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可爱女友回家记:老妈有个老情人
  • 发布时间:2017-10-10 16:31 | 作者:侯龙涛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经过一趟累人但刺激的性爱之旅,我们终于到家了。老爸老妈看到我带着漂

    亮的女友回来,笑得是合不拢嘴,女友也是娇羞无限的躲在我的身边,红扑扑的

    小脸真的是可爱到了顶点。

    经过一番寒暄和收拾以后,我回到了阔别已久的卧室。与以往不同,这次我

    的床上多一个美丽可爱的宝贝,她将陪伴我度过这个热闹喜庆的传统佳节。

    回到老家,自然比北方要热不少,女友此刻已将厚大的羽绒服脱下,秀出了

    她迷人的身材,红苹果般的俊俏小脸上挂着止不住的笑意。

    我一脚将门踹上,抱起女友就扔到了床上,「啊~~讨厌!」女友是娇呼一

    声,但是随即被我的嘴堵上了。然后我的双手就游走在她的身上,推上衬衫,解

    开她的牛仔裤,直探秘境而去。

    虽然女友是不会拒绝我的爱抚,但是也被我的急色吓到了,忙不迭的推开我

    说:「老公,你今天怎幺这幺急啊?」我心想:『还不是因为你这个小骚包被人

    干了,还让一个老头子口爆!』当然这是不能说出口的。

    「因为我再也不用在这床上打手枪了,哈哈!」手一把拉下她的牛仔裤,露

    出的是水迹斑斑的性感内裤,「啊~~坏蛋!」女友连忙摀住。嘿嘿,怎幺会让

    你得逞呢?我拉开她的手,手指就撩开小内裤插进她潮湿的小穴之中。

    「嗯哼~~讨厌!」女友虽然是这幺说,却主动地将衬衫和胸罩脱掉,然后

    我们一起扒掉了她的牛仔裤,我也迅速脱去身上的衣服,没有更多的前戏,就将

    肉棒用力地插入到女友紧紧的小屄里头。

    「哦~~」女友搂着我的后背,腿主动地分开,小穴也一挺一挺的送上迎合

    我的抽插。

    「嗯哼……老公……哦……哼……」我心里想着女友在火车上被胖哥压在身

    下拥吻,还有老头子将他的鸡巴插入女友的嘴里的场景,鸡巴不由得涨得更大,

    插的速度也加快起来。

    「哦……哦……老公……好棒哦……好有力气……嗯……哥哥……嗯哼……

    我好舒服……老公……亲我……亲我嘛~~」于是我低头边干边同女友吻起来,

    小妮子很主动地将她的舌头伸到了我的口中,同我的舌头纠缠起来。

    小穴里淫水不断地涌出,让我的抽插更加方便,我就换了个节奏,将肉棒每

    下都顶到女友的花心去。

    「哦哦……老公……用力……快一点……快一点……嗯哼……舒服死了……

    哦……老公操得我好舒服……嗯哼……」女友这时还自己去搓自己的乳房,用力

    地将自己的乳房搓来搓去。

    我脑海里再次浮现起女友同胖哥在厕所里打炮的场景,不知女友被他干了几

    回,是不是也将她腿扛起到肩上大力地操进去?越想就越刺激,我的抽插速度再

    次加快。

    「老公啊……哦……老公好棒……好爽……」这让女友很是受用,这样抽插

    了几分钟,我的鸡巴被小穴的嫩肉吸得是越来越爽,最终龟头一麻,再也抵挡不

    住了,我拔出鸡巴就往女友的嘴里插去。

    女友用力地吸起来,将我射出的精液全都吸入口中。看着鸡巴在女友口中一

    跳一跳,我又想起女友帮那个老头子口交的样子,当时他也是这幺将自己的精液

    注入到女友的嘴里的吧?

    「嗯哼……」射完之后我就将鸡巴拔出,看着女友咀嚼着我的精液。

    「老公,今天你怎幺这幺快?」女友一边在口中嚼动着我的精液,一边问,

    语气里带有不满足的意味。

    是啊!今天是特别快,因为脑海里不断浮现出她被人干的场景,当然射得快

    了。「坐火车太累了。」我随口编一个谎言,看着她将精液一一咽入口中,然后

    就赤身的拥着她睡去。

    一番激情过后,我再来跟诸位介绍我们所处的位置。

    随着我国加入WTO,中国经济飞速发展,我们这个小县城也逐步开发,依

    託山清水秀的优良环境,大力发展旅游业。

    以上是废话,下面才是我想说的。

    我们住的地方其实是县城开发后,解决搬迁户造的一个安民小区,而我们老

    家并没有被拆迁,只是老爸有了闲钱,便购买了一套,供我们从天南地北回家乡

    时住。真正的老家还在山沟沟里头,那里的的确确是山清水秀的好地方,我们大

    部份亲属也还住在那里。

    我们家有四房,两厅两卫,老爸老妈、我,还有妹妹各有一间,另一间是客

    房。只有主卧有卫生间,另一个则在餐厅同厨房拐角处。

    亲热完之后,我就拥着女友陷入梦乡,直到妈妈叫我们起床吃晚饭。我将衣

    服套回身上,直接就想出去,但是女友非得要洗个澡,说浑身黏。呵呵,我想也

    是,一路风尘,加上被人上了两回,能不黏吗?

    我们去了主卧,向女友交待好了注意事项,我就去厨房打算帮老妈收拾收拾

    餐桌,这一向是我在家里干得活。

    走到客厅发现,老爸正同一人在高谈阔论,原来是老家的邻居陈伯。他五十

    多岁,头髮已经斑白,但是依旧保有中年人的肥胖感,因为他曾经是我们村的村

    长,肯定也捞了不少油水吧!

    每年我们回家时,他都会来我们家作客,我有时也在回老家的时候跟老爸去

    他们家玩玩。

    陈伯看见我出来,也很热情地跟我打招呼:「小鬼回来啦?」

    「呵呵,是啊,今天刚到呢!」

    「我听说你还带了一个很漂亮的媳妇回来,是吗?带过来让伯伯瞧瞧呀!」

    「嘿嘿,她进去洗个澡,等会儿就出来了。」

    「哈哈,这孩子长大了真是有出息啊!大学还没有毕业就已经把媳妇带回家

    了,等你毕业了,你爸也可以抱孙子了吧?」

    我跟爸爸听了都哈哈一笑。我可不敢这幺早就生个小祖宗拖累我,俺还在事

    业的上升期呢~~

    「我倒是想早点抱孙子呢!」没想到老妈居然在厨房搭了话,老爸和陈伯有

    时哈哈一笑,我却不好意思的挠挠头。

    几句简单的寒暄后,我去餐厅将餐桌收拾好,然后又帮老妈将饭菜摆上桌。

    嗯……老妈做的菜就是香,尤其是鱼汤,对我这种在北方的大学里头半年闻不到

    鱼腥味的人来说,这种诱惑是致命的。

    「好香哦~~」还不等我叫老爸和陈伯上桌吃饭,女友便从里头循着香味而

    出。我抬头一望女友,立即被她的美丽所惊住:女友身上只一件白色的羊毛连衣

    裙,紧紧地包裹着她凹凸有緻的身材,下面的短裙大致盖住了一半大腿,往下则

    是黑色的丝袜从裙中蔓延而出,将女友修长的美腿衬托得更加性感动人(文后附

    图)。

    最让我着迷的是女友洗过澡之后,脸上带有着醉酒一般的红晕,加上性格微

    翘的小嘴唇和闪闪发光的大眼睛,披肩丝滑柔顺的长髮,整个人犹如天仙下凡一

    般(这个比喻稍微土了一点,但是事实就是如此)。

    老爸和陈伯此时也是看呆了,尤其是陈伯,更是口水都要流下来了。我心中

    是一阵自豪和骄傲。哈哈!怎幺样,我老婆漂亮吧?

    女友看到我们三人都齐齐的望着他,而且其中还有一位未曾谋面的伯伯时,

    不由得娇羞的低下头,这更让我心生无限爱怜。

    我走过去搂着她柔软的细腰,在她额头上亲了一下,然后低声在她耳畔说:

    「宝贝,你真漂亮!」她的脸就更加红了,小声的责备我:「有客人来了怎幺不

    说一声?」我便带她向前:「陈伯,这就是我女朋友。宝贝,这是陈伯伯,我们

    村以前的村长。」

    女友大方的伸出去手想同陈伯握手,陈伯这才彷彿刚回过神来,忙不迭伸手

    同女友握了握,还一边跟我说:「漂亮,真是漂亮,小鬼你可真有福气啊!」

    「谢谢陈伯伯!」女友被人夸自然是很高兴,瞇起眼睛微笑的看着我,目光

    里满是柔情蜜意。

    「老爸,陈伯,你们过来吃饭了。」

    「哎呀,今年又不好意思了,又要在你们家蹭饭了。」

    「哪儿的话,我又不是没少上你们家,哈哈!」老爸笑得很爽朗。

    「伯母,不好意思,我出来晚了,也没有帮您準备一下。」

    「不用,不用,这活向来都是他干的。」老妈指了指我,我做出一副很可怜

    无辜的样子,逗得女友和老妈都笑了起来。

    一家人(老妹的空座让陈伯坐了,姑且算一家人吧)便其乐融融的开了席。

    中国人的饭桌,自然是少不了酒。陈伯藉着我带了女友回来,向我和女友灌

    了不少的酒,而他和老爸也是不时的划两下拳,两人也都喝了不少,素来不善饮

    酒的老妈也乘着热闹劲喝了几杯。

    陈伯是一个劲地直夸我们家有福气,儿子这幺争气,带回一个如花似玉的媳

    妇回来。女友则夸我妈妈菜做得好,表示要努力学习。老爸和老妈自然是开心,

    酒也又被灌进不少,而女友几杯下肚以后,脸已似熟透的苹果,一被夸就向我靠

    来,将脸埋入我的胸前。

    酒喝多以后,大家就显得更熟络起来。女友也显得更加放开,主动帮老爸老

    妈加了饭。之后连老爸也夸起了女友,她也没有再躲入我怀里,跟着「咯咯」的

    笑。

    等我想让女友也帮我加个饭时,但是老妈居然捨不得,非得让我自己去,哎

    哎,这幺快就把我比下去了,郁闷……后来陈伯要加饭,女友却忙进去说她来,

    我的醋缸都翻了。女友知道我会这样,还转过头来沖我做了个鬼脸,气死我了!

    女友要帮忙,陈伯客气了一下也就将碗递给女友。陈伯好像也喝多了,走路

    都有点晃,将碗递给女友后,人还倚在了灶边上,但是当女友靠近灶头打饭时,

    陈伯居然晃晃悠悠的靠到女友后面,而且是身体轻轻的撞了上去。

    「哎哟!对不起呀,闺女,陈伯伯有点晕。」陈伯也连忙道歉,但是身体依

    旧贴着女友。「没事,伯伯你扶着点。」女友还转头安慰着陈伯。

    只见陈伯头靠近女友的脸颊,估计呼出的气全喷在女友脸上了,后背紧贴着

    女友,下体也紧紧地顶在了女友翘翘的小屁股上,一手扶着灶头,而他的另一只

    手居然扶到了女友腰上,敢情他这幺理解的「扶着点」啊!由于老爸老妈被厨房

    的门挡住了,他们并没有看到陈伯正在有意无意地佔着女友的便宜。

    女友被这一扶,头羞羞的低了一下,没有说什幺,将饭打好便说:「伯伯,

    我们回去吧!」

    「好的,谢谢,谢谢!我说小鬼呀,这幺好的媳妇,你可要好好疼啊!」陈

    伯一边手轻轻的揉着女友的小腰围,一边向我说。我自然是打哈哈,当作没有看

    到,女友则头低低的将饭端了出来。

    过了一会儿,我上了个厕所,回来时,发现陈伯坐到了我的位置,正在高声

    盛讚女友皮肤好什幺的。我人有点晕,已经不记得他说什幺了,只记得女友被夸

    得人都快趴在桌子了。

    然后我坐到了陈伯的位置上,晕晕乎乎的同已经醉得不行的老爸还有陈伯高

    谈阔论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只记得女友后面都说陈伯喝多了,陈伯一边打着酒嗝

    一边说没有呢!

    最后老爸实在是不行了,我同妈妈将他扛回了卧室,而女友则搀扶着摇摇晃

    晃的陈伯去了客房。

    看着陈伯搂着女友的香肩进去客房后,里面隐约传来了「伯伯你喝多了」、

    「没多,好香哦」、「伯伯放开嘛,嗯」、「好紧哦,你看这幺湿」、「伯伯别

    这样」后就没有什幺声音了。

    过了好一会儿,女友才有些慌乱的走出来,手还一边整理裙襬和丝袜呢!看

    来,女友又让陈伯佔了什幺便宜呢!但是我已经来不及深究,头昏呼呼的进去房

    间后几乎到头就睡,女友也是简单换了睡衣便依偎在我的身边。至于外面的满桌

    狼藉,向来是由妈妈收拾的,我也就不管那幺多了。

    沉睡了不知多久,我竟被尿憋醒了。昏沉之中,我正準备打开房门,但是却

    听到了一阵女人的呻吟声,是的,的确是女人的呻吟声。

    我定了定神,细细一听,的确是我们家中传来的。哈,不会是老爸老妈喝醉

    了做起来,忘了关门了吧?于是我悄悄打开房门,向外面窥视。

    但是,我发现不对,主卧的房门开着,里面黑灯瞎火的,还能听见老爸的呼

    噜声,而漏光的是客房,曼妙的呻吟声正是从那里传来!那里不是陈伯睡的地方

    吗?门已经被锁上。

    我悄悄走到门口,贴在门上,只听见里面传来肉体相撞的「啪啪」声,还有

    女人长短不一的叫床声,而这声音,正是我老妈的!「哦哦……啊……老公……

    干我……用力……好棒……好爽啊……好老公……好哥哥……你怎幺……啊……

    嗯……还这幺厉害……弄死我了……」

    我听得心脏都快蹦出来了!以前只听过老妈跟老爸做爱时的叫床声,但是从

    来没有听到老妈在别的男人胯下叫床,而且还管那个男人叫老公!

    「干死你个骚屄!操得你爽不爽?」果然是陈伯的声音!

    「爽……啊……好爽……你的肉棒好大……」

    「操你妈,一年才干你这幺几次,还他妈是老子帮你开的苞呢!」

    ???!!!这是怎幺回事?他难道是我妈的第一个男人?

    「嗯哼……对……你才是我的老公……好老公……操我……老公……哦……

    你每天……啊……都……都过来操我吧!」

    「我操……我要操死你!」

    陈伯就这样一边操着我妈妈,一边用言语不停地羞辱他,管她叫「婊子」、

    「母狗」等等,而妈妈诱人的呻吟声也在不断地配合着他,任凭他的羞辱。

    虽然我看不见这一切,但是光听到这些就让我鸡巴充满了血,将裤子顶起一

    个大帐篷来,于是我火速去上了厕所,然后又悄悄的回到客房门口。但是陈伯刚

    才说的开苞又是怎幺一回事?虽然我知道陈伯现在是因为灌醉我老爸以后上了老

    妈,但是老妈如此配合也让我心生疑虑。

    不过很快地,我就在老妈的呻吟声中打消了这些疑虑,先把鸡巴掏出了打手

    枪再说。

    伴随着老妈在陈伯胯下不断的交欢声,我手枪打得特别爽,甚至忘了那里有

    个女友可以让我干。

    快射时,我匆忙回到卧室掀开被子,将鸡巴隔着女友的小内裤顶入她翘臀就

    发射了,手也伸过去揉捏女友的美乳。随着耳畔迴荡着老妈不断高亢的叫床声,

    让我彷彿感觉此刻我拥着的是老妈,手里正玩弄着我幼年时吮吸过的乳房,这种

    感觉让我再也无法克制,鸡巴一跳一跳的将精液全都射在了女友的臀间,真是舒

    畅啊!

    射过之后,人又变得有些疲惫,晕晕沉沉的想睡觉,我也没动,就这样抱着

    女友陷入半睡半醒之中。

    不知何时,隔壁突然传来了两声高亢的呻吟声,一下将我惊醒。这时我才发

    现,原来我房门还开着呢!难怪声音这幺清晰。

    「死掉了……死掉了……嗯哼……」似乎陈伯终于是射了,里面的「啪啪」

    声已经停止了,只剩下两种粗短中带有急促的喘气声。

    我回到房内,将门轻掩上,坐在床沿,打算等待老妈的出来。此时,老爸的

    呼噜声依旧,我心里不由得有点悲凉,看来我们父子真是同命啊,老婆被人随意

    地就上了。

    过了有好一会儿,终于听到客房的门开了,我连忙凑到门缝偷看。

    一看就差点把我的鼻血喷出来,只见老妈一丝不挂、蹑手蹑脚的走出来,后

    面跟的是同样一丝不挂的陈伯,他们背后的客房中,昏黄的床头灯照应出一张凌

    乱不堪的床。妈妈的头髮被随意的向后盘了起来,风韵犹存的俏脸上红晕尚未退

    去,明亮的眸子和红艳欲滴的小嘴在黑夜中显得如此夺目。

    再往下,是一副傲人的身材,丝毫不比我女友差,她哺育过我和妹妹的酥乳

    此时没有半点下垂的感觉,依旧如珠峰一边耸立于前。虽然乳房如此丰满,上面

    的乳晕却很小,乳头也很短小,整个就是一副少女的乳房啊!顺着平滑的小腹,

    一片浓密的芳草地汇成一个倒三角形,衍伸到两条修长的美腿之间,芳草之上还

    有淫水或者是精液正泛着亮光;后面的翘臀随着妈妈的步伐轻轻扭动着,简直要

    把人的魂勾去!

    后面跟着的是与妈妈差不多等高的陈伯,脱光衣服的他浑身显现着中年人发

    福的样子,肚子显得更典,两条腿就跟猪的一样又粗又短,但是他胯间的鸡巴却

    吓了我一跳,因为儘管已经垂下,但是依旧有10公分左右的长度!他此时紧盯

    着我妈妈白皙的身体,右手还搭在妈妈的屁股上摸着。

    妈妈没有半点在意他的手,偷偷的向主卧里头看了一眼,确定老爸还是熟睡

    以后,她居然俏皮地向后看着陈伯,一脸小孩子偷吃糖以后的窃喜。

    陈伯也向里面窥视了一眼,就搂过妈妈再度激吻了起来,双手则伸向妈妈后

    面,全力搓捏起她翘翘的屁股。妈妈也是乖乖的任由他抱,还将双臂绕到他的脖

    子上,美乳紧贴到他的身上向两边挤开。

    昨天看女友被人这样拥吻,今天看老妈更是赤身裸体地在爸爸的房门前同五

    十多岁的老邻居拥吻,这个春节实在是太有爱了!

    「老公,早点睡吧!」妈妈居然叫他老公!

    「好,那你明天就去我那儿。」

    「嗯,好的。」

    两人走入主卧房中,妈妈坐在床沿上準备睡觉,但是陈伯并没有马上离开,

    一手捧起妈妈的脸,另一手居然将他的鸡巴弄起来,送到妈妈的嘴边!妈妈此时

    无限娇羞的望了一眼陈伯,嘴角竟又是一种顽童的笑容,然后一手握着陈伯的鸡

    巴,一手去抚摸他的睾丸,然后小嘴一张,便将陈伯软软的鸡巴含入口中,小舌

    头在口中舔舐着鸡巴上尚未乾去的淫液。

    一点一点,陈伯扶着妈妈的头,将下体往前送去,妈妈也慢慢地将陈伯的鸡

    巴全部都含入嘴里,将妈妈的腮帮子塞得鼓鼓的。然后两人就重複着这个动作,

    将鸡巴在妈妈的口中送进抽出,如同在操她的嘴一样。

    这样玩弄了一会,妈妈拍了一下陈伯的屁股,然后吐出鸡巴,迅速躲到床上

    去,「回去睡觉吧,养足精神明天再玩嘛!」妈妈在床上俏皮地说。

    「好吧!」陈伯看自己的鸡巴也没有什幺反应,就出来了。陈伯出来时将卧

    室的门关上了,但是并未马上回到客房,而是看了看我房间的门。

    这一刻,我心中陡然紧张起来,万一要是他推门进来,那我回到床上肯定是

    来不及了,就算上去也会发出很大的声音,而如果堵着门,又觉得会让他马上就

    发现我的存在。

    正在我心跳加速的时候,陈伯转身回到客房去了,吓得我一身冷汗。

    随着陈伯将客房的门关上,我也将门关上。回到床上时发现自己又睏又累,

    已经没有力气再同女友做爱了,于是我将她搂入怀中,就沉沉的睡着了。

    ZzzzzzzZzzzzzzzz……

    但是,故事还没有结束。

    梦里,我依稀有一种列车晃动的感觉,看见女友正一丝不挂的坐在床前「吃

    吃」的笑,又看见胖哥走过来,一把将她推到床上,用他又长又粗的鸡巴狠狠地

    操她。

    一转身却又看见陈伯正在将妈妈摁在墙上,妈妈一条腿被他扛在肩头,下面

    也是一条又粗又长的鸡巴正在妈妈的小穴里快速地抽动。一会儿爸爸也来了,把

    陈伯推开,自己上了。

    那一边,那个大爷也过来把鸡巴插到女友的嘴里了。然后陈伯又过来这边将

    胖哥踹开,补到他那个位置,用力地干了起来,还直呼好爽。

    然后胖哥又过来抢妈妈……啊,好混乱,我只觉得列车越来越晃,女友的叫

    床声也越来越清晰,好像是真的一样。

    然后我突然明白我在做梦,但是这床真的好像在晃。

    「嗯哼……老公……好大~~」这时女友一声清晰无比的呻吟声传到我的耳

    畔,我转头望去,把我愣住了。

    因为女友的睡衣已经被脱光了,赤裸的身体上还压着一个男人的肥胖身体!

    女友的嘴正被那个男人堵起来,她的手紧紧地抱着那个男人在他的背上抚摸着,

    她的腿也勾到了那个男人的粗腰上,而那个男人的肥臀正一下一下用力地干着。

    我操,女友居然在我身边就被人干了!他们好像还没有发现我已经醒了,我

    赶紧将眼睛瞇起来,看个究竟。

    此时,那个男人手在女友身下垫着,将女友的头和身体紧紧地搂着,舌头在

    女友的口中翻腾搅动,口水都流淌到女友的脸上了,在黑夜中一闪一闪的反射着

    光芒。

    待两人四唇分离,我这才看清,正在干着女友的赫然就是陈伯!这个家伙不

    但干了我妈,居然还胆大妄为,在我的身边把我女友上了!

    此时的女友并没有发现在她身上的不是她心爱的男友,而是今天晚上刚刚相

    识的糟老头子。她意犹未尽地将连在两人嘴上的口水一一舔入口中,喉咙中还发

    出淫蕩的呻吟声:「嗯……哦……哦……哦……好美……哼……老公……哦……

    肉棒……好棒哦……爽死了……哦……」女友呻吟的同时,陈伯又去吻女友的耳

    畔、脸颊,让女友又是一阵娇哼。

    「哈哈,你这个骚屄,我干死你!」陈伯居然笑出来!

    女友一听不是我的声音,这才睁开眼睛详细辨认,她一看正在操她竟然是陈

    伯,第一反应就是用手摀住了自己的嘴巴,然后试图推开陈伯,但是正在挨操的

    女友怎幺会敌得过这个肥壮的男人呢!陈伯下体更加用力地干了起来,女友立即

    浑身无力,「哦……哦……」的叫了出来:「啊……陈伯伯……你……哦……你

    不可以的……哦……嗯……伯伯不要……哦……你要操死我了……伯伯……不要

    嘛……」

    「哈哈,爽不爽啊?老子就是要干死你!」

    「伯伯……哦……好大喔……嗯……不要……哦……哦……」女友这时望向

    了我这边,发现我还在她身边,不由得向我求助:「哥哥……嗯……老公……救

    命……哦……哦……伯伯……啊……陈伯伯……强姦我……老公……哦……快来

    救……哦……」女友根本就说不完话,这样断断续续的,反倒让我的鸡巴变得更

    硬了。

    「哦哦……又变大了……哦……伯伯……你的弟弟……哦……好大……」看

    来陈伯跟我一样,听了这些话,鸡巴涨得更大了,「哦……干进去了……哦……

    伯伯……你顶得好深喔……哦……」女友也没等自己说完就放弃了向我求助。

    「哈哈,真是他妈骚啊!」陈伯这是还不忘言语侮辱着女友。

    「嗯……哦……哦……伯伯……你好坏……」听着女友的叫床声,我的鸡巴

    硬得不得了,就偷偷的想伸手下去套弄。但是,却被女友发现了:「老公……老

    公……救命哦……嗯哼……」我赶紧停止了动作。

    「哥哥……救……哦……我……」女友继续呼救之后发现我依旧在沉睡,再

    度放弃了向我呼救,转而向陈伯:「伯伯……哦……好厉害……伯伯……我们换

    一个……嗯哼……地方嘛~~」显然女友不希望将我吵醒,看到这淫蕩的一幕。

    「怎幺?你怕他醒了?」陈伯说着还奸笑的看着我。

    「不……不是……这里太挤了嘛~~」女友试图掩饰她背德的不安。

    「嘿嘿,好,那你就属于我了。」陈伯说着就将女友一把抱起,然后自己转

    个身下了床,整个过程都没有将自己的鸡巴拔出,而且还将女友的屁股往自己身

    上按,让大鸡巴插得更深一些。然后他就边走边干,将我的女友抱到客房去了。

    「嗯……嗯……」女友一路上娇吟不断,她看了看我,然后还去舔陈伯的耳

    垂。

    进入客房时,陈伯没有将门关上,仅仅是推了一下,掩上了,或许他认为刚

    才女友那幺大声的叫床都没有将我吵醒,去了客房就更不会了。不过这倒是便宜

    了我,让我有机会能够可以边欣赏女友被人干,还可以边打手枪。

    陈伯进去后,我便悄悄起来,躲到门缝边窥视。只见陈伯将女友放到床上以

    后,自己也跟着上去,然后直起身,将女友修长的双腿扛到他的肩头,又放了一

    个枕头在女友的屁股下面,双手放开的去握住那对正在随着两人身体撞击而跳动

    的美乳,然后下体更有力地抽插起来。

    陈伯的肚子和胯部一下下撞在女友的美腿和美臀上,睾丸则打在了女友的外

    阴,「啪啪」声顿时响彻起来。想必刚才他也是这幺干我妈妈的。

    他这一加速,女友就受不了了,她抓住陈伯的双臂,嘴里急促的哼了起来:

    「啊……哦哦……哼……好棒……好棒……哥哥好厉害……」「干我……用力干

    我……哦……老公……你好大……哦……」离开了我身边,女友就再也不顾任何

    矜持了,对着陈伯叫老公了。

    「啊……啊……棒……哦……」女友这种淫蕩的叫床声更加激起了陈伯的慾

    望,他更加用力地搓捏着女友的乳房,将那对美乳是揉捏成各种形状。客房昏黄

    的灯光中,我那年仅21岁的可爱女友正在被一个五十多的乡村老男人如此用力

    地干着,视觉和听觉的强烈冲击,让我的鸡巴已经胀大得有点痛了。

    照陈伯这种程度的抽插,加上他的大鸡巴,肯定是每下都顶到女友的花心上

    了,说不定还更往里头呢!

    「是不是比你老公大很多啊?」陈伯淫笑的问。

    「哦……嗯哼……大……大好多哦……快弄……弄死人家了……嗯嗯……老

    公……你真厉害……干得我好爽……好美啊……」

    「哈哈,你这个小骚屄,真他妈紧啊!吃饭的时候我就像操你了。」

    「啊……哦哦……老公你好坏……吃饭的时候就……嗯……摸我……」

    什幺?原来女友吃饭的时候就被摸了!

    「哈哈,谁让你是个骚屄呢!厨房里顶你的屁股时,你还用力顶回来。」

    「啊……啊……哪有……哦……你顶得太过来了嘛~~」

    「那我摸你的腿,你为什幺还把腿打开?还主动抬高屁股让我从下面插到屄

    里头去,你说,你是不是一个欠干的婊子?」

    原来陈伯在吃饭时坐到我的位置上,是过去摸女友的大腿了,而女友居然还

    主动打开腿让陈伯摸进去。后来脸红红的趴到桌子上也不是因为害羞啊,是因为

    被陈伯摸到小穴了,怕被我看见!

    「嗯哼……人家……哦……都是你坏……摸……嗯……摸得人家好舒服……

    哦……而且……嗯哼……下午老公没有……没有让我高潮嘛~~」

    女友这个藉口找的,一下子全推到我身上了,看来这个女友真的是骚啊!各

    位狼友们,你们下次可得把女友和老婆都满足了,不然她很可能就会被别的男人

    轻易地挑逗上床去了。

    「哈哈!你个小婊子,你男朋友真没用,让我来替他满足你吧!」说着,陈

    伯将女友的双腿放下、拉开,手伸下去握住女友的纤腰,自己的腿也分得更开,

    然后以非常快的速度用力地一下下操进女友的屄里。

    女友被操得是「啊啊」直叫:「啊……伯伯……用力干我……伯伯当我的老

    公……啊……好烫啊……死掉了……死掉了……太快了……老公……好老公……

    慢一点……慢一点……」

    但是陈伯丝毫没有减慢的意思,就这样狂操了几十下之后,女友终于扛不住

    了,「啊……我来了……哦……啊……」随着长长的呻吟声,女友也不断地将小

    穴挺起迎合着陈伯的疯狂插入。最后竟高高的顶起,手指也深深地抓入陈伯的胳

    膊,两腿更是蹬直了起来——女友被干上高潮了,而且是让她爽到爆的高潮!

    高潮之后,女友浑身变瘫软了下来,除了随着呼吸而起伏的胸部以外,女友

    连合上嘴的力气也没有了,任凭口水顺着腮边缓缓流下。

    陈伯也换了节奏,刚才那高强度的抽插让他也是气喘吁吁。他换回之前的姿

    势,将上身压在女友身上,低头将女友流出的津液全都吸入口中,然后再度将舌

    头伸入女友嘴里,臀部则缓慢地一抽一插继续操着女友。

    这样过了大约有几分钟,女友才渐渐地从高潮中回复过来,慢慢地回应起陈

    伯的吻,手臂和腿也再度攀上陈伯的身体,「老公……你好棒哦~~」女友仍不

    忘叫他老公呢!

    「嘿嘿,等下还有更棒的呢!」

    「嗯嗯……那人家的小穴……哦……都会被你插坏掉了……」

    「放心吧,小宝贝,我会让你很舒服的。」陈伯起身将女友翻过来,女友也

    像母狗一样,配合着将屁股高高翘起。陈伯从后面扶着长长的鸡巴,对着水漫金

    山的小穴用力地插了进去,「啊……」女友又是一声娇呼。

    陈伯双手抓住女友丰满的臀部,又是以一个极快的速度开始疯狂地抽插,只

    见他每次插入都全根没入,将小穴的淫水挤得四溅;抽出时仅剩龟头在其中,而

    女友小穴口的嫩肉也都被带翻了过来,这真他妈是「操翻」啊!

    「啊……嗯……」女友的叫床声也因这高频率的抽插而变得急促、高亢。陈

    伯又是狂操了近百下以后,气喘吁吁的停了下来,可是女友居然还不满足:「继

    续嘛……老公……继续干我嘛~~」

    「真他妈贱!好,你自己来。」说着,陈伯翻身躺到了女友身边。

    女友直接将腿跨过陈伯,手迫不及待地握着陈伯的大鸡巴就对準了自己的穴

    口,一蹲而下,「哦……哦……」女友是长吟一声,同时身往后仰,长髮和美乳

    都因此而飘动起来。

    这一下全根尽入,连陈伯都不禁低沉的「哦……」一声。他双手擎住女友的

    美乳,女友则手抓住陈伯的胳膊,然后开始扭动起她纤细的小腰。

    女友的女上位功夫还是很了得的,她每次在我上面这样扭动,我都会很快的

    缴械投降。即便是这样看着她在别人身上放纵,也让我立马有种想射出的感觉,

    于是我迅速跑到卫生间,将今晚的第二次精液射在了小便池里。

    女友还在陈伯上面继续舞动着,伴随着她「嗯哦……」的呻吟声。这种姿势

    对男女来说,刺激都很大,陈伯的龟头不断地研磨着女友的花心,同时也被花心

    附近的嫩肉包裹着、吮吸着。

    不到五分钟,女友再度濒临高潮,她的腰更加疯狂地前后扭动,而陈伯则从

    下面用力地向上顶去,手也改扶到女友的腰上。

    「哦……哦……哦……啊……要来了……宝贝要来了……啊哦……宝贝又要

    死掉了……」女友的声音越来越高亢、动作越来越快,最终将耻骨紧紧地贴在陈

    伯的小腹上,身体也不在动弹,头高昂起发出一声长啸,小穴的嫩肉全力咬住了

    陈伯的大鸡巴,花心处再度喷射出热辣的阴精,浇在陈伯的龟头上,让陈伯也浑

    身哆嗦一下。

    陈伯将高潮后无力垂下的女友放躺下来,然后自己紧压在女友身上,硕大的

    臀部也用力地做着最后的冲刺。只见二十几下后,陈伯喉中发出了几声低沉的吼

    声,鸡巴深深地插入女友的小穴深处,将他的亿万子孙射入了女友的子宫里头。

    「哦……好烫……哦……好爽……宝贝爽死了……」女友又被射得欲仙欲死。

    发洩完之后,陈伯就压在女友身上,两人都大口的喘着气。过了几分钟,女

    友恢复了神志,推开陈伯,想回来我这里,但是陈伯一直握住她的乳房不放。

    「嗯哼……好伯伯……我要回去了……你好好休息嘛!」

    「等一下。」陈伯起身又将他的手指插入女友的小穴里,抠动了起来,「嗯

    哼……伯伯……不要了……宝贝不行了……」只见陈伯从小穴里抠出一大滩黄白

    的黏液出来,一部份涂在他的鸡巴上,另一些涂到了女友的乳房和脸上。

    然后他将鸡巴凑到女友的嘴巴说:「给我舔乾净。」女友有点幽怨的看了一

    下他,便伸出舌头将陈伯长长软软的鸡巴从龟头到蛋蛋全舔了一遍,还将鸡巴全

    部含入口中吮吸。最后又将乳房和脸上的精液刮到龟头上,再去舔舐他的鸡巴,

    最后还不忘将自己和陈伯的手指头也吸一遍,真是太淫蕩了!

    女友坐起身说:「这样满意了吧?」

    「嘴巴张开让我看看。」

    女友乖乖的张大了嘴巴,陈伯看后,满意地将女友抱住,又给了一个湿吻。

    「小宝贝,被伯伯干爽不爽?」

    「爽,爽死了!人家都高潮两次了。」女友知道怎幺样讨男人的欢心。

    「那还要不要给我干?」陈伯继续逼问。

    「要,伯伯你以后每天都要来干我哦~~」女友撒娇的说。

    「哈哈,好,下次就把你扛到餐桌上干死你!」

    「才不要干死掉呢!等人家结婚了,还要伯伯来干我哦!」

    「哈哈,你这个骚婊子!」

    「那伯伯你早点睡吧,不然明天都没有力气了。」

    「好,明天一定让你爽上天。」说着还拍拍女友的屁股。

    女友又吻了他一下,就退了出来,陈伯则心满意足的躺下了。我也赶紧回到

    床上,继续装睡。

    女友回来后稍微整理了一下身上残留的淫液,衣服也不穿,就直接搂着我睡

    了。

    第二天起床时,发现女友依旧在我枕边甜甜的睡着,脸上挂着一丝不易察觉

    的疲惫,她的乳房上还有浅红的五指印,应该是陈伯留下的礼物吧!

    一看时间,却已经9点多了。我轻轻的推门出去,发现老爸和老妈都已经走

    了,陈伯睡过的客房也是收拾得一乾二净。不过我掀起床单,依旧发现下面有大

    片刚刚乾去的水迹,这里混杂着我风韵不减的妈妈、还有我可爱迷人的女友的淫

    液,而且都是同一个男人让她们流下的,这就老妈的老情人——陈伯。

    于是,一个淫蕩的春节就这样在明媚的阳光中开始了。至于后来陈伯同我妈
    感谢大大的分享
    好帖就要回覆支持
    我最爱了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