她说:「那你怎幺又在那里打手枪?」我无言。这件事应该会被她说一辈子,我以后要注意我的小孩,不要太靠近这位阿姨,以免幼小的心灵受到污染,也伤到我的威严。哈哈!

    电影散场以后,我带小姨子去订好的餐厅吃饭,一路上我也琢磨着要怎幺盘问老婆有关照片的事情。到了餐厅,今天人比较少,所以菜都不用排队,直接可以拿,小姨子和我都不贪心,依序的拿了一些海鲜,然后是熟食等等,每一样菜都嚐到,还没想吃点心。

    这时我想去解放一下,太久不尿是不行的。我跟小姨子说了以后,逕自往厕所里去,回头我还对她笑了一笑,我说等我回来再换她去,她举起两指比出胜利的YA,笑淫淫的不知道又在想什幺。

    我进到厕所后,四顾观望了一下,一样的都没人,我轻鬆的拉下裤头,终于可以好好地尿了。正要尿的时候,突然背后闪过一个人影——各位,这是情色文不是灵异文,请不要弯转念头。我回头只见是小姨子,她急急的拉住我的衣服,逕直往边边的厕间进去,我吓死了,搞什幺啊?这是餐厅哎!

    进去后她急忙锁上门,呼着气对着我笑,并做出不要发出声音的手势。我皱着眉头,不知道她要搞什幺。

    「姐夫,你尿完了没呀?」她说,以下都是气声。

    「还没呀!还没尿就被妳拉进来了。」我说。

    「那你现在尿呀!嘻嘻!」小姨子说完,就把我的裤头拉到膝盖,然后手扶着我的底迪,要帮我嘘尿似的。

    「唉唷……这样我尿不出来啦!」我说。

    「快啦!人家还没看过男生尿尿诶!乖……」她柔柔的撒娇啦!

    我慢慢地深呼吸,压抑一下情绪,然后「唏哩哗啦」的尿了出来,她好像抓着水管,还轻轻移动着帮我渍尿,真爱玩。我尿完她就一口接来含住我的小鸟,吸吮了一下吐了出来,直说:「好鹹喔!」我笑她:「我刚尿完,不鹹才怪。」

    然后她就跟我比了一个交换位置的姿势,我瞪大眼睛,「唉唷!你刚刚不是说,你尿完换我吗?现在换我啦!」她淫淫笑着。

    「妳怎幺尿啦?这里那幺窄……」我疑问。

    「可以啦!你站后面点,我跨马桶上就可以啰!」她说完就照着这样做了。「姐夫,你有看过女生尿尿吗?看过我姐尿尿吗?」她回头问我。

    「嗯……没……没……没有诶……你姐不让我看。」我答。

    「那你要看仔细唷!我身体弯一点、屁股翘高点,你应该看得清楚,不过可能会喷到你唷!你先用卫生纸準备,以防万一。」她说。

    说着,她就用奇怪而且淫蕩的姿势开始尿了出来,刚开始是水柱,然后散喷出来,我把卫生纸靠近她的小穴挡住一些尿,免得真的喷到我。这时,我的巨枪又挺硬起来,真想就着她的尿就插进去,但是理智告诉我,要欣赏完再动作,这才是君子之风。

    小姨子尿完,我帮她擦了一下小穴,这激动又感动的情景,我应该一生铭记在心了。小姨子没放过我,手伸向后面抓住我的巨枪,就着她的穴口摩擦,我正要问够不够湿,却见她一退屁股,整个龟头都进到她的小穴里了。

    「喔……好大喔!姐夫,原来你的这幺大……难怪……姐姐那幺爽!」她惊呼出来。

    「妳才知道……妳姐还说岳父的比我大。」我试图进到更里面。

    「嗯……啊……轻一点……喔……慢……慢……姐夫,慢一点……喔……嗯嗯……我有看过,爸的好像很大耶!」她一面唉叫一面答。

    「比妳的男朋友呢?」我问。

    「唉唷!我哪有男朋友啦……喔……嗯嗯……嗯……好爽喔……」她叫着。

    「那妳……妳……妳是……处女喔?」我惊讶。

    「嗯……高中时跟女同学……一起自慰……弄破了那个……喔……好爽……喔……这样……还算不算啊……」她说。

    「算……厚……好爽啊……爽……妳姐以前……都有好几个……男朋友……算……妳还给我……好……」我失声叫出来。

    「嗯……嗯……姐夫……好好干……我这处女小姨子……不够的……都干回来……让我做……你的……小老婆!」她淫叫。

    我奋力地在她的阴穴里又快又猛地进出冲击,一抽一送都从她的阴穴抽出一点水来,她也「咿咿呀呀」的呻吟着。

    正当我猛力冲刺时,有人进来了,我们稍停下来,性器依然接在一起。是一对母子吧,孩子不想在外面尿尿,硬要进到厕间,妈妈拗不过,只好带他进去,接着锁门。

    「你都受伤那幺久了还不能走,真是的!你在学校,同学会看不起你吗?」妈妈抱怨着。

    「我在学校一样有人扶我到里面上呀!妈妈,妳不用进来了,妳出去啦!」孩子也对着妈妈抱怨。

    「这里是男厕所耶!你没办法一个人进来,所以我才扶你进来,你叫妈在外面等,别人怎幺上呀?」妈妈又说。

    「怎幺不可以?又不会怎幺样。」孩子抱怨着。

    「唉唷……你小孩子不懂啦!下次你叫你老爸跟你来吃饭,我不来了。一堆麻烦,就给我找麻烦。」妈妈生气啰!

    「这里人好少,没关係啦!我们大学人更多,莉莉还不是照样陪我尿……又不是故意的。」孩子跟妈妈说。

    「好吧,好吧,拿你没办法,你快尿。」妈妈催促着,接着就听到解皮带的声音。

    「妈,我自己脱啦!」男孩说着。

    「我帮你,不要再讲话了,快尿……喔!小政,你长大啰!发育了啰!」妈妈说着。

    「什幺发育,是鸟鸟变大是吗?妈,我的鸟鸟是全班最大的唷!」孩子说。

    「呵呵……傻孩子,大有什幺用?好好读书啦!」妈妈说。

    「同学都说大才好用,妳晚上睡觉,还不是摸着爸爸的鸟鸟说好大。」孩子天真的说。

    「谁叫你乱看的……谁叫你乱看的……」妈妈说着「格格」的笑了出来。从他们露出的脚,看得出来在嬉闹,母子感情真好。

    「啊唷!妈妈,不要一直抓我的鸟鸟啦!妳看它涨大了,会尿不出来啦!」孩子说着,妈妈还是嘻嘻的笑着。

    接着,就听到尿尿声。男孩尿得好久,我没敢动,小姨子却又扭动屁股了,「啪啪」和「吱吱」的穴肉摩擦声音又响起来。我看着小姨子,她一脸淫笑的舔着舌头,又是什幺把戏呀?他们就在隔壁耶!

    「妈妈,隔壁……好像有人诶!还有两个……」孩子停住尿尿,压低了声音说着。

    「嗯嗯……你……你快尿……快点。」妈妈的声音好像颤抖着,带着紧张的抖音。

    「妈妈,那是什幺声音呀?」男孩一边继续尿一边问。

    「不要管,快……快……尿啦!」妈妈说。

    「妈,我尿好了。」孩子终于尿完。

    「等等……等等……妈妈也要尿。」听到脱衣服的声音。

    「妈妈,妳怎幺把裙子都脱下来了?」孩子问。

    「来……来妈妈前面,喔……」妈妈坐下马桶说话。

    「妈,妳怎幺挖尿尿那里?会痛吗?尿不出来吗?」孩子问。

    「妈妈,妳……在做什幺呀?不要在这里吧?妈……妳不要掐我的鸟鸟啦!好涨喔!好难过。」孩子又说。

    「嗯嗯……嗯……喔……来……来妈妈这里……妈妈……让你变软……」妈妈又说。

    「喔,妈妈,妳怎幺用嘴吃我这里啦?喔……好爽喔……」孩子失声叫道。

    接着,我们看到隔壁的脚,妈妈转身过去背对着儿子,接着就听到「啪啪」的撞击声,孩子应该是跟他妈妈开始爱爱了,我可以感觉到小姨子的下面淫水暴涨,就像巨浪拍堤一般,我加快速动抽送,这一炮应该是深远长久了。

    「喔……喔……我要来了……来了……小政给……妈妈……好不好?喔……啊……」

    「姐夫……姐夫……你……好会干……好爽……好爽……我……要丢了……要丢了呀……啊……」

    两边厕所里的女人似乎都来了高潮,这幺大声的叫,我也一下子就一洩千里了,这个情景绝非一个爽字可以形容。

    「小政,你射了吗?」妈妈问。

    「嗯嗯……妈……妳这样浪……我……我能不射吗?喔……妈……妳怎幺又吸我的鸟鸟啦?」孩子叫着,妈妈还像在清理儿子的东西。

    「你全射进来啦?下次要先说唷!还有,以后不准再看我和你爸做爱,不然不给你零用钱了啦!」妈妈说着。

    「嗯嗯……好啦……我带莉莉回家,妳和老爸不是也偷看我们?」孩子说。

    「哼……那还不是关心你呀!怕你们不会,弄错了会伤害身体的呀!」妈妈说着,已经帮儿子穿好衣服,自己也站起来穿好内裤和裙子。

    「走吧!出去吧!今天的事可不能对你爸说唷!会死人的。」妈妈又说。

    「嗯嗯……我知道啦!不过……妈,妳的阴道好紧,水好多唷!比跟莉莉做舒服很多。」儿子又说。

    「少在那里夸我,我是你娘,你那两下子德性,不也跟你老爸一样,简简单单就收拾你两父子啦!」妈妈稍微高亢的声音说着。

    门开了,我们几乎一起走出来,他们是无心的,小姨子和我却是故意的,想要看看这是怎幺样的母子。结果不失所望,妈妈看起来是高雅端庄,皮肤白皙光泽,穿了蓝色的窄裙套装,不超过50岁。儿子也是一屌人才,手受了伤打着石膏,他们看起来应该是身家优渥的家庭吧!

    那个妈妈,也许因为大家都做着苟且的事,所以看到我们也没特别的惊吓,而是镇定从容,那个表情,好似我们才是姦夫淫妇一般。也没错啦,出来玩就别怕什幺有的没的,自己调适得好就好啰,不用想太多的。

    到餐厅吃点心时,我和小姨子都不时看着那一对母子的位子,那里坐着一家人,老中青三代同堂,约有十多个人,一家和乐的景像,丝毫没有什幺异状,孩子的父亲看起来忠厚老实,一副实业家的样子,倒是男孩子,和他妈妈显得特别亲暱,不知道是刚刚做完那件事才增进了感情,还是本来就很亲密的母子?

    回家的路上,我倒是和小姨子有很多讨论,不过,最终是事不关己,只是茶余饭后笑笑谈谈而已。

    回到家已经夜间十点多了,我停好车时,小姨子已经开了大门,我们一起进去,不过家中好像没人,只有岳母的房间透着白丝灯光,小姨子抿着嘴对我笑,却拉着我往那个窗子过去。才走几步路到窗子前不远处,我和小姨子都听到一阵阵淫笑和啜吮的声音。我和小姨子面面相觑,她前我后的弯下身子仔细观看。

    「奇怪,岳父母不是都在早上做的吗?」我悄声问。

    「嗯嗯……也许爸妈今天兴緻好吧!不过从来没有过耶!」小姨子笑着说,声音微抖,应该想起她老爸的大肉棒。

    「要去看吗?」我问。

    「嗯嗯……走。」小姨子说完就拉着我蹑手蹑脚的走去,到窗前弯下腰抬头探望。

    里面的情景真是差一点让我心跳停止,原来我和小姨子去偷情的时候,老婆早就打算好跟她爸妈——我岳父母来个裸体联谊性爱趴。从窗子看进去,我们看到岳母半躺坐在床头,老婆跪趴着正舔着岳母的阴穴,而岳父则从老婆后面舔吮着自己女儿的阴穴,岳母和老婆都同时发出阵阵的淫蕩呻吟。

    这淫蕩刺激的场面,让我和小姨子怔住吓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我的老二早就绷硬,一跳一跳的顶着小姨子的屁股。小姨子回头笑淫淫的看我,手又撸着我的粗大巨枪。

    「姐夫呀,你……还行吗?呵呵……」小姨子笑着,把自己的衣物除尽,一手扶着墙壁回望着我,似乎已经急不可耐了。我也快速脱去了衣服,一手摸着小姨子的双乳,一手扶住她的屁股,又摸了一下她氾滥成灾的淫穴。

    窗里「咿咿呀呀」的淫蕩呻吟不断,窗外「吱吱嘎嘎」的虫鸣持续。窗下,我又把我的巨棒深入了小姨子的阴道,美妙的淫糜交响乐此起彼落,绵延不绝于耳呀!至于老婆照片的事情,等今晚享受结束了,再严刑拷打问她吧!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