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勇插奶奶,岳母和妈妈
  • 发布时间:2017-10-11 14:54 | 作者:侯龙涛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勇插奶奶,岳母和妈妈

    篇一:因我而生的女人—奶奶陆红

    17岁对每一个男孩子来讲是一个花季的季节,是一个充满幻想的季节。17岁对于肖文来讲同样是一个沸腾的年纪,也许是因为他开始长大了。

    肖文喜欢夏天,因为夏天的女性穿的很少,若隐若现的奶子,俏丽的服装,偶尔能在街上看到弯着腰的女人因裙短而露出鲜艳的底裤。

    肖文喜欢冬天,因为冬天的女性可以穿上他最喜欢的靴子,的确,女人穿上靴子能体现出一种别样的气质,尤其对那些飘亮的女人。

    同每一个男孩子来讲,肖文这样的年纪正是对女性充满幻想的年纪,每一个飘亮的女人都有可能成为他的性幻想对像,他也在每天流连于各大黄色网站,购买一片黄色光碟回家偷偷的观看,有时候也会偷偷的现赏妈妈的内衣裤。

    十七岁啊!是一个用力燃烧的季节。

    每当爸爸妈妈出差不在家的时候,肖文便想找女人玩玩,但又不敢,找妓女怕做下病,女朋友又没有,于是一复一日的在幻想中沈醉,在这种时候,想要一个女人做爱是他迫不及待的愿望,手淫……每天肖文都在手淫中沈醉。他是那幺渴望现在能有一个女人或几个女人供他享受啊!!!

    人活着就不能停止幻想,人在幻想中可以产生出很多的想法。

    肖文看着床上的植物人的奶奶,(五年前奶奶因为车祸而变成植物人)动了淫秽之心,奶奶虽然是植物人,但好歹也是个女人,于是在爸爸妈妈再次出差的时候,肖文将在床上的奶奶脱的精光,大着胆子将阴茎插进奶奶的下体。

    肖文紧张极了,但一想奶奶没有知觉的时候,他的胆子又大了起来,抱着奶奶的双腿不停的插送,直到自已达到高潮,最后将精液射在奶奶的阴户里……那种龟头酥麻的感觉令他甚是着迷!

    尝到了甜头后,隔三差五的肖文便会对床上的奶奶上进行性侵犯,慢慢的熟了以后,肖文会慢慢从品尝奶奶的肉体开始进行,亲吻她的身体,抚弄她的奶头,用手刺激奶奶的阴蒂,手指在奶奶的蜜穴中进进出出,神奇的是熟睡中的奶奶下体也会稍微的分泌出一些液体。

    如此三月有余,肖文趁爸妈不在的机会便会沖向床上的奶奶,抱着床上浑然不觉的奶奶变换着姿势与其性交,后来,肖文在与奶奶性交的时候,会同时放一些A片,听着片中女主角的呻吟就像是奶奶的呻吟,肖文性奋的享受着这种奇妙的性交。

    有时候肖文为了增加趣味,给奶奶穿上妈妈的长靴,有时也会偷偷去买一些丝袜给奶奶穿上,尝试着撕裂内衣内裤的快感,始终如一的是,从第一次到现在,肖文与奶奶的性交始终采取的是内射。

    也许是肖文的这种行为产生了某种效应,后来的某次性交过程中,奶奶陆红在肖文的一次高潮中睁开了眼睛,而此时肖文浑然不觉的趴在奶奶身上喘息。

    苏醒后的陆红浑身无力,她只觉得自已做了一个长长的梦, 醒来的她气若游丝,她不知道自已为什幺会沈睡这幺久,自已现在是在那里?一切的一切就觉着是自已长眠了一次。

    她微微擡起头看到自已身上趴着一个赤身裸体的男孩,自已的身上也是一丝未挂,这是怎幺回事,疲软的陆红头无力的又躺了下去,长长深深的一个呼吸让趴在她身上的肖文有所察觉。

    肖文睁开眼睛往上看了一眼,吃惊的发现她的奶奶陆红也在微睁着双眼看着她,肖文吃惊之余,浑身一个激灵的从陆红身上滚了下来。

    陆红看了看身旁一丝未挂的男孩,看了看自已同样是一丝未挂,只是脚上穿了一双及膝的红色长靴。隐隐然的感觉下体有些酸痛。

    “啊……”陆红低低的吟叫了一声。然后又闭上了眼睛

    这一声啊更是令肖文吓的不轻,天啊……熟睡了几年的奶奶竟然醒了过来,太不可思议。

    肖文慌乱穿上自已的衣服,然后将穿上奶奶脚上的靴子脱了下来,将她衣服穿戴好,过了大约半小时左右,陆红又睁开了眼睛,此时的陆红神智仿佛不太清醒,四下打量周围的环境,又熟悉又陌生啊!!!

    害怕又高兴的肖文赶紧打电话告诉了爸爸妈妈……

    篇二:六旬老妇献身于孙,偷情数载享爱人生

    肖文的父母当时正在外地谈一笔生意,接到儿子的电话,立即乘飞机赶了回来,见到母亲真的死而复生,大喜过望,忙打手机叫医生过来,看下一步母亲应该如何安排。

    肖文的父母双双跪在母亲的面前,双眼含泪,向母亲诉说这几年来她的情况,不一会,医生赶了过来,对这一奇迹啧啧称赞,认为不可能的事情如今却眼生生的在面前发生了。

    接下来医生对陆红进行了部份检查,结果出来后一切显示正常,医生对其安排了相应的医疗及饮食安排,然后对家里人交待了一番,称对其母亲还得住院观察一段时间。

    简短皆说,陆红被家人安置到医院后,进行了为期一个月的住院观察,这一个月的时间,陆红的眼前总浮现出自已刚醒寻一刻看到的情景,然后她又怀疑是不是幻觉……如此数次,总不能断定那到底是真是假?

    陆红有一天就直接了当的向孙子肖文求证。肖文沈思半响,向奶奶陆红道出了实情,说近三个月来对其的性侵犯,陆红听了面红耳赤,自已在不醒人事的情况被自已的亲孙子强奸了,不能不说是一种伤害。

    然而她静下心来又想了数天,自已已逾六旬,已是临近死亡的边缘,就是这次醒来又能活多少时间呢,这个谁也不敢乱说,她只知道自已醒来的那一刻肖文就正在对其施淫。也许这是上天的安排,也许是亲孙三个月来的精液滋润才使自已得以苏醒也说不定呢……陆红的心里浮想联翩……

    日子还是像往常一样波澜不惊的往前迈步,肖文的心头始终放不下对奶奶陆红的爱恋,自打奶奶苏醒过来直到奶奶住院出院,已近两个月了,两个月的时间没有性发洩,在晚上睡觉时总觉着不舒服。

    但是,她的奶奶陆红有一天晚上却走进了肖文的房间,主动献上了自已的身体,肖文兴奋的搂着奶奶放肆的亲吻着,他一边撕扯着奶奶的衣物,手一边向奶奶的下体摸去,淫水阵阵。

    阴茎探入的瞬间,陆红疼得大叫,为什幺,因为肖文的阳具过于粗大,犹如小孩子的手臂精细,龟头大的如同鸭蛋,直叫个陆红犹如少女初尝性事。

    以前肖文玩的都是尚处于植物人中的奶奶,那时的奶奶也不知道疼,而肖文也不知道女人对于粗大的阳具有这幺大的反应,而且陆红阴道较浅,肖文的阴茎刚插入一半就已探到了陆红的子宫口,肖文一使劲,阴茎直刺入奶奶陆红的子宫深处。

    陆红疼了喘不上,直觉下体被塞的严严实实,那种感觉从来就没有体会过,亢奋中的陆红抛臀送媚,极尽所能的配合肖文的抽送,阵阵的呻吟声刺激的肖文奋勇抽动,直教的一个六旬老妇淫叫连连,丢精方罢。

    陆红内心高兴极了,如此性事人生中从未享受过,况且这种久旱逢甘霖的快感更是令她对肖文俯首贴耳。

    而对于陆红的这种投怀送抱,肖文大喜过望,自此下放学,肖文第一件事情就是与其纵情。

    最令其盼望是莫过于每年的暑假,奶奶带着她四处游玩,晚上二人便极尽能事的在一起纠缠,肖文爱极了春意昂然的奶奶,常常在性生活中令奶奶高潮叠起,而每一次都是陆红淫秽的叫自已好哥哥求饶才算了事。

    一直持续了四年多了,肖文都二十一周岁了,此时的陆红仍是对肖文如胶似漆,被滋润的脸色红扑扑的。

    陆红觉的自已虽然老了,可是这种感觉令自已每天如沐春风,斗志昂然,浑身有使不完的劲,脑子里被孙子肖文占据的不留一丝缝隙。

    她自已也觉的,她已经不是他的奶奶了,她已经变成了他的一个情人……或者内人……

    也许是上天真的是有意安排,陆红发现自已怀孕了,这一突如其来的消息令肖文极度高兴以及震惊。

    肖文趴在奶奶的肚子上,仿佛能感受到一个小生命马上就要来到这个世界上了。

    一天吃罢晚饭,陆红像往常一样陪在肖文身边聊天述事,突然间就郁闷起来,“亲爱的,怎幺啦”肖文抱着奶奶问道。

    “没事,就是突然的感觉有点郁闷”陆红头枕在肖文的肩上懒懒的答道。

    “奶奶,是因为孩子的事吗?”

    “可能吧,我也不知道,亲爱的,奶奶这幺大年纪了,你还能爱我多少年???”

    “直到你不在了”肖文安静的回答着。

    陆红吻了一下肖文的脸,:“哥,咱们做爱吧!!!”

    肖文低下头看着怀里奶奶,“骚货,你个小贱人,想挨操啦……”

    “嗯,哥,妹妹想的慌,一和你在一起就想和你做爱。”

    肖文抱起奶奶,往床上一扔,扑了上去,陆红亲自为肖文宽衣解带,双手握着肖文的巨物,又揉又含又吸,极尽所能讨肖文的欢心,肖文见奶奶今天格外的春意,提枪上马,一阵狠刺。

    弄得陆红阴精暴射,直教半张床单浸湿,陆红夹着肖文的腰,转动着屁股,浪声的淫叫着,精浆随着肖文阴茎的抽出而顺势带出,两人的下体间的秽物拉起长长的丝线。陆红嘴里淫叫着:

    “啊……好孙子……好哥哥……亲汉子……爽死了……啊啊啊……哦哦……美翻了……啊……”

    肖文见奶奶如此这般,更是一刻也不放松,施展淫术,在奶奶每次暴精的时候,肖文就是运起吸精术,统统将奶奶射出的精华纳入自已腹中,然后待性事完后,将奶奶的精华导入丹田,汇入精囊。

    这一次也不例外,当天晚上肖文与奶奶陆红都疯狂了,两个小时下来,陆红的骨头都酥了,口中呼呼的喘粗气,虽是如此,却不求饶,依然用挑畔的口吻向肖文道:“来呀……老公……奶奶没爽透……”

    肖文道,“骚货,让你浪。”说着,重又将阴茎塞入奶奶的蜜穴中,狠抽猛刺,根根入底,一口气连插一千余下,陆红蜜穴呼呼的往外冒白浆,浑身已然被汗水湿透,二人皆疯狂了,陆红接连的颤抖身躯,接连的娇喘不休,肖文埋头苦干,直到自已确实累了,才趴在奶奶的身上休息起来。

    过了半响,不见奶奶陆红的回答,肖文一看之下,发现奶奶紧闭着双眼,刷白的脸颊,肖文意识到不好,一探鼻息,发现奶奶已经停止了呼吸。

    肖文兀自不死心,给奶奶大口的进行人工呼吸,一边挤压奶奶的胸口,忙活了好一阵,才死心确认奶奶是救不活了……天哪,奶奶死了,还有她肚子里我们的孩子。

    肖文伤心的抱起奶奶,哭了一阵,为了不让奶奶的遗体凉的太快,肖文用被子盖在奶奶身上,自已抱着她,兀自哭个不停,他确实伤心啊……这个陪了他几年的情人与亲人就这幺去了。

    肖文趴在奶奶身上,最后一次的亲吻着奶奶的身体,虽然奶奶的身体已然凉了,但肖文依然抱着死去的奶奶进行性活动,就像当初奶奶是植物人一样,最后自已依然是内射在奶奶的蜜穴里。

    安葬奶奶的那一天,下了一场雨。

    这个因我而活过来又因为我死去的女人,我一辈子也忘不了她。

    她是我一生的情人。

    几年后,肖文结婚了,但老婆却在生产的时候难产死了,这让肖文在想,这是不是自已的一种宿命,自已的两个女人,都是到了生孩子这一关头死了。

    为此,肖文沈迷了,终日借酒浇愁,其岳母心疼女婿,常来照顾他,偶尔也陪肖文小饮,坏就坏在这酒上。

    某次,她又陪着女婿小饮,肖文说到动情处,又饮酒浇愁,大醉后小睡了片刻,其岳母将他背进卧室,给肖文盖上被上,然后坐在卧室的沙发上打了电视,也不知过了多少时间,肖文睁开迷蒙的双眼,醉眼间看到一个女人坐在沙发上看着什幺。

    他嘴里,“啊……”了 一声,其岳母看到女婿醒了过来,忙过去问道:“好儿子,是不是要喝水。”肖文直视着眼前的这个女人,朦胧的双眼中越看越觉的像自已的老婆,的确,肖文的岳母如果不是因为年纪的原因,还真与自已死去的女儿有着七八成的相像,直视着—直视着,突的肖文抱着眼前的这个女人狂吻起来……

    天亮后,肖文看到岳母一丝不挂躺在自已的身边,顿时想起昨天的事情,但岳母怎幺会这样一丝不挂呢?

    他怎幺也想不明白,他怎幺也没想到昨天强行的与其岳母交欢,而肖文的阳具太也粗大,久未尝春水的岳母又疼又麻又痒,高潮间下体阴精狂涌喷出,一阵的痉挛昏了过去……

    “不要这样,不要这样。”岳母又醒了过来,嘴里虽是这样说,这是力不从心,她说不服自已的身体,肖文轻抽缓插着,他身下的这个女人慢慢地动起情来,双眉紧锁,娇喘吁吁……

    随着高潮的来临,她再一次的昏了过去。

    一发而不可收拾的淫乱随着这一次的幸福交合,变得越来越汹涌起来。

    单说肖文的母亲徐艳在一家美容中心任董事,某一天因临时开会,想起上午来公司时拉在家里的重要文件,于是驾车往家赶,赶到家里,换上拖鞋,由于家里的地毯很厚,换后拖鞋后屋里声息皆无。

    经过儿子的房间时,发出一种声音,那种声音正是女人性交时发出的呻吟声,“嗯,啊……,轻点……不要急嘛……啊……”

    声音好熟啊,徐艳趴在窗户上,通过缝隙,徐艳不由的大惊,与儿子性交的女人不是别人,正是儿子的丈母娘,自已的亲家母,亲家母的两条腿擡的高高的,儿子背向门边,只见儿子的屁股一上一下,趴在窗户边的徐艳不住的听到屋子里边女人的浪哼,肖文卖力的抽插着,抽插了几百下后,儿子跪起来,然后双手将亲家母的两条腿高举起来,这样子亲家母的阴门大开。

    “死了……你要做什幺……哼……”亲家母问道。

    说罢,徐艳心想亲家母平时看起来稳重有涵养的样子,原来在床上也是个骚货,这时,只见儿子大阳具大力插了进去。

    “哎哟……”亲家母叫了起来,“啊……小老公……轻点……妹妹……快让你插穿了……啊……”亲家母娇声说道,儿子十分得意的样子,不由分说大起大落,根根尽底。

    “嗯……好痒……啊……飞了……”儿子插的更加用力了,随着欲火高涨亲家母淫水直流,肖文这样用力的插,更是有声有响了。

    这时在窗外偷窥的徐艳,看了儿子与亲家母的火热的性交场面,忍不住伸了手去摸自已的阴户,这才发现自已的阴户早已湿的不成样子了,手上下揉着自已的阴户,暂时解决难耐的滋味。

    “嗯……啊……”里面不住传出亲家母浪叫的快活声音,这时,肖文突然不动了,急得亲家母撒起娇来。

    “啊……你怎幺不动了……”亲家母欲仙欲死之际,肖文有突然收势,急的亲家母百爪挠心。

    肖文道:“岳母大人,我们换个姿势吧,来一招仙女坐腊,这样你可以采取主动,可以更加的深入,你高兴如何动就如何动,我也可以欣赏你浪叫时的美妙神情,呵呵……”说罢,二人对调了位置。

    这时,门口的徐艳看到儿子的阳具不禁心头一颤,阴户用力夹了一下,只见肖文的阳具直直的向上挺着,约莫二十几公分,单只龟头就像一个鸡蛋一样,天哪,怪不得亲家母浪叫的如此这般,这一来,更使的徐艳心跳加速,直直盯着儿子那根精状的家伙,按捺不住,手指不住的在自已的阴户里搅弄,聊以自慰。

    这时候,亲家母的双腿跨在儿子的屁股两侧,徐艳细看了一下亲家母,身材保持的还算不错,双腿修长,双乳没有丝豪下垂的痕迹,肖文此时按着亲家母肥圆的屁股,向阳具上压。

    “啊……”原来她本身用力过度,儿子的阳具一下子完全进入到阴道里面,更何况这种姿势本来就是一个深入法,亲家母十分快活的浪叫道:“嗯,顶到我……子宫里……了……啊……”

    ‘滋,滋’阳具与阴户的摩擦声越来越紧凑,亲家母的屁股动的很厉害,上下左右不停的转动,好像要将肖文的阳具完完全全的含到穴里面。

    “啊……不行了……”亲家母连续动了十几分锺后,叫到不行了,动作也慢了下来不像初始那般快速。

    “嗯……好爽……又洩了……”说罢,身体往床上倒,这样一来,肖文的阳具从亲家母的穴内滑出,肖文的阳具仿佛更精大了,沾满精浆的阳具依然直挺挺的,我徐艳观心惊,暗道:“好厉害的阳具。”

    然而儿子却没有停止战斗,只见肖文在亲家母的奶子揉摸,捏弄她的奶头,阳具趁机插入了亲家母的阴户,肖文如此一来,她立即有了反应,肖文缓缓抽送了十几下后,施展起九浅一深之术,弄的亲家母淫叫不停,屋子里尽是她的浪叫声:

    “啊……亲老公……啊,爽死了……插死我吧……啊……”肖文边插边用手摸她的屁股。

    “岳母大人,你个老骚货,小婿怎幺会捨得插死你呢,你这个老骚货,我还要插你一千次,一万次呢……”

    “哎哟,那不要……插……插死我了吗?一万次怎幺够,至少要两万次,三万次,怎幺样我也不会嫌够的,下辈子我还要做你的岳母,咱们再续今生缘,我还要你的阳具这样插我的不穴,好吗?”

    肖文用力掌在她的屁股上轻拍了一下,笑道:“老骚货,做我老婆不是更好,这样我们可以随时的交合,不是吗?”

    “做你老婆,嗯,好好好,我什幺都答应你。”肖文又在她屁股上轻拍了一下。

    “老骚货,现在你就接招吧。”说罢肖文快速用力猛顶了起来,徐艳在窗外听到二人如此淫淫的对话,心里波灛直伏不穴禁住夹了夹插在穴里的手指,肖文抓住亲家母的胯骨猛顶起来。

    亲家母浪叫声中猛摇自已的大屁股,如此十几分锺,插得她一个劲的大叫,肖文如一只下山的猛虎相似,将亲家母的双腿扛在肩上,又是一番急抽狠抽,屋子里地动山摇。

    如此过了半小时,肖文方才一洩如柱,如此的淫技,使徐艳忘记肖文是她的儿子,幻想着如果自已被这样的阳具插送,不知会是怎样的舒服。

    肖文一定是累了,伏在亲家母的身上不住的喘息,亲家母也被肖文插的魂飞魄散,闭着眼肯还在微微的呻吟,身体一动不动。

    徐艳退出房出锁好门,直到坐在车上,才发觉自已的淫水已流到了脚面,幸好穿的是黑色长裙不易察觉,拿起面巾擦了擦脚面的淫水,驾车回到公司,又发觉自已回家一趟,文件却没有拿回来,坐在办公室里脑子尽是刚才儿子与亲家母的在床上的样子。

    徐艳现在好想被儿子这样的阳具插一次,一尝那种销魂蚀骨的滋味,一想到儿子肖文那根阳具,徐艳的阴户内湿润了起来。

    一年多了,性欲奇强的徐艳忍耐着,她老公因在酒吧被人教唆而染上毒瘾,因吸毒而又运毒,一年前被抓,主谋闻风而逃,老公却被判了十年,十年啊……自已可怎幺过。

    心神不定徐艳取消了下午的会议,晚上回到家的时候,亲家母早走了,床上收拾的很干净,看到儿子肖文的时候,有意无意的她总是落在儿子的裆部上,躺在床上难以入睡。

    儿子与亲家母疯狂作家场面在脑中不断重演,忍不住伸手又去掏弄自已的阴户,越揉越痒,越痒越插,三根手指已插到了自已的阴户里面,还是不是,欲望是,欲望,强烈需要发洩的欲望使得徐艳失去理智,徐艳的心底不住的叫喊:“大鸡巴儿子,妈妈要和你上床。”

  • 相关内容